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乱枪击毙
  • 第二十九章 乱枪击毙

    作品:《匹夫的逆袭

        巡特警支队驻地,急促的警报声响起,特警们已经习惯这种紧张的生活,迅速穿衣起床拿了装备上车,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时钟,早上五点半。www.00ksw.org

        黑色依维柯驶向蕴山脚下,清晨的道路车流稀少,警车鸣着凄厉的警报风驰电掣,特警们系着头盔下颌带,整理着警容风纪,检查警械。

        分队长姬扬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扭头向后给大家介绍警情:

        “接110指挥中心通知,有两头猛犬撕咬群众,出警社区民警无法解决,就让咱们上了,大家注意安全,能不开枪就不开枪,以免惊动群众,造成不好的影响。”

        “是!”特警们齐刷刷的回答。

        很快抵达现场,已经有一辆桑塔纳警车停在路边,两名民警和两个协警束手无策,他们只有警棍和胡椒喷罐,不敢对付猛犬。

        远处,倒卧着一个人,身上血迹斑斑,纹丝不动,一旁丢着大扫帚,附近是两头雄狮一般庞大威风的藏獒,獒头都被鲜血染红了,冷酷无情的眼睛扫视着围观群众。

        “开枪吧。”刘汉东摩拳擦掌。

        “先了解一下情况。”姬扬上前和派出所民警沟通,得知两头藏獒突然出现在群众晨练现场,咬伤了一名环卫工人,现在不清楚人是不是活着。

        “藏獒大概是从附近别墅区跑出来的,已经去联系主人了,到现在没回音。”民警说。

        “知道了。”姬扬一摆手:“防暴枪准备,用杀伤弹。”

        “小姬,最好别动枪。”民警劝道。

        “现场群众这么多,已经危害到公共安全了,再说那个人还没死,这样拖着怎么行?”姬扬很不解。

        “这两头藏獒起码一两百万,打死了谁负责?再说那个环卫工人应该已经死了,要我说,等狗主人来了再说。”民警小声嘀咕着,却被附近的刘汉东听到。

        其实民警说的没错,这种价值不菲的藏獒不是寻常老百姓养得起的,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就连配个种都要上十万块了,藏獒在近江乃至全国,是身份地位和财力的象征,前段时间近江某位富豪从**请来一头纯种藏獒,租的湾流专机,动用了一支由宾利和悍马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从机场接来,排场比省委书记都大哩。

        藏獒值钱,相比之下人命一钱不值,死的不过是个环卫工人,说不定连近江户口都没有,咬死就咬死了,最多赔个十来万,藏獒配一次种就赚回来了。

        如果开枪击毙藏獒,在法律上固然站得住脚,但是真闹大了,谁和你**律,这些财大气粗的主儿都是手眼通天的角色,随便一句话就让你个小民警脱衣服,赔钱,两头天价藏獒,卖了房子都赔不起。

        这些道理,姬扬都是明白的,他立刻犹豫起来。

        “再等半小时,狗主人还不来就请动物园驯兽师来,用麻醉枪。”民警建议道,这个方案比较靠谱,不用伤到名贵藏獒的性命。

        正在此时,躺在地上的环卫工人抽搐了一下,人群一阵骚动,远处跑来一个脏兮兮的七八岁小女孩,嘶喊着奶奶,我要奶奶。

        群众们拉住了小女孩,怕她跑过去被藏獒伤到。

        “冷静,不要冲动,不要激怒藏獒。”民警好心劝说群众,让他们不要发出噪音,刺激到这种极其暴躁,智商负数,服从性为0的野蛮动物。

        刘汉东按捺不住了,抓过同事手中的97式防暴枪,从携行具上摸出杀伤弹一枚枚填进去,脚下不停向前走去。

        “小刘你干什么!站住。”姬扬一扭头看见刘汉东擅自出动,立刻喝止。

        刘汉东头也不回,端着防暴枪过去,哗啦一声上膛,藏獒察觉了他的敌意,没有任何征兆就扑了过来,如同草原上捕猎的雄狮,敏捷而雄健,只取刘汉东的咽喉。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与此同时枪响了,刘汉东双手端着防暴枪,连续击发毫不停顿,18.4毫米杀伤独头弹接连击中藏獒的头部,庞大的身躯轰然落地,刘汉东身子一侧,防暴枪脱手滑下,顺势抽出腿部的九二式九毫米手枪,朝另一头扑过来的藏獒连射。

        九毫米子弹的停止效应远不如大口径的防暴枪,藏獒中弹后毫无反应,继续扑来,刘汉东边打边退,与此同时战友们迅速冲上来,端着防暴枪、微冲对着藏獒就是一顿猛射,几十发子弹打下去,藏獒脑袋成了烂西瓜。

        刘汉东的手枪弹匣打空了,空仓挂机,枪口青烟袅袅,他一按释放钮退出空弹匣,左手掏出实弹匣装上,回膛,上保险,插回枪套,一气呵成。

        小女孩扑了上去,趴在环卫工人身上嚎啕大哭。

        姬扬上前,踢了踢藏獒的尸体,责备刘汉东:“你怎么说开枪就开枪,闹出事来怎么办?”

        刘汉东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在责怪姬扬没有第一时间下令开枪,没有担当。

        救护车开了过来,医护人员将奄奄一息的环卫工人抬上了车,开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男子才匆匆赶来,见到地上的藏獒尸体,脸色顿时大变。

        “司令!将军!”男子蹲在地上,痛心疾首,如丧考妣。

        两头价格超百万的天价藏獒被打成了血葫芦,满身都是弹孔,死不瞑目。

        男子气的浑身颤栗起来,擦擦眼泪猛然站起来质问道:“谁把我家的藏獒打死的!”

        刘汉东上前要去揪他的领子,好好教训一顿,立刻被战友们拉住,姬扬和派出所民警上前交涉,原来这人并不是狗主,而是高价聘请的饲养员,今天正好有事出门,关在院子里的藏獒因为难耐炎热气候,跑了出来咬伤了人。

        “这可是从马俊仁藏獒园买来的纯种獒,我跟你说,你们摊上大事儿了!知道这是谁的狗不?李老板的!”

        住在蕴山别墅的李老板只有一位,就是近江市娱乐业大亨,旗下开了几家夜总会、洗浴中心、迪厅、酒吧的李随风。

        李随风和龙开江是一个辈分的混混,九十年代初期开始混出名堂,现在已经有了政治身份,是市政协的委员,家产巨万,黑白通吃,他喜欢玩,家里世界名车十几辆,淮江里有游艇,据说下一步还打算买私人飞机哩,这两头藏獒是李老板的爱物,也是显摆身份的重要工具。

        李老板家一个养狗的都如此骄横,可见其势力之大,普通小民警哪敢和他叫板,不过今天这个事情闹大了,必须有个交代才行,特警们任务完成,上车走人,剩下的清理现场、疏散群众的事情就交给派出所了。

        打死两头狗,本不算什么大事,刘汉东也没往心里去,写报告是姬扬的事儿,他还惦记着调动工作的事情,摸出耿直留给自己的名片,直接打了过去。

        “耿大队,我是刘汉东。”

        “想好了?”

        “想好了,我愿意干。”

        “好,你等通知吧。”

        电话打完,刘汉东神清气爽,自己的事业一帆风顺,前途广阔,他有信心干好缉毒这份有挑战性的工作。

        今天中队在驻地备勤,不用上街巡逻,但也不能休息,一上午都在训练,到了下午,刘汉东就被叫到了大队长办公室。

        “你行啊,早上带头开枪,一共打了五十八发子弹,靶场上没打够,跑公园里过枪瘾去了,这回过瘾了?”大队长似笑非笑,不知道啥意思。

        “过瘾了。”刘汉东答道。

        大队长说:“你是过瘾了,给大队可惹祸了,藏獒主人来闹事,只能先给你停职了。”

        刘汉东才不在乎,他已经联系好了下家。

        “到了缉毒那边,给咱们特警争脸!”大队长起身,拍了拍刘汉东的肩膀,眼中尽是欣赏之色。

        “是!”刘汉东敬礼。

        刘汉东就这样被停职了,从后门离开驻地,开着他的富康绕了一圈来到支队大门口,只见外面堵了几十号人,打着白幡和横幅,写着抗议特警暴力执法,导致群众财产蒙受巨大损失之类的话,还有两张巨幅彩照,是“司令”和“将军”坐在悍马和宾利车上的英姿,风吹起俩畜生脖子上的长毛,俨然一副王者风范。

        群众堵门闹事,支队毫无办法,只能安慰交涉,承诺调查,并且告诉他们,带头开枪的临时工已经被停职。

        “呸!”刘汉东啐了一口,驾车离去,他不忙着去缉毒大队报到,可以先休息两天。

        他是一拍屁股走的干净利索,支队长却要面对无尽的麻烦。

        李老板带着律师来找石国平,出示了两头藏獒的血统证书,国际大赛上的获奖证书、锦旗,文字资料,视频资料,每天的伙食清单,打过的进口疫苗,饲养员的工资单,配种的收入证明,以及购獒的原始**,司令是一百五十万人民币,将军是一百八十万人民币,加上这些年在獒犬身上的投入,总共是四百一十万。

        这两头藏獒都是两岁的成年犬,预期寿命在十年以上,光是每年损失的配种费用就高达百万,加在一起,没有一千万的赔偿下不来。

        李随风和石国平认识不少年了,这回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石支队,獒咬人是不对,可它们是畜生,人能和畜生一般见识么,你们那么多特警,就不能找个棍子把它赶走?非得开枪,开一枪还不够,***打了几十枪!妈了个逼的在我獒身上过枪瘾啊!”

        石国平说:“李老板,你的獒犬伤人在前,狗再值钱,也不能和人命比。”

        李随风一拍桌子说:“你这话对,我不是不讲理的人,被咬伤的清洁工我包赔她医药费,该多少是多少,一分都不会少!可是我也得要个说法,你们特警打死我的两头名贵纯种藏獒,到底怎么说?”

        石国平很无奈,李随风不是社会小混混,而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家,政协委员,他真要较劲起来,整一帮律师打官司,或者找一帮人堵大门,在网上发帖子污蔑,自己还真没什么好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