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刘汉东成了香饽饽
  • 第二十七章 刘汉东成了香饽饽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一声令下,两名特警条件反射一般扑了过去,将何翠姑按翻在地,上了背铐。www.00ksw.org

        车上的旅客和卡口的交警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抓人了?也没证据表明这个何翠姑就是人贩子啊。

        何翠姑唾沫星子横飞:“凭什么抓我,这是我亲孙子!”

        刘汉东威风凛凛站在她面前:“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儿子媳妇都是银行的金领,一个月大几千上万的,放着飞机高铁不坐,让孩子坐这种又累又不安全的长途卧铺?你儿媳妇是大城市人,和你关系不和睦,就算工作再忙,人家还有亲妈,会把三四岁的儿子交给你这个乡下土鳖婆婆?你以为和同伙串通好就能瞒得过警察么?那个所谓儿媳妇的手机号码也是广西的,你以为我安卓智能手机是白吃干饭的?还开口就是小名狗剩,我问小名了么,你们把所有拐来的孩子都叫狗剩吧?还有这瓶营养快线,里面要是没加料,我名字倒过来写!”

        何翠姑瘫倒在地,虽然人贩子很精明,设计了许多伪装,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只要遇到细心的警察,他们这些手段就会破绽百出。

        人贩子的行李从车上拿下来,长途车开走了,被拐卖的孩子因为被灌了安眠药,依然昏睡不醒,战友们围在刘汉东身边,问他怎么看出的问题。

        “孩子小名叫狗剩,这是农村的习俗,现在城市孩子都跟宝一样,哪有叫狗剩的,这是其一,最大的问题还是长途卧铺车,这种客车都是私人的,上车就走,方便快捷,人贩子得手之后往往在第一时间就乘坐最便捷的交通工具离开城市,人到了外地,丢失儿童的家长还在本地到处找呢。”

        刘汉东的分析让大家五体投地。

        “刘汉东,你不当刑警都可惜了。”谭家兴说。

        人贩子被关起来,昏睡的小孩放在警车里睡觉,干警们继续执勤,一直到早上八点,消息传来,杀人犯在其亲戚家被刑警抓获,警报解除,特警们返回驻地,人贩子和小孩也一并带回。

        人贩子何翠姑没人关注,直接丢进羁押室,一个小孩子的到来倒让年轻的警察们颇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女警们,一个个母性泛滥,这个抱来那个抱,小孩子醒了倒也不闹,瞪着溜圆的眼睛到处看。

        “宝宝,你叫什么名字?”赵良璇抱着小孩,嗲兮兮的问道。

        “我叫小宝。”孩子奶声奶气。

        站在一旁的刘汉东摆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孩子根本就不叫狗剩,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特警大队联系了长途车发车城市的警方,询问有没有失踪报告,那边查了查说确实有,就在昨天,一个四岁男孩丢失,家人心急如焚,正在四处寻找,已经报警处理。

        核对了体貌特征和服装之后,这边说不用找了,孩子在我们这儿,来领吧。

        食堂内,众警察正在吃早饭,吃完要去补觉,忽然支队长石国平带着几个人走进来,“起立!”有人喊道,一片桌椅响动,警察们都站了起来。

        “都坐下,慢慢吃。”石国平微笑道

        稀里哗啦,大家又坐了下来继续进餐。

        石国平坐在了刘汉东对面:“刘汉东,这位是缉毒支队的耿大队,你们见过的,耿大队有话和你说。”

        刘汉东放下筷子:“支队长好,耿大队好。”

        石国平说:“好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起身走了。

        耿直慢吞吞拿出烟来,在桌子上磕着:“你吃你的,边吃边说。”

        刘汉东继续吃饭,狼吞虎咽,气吞山河如虎。

        “听说你昨天一天就立了两个功,揍了当兵的,抓了人贩子,小伙子可以嘛,你不当警察简直都是浪费。”耿直点上烟,眯着眼睛看着刘汉东道。

        “呵呵。”刘汉东这样回答他。

        耿直点着烟抽了一口,漫不经心道:“聘用制防暴特警,每月工资两千块,加班费是一天五块钱,管吃管住是不假,可二十四小时备勤,连谈对象的空都没有,你今年二十七了吧,防暴特警的年龄上限是三十岁,这一期合同满了,你就得下岗,想好下家了么?”

        刘汉东嘴里都是食物,咕哝咕哝只顾着吃。

        “当防暴特警是威风,可是具体都干些啥你知道么,拆迁维稳,拦上访的,配合抓赌抓嫖,时间一长,无聊乏味,虚度青春,还是干缉毒的强,各种尖端武器任你挑,小日子过的是惊心动魄,扣人心弦,随时都可能挂掉,但是比防暴特警的挑战性高太多了,和我们比,你们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周围投来愤怒的目光,耿直才不管他们,探过来问刘汉东:“现在就这么个机会,让你接受这种挑战,你愿意么?”

        刘汉东咽下一口食物,刚要说话。

        “你不要急着答应或者拒绝,你考虑一下,跟我干缉毒,一年内给你转正,近江户口没问题,工资待遇岗位补贴,都是最优厚的,你想想吧。”

        说完,耿直站起身来,不经意露出腋下的快拔枪套,那是一把GLOCK19手枪,奥地利制造,容弹量15发,可靠性与便携性都比国产92要强,香港警察中的CID就使用这种武器,没想到近江的缉毒警也配备了。

        耿大队丢下一张名片,扬长而去。

        同事们端着碗凑过来:“刘汉东,缉毒要人你去不去?”

        “听说缉毒很危险,去年牺牲了三个。”

        “缉毒的待遇是不错,在市局领导跟前都横着走。”

        大家七嘴八舌,刘汉东心中也有些迟疑,缉毒警确实是个危险而刺激的行当,与最疯狂的毒贩打交道,稍有不慎就是死亡,不过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倒是蛮对自己的胃口。

        还有待遇方面的考虑,虽然沈秘书保证过会给自己转正,但这要等到猴年马月还不一定,万一人家忘了,还能找上门去不成?再说耿大队一番话说得对,当特警没啥挑战性,和在部队当兵差不多,二十四小时备勤,就是国家暴力机器上的一枚螺丝钉,而刘汉东不想当螺丝钉,他要当利刃,当子弹头。

        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加入缉毒队伍!

        吃罢早饭,劳累了一天一夜的特警们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宿舍睡觉,刘汉东却被中队长叫住:“小刘,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大队长办公室里,已经坐了两个白帽子交警,警衔不低,两个都是一级警督,和颜悦色,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坐机关的领导,而非街上站岗的一线交警。

        “你就是刘汉东吧,我们是交警支队的……昨天你为我们近江交警出了一口气啊,有礼有节,处理的很好,总队领导很欣赏你,组织上决定给你一个机会,交警需要你这样的后起之秀。”

        这回刘汉东有经验了:“我考虑考虑吧。”

        “行,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我们朱总队长对你可是看中的,小伙子,机会难得啊。”交警领导语重心长,拍拍刘汉东的肩膀,戴上帽子走了。

        大队长送他们出去,回来脸色一变:“好不容易出个人才,一个个都来挖墙脚,太过分了,小刘,你好好干,咱们大队也能想办法给你转正提干的。”

        “是!”刘汉东没敢多说什么,敬礼转身,回去睡觉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宿舍门被人砸的山响:“刘汉东,快起来,有人找。”

        刘汉东迷迷糊糊爬起来,穿上作训服出去,来到大队值班室,只见门口停了三辆车,一辆是外省警车,一辆是民牌轿车,还有一辆电视台采访车,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值班室里坐满了人,大队长、中队长他们都在,还有赵良璇等几个女警,正抱着孩子和哭哭啼啼的家长们说话呢。

        原来丢失儿童的家长得到消息后,在当地警方的带领下,第一时间就开车过来了,这家人在当地也算小有能量,居然把当地电视台也给搬来了。

        大队长热情介绍道:“这位就是智擒人贩子的小刘同志,我们防暴大队的优秀警员。”

        一对老人颤微微就要跪下:“恩人呐,你救了我们全家啊。”说着就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站在旁边的年轻夫妻从包里掏出一捆现金,估摸着有五六万块的样子,拼命塞给刘汉东:“警察同志,这点心意务必收下。”

        刘汉东忙着搀扶老人家,还得谢绝巨款,手足无措的样子被电视台的摄像机拍了下来,一个女记者对着镜头动情的说:“孩子找到了,一个频临破碎的家庭得以保全,人民公安功不可没,下面就让我们采访一下截获人贩子的公安干警。”

        中队长邢志峰站到了镜头前:“咳咳,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中队奉命在卡口布控,夜里两点三十,一辆外省牌照的长途卧铺车通过卡口,我们公安特警上车例行检查,发现了蛛丝马迹,立即进行盘查……”

        “请问,我们公安干警是怎么发现踪迹的?”女记者问道。

        “这和中队平时的训练分不开,时刻保持警惕性,不能麻痹大意,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疑点,我们根据省厅精神,市局指导,在支队领导关怀下下,本着科学发展观来训练队伍,建设队伍,打造出一支政治过硬,技能达标,召之能战,战之能赢的铁军……”

        女记者打断他说:“好了,我们来采访一下在现场的民警。”然后指挥摄影将镜头对准了刘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