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六章 再立新功
  • 第二十六章 再立新功

    作品:《匹夫的逆袭

        黑色特警依维柯警车载着两名“俘虏”前往近江省军区大院,省军区和警备司令部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天色已晚,但有值班参谋在,门岗放行,警车开了进去,在值班室双方进行了交接。www.00ksw.org

        两名灰头土脸的小司机被移交给纠察队,人高马大束着白色武装带的纠察将人接过来,当场戴上手铐,押进禁闭室,等待他们的将是军纪的严惩。

        至于那辆奥迪Q7,则被交警暂扣,等军医院领导前去协调解决,估计不捞够面子和好处,这车是不会放走的。

        特警们完成任务,得胜回营,路上一连遇到几辆交警的车,都向他们鸣笛致敬,回到支队驻地,分队长姬扬带着参与行动的几名特警前往大队长办公室。

        大队长笑呵呵的给他们发烟:“干得不赖,给咱们特警长脸了。”

        大家纷纷表示是大队长领导的好。

        大队长很高兴,说你们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足。

        “放假吧,从集训到现在,还没正式休息过呢。”刘汉东真提出了要求。

        大队长爽朗的大笑:“别的要求我都能答应,放假可不行,警力实在紧张,我都要亲自上街执勤呢,换一个。”

        “那给我们转正吧,弄个三司的肩章带带。”刘汉东嬉皮笑脸,摸走了大队长桌上的一盒烟。

        “那还是谈谈放假的事儿吧。”大队长脾气很好,笑呵呵的,“你们是执勤表是这样的,连续上三天班,然后轮休一天,其实休息还是挺多的嘛。”

        姬扬插嘴道:“大队长,这只是账面上的数字啊,真要能做到干三休一,我们也不说啥了,天天值班,天天备勤啊,好歹有点时间就训练,这是把人往死里用啊。”

        大队长说:“你给我诉苦,我又找谁诉苦去,社会上都觉得警察光鲜,威风,谁又知道一线民警压力有多大,就拿我说,元旦春节清明五一六一国庆中秋,我就从来没修过,十天半个月住在支队不回家是常事儿,我媳妇说了,你就是把家当旅馆也得隔三差五回来住住啊,我咋办,没话说啊。”

        大家都沉默了。

        “咱们特警忙,基层派出所更忙,加班那是家常便饭,有时候出去追逃,三个月不能回来,患各种职业病、慢性病的太多了,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的比比皆是,有啥办法,难道辞职不干?偷懒耍滑?总之这一行,苦啊。”

        大队长说完,感慨万千,伸手去拿烟。

        “我的烟呢,谁给我顺走了!”

        大家一哄而散,全跑了。

        特警们住集体宿舍,二十四小时备勤,警报一响,就得像消防队员一样迅速穿上战斗装具,拿起武器,从楼上顺着杆子滑下来,坐着警车奔赴事发地点,如果不是上街执勤的话,就在驻地操场上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传说中的休息根本没有,这也不奇怪,姬扬在派出所的时候,因为没结婚,被所长要求住在所里,二十四小时待命。

        这种节奏,让很多人开始后悔,不该来当特警。

        洗漱完毕后,姬扬从兜里摸出一副肩章递给刘汉东:“给你。”

        是一副三级警司的刺绣肩章,一杠一花,比两道折的肩章威风多了,警察们随便佩戴肩章是常事儿,但也有一定潜规则,新来的毛头小子就挂个两毛二,肯定要被猛尅,要是挂警监肩章,那就是失心疯了。

        刘汉东以他的表现,获得了分队长姬扬的认可,给他肩章的意思就是这个。

        “以后分队里你替我管着点。”姬扬说。

        队里一半是集训队出来的,自然听刘汉东的话,这样一来他就分担了姬扬的工作,但也分了一部分权力,姬扬这一点上还是很聪明的,与其争权夺势,不如一起立功,刘汉东是有背景的人,早晚会转正调走,搞好关系山高水长。

        “谢了。”刘汉东将肩章塞进兜里。

        晚上睡觉,宿舍是大通铺,十六个人一间屋,条件比警院差多了,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年久失修,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骚臭味,一到夜里,走廊里响彻打鼾的声音,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累了一整天,睡得死沉,打呼噜一个赛一个的响。

        正睡的熟,忽然刺耳的电铃声响起,有任务!

        大家条件反射一般跳起来,胡乱抓起衣服往身上套,一边系裤子一边往外走,拿了钢盔,拎了武器,从楼上顺着不锈钢滑竿溜到楼下,上了已经发动的警车,疾驰而去,在车上再慢慢拉拉链,扣扣子,整理内务。

        原来市内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罪犯潜逃,指挥中心命令全市警察进行布控,巡特警作为机动力量增援各个卡口,刘汉东他们负责的是蕴山方向的出城卡口。

        这里原有一个交警卡口,几名警察带着协警在此拦车检查,但白帽子不佩武器的交警没啥威慑力,战斗力也比较弱,巡特警的加入使局势大为改变,黑色战斗服配微冲,往那里一戳,出城车辆还不乖乖停下接受检查。

        刘汉东遇到了老熟人,蕴山交警大队的吴良海和谭家兴。

        “哟,刘汉东穿上警服了,三级警司,升的够快啊。”谭家兴在刘汉东肩章上弹了弹。

        “我这是戴着玩的,你那才是真的。”刘汉东笑道。

        谭家兴也笑了,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一杠一花,悄声说:“其实我这也是假的,和你一样,聘用制交警。”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互相掏出烟来:“抽烟。”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来往车辆稀少,谭家兴时不时打着哈欠,烟抽个不停,眼皮都快打架了。

        “怎么,没睡觉啊?”刘汉东问。

        “别提了,连续加班三天了,连天加夜的干,没合过眼。”谭家兴又打了一个哈欠。

        远处有车灯闪烁,有一辆长途大客车从市区方向驶来,众人急忙上前,挥动荧光棒示意车辆停下,巡特警上车搜查。

        刘汉东背着79微冲上了车,这一刻他忽然想起去年和马凌通过淮江一桥的时候,也是在客车上机智应对特警的搜查,没想到过了半年,风水轮流转,该自己搜别人了。

        这是一辆外地过境的长途卧铺车,虽说交通部门已经禁止长途卧铺车上路,但实际操作中却是屡禁不止,这种车辆不经过市区,不会停下来拉客,所以杀人犯藏在车上的可能性很低,上车搜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同时,同事们也在下面检查着行李舱。

        刘汉东用手电照着熟睡中的旅客们,狭窄的铺位上,旅客们昏沉沉的睡着,偶尔有一两个人没入睡,用手遮挡着手电光,露出忌惮和不解的神情,这是旅客正常的表现。

        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吸引了刘汉东的目光,他抱着营养快线的瓶子睡着了,睫毛长长的,皮肤白皙吹弹可破,穿着精致考究的童装和小皮鞋,刘汉东不懂童装品牌,但能看出这种衣服肯定不会便宜。

        男童的家长是个中年妇女,穿的也算干净整洁,但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而且这张脸看起来,慈祥中透着一股狡黠,她在装睡,因为她手中的手机屏幕还亮着,肯定刚才还在打电话或者发信息。

        当然这些都是说服力很差的疑点,刘汉东没有当过刑警,他只是以自己的逻辑分析能力做出判断。

        这个妇女,很可能是人贩子。

        下面的同事已经搜查完毕,拍拍车厢:“下面查好了,上面怎么样?”

        刘汉东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大家都有些烦躁,大半夜的查车不是好活儿,这辆长途车没超员超载,没拉违禁物品,也不可能藏着杀人犯,还不赶紧放行,给自己找什么麻烦啊。

        刘汉东用手电照了照那个妇女:“身份证出示一下。”

        妇女依然装睡,更让刘汉东确信有问题,心里没鬼怕什么检查啊。

        他用手电戳了戳妇女:“说你呢,醒醒。”

        妇女醒了,满口外地方言,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不过还是蛮配合的,拿出了身份证。

        身份证显示她叫何翠姑,是广西人,籍贯和这辆长途车的终点站是相符合的。

        “这小孩是你什么人?”刘汉东问道。

        “是我孙子,叫狗剩,儿子媳妇工作忙,我带回老家去照看一阵子。”何翠姑会说普通话,不太标准,但意思尚能表达清楚。

        没什么纰漏,孩子大概是出自凤凰男家庭,白领夫妻不方便照顾孩子,让奶奶带回老家去养。

        外面卡口带队的交警副中队长已经很不耐烦了,示意长途车司机,放行通过,司机发动了汽车,回头看着刘汉东。同事们也喊道:“老刘,查完了么?”

        刘汉东将身份证递回,和蔼的笑道:“当婆婆的,和儿媳妇不好相处吧?”

        何翠姑随口答道:“是啊,我那媳妇儿是大城市人,嫌这嫌那的可不好伺候了。”

        “下车。”刘汉东说。

        “啥子?”何翠姑装没听懂。

        “我说下车,接受检查,我怀疑你贩卖儿童。”刘汉东冷冷道。

        “天老爷啊,可冤枉死我了。”何翠姑立刻吵嚷起来,惊醒了不少旅客,弄明白事情原委后,很多人开始替何翠姑说话,说这孩子是她亲孙子,祖孙俩一起上的车,说说笑笑的,孩子根本没哭闹,不可能是拐卖的。

        刘汉东说:“既然是亲的,还怕什么检查?心里有鬼才会怕,我只需要给孩子父母打个电话,确认无疑就会放行,耽误大家的时间很对不起,但希望大家为了孩子的安全,能配合一下。”

        这么一说,旅客们纷纷赞同,七嘴八舌让何翠姑跟刘汉东下去接受盘查。

        ”大姐,既然是亲的,怕啥。”

        “就是,一会儿就好,大家也心安。”

        何翠姑无奈,只好抱着熟睡的孩子下了车。

        刘汉东没事找事,非要盘查旅客,卡口的副中队长很不满意,这些特警是来配合工作的,没有执法权,不过他还是没说什么,毕竟关系要处理好。

        卡口配备了一个组的特警,都是集训队的兄弟,听刘汉东的差遣,何翠姑被他们围在中间,满脸委屈。

        “给你儿媳妇打电话,我要确认你和孩子的关系。”刘汉东道。

        妇女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响了一阵子之后,有人接了。

        刘汉东抢过电话:“我是江东警察,何翠姑是你什么人?”

        “是我婆婆,怎么了?”女声普通话很标准。

        “你儿子和何翠姑在一起,是这样么?”

        “是啊,我和我老公太忙,只好交给婆婆带。”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小名叫狗剩,到底怎么了。”

        “我们怀疑何翠姑拐卖儿童,需要确认一下。”

        刘汉东示意战友叫醒孩子,和母亲通话确认,但那孩子却怎么晃也不醒,睡的也太沉了。

        手机里传出声音:“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那确实是我婆婆,不是人贩子,我们两口子都在银行工作实在太忙,就让婆婆带孩子回老家住一段时间。”

        刘汉东说:“好的,知道了,不好意思了。”

        挂上电话,何翠姑笑眯眯说:“民警同志,搞清楚了吧,你们这么负责,老百姓也放心。”

        战友们也都放松下来,准备将孩子抱上长途车了。

        “铐起来!”刘汉东厉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