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章 大白腿
  • 第三十章 大白腿

    作品:《匹夫的逆袭

        石国平被李随风纠缠的心烦意乱的时候,刘汉东已经回到了铁渣街,刚把车停下,就看到路边站着一个醉醺醺的红脸汉子,正对着花坛撒尿,那不是阚万林么。www.00ksw.org

        “严禁随地大小便!” 刘汉东将车门重重一关,厉声喝道,他穿着警服,警衔警号齐备,不怒自威。

        阚万林吓一跳,淋了一手,慌忙提起裤子,回头一看,喜笑颜开:“我以为谁呢,东哥啊,把我尿都吓回去了,这要是阳痿了你得包我看病。”

        刘汉东笑道:“阳痿了也不怕,让梅姐给你治,包好。”

        阚万林说:“来得正好,一起喝两杯。”说着伸出还沾着尿的手去揽刘汉东的肩膀,。

        刘汉东急忙躲开:“你们先喝着,我换了衣服再过来。”

        阚万林说:“我懂,公安五条禁令。”指一指屠记牛肉村,“赶紧过来,酒给你留着。”

        “行,等着我。”刘汉东摆摆手,快步走向108号,楼下牌局继续,包玉梅叼着烟瞟一眼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上二楼,朱小强捏着手纸从屋里出来,蓬头垢面,消瘦无比,胡子拉碴,看见刘汉东突然出现,下意识的想躲,但已经迟了,只好尴尬的笑:“东哥,我……我手头紧,借你那四百块钱,还得再缓缓。”

        “没事不急。”刘汉东很体谅的拍拍朱小强,继续上楼,小丽不在,现在是下午两点,估计在洗头房上班呢。

        四楼自己的房间锁着门,打开挂锁,里面焕然一新,屋顶加装了一扇朝北的天窗,通风透亮,四面墙重新粉刷过,床上铺着干净的蓝色碎花床单,很有些家的感觉了。

        这三个多月,自己没住在这儿,房租也没交,包租婆却依然为自己保留着这间屋,看来她粗鄙市侩的背后有着一颗善良温柔的心啊,这一刻,刘汉东居然有点小感动。

        忽然听到蹬蹬蹬上楼的声音,而且是直奔四楼来的,刘汉东回头一看,就见火颖迎面而来,水绿色长袖T恤热裤板鞋,露出一双白的晃眼的大白腿,青春无敌,二话不说,直接扑过来一蹦,双手勾着刘汉东的脖子,两条葱白一般的大腿顺势盘着刘汉东的腰。

        刘汉东咽了一口唾沫,双手不知道往那儿放了,前面是波涛汹涌,白浪滚滚,下面是白皙亮眼,滑不留手,往那儿搁都不合适,最尴尬的是几个月集训苦熬,早憋不住了,下面顿时有了反应。

        “东哥,你硬了。”火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嬉皮笑脸说。

        “我拳头硬了,再不下来就打你。”刘汉东佯怒道。

        “嘻嘻,打吧,打坏了赖上你。”火颖还来劲了,两条腿反而更加用力的盘紧他。

        刘汉东心说再这样下去可就要犯错误了,就是特殊材料铸就的党员干部也禁不住这种考验啊,两手掐住火颖的小蛮腰一阵乱挠,火颖怕痒,笑的花枝乱颤不由自主放松了腿上的力道,被刘汉东顺势端起直接丢到了床上。

        咣当一声,床砸得山响,火颖眉头紧皱,好像摔疼了。

        “怎么了?”刘汉东上前一步。

        火颖忽然展颜一笑,两条腿又盘过来夹住刘汉东,像一只八爪章鱼一般吸住他,刘汉东向下俯身,两人四目相对,气氛非常暧昧而尴尬。

        “憋坏了吧,要不我帮你?”火颖吹气如兰,故意露出半个肩膀来。

        “怎么帮?”刘汉东下意识的问道,一出口就觉得不妥。

        “你想怎么帮?”火颖笑的很狡黠,让刘汉东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落入陷阱。

        刘汉东脱掉了蓝色的警服衬衫,露出一身强健的肌肉。

        火颖闭上了眼睛,嘟着嘴,一副任君采撷的诱人样子。

        过了半天没动静,睁眼一看,刘汉东从衣橱里拿了件格子衬衫,披在身上推门仓皇而去。

        火颖追出来,看到刘汉东落荒而逃的样子,不禁莞尔。

        刘汉东匆匆下楼,躲之不及,到二楼忽见朱小强站在门口,期期艾艾的:“东哥,和你商量点事行不?”

        “走,下楼说。”刘汉东生怕火颖追下来,拉着朱小强下楼出了院子,点了支烟,这才定了神,暗自庆幸自己有节操,火颖不比旁人,属于窝边草,绝对吃不得,吃了就是大麻烦。

        “东哥,我三天没吃饭了。”朱小强可怜巴巴的说。

        这话有些夸张,不过朱小强确实境况很差,估计写网络小说没赚到钱。

        “走,跟哥吃饭去。”刘汉东正要去牛肉村喝酒,索性带着朱小强一道儿过去,店里山炮和阚万林等一帮黑车司机正在喝酒,地上散落着空啤酒瓶和牛骨头,看见刘汉东进来,山炮急忙招呼小伙计再切一盘牛肉,炒个牛杂,抬一箱啤酒。

        “我哥们,朱小强,作家。”刘汉东拍拍朱小强的肩膀,向大家引见,大家看见作家这副蓬头垢面的德行,都不禁肃然起敬,作家果然甘于清贫啊。

        一箱啤酒抬来,瓶盖全部打开,每人面前摆了一瓶,山炮豪气万丈:“先干一瓶再说话。”

        大家都仰脖干了,朱小强也有样学样,缓了两口气才将一瓶酒喝完,他肚里没饭,经不住啤酒的刺激,一扭头喷了出来,吐的胃酸都出来了。

        刘汉东帮他拍着后背:“作家,悠着点,还行不?”

        “我没事。”朱小强是要面子的人,抹一下嘴角的呕吐物,满不在乎道:“我在学校也是海量,今天发挥失常,再来!”

        刘汉东说:“作家三天没吃饭了,喝的猛了点。”

        大家表示理解,山炮让伙计端了一碗牛肉汤,多搁牛肉,掰半块壮馍,让他先吃着,朱小强一见食物,唾液分泌旺盛,狼吞虎咽起来,其余人继续推杯换盏,喝的痛快。

        一大碗牛肉汤下肚,朱小强缓过劲来,精神抖擞,主动拿起酒瓶向大家敬酒,阚万林问他:“作家,你写的啥玩意?”

        “书名叫绝世至尊特种兵,讲一个叫叶枫的特种兵王者归来,统一黑道,建立商业帝国,收复钓鱼岛,灭日屠美的故事……”朱小强兴致勃勃的讲着,别人却听的不耐烦,山炮举起酒瓶:“大东,走一个!”

        只有阚万林瞪着眼睛听的津津有味,朱小强强打精神继续讲解:“最后叶枫在钓鱼岛上和众美举行集体婚,全书完。”

        “什么破逼玩意。”阚万林眨眨眼睛说。

        朱小强很伤自尊,但他很能隐忍,只在心里骂道,一帮没文化的土鳖,你们知道C形包围圈么,知道第二岛链在哪儿么,知道什么是四代机么,知道九段线划在哪儿么!

        所有的愤懑,都化在酒里,被他一饮而尽,狠狠一抹嘴,等我签约上架挣大钱了,我就……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就怎么样,只能继续喝闷酒。

        作家的心理活动大家并不知道,此刻刘汉东满脑子都是火颖的大白腿,一股邪火从小腹升起,蠢蠢欲动总想干点什么,这大概就是**们所说的精虫上脑吧。

        喝完了酒,山炮又要去按摩,阚万林强烈响应号召,摇摇晃晃站起来,按住朱小强的肩膀:“作家,去采个风。”

        朱小强打个饱嗝:“啥,采什么?”

        阚万林剔着牙,鄙夷的看着他:“切,还作家呢,采风都不懂,就是下基层体验生活,积累生活素材知道不?”

        “我就不去了吧,还有点事,挺忙的。”朱小强经常路过洗头房,从没胆子进去过,此时扭扭捏捏的婉言谢绝,眼神却透着渴望。

        “拉倒吧你,你能有啥事,你们这些作家我还不清楚,除了上个H网撸个管子还能有啥出息,走,跟哥采风去,咱潇洒走一回。”阚万林扒着朱小强的肩膀往外走,朱作家半推半就,也就跟着去了。

        梅姐洗头房内,小丽和小雅正坐在里面抽烟,俩失足都穿着暴露的短裙,露着雪白的大腿,时不时向路过的老实人招手:“来啊,来玩玩。”看到老实人惊恐万分的逃走,她俩就开心的前仰后合,哈哈浪笑。

        一伙汉子醉醺醺的过来了,小丽立刻站起来拽拽裙摆,掐灭香烟,笑道:“山炮哥,万林哥,哟,还有东哥啊,老日子没见你了。”

        一帮人进了店子,小雅关上了门,招呼客人们坐下,梅姐搔首弄姿的从里面出来,看到刘汉东也在,立刻喜逐颜开:“大东稀客啊,妮儿天天念叨你,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刘汉东说:“一直在忙,没空过来看她。”

        梅姐回头扯着嗓子喊道:“妮儿,你哥来了。”

        浣溪从里面出来,依然清纯如白莲,朱小强当时眼睛就直了。

        “带你哥进去好好唠唠吧。”梅姐坏笑着将浣溪和刘汉东推进了一间屋,还画蛇添足的关上了门,然后折回来拍拍手,又走过来两个新来的失足,年纪不大二十来岁,身材相貌也还凑合,就是难掩一股土鸡味儿。

        “让作家先挑。”阚万林嚷道。

        朱小强犹犹豫豫,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里惦记着浣溪,却不好意思说。

        “小兄弟挑花眼了,姐姐亲自接待你。”梅姐嘿嘿一笑,拽着朱小强进去了。

        “啧啧,梅姐还想尝一口童子鸡哩。”阚万林唏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