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奔雷手
  • 第三十三章 奔雷手

    作品:《匹夫的逆袭

        耿直放慢了车速,开的极稳,他担心急刹车会导致那枚手榴弹脱手,那可就全完了,瞟一眼后视镜,那个一身烂泥的家伙优哉游哉,一手捏着手榴弹,一手居然在摆弄手机,嘴里还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www.00ksw.org

        年轻人爱现,故意装出这幅样子,耿直很理解,他年轻的时候也这德行,就算心里再紧张,也要装的很不在乎,很大条,显得自己老牛逼了。

        “**,手机泡水,完蛋了。”刘汉东大怒,马凌买给自己的酷派手机用了不到一年就报废了,一两千块钱哩,全怪那个跑酷男子,回头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电话响起,是市局打来的,通知耿直前往警察学院,那里有全套的拆弹防爆设施,交警部门也紧急协调,动用了两辆摩托车在前面开道,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夹着缉毒大队的车,以防路上出现意外。

        警用摩托拉响警笛,开道车里坐着的是一位大队长,拿着麦克风厉声喝令一切社会车辆靠边,所有的路口红绿灯全部停止,由交警手动指挥,车队一道,其他方向立即禁行,保障载着手榴弹的车辆安全通过。

        “妈逼的,这是省委书记的待遇啊,咱也牛逼了一回了。”刘汉东感慨道。

        “这面子不是给咱的,是给你手上的玩意的。”耿直冷笑道。

        一路绿灯,车队保持五十公里匀速前进,很快抵达警察学院,大门早早打开,耿直驾车直奔大操场,市局拆弹小组已经就位,宽阔的大操场上空无一人,不过临近操场的教学楼上全是人,每个窗口都趴着看热闹的学员。

        拆弹小组五个人,穿着厚重的防爆服,带着全封闭头盔,已经严阵以待,附近摆着一个巨大的钢制圆筒,这是销毁爆炸物的容器,能耐受高爆**的冲击。

        汽车稳稳停下,有人上来打开车门,刘汉东握着手榴弹下车,嘴里叼着烟,嘀咕道:“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拆弹小组检查了他手里的手榴弹,这玩意只要松手就得炸,延时不过四秒钟,足够投进容器然后离开。

        ”小伙子,得你自己投进去,记住,投进去之后立刻卧倒。”拆弹小组的警官说道。

        “知道了。”刘汉东狠狠抽了一口烟,扔掉烟蒂,向操场中央的钢制容器走去,闲杂人等全都撤离,保证足够的安全距离。

        刘汉东走近容器,隔了还有几米就投了进去,准确投入,他转头就走,顺手点了一支烟。

        “卧倒!”拆弹小组的警官远远的喊道。

        耿直摇摇头,他知道这个爱现的家伙绝不会卧倒的。

        刘汉东也是这样考虑的,电影里那些硬汉,在引爆了炸弹之后从来都是扭头就走,哪管背后火光冲天,绝不会卧倒,也绝不会回头,这是装逼的首要原则。

        今天上千双眼睛瞅着,刘汉东绝不会放弃这个显摆的机会,他微微皱眉,走的虎虎生风,威风八面,心里却默念着秒数,如果轰然炸开,下意识的躲避,那面子可就全没了。

        四秒钟后,钢制容器内的手榴弹炸响了,只是一枚普通军用防御型手榴弹,没啥大不了,威力有限,容器开口处冒出一股火光,大部分弹片都飞溅在内壁上,只有很少的飞出来,角度也是冲着天空的,伤不到人。

        刘汉东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步子依旧稳健,心中自鸣得意。

        回到车前,耿直根本就没夸他,冷冷道:“上车!”

        刘汉东顿时觉得很没劲,按说耿大队应该拍着自己的肩膀赞一声好样的,自己淡然一笑说句没什么,这才完美啊。

        上了车,耿直一路开回缉毒大队驻地,路上也没喝刘汉东说一句话,搞得他有些纳闷,难道我做错了么?

        回到驻地,上楼进办公室,大家都在忙碌,耿直问道:“招供了么?”

        “没有,一个字都不说。”

        “好吃好喝招呼着。”

        刘汉东忍不住了:“我去审他。”

        耿直看看他:“你集训三个月,连预审也学了?”

        “没教,审人谁不会啊,揍就是了。”刘汉东满脸无所谓。

        “贩毒五十克以上就能判死刑了,贩毒分子不同于普通罪犯,这些人是亡命之徒中的亡命之徒,身上都带着枪械炸弹,随时准备和警察同归于尽,你觉得他会怕你的拳头?”

        耿直说完,径直进了内室,把刘汉东晾在外面。

        过了一会儿,小方和另一个同事进来了,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小方拍了拍刘汉东的肩膀说:“哥们,你是这个!”

        挑起大拇指,另一只手递过来一枚手榴弹保险销:“留作纪念吧。”

        刘汉东接过来,装进兜里。

        他到现在没换衣服,身上一股淤泥的臭味,大家都掩住鼻子,忽然耿直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套警服,丢过来道:“楼下有盥洗室,去洗洗换一身衣服。”

        又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警官递过来洗发水和沐浴乳,向刘汉东点头一笑:“好样的!”

        刘汉东飘飘然了。

        “他不能用沐浴乳,得用这个。”小方拿了一块黄色的洗衣服的臭肥皂出来。

        “还有这个。”又一名同事拿出袜子和皮鞋来。

        刘汉东道了谢,下楼洗澡,狠狠的洗了半个钟头,终于将异味洗去,旧衣服直接扔了,换上干净的警用衬衫,制服裤子,袜子皮鞋,不过没穿内裤,感觉怪怪的。

        上了楼,将洗发水和沐浴乳还给女警官,顺便瞟了一眼人家胸前的工作牌,上面的名字是宋欣欣。

        “宋警官,谢谢你啊。”刘汉东道。

        “不客气,教我宋姐就行。”女警官笑着说。

        “你有我大?”刘汉东奇道。

        “应该是比你大,虽然我没看过你的档案,但是根据你的体貌特征,大概在二十六七岁左右,所以,你比我小。”宋欣欣很确信的说道。

        “这么神,你是刑警?”刘汉东道。

        “不是。”宋欣欣笑了笑,忽然发现刘汉东手上的割伤,这还是小区围墙上的玻璃碴子害的,又泡了脏水,糊了污泥,现在虽然洗过了但还是触目惊心。

        “等一下,我给你处理。”宋欣欣说。

        办公室里就有碘酒纱布酒精棉球,宋欣欣帮他用酒精清洗伤口,涂上碘酒,缠上纱布,动作很利索,也很温柔,刘汉东注意到她的手指很纤细修长,就像弹钢琴的手。

        宋欣欣给他包扎完就走了,高挑的身材消失在楼梯口,刘汉东还意犹未尽。

        “怎么了哥们,看上了?市局的冰山啊,二十八了,不过想追的话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小身板。”小方凑过来低声道。

        “我这身板还不够么?”刘汉东奇道。

        “倒不是这个意思,宋欣欣是法医,整天摸尸体的一双手,在你身上摸来摸去的,你能不起一身鸡皮疙瘩?”

        刘汉东抖了一下,这么一双美丽的手竟然是摸惯了尸体的,真有些毛骨悚然。

        “刘汉东,过来!”耿直远远的喊道。

        刘汉东走进了大队长的单人办公室。

        在领导面前,他昂首挺胸站得笔直,收起了吊儿郎当。

        “其实手榴弹没这么可怕,找个回形针都能别住,下回别整这么紧张。”耿直淡淡说道。

        被揭穿了的刘汉东有些不好意思,他是军人出身,怎么能不清楚处理这种类型手榴弹的办法,只是想借机牛逼一把而已。

        耿直从抽屉里摸出一把装在牛皮快拔枪套里的七七式手枪,拍在桌上。

        “你还没有刑警的持枪资格,但我们缉毒的工作比较特殊,这把枪你拿着,相关文件我会尽快补办。”

        “是!”刘汉东惊喜万分,配枪,表明耿直已经接受了自己。

        不过这把七七式太逊了,容弹量小,威力有限,枪体积也过小,没有威慑性。

        “报告耿大队,能不能换一把九二?”

        “不要得寸进尺,出去吧。”耿直低头写起了今天的报告。

        刘汉东抓起手枪走了,刚到门口又被耿直叫住:“你今天的表现,如果不装逼的话,能打九十五分了。”

        “嘿嘿。”刘汉东一笑出了门。

        外面大办公室里已经在议论这位新人的精彩表现了,尤其小方,将刘汉东吹上了天。

        “你们知道那个逃走的家伙有多厉害?直接从六楼跳下去,踩着四楼的雨篷,三楼的栏杆,二楼的空调外机,简直就是武林高手啊,我当警察这么久,从没见过身手这么好的人,小刘真不含糊,一路追过去,硬是没被他甩掉。”

        另一个同事补充道:“那小子掏手榴弹的时候,我和小方都没发现,小刘真是胆大心细,一脚踩住,紧跟着拿起来,你们知道美式手榴弹外边那个薄薄的握把铁片,弹飞了就完了,大家全得死。”

        正好刘汉东出来,大家一起鼓掌,到把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哥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方正,缉毒大队一中队探长。”小方伸出了手。

        “刘汉东。”刘汉东没啥可介绍的,只能报自己的名字。

        “干脆以后叫你奔雷手好了,势若奔雷啊,尤其是投弹那个场景,我靠,扔了就走,头都不回,太牛逼了,耍帅到爆啊。”方正道。

        有人提意见:“江北刑警二大队的韩光,不就是叫奔雷手么。”

        方正道:“他们是他们的,咱们是咱们,天底下重名的多了,人家正版的红花会文泰来都没说啥,韩光能有意见?”

        大家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刘汉东的绰号就坐实了。

        楼下上来一个警官,进门就说:“拿手榴弹的小子先招了,原来是毒贩特地花每月十万块聘请的保镖,叫林小武,运动员出身,先练的散打,得过省冠军,后来练的泰拳和跑酷,在澳门打过黑拳赛,拳台上活活打死过三个拳手。

        大家不禁感慨,毒贩果然凶残无比,装备先进犀利不说,连保镖的档次都如此高端。

        “怪不得这么狠,被逮到就要自爆,原来是杀人犯啊。”方正恍然大悟。

        耿直从办公室出来,道:“大家静一静。”

        众人停止七嘴八舌,听大队长训话。

        “省厅、市局、支队领导均来电祝贺并口头表扬咱们大队,兄弟们有什么要求吗,赶紧提,过期不候。”

        “有!”一人高高举起手,“放一天假吧,连续几天没合眼,身上都馊了。”

        哗啦啦举起一片胳膊,都是要求放假休息的,刘汉东也入乡随俗,跟着举起了手。

        耿直说:“这个案子大家盯了三个月,终于有了重大进展,现在是跟进的关键时刻,还不能放松,这样吧,轮休,二拿最辛苦,三个月没回家,放一天假,老白岳母病故,放一天假,狗子老婆快生了,也给一天假,大家有意见么?”

        “没有。”大家齐声回答,放下了胳膊。

        一个中年汉子站了起来:“耿大,我还能撑两天,洗个澡在沙发上眯一会儿就行。”

        刘汉东打量一下他,这人原本一直躺在长沙发上打盹,此刻站起来才看清,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眼睛里满是血丝,憔悴疲惫,知道的知道是缉毒警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儿逃出来的难民。

        尼玛这就是缉毒大队“光鲜、体面、威风”的生活工作状态?刘汉东顿时有一种深深的上了贼船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