•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四章 子夜出击
  • 第三十四章 子夜出击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入了缉毒大队的门再想出去就难了,退一万步说,刘汉东也不是孬种怂蛋,越是到了好汉扎堆的地方,他的勇气和豪气越是被激发出来,缉毒警察这活儿,对胃口!

        刚才说话的中年人是副大队长,耿直的左右手,大家都叫他二拿,他坚持不愿意休息,大队长也不勉强,但另外几个人必须强制回去放一天假,几个人也不矫情,交代一下工作就离开了。www.00ksw.org

        “全体待命,不许乱走,手机不许关机。”耿直说完,亲自下去提审犯人了,过了一会儿,有人送来几十份盒饭,大家狼吞虎咽吃了,大队有一间休息室,里面是大通铺,吃饱喝足的警察们各自倒卧休息,很多人头沾着枕头就打起了鼾。

        刘汉东精神很足,负责值班看着电话,方正也没睡,丢给他一个半旧的诺基亚1110:“先用着,回头帮你申请新手机。”

        “这也行?”刘汉东高兴起来。

        “当然行,公安局集团号,内部拨打免费,这可不是福利,是为了工作方便。”方正在旁边坐了下来,拿起不知道谁的烟盒,递了一根给刘汉东,自己也点了一支,开始给他上课。

        “我简单给你科普一下吧,目前市面上比较流行的毒品有三类,第一类,吗啡类,主要是金三角那边过来的海洛因、鸦片,俗称叫‘菜’;第二类是氯胺酮类,就是常说的K粉,行话叫‘KA’;第三类是甲基苯丙胺类,就是冰毒,常说的麻古就是冰毒的制成品,冰毒行话叫‘肉’,麻古叫‘果果’,‘子子’。这三种硬毒品,除此之外,大麻摇头丸这些成瘾性不太大的,叫软毒品。”

        刘汉东很虚心的听着,方正主动来传授自己这些知识,说明人家把自己当兄弟看待,这种时候是不适宜装逼充大的,必须敞开心窝子面对。

        “现在玩菜的不多了,基本上都是些老道友,吗啡类的用针扎,身上扎满针眼,起初扎手,后来是大腿内侧,甚至股静脉,同时消瘦、脓肿、指甲脆化、睡觉磨牙,这都是吸毒者的特征,稍微留意就能察觉,因为共用针头的多,这个圈子里各种病泛滥,肝炎、病毒性心内膜炎、败血症,尤其是艾滋病,吸毒者吸的倾家荡产,骨瘦如柴,家破人亡,没啥可供吸毒的了,就卖淫,女的卖,男的也卖,道德沦丧到了极点,毒瘾上来,为了一口白粉,让他杀自己爹娘,杀亲生儿子都不会犹豫。”

        方正说的很沉痛,刘汉东也领悟了为什么这些缉毒警察游走在死亡线上却义无反顾,因为他们看到的毒品造成的惨剧实在太多了。

        “我们现在主要打击对象是冰毒,与吗啡类不同,冰毒不是天然毒品,是在麻黄素化学结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新型毒品,能当兴奋剂用,也能当伟哥用,男女皆宜,近江市场上就是以溜冰为主,一帮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用自制的冰壶吸食毒品,完了大家一起嗨,我们就见过这样的情景,一个KTV包房里,十几个男女全不穿衣服,***比日本**还劲爆。”

        刘汉东顿时感兴趣:“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全拉走戒毒去。”

        “我是说,你没拿手机拍点什么?”

        “拍了,在电脑里呢,我开给你看哈。”

        两人趴在电脑前分析起“案例”来,啧啧称奇,这些个吸毒人员,男的不说,女的个个都是绝色,无论身材相貌,拉出来都是校花级别的,让人唏嘘不已。

        正看的过瘾,下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耿直带着几个人上来了,面色一如既往的严肃:“招了,制毒工场在平川,立刻召集弟兄们,准备出发!”

        “是!”小方跳起来去喊人。

        “你跟我来。”耿直招呼刘汉东,两人来到地下室枪库,值班警察打开铁门,混凝土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包括但不限于所有国产轻武器。

        “挑一件重武器,最好以前习惯用什么就拿什么。”耿直说。

        刘汉东看花了眼,这里有56冲,56C,81杠,03式,97式,85狙,88狙,各种手,54、6-4、77、84,包括著名的glock系列,P228,M1911A1。

        “这个吧。”刘汉东拿了一支M1911A1军用手枪,又拿了一把德国造MP5伸缩枪托的冲锋枪。

        “我不建议你用这个,冲锋枪压不住毒贩的火力,他们都用M4了,你至少得用这个。”耿直从枪架上拿下一支97式突击步枪。

        “这个也行,就是在部队用的太多,腻歪了,想玩玩德国货。”刘汉东说。

        耿直一笑:“这不是德国货,是重庆造的仿MP5。”

        刘汉东只好拿了一支97式突击步枪,又将M1911塞在腰带上。

        “走吧,这次任务,你是突击手。”耿直在武器领取登记簿上签了字,带着刘汉东匆匆上去,弟兄们已经起床了,只睡了一个多小时的他们个个神情萎靡,无精打采。

        “伙计们,毒贩招了,制毒工场就在平川,我们必须连夜过去捣毁它,不然以毒贩的机警,明早就会察觉不妙,具体部署车上说,出发!”

        一声令下,大家上了车,三辆汽车驶出了基地。

        刘汉东摸出诺基亚手机看看时间,现在是夜间0点二十。

        白天一共抓获了三名毒贩,除了那个林小武之外,另外两个都是毒枭级别的人物,耿大队以死缓为条件换取其中一人交代,他们的加工点设在平川,利用南方运来的原料制造冰毒,规模相当大。

        毒贩警惕性很高,必须争分夺秒,时间仓促,来不及调动武警,凭着禁毒大队的战斗力,耿直相信可以攻克这个制毒工场,他展开一张草草绘制的地图,向大家讲解制毒工场的位置和布局。

        “制毒工场位于平川郊区一处民营工业园,伪装成食品加工厂,面积很大,有五名人员,四头猛犬,装备有轻武器,这儿是车间,这儿是卧室,这里是大门,我们从四个方向突入,直接抓捕,拒捕的话可以当场击毙,下面分派任务,方正、刘汉东,小勇,你们是第一组,从正面突入……”

        车开的飞快,任务布置完,又迷瞪了一会儿,三点钟抵达平川高速公路收费站,平川市局缉毒中队的同行已经等在这里,大家碰了一个头,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月黑风高,民营工业园内一片寂静,经济大环境不好,很多厂子都关张了,只留下一两个守夜人,路灯也不亮了,大张旗鼓的进入恐怕引起毒贩警觉,干警们下车前行,很快聚集到制毒工场附近。

        耿大队拿起夜视仪看了看,这家“食品加工厂”伪装的很像样子,大门和围墙上都有摄像头,墙上还有电子围栏,碰到就会触发警报。

        一名警员爬上树,用热成像仪器进行观察,工厂内一共有五个人,办公楼内两人躺卧,车间内三个人半躺,还有四条犬只在院内或走或趴。

        实际情况与情报符合,耿大队看看手表,点点头,大家在车里已经穿上了防弹背心,戴上了凯夫拉头盔,全部装备喉震空气耳机,部分突击手装备夜视眼镜,还有钢制防弹盾牌和突击步枪,外围有狙击手掩护。

        切断电子围栏这种活儿对缉毒警察来说很简单,一分钟后,四组人马全部翻进院子,抛出加了特殊香饵和毒药的肉包子,巡逻的杜宾犬猛扑过来一口吞下,不到几秒钟四头全部麻翻,警报解除。

        工厂有一座车间,一座两层办公楼,刘汉东主攻的是车间,他背着突击步枪,一手端着盾牌,一手举着手枪,手腕一翻,M1911侧九十度,通过盾牌上的防弹玻璃视窗瞄准前方,等待爆破手炸开大门。

        卷帘门下方安放了四块黄色塑胶**,插上导线,一按开关,连续炸响,两名警察从两头掀起卷帘门,先投了一枚震撼弹进去。

        两颗非杀伤性炸弹炸完之后,突击组进入,刘汉东戴上夜视仪,持盾突入,黑漆漆的车间里枪声乱响,被震撼弹炸的头晕目眩的毒贩看不清东西,从床上爬起来抓起手枪胡乱开枪。

        一枚子弹击中了防弹钢盾,刘汉东立刻还击,身后的同事也卧倒在地,用79微冲倾泻了一个弹匣的子弹过去,

        车间里子弹横飞,通过夜视仪的镜头看见一个绿色的世界,到处堆满了装化工原料的塑料桶,毒贩就躲在后面胡乱开枪顽抗,刘汉东迅速打完手枪子弹,将背后的突击步枪拽过来,一个点射下去,子弹穿透塑料桶,毒贩中弹不动了。

        三名毒贩中弹被俘,办公楼方向的战斗也结束了,兵不血刃抓获两名疑犯,其中一名为女性。

        行动圆满成功,车间里堆积如山的制毒原料让大家惊叹不已,如果都制成冰毒流入市场,得造成多大社会危害啊。

        耿大队当即提审,其他同事在平川同行的配合下彻底搜查此处,这些工作都不是刘汉东擅长的,他趁机躲个懒,到大门外找个旮旯抽烟去。

        此时才五点钟,天蒙蒙亮,一辆江C牌照的轿车沿着工业园的柏油路开了过来,车里就一个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刘汉东将烟蒂一丢,迎了上去:“哎,你找谁的?”

        他穿着警服外面罩着防弹背心,男子似乎吓了一跳:“哎呀对不起,走错路了。”

        “下车。”刘汉东喝令道。

        男子惊慌失措,伸手去解安全带,一只手却握住了座位旁的上膛手枪,隔着车门就开了枪。

        耿大队正在审讯毒贩,那个女人哭天抹地说她是做皮肉生意的,在微信上谈好价钱过来的,不知道这里的人是干啥的。

        糟糕,五个人少了一个!耿直暗道不妙,此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