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无鞘利剑
  • 第二十四章 无鞘利剑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宋剑锋身材魁梧,气场强大,肩章上缀着橄榄枝环绕半周的国徽,这是副总警监的警衔标识,胸口的警号是前面一串0,最后一个1,当之无愧的江东警界一哥,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岂能不能压力。www.00ksw.org

        这些肩膀上挂着一道拐的学员们,战战兢兢,低头吃饭。

        宋剑锋微笑着,正要说点什么,刘汉东端起餐盘起身,居然扬长而去。

        尼玛太狂了吧,居然不给宋厅面子,众学员都快喷血了,这么好的机会,丫的居然放弃,是脑子烧了还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儿?

        陪同领导也很难堪,好在宋剑锋不在意这个,笑眯眯问林连南:“小伙子,入警以前干什么的?”

        林连南激动万分,站起来敬礼道:“报告,我是退伍兵。”

        “坐下,不要那么正式,大家一起吃个饭,随便聊聊。”宋剑锋道。

        “就是,随便聊聊,不要拘束。”说话间,刘汉东竟然转回来了,不锈钢餐盘上多了一坨米饭,两个馒头,还有一碗汤。

        众人真要喷血了,***居然添饭去了!难道他是饿死鬼托生么,非得多吃这俩馒头才满意。

        刘汉东放下餐盘,很热情的招呼宋剑锋:“宋厅,给你个馒头。”

        众人心中暗骂,尼玛你以为宋厅和你一样是吃货么,跑来深入群众,就图你一个馒头么?

        宋剑锋爽朗一笑,接过了馒头:“小伙子饭量不小,好啊,流汗多,吃得多,身体素质才能上去,以前是当兵的吧?”

        “对,十四军汽车团的。”刘汉东咬了一口馒头,狼吞虎咽。

        “十四集团军历史很悠久啊,**平过叛,老山教训过越南小霸,听说你参加过实战?”宋剑锋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嗯,有这么回事,不过这次战斗涉密,不能说。”刘汉东夹菜的手如同风车,转的飞快。

        “尼玛还不能说!在省厅领导跟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众人又是一阵腹诽。

        宋剑锋宽厚的笑笑:“呵呵,你立过功?”

        “嗯,三等功,有一回军区特大到俺们团挑人,连长打发我到后勤基地喂了几个月的猪,我喂猪很有一套,培育出了新型瘦肉猪,军区首长和家属们吃了都说好,就给我弄了个三等功。”

        “哦,说说你怎么培育的新品种?这个不涉密吧。” 宋剑锋似乎很感兴趣。

        “也没什么稀奇的。”刘汉东端起碗来喝汤,咣咣的喝,喝完一抹嘴,“就是整天拿根鞭子训猪,把它们当新兵来训,给我跑步、跨栏、跳远、游泳,不达标不许吃饭,一来二去,猪就都瘦了。”

        “噗!”宋剑锋刚喝的一口稀饭全喷了,大家也都趁机大笑起来,本来已经憋得不行,这会儿全部爆发,一直笑了三分钟才结束。

        宋剑锋笑完了说:“我懂了,你是对连长不满,发泄到猪身上了,歪打正着,弄了个三等功。”

        刘汉东道:“到底是大领导,猜都猜的一样。”

        “哦?还有哪个领导猜到了?”

        “罗克功上将,当年还是中将总参助理的时候下部队,也和今天这样,坐我对面吃饭来着。”

        大家终于明白这货为啥神经这么大条了,原来见过高级首长啊。

        “罗总长童年时期曾在江北居住,算是我的老乡了,部队培养人啊,我们公安系统最欢迎退伍复员的优秀战士充实我们的基层队伍。”宋剑锋说完,旁边的捧哏们就迫不及待的鼓起掌来。

        宋剑锋伸手压了压:“同志们,防暴大队是我们近江市局巡特警支队下属的一个新型警种,肩负着处置暴乱、骚乱、**的攻坚任务。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备勤,是警察中的特种兵,精英中的精英,你们肩上的胆子很重,有没有信心干好特警?”

        “有!”被张亚森训了三个月的特警们条件反射一般吼出来,震得食堂屋顶都在颤抖,领导们耳膜生疼。

        宋剑锋满意的笑笑,低头吃饭。

        刘汉东将餐盘里的饭菜一扫而空,端起空盘子说:“宋厅,你慢慢吃,我先走了。”说罢转身离去,潇洒自如。

        一张桌子上的其他人还在磨磨蹭蹭,故意剩一点饭就是不吃完,想等宋厅吃完再发表个演说什么的,毕竟能和大领导同桌吃饭的机会相当难得,可这个刘汉东居然不珍惜机会,吃完一抹嘴跑了,他是傻啊还是二啊。

        当然也有那明眼人,心里暗暗赞叹,这小子不简单,别的不说,起码礼数也算周全,还给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将来提到防暴大队,宋厅长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肯定是刘汉东。

        宋剑锋却没这些人这么肤浅,他看过很多刘汉东的资料,但接触本人还是第一回,从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身上,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最多的还是一股掩饰不住的锐气,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般。

        这并不奇怪,刘汉东在部队的表现暂且不提,光是他退伍回到江东以来,死在他手里的人命就一只手数不过来了,古长民、铁渣街杀手中的四个,高速公路追击战中的两个,还有最近的缉毒行动中的一个毒枭,不到一年时间,手里把条人命,这煞气要是不重才叫奇怪。

        杀过人的和没杀过人的就是天壤之别,杀一个人和杀许多人的又是一个巨大的差距,通常一线民警开枪的机会很少,击毙犯罪分子的机会就更少了,公安人员在任务中击毙罪犯后,还要接受心理辅导,在一段时间内会排斥枪械,心理压力过大,这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而刘汉东这种神经大条,杀人当做喝凉水的家伙,只有在战争时期才会大量涌现,和平时期出现一两个,不是张君、周克华那样的江洋大盗,就是超级英雄,万一这小子走了邪路,绝对是个大麻烦。

        短短几分钟,宋剑锋心里就闪过许多念头,刘汉东这样不可多得的人才,绝对要好好掌控,人尽其才,给这柄无鞘的宝剑配一个剑鞘。

        饭后,省厅市局领导和防暴集训队的同学们合影留念。

        视察在下午就结束了,学员们看着几辆丰田考斯特在警车护卫下离开校园,心中澎湃起来,集训终于结束,他们就要成为真正的警察了。

        市局政治处来人,让这些新警们签了聘用制合同,有劳动合同,有社会保险,有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薪水,还有全套警服和警号,除了没有行政编制,别的看起来和正式警察没有区别。

        合同签订之后,张亚森代表警院,向学员们授予了新的警衔,两道金属折杠,代表实习警官,当然在实际工作中,聘用民警都佩戴这个,并不会晋升为警员或者警司。

        晚上,是欢送宴会,依然在警院食堂举行,老师同学们都喝大了,流着泪互相说着心里话,据说还有一些男生向本届班花赵良璇表白来着,自然是遭到了无情的好人卡。

        刘汉东身为区队长,拎着酒瓶子挨个桌子的转,喝的头晕脑胀,说话舌头转筋,大伙儿也都喝多了,就连常进、隋慕新这样的死对头都开始和刘汉东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喋喋不休的说着以后有事你说话,我一定尽我最大能量之类的酒话。

        张亚森也喝了不少酒,但是千杯不醉,依然保持着冷峻严肃,在同学们眼中,更增几分神秘莫测的感觉。

        第二天就是五一劳动节小长假,广大市民放松休息举家出游的好日子,正是警察们忙碌的时候,这一批结业的防暴特警,连家都没回,直接编入巡特警支队防暴大队,前往人流密集处进行执勤。

        特警们穿着藏青色防刮布的作训服,头戴贝雷帽,脚蹬高筒靴,战术腰带上悬挂着各种武器,两手交叉放在身前,戴着墨镜的眼睛四下警惕的扫视着,希望发现犯罪分子的踪迹。

        事实让他们很失望,警察工作枯燥无味,每天都是相同的事情,遇到几次出警也不过是帮市民解决困难什么的。

        五一小长假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度过,等到了轮休的日子,新特警们封闭集训了三个月,终于熬到回家这一天了。

        刘汉东是穿着警服回到铁渣街的,这是他在近江的家,街上一切照旧,屠记牛肉村生意红火,梅姐的洗头房照样营业,在外面躲了一个冬天的村长花得意和花豹也回来了,一如当年那般嚣张跋扈。

        据说赵玉峰被判了一年劳改,再过半年就能放回来了。

        娜娜南下去了东莞,小丽跳槽到了梅姐店里加盟,浣溪依然在梅姐洗头房里帮忙,负责买菜做饭打扫卫生的杂活,在粉红色的霓虹下,在啪啪声中坚持读书,凌子杰偶尔会寄来包裹,都是些学习资料之类有帮助的东西。

        火雷火颖兄妹对刘汉东的归来尤其高兴,向他们这样混社会的不良青年,能认识公安上的朋友,那是值得吹嘘炫耀的事情。

        马凌也很高兴,刘汉东不但当了警察还立功受奖,不出两年肯定混的风生水起,到时候家里反对的压力就会减小许多。

        刘汉东只在铁渣街呆了一个白天,晚上就回到了巡特警支队备勤,这回他把自己的富康也开来了,支队驻地在郊区,交通不便,有车方便些。

        陆续有人来支队要人了,像赵良璇这样有门路的人,是不会在防暴大队呆久的,他们早已联系好了下家,车管所、出入境管理局、指挥中心这种清闲的单位,或者治安大队、交警大队这样有油水的地方,反正都比清水衙门防暴大队强得多。

        也有人来要刘汉东,正是此前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并肩战斗过的缉毒大队长耿直。

        “刘汉东我要了,这盒烟给你。”耿直大大咧咧一坐,将一盒中华烟放在桌子上,推给巡特警支队长石国平。

        石国平瞪起眼睛:“拼命三郎,一盒烟就想换我的人,你假酒喝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