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五章 领导莅临
  • 第四十五章 领导莅临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过了两天,发改委的领导来了,商富民带着村委会主要成员前往玉檀国际机场迎接,领导是从贵宾通道出来了,很面善的一个中年人,风度翩翩,颇有学者气息,商富民这些年迎来送往不少领导,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他一眼就看出,这位领导有水平。《〈《 ..

        副司长姓贾,名元任,大学教授出身,后来投笔从政,曾在商务部、工信部工作过,也曾下派地方挂职,在河南覃县担任副县长的时候,带动当地经济跨跃式发展,颇有些名气,不久前他调任发改委某重要部门担任副巡视员职务,据现在只是过渡期,将来必有大任。

        这是商富民从特殊渠道得到的情报,商家虽然只执掌一村之地,但政治能量不,在北京有不少关系,大都是商永贵赴京开人代会时期结下的友谊,其中不少是国字头机构的头头脑脑们,比如这回牵线搭桥的就是商家十几年的老关系,中央红色经典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司马某某介绍的。

        商富民迎上去,远远就伸出手来,热情洋溢的笑道:“欢迎中央领导同志前来江东指导工作。”

        贾元任微笑着和商富民握手,并且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同事,两个年轻人,看起来是秘书之类角色,年岁不大,文质彬彬的,待人接物大方得体。

        “商总,不知道你们会搞突然袭击,这弄的我很被动啊。”贾元任,“江东地方上已经有了安排。”

        话音未落,又有一路人马赶到,原来是近江市某企业也派人来接贾元任,商富民当即就急了,到江东必须有我们来接待,谁敢和我抢,我和谁翻脸,他拿出村干部的流氓做派,别人只有吃瘪的份儿,眼睁睁的看着贾元任硬是被商富民一行人抢走。

        商村派来迎接贵客的专车是一辆红旗l7,这车可不一般,普通人想买都买不到,必须提前预约,经过一汽审核身份后才批准销售,售价高的惊人,就这样都一车难求,毕竟乘坐和国家一号领导人相同的车款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商村就弄到了一辆红旗l7,专门用于迎接贵宾,以及重大礼仪场合。

        一辆红旗轿车是不够的,除此之外,就是一水的黑色奥迪a6,商村是行政村,村主任连个科级干部都算不上,更谈不上配备公务用车了,这些车都算是商村集团车班的车辆,是企业用车,别人也没法三道四。

        车队就停在机场出发大楼的外面道路上,按理这儿是不能长时间停车的,但交警看见这阵势,哪敢管啊。

        商富民陪着贾元任上了红旗车,其余人上了后面的奥迪,负责开道的奥迪亮起警灯,所有车辆开双闪,浩浩荡荡向商村驶去。

        这排场,赶得上国家领导人出行了,商富民颇有些自得,瞟一眼贾元任,对方不动声色。

        两人寒暄了一路,通过初步交谈,商富民感觉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贾元任确实是一个很有想法、很有能力,却又与众不同的领导。

        车队进入商村地界,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笔直的柏油马路,一条横幅挂在路上,红底白字:热烈欢迎中央领导莅临商村视察!

        远处一排排农民别墅,整齐的厂房,绿油油的草坪,还有雄伟恢弘的村委大厦,都彰显着商村已经从传统农业过渡到工业时代,这儿不是农村,简直就是近江的卫星城。

        商富民:“贾司长,我们村自己有一个温泉大酒店,集团为您准备了高级套房,您看……”

        贾元任:“高级套房就免了,不要让我犯错误嘛。”

        这个答案早在预料之中,商富民:“也是,那不如这样,就住家里吧,亲切,也方便,反正我们农村地多,房子多,光我就三套别墅。”

        贾元任:“商总果然是土豪,三套别墅在北京,那是一定要被纪委查的了。”

        商富民哈哈大笑:“那是,可在我们商村,普通村民都能有两三套别墅,我们是集体经济,全部财务收支透明,经得起任何人的调查,再了,我连科级干部都不算,哪一级的纪委来查我啊。”

        贾元任也笑了:“商总很风趣嘛。”

        车队驶到村委会大厦前,又是那一套标准程序,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秧歌队现场表演,群众争相和北京来的中央领导握手,商村专门有一帮人干这个,业务熟练地不得了,这是商永贵在七十年代就用惯了的招数,只要是领导,没有不吃这一套的。

        贾元任果然也很受用,神情明显愉悦起来,很配合的在主席像前献了花篮,鞠躬致礼,随后上楼俯瞰商村全貌,商富民一直陪同,而商家的当家人商永贵却未出现,毕竟贾元任只是一个的副巡视员,招待规格可以破例提高,但是原则不能打破。

        参观活动后,商富民安排贾元任住进了自家的别墅,其实就是一栋专门用来待客的房子,这栋楼和那些农民别墅截然不同,深深藏在绿树繁花中,私密性极强。

        商富民请领导先休息一下,以解车马劳顿,晚上安排有歌舞表演和欢迎晚宴,这是保留节目,必须要参加的。

        贾元任婉言谢绝晚宴,吃食堂就好,四菜一汤,简简单单,商富民拉下脸来那样可不是我们商村的待客之道,今天你不是作为领导来的,是作为我商富民的朋友来的,朋友之间喝个酒怎么了,纪委管天管地,还能管的了朋友交往么。

        贾元任并没有驳斥他错漏百出的台词,只,这样不太好吧,潜台词就是随你们安排吧,只要别给我惹麻烦。

        接下来就是谢俊宇出场了,晚宴设在工会俱乐部,一边喝酒一边看表演,台上女高音在唱红歌,下面喝的是特供茅台和所谓的农家菜,菜式不是那么精致,但胜在食材卫生放心,蔬菜自不用,全是绿色菜,丝毫不用化肥的,老鳖、鳝鱼、泥鳅、螃蟹也都是专门的鱼塘里养殖的。

        菜单是谢俊宇亲自定的,他研究过领导们的心态,人家见多识广,什么好吃的没尝过,商村在这方面是永远比不过北京上海的大饭店的,只有打出自己特色,用农家菜来招待,才能给领导留下印象。

        这种近乎朋友之间聚会的宴饮确实很对贾元任的胃口,他也不再端着架子,和商富民、谢俊宇们一杯杯的喝着,此人好酒,酒量极好,很对商富民的胃口,酒桌上加深友情是最容易的,两瓶茅台下肚,大家就开始称兄道弟了。

        商富民的酒量也是腥风血雨里练出来的,他红着脸摸出三字头的中华香烟,每人发了一支,亲自给贾元任上,粗声粗气道:“哥,我今天喊你一声哥,行不?”

        贾元任毫无醉意,风趣幽默道:“商老弟这是什么话,咱们不早就是同志加兄弟么。”

        谢俊宇凑过来:“尝尝咱村自己酿的酒吧,莫笑农家腊酒浑嘛。”

        贾元任欣然同意,谢俊宇让人将一坛陈年好酒奉上,亲自撬开泥封,坛子里的酒都成了琥珀色,颤微微地堆着,酒香洒满一屋。

        “果然好酒,起码窖藏三十五年以上。”贾元任吸了吸鼻子,很严肃的头,看的出他是个识货的人。

        “这酒是八十年代存下的,不能直接喝,得兑着喝。”商富民。

        服务人员又端来新酒,和陈酒勾兑了以飨贵客。

        贾元任酒量深不可测,一桌上十个人,基本上都被他喝翻了,就连特地请来的专业陪酒员,一顿能喝二斤白酒的伙计也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谢俊宇也喝大了,跑到洗手间抠喉咙狂吐,刚出来就遇到商富民,他也是来出酒的。

        “妈的,今天喝大了。”商富民。

        谢俊宇看看手表:“差不多,该进行下一个环节了。”

        台上还在继续表演节目,两个傻啦吧唧的子在演品,贾元任连看都不看他们,可是当下一个节目开始的时候,他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个舞蹈节目,谢俊宇亲自指挥排练的红色娘子军,也是商村文工团压箱底的保留节目,压轴大戏。

        文工团员们身姿曼妙,大腿笔直,以传统中国舞蹈的方式演绎了芭蕾舞经典红色娘子军,贾元任看的目不转睛,时不时鼓掌。

        谢俊宇和商富民交换了一下目光,默契的露出笑意,古人诚不我欺,贪杯好色,这两个词儿经常连在一起使用是很有道理的。

        据他们掌握的情报,贾元任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就两个缺,爱喝酒,爱美色,当然在商富民看来,这简直不能称为缺,如果一个领导干部不抽烟不喝酒不包女主播,那谁敢和他一起耍啊,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才是信得过的好兄弟,党的好干部。

        一曲舞蹈结束,谢俊宇立刻安排了两个女文工团员过来陪酒,刚才表演的时候他就在留意,贾元任的目光在谁的身上停留的多,就把谁叫过来。

        两个年轻文工团员连妆都没卸,就坐到了领导身畔,还有些扭捏羞涩,推不会喝酒。

        贾元任豪气大发:“革命军人不会喝酒怎么行,喝酒和打仗一样,是军人必须掌握的技能。”

        文工团员:“领导,我们是演员,不是军人啊。”

        贾元任:“看看,身上还穿着军装呢,还不是军人。”

        文工团员身上穿着琼崖纵队娘子军的军装,这身表演服是特制的丝绸面料,短裤齐b,露出舞蹈演员笔直修长的大腿,秀色可餐,两个女孩子虽然画着浓妆,带着长长的假睫毛,但是能看出人很单纯,不是那种风月场上混的女人。

        “可这是戏服啊……”一个女孩子辩解道。

        “表演要代入,懂么,这样才能更深刻的演绎角色。”贾元任眉飞色舞,居然开始讲起了艺术,滔滔不绝,把两个女孩子唬的一愣一愣的,硬是被他喷的端起了酒杯,今天破例就陪领导喝一杯。

        商富民和谢俊宇交换一下目光,都笑了,笑的像狐狸一样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