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四章 黑幕重重
  • 第四十四章 黑幕重重

    作品:《匹夫的逆袭

        云南边境,刘汉东等人在越南公安部的官员陪同下通过口岸回到中国,他使用的伪装身份是中国的国际刑警,前往东南亚抓捕外逃经济罪犯,干的是正儿八经的公务,越方很重视,派了十几个警察护送,越南公安都穿绿色制服,看起来像是早期中国公安的劣化山寨版一样。||| .[][][][]}.

        被押回国内的经济罪犯自然就是王军了,他戴着黑头套和手铐,一声不吭,情绪非常低落,进入云南后,刘汉东安排了一架庞巴迪crj公务机来接人,王军上飞机的时候还比较正常,飞了几个时后,他感觉到飞机在下降的时候,明显紧张起来,语无伦次地要求刘汉东,千万不要把自己交给商村的人。

        “他们要是知道是我的,肯定饶不了我,我死没什么,我一家老啊。”王军声泪俱下,苦苦恳求。

        刘汉东不为所动,王军助纣为孽,死有余辜,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飞机降落在玉檀国际机场,王军被带下飞机,塞进一辆旅行车,径直拉到刑警支队门口,车门打开,人被一脚踹出来。

        来往办事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这可是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面,没想到近江也能发生,刑警将王军带进去询问,其实也不用他们干什么活儿了,王军的身份证护照都在身上,打印好亲笔签名的供词也用订书机订在背后,整个一活生生的证据。

        王军牵扯到余嫣的命案,警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番突审,王军供认不讳,水库女尸案基本告破,但却不能结案,因为没法抓捕主谋。

        两日后,王军翻供,声称余嫣是自己害死,和商宝莲无关,警方当然不会轻信口供,但是当夜王军就在看守所里自杀了。

        周市长对此案做出批示,责令公安局加强管理,严肃处理当事人,当然这也只是彰显一下存在感而已,市局是刘书记的一杆枪,他姓周的也就是聒噪两句,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沈弘毅处理了看守所的几个民警,此事就算告一段落,全市媒体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及此案,老百姓的关注度很快降低,除了余嫣的家人之外,似乎没人还能记起商村水库里的女尸。

        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法医鉴证中心主任宋欣欣,上次的火灾差把女儿烧死,宋法医性格是比较偏执的,这些年虽然改善了许多,但不能触及她的底线,这回坏蛋们就触及到了宋法医的底线。

        这一连串的事件还在发酵之中,网上突然爆出一个帖子,是在王军死之前两天发在某知名社交网络上的,不但成功预言了王军之死,更是将商村的种种龌龊之事予以揭批,引起了全国网民的极大关注,江东省委宣传部舆情办公室迅速关注,并将问题反馈给了近江市局。

        对于此类事件,都有一套正规的流程来办,焚化尸体,销毁监控录像,通过有关部门全国删帖,但那都是主管单位自己主动去做,这回王军的死,并非沈弘毅授意,他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人犯莫名其妙死在看守所,明有些人完全无视自己的权威,肆无忌惮的把手伸过来,猖狂的有些过分了。

        第一步,沈弘毅处理了几个看守所的民警,焚化尸体,强力辟谣,迅速把不利于警方的谣言压下去;他计划第二步才深入调查,把胆敢收黑钱帮人办事的害群之马一撸到底,甚至绳之以法。

        市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言人煞有介事的拿出一堆资料,证明王军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这些医疗记录是商村医院提供的,有医生签字,此外还有王军工作单位领导同事的证词,都证明王军确实死于自杀,而且是畏罪自杀。

        关于看守所监控视频损毁一事,发言人也拿出许多证据,明看守所正在重新装修整改,硬件全面更新,当然监控失灵,干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相关责任人已经被停职,处分。

        发言人字正腔圆,言之凿凿,谣言迅速土崩瓦解,眼瞅着胜利在即,忽然又有一段爆炸性的视频爆出,正是王军在看守所监舍里被人闷死的录像,摇摆模糊,视角平行,应该不是天花板上的监控镜头拍摄,而是有人用手机拍的。

        官方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但是民间却有大量质疑之声,许多网友以专业角度进行了分析,比如看守所里不可能私带手机,图像不真实,有可能是伪造等等,正反双方出动了大批“民间专家”进行辩论,闹得不亦乐乎,但是明眼人能看出,两边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有大批水军助战,真正的网民才没心思关注这种破事。

        没过几天,忽然有明星爆出婚变新闻,于是乎所有其他新闻都瞬间降温,不再有人关注。

        这场舆论战是徐宁组织的,甚至连视频都是他动用了地下关系拍摄的,换句话,他让刘汉东把王军押解回国送给警方,就是明摆着把他往火坑里送的,不过这条人命算是浪费了,商村集团的能量比他想象的大得多,见招拆招,游刃有余。

        第一轮交锋,徐宁没能达到战术目的,惜败。

        ……

        商村村委会大厦,宽敞的办公室内,商永贵如同老僧入定般端坐着,他至今还担任着村支书的职务,办公室装修的如同七十年代的人民大会堂,布沙发,红木茶几,连茶杯都是在景德镇订制的毛瓷,墙上更是挂着一幅“**去安源”的油画。

        村支书在等待秘书把今天需要批阅的文件送来,商村虽然只是个村子,但是所有来往公文都整成了正儿八经红头文件,还分密级,商永贵每天批阅公文,做出相应指示,或者转给村里其他领导审阅,他最常用的批语是:知道了,大笔一挥,颇有大清皇帝日理万机之感。

        今天商永贵没有像往常那样批公文,他在等儿子商富民来汇报情况。

        五分钟后,商富民匆匆赶到,先向父亲解释了迟来的原因,然后开始汇报工作。

        “那事儿基本上妥了,据我估计,不会留下后遗症。”商富民。

        商永贵睁开眼睛,头:“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

        商富民拿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爹,这是俊宇的检讨,您看看深刻不?”

        商永贵:“不看了,当成文件发全村预备委员以上干部阅读,都注意一下,管好自己裤裆里那一坨玩意,男人这定力都没用,还干大事呢,扯蛋!”

        商富民正色道:“爸得对,下个月民主生活会,我建议集体帮助俊宇进一步认清自己的错误,端正态度,虽然是坏榜样,也要拉出来示众。”

        商永贵摆摆手:“你看着安排就是。”

        其实在商家的派系中,商富民和谢俊宇是一边的,这回命案牵连出一串麻烦事,老大商裕民一伙趁机大做文章,差被他们得逞,得亏商富民壮士断腕,毅然让谢俊宇辞去副总一职,以避风头,至于民主生活会上的批斗,谁也不当回事,到底谢俊宇犯的只是作风错误,在工作上还是很有实力的,老爷子不把他打入另册,过不了半年就能让他官复原职。

        商富民汇报完毕,径直去工会礼堂找谢俊宇,老谢现在赋闲,在工会当个副主席,级别下浮,待遇也降低了。

        谢俊宇是大学生出身,多才多艺,此时正在组织文工团员们排演大型歌舞剧红色娘子军,文工团员们一水的好身姿,在台上挥舞着道具步枪和大刀,英姿飒爽。

        商富民走上前,拍拍谢俊宇的肩膀:“你可是老鼠掉进米缸里了。”

        谢俊宇苦笑不止:“别拿我开涮了,一个余嫣就差要了我的命,我还敢再乱来么,这是谁出的主意,把我发配到工会来管这个,这不是成心考验我么。”

        商富民:“这是商宝莲同志的决定,故意摧残你的,撑死的眼饿死的**,你忍着吧。”

        谢俊宇人如其名,国字脸,大高个,英俊挺拔,虽然人到中年,但魅力更足,很有些著名演员唐国强的范儿,那些文工团员们叽叽喳喳,没事就喜欢找他聊天,对于商村的四太子商富民倒是只有敬畏。

        “看多了也审美疲劳。”谢俊宇看了一眼台上的娘子军们,黯然神伤,余嫣是他深爱的女人,肚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三个月的胎儿啊,就这样被商家父女活生生沉塘淹死,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个男人,午夜梦回也曾泪流满面,不止一次的决心离开这里,但正是余嫣的死警示了他,商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触怒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他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商家的接班人商富民和自己关系尚好,亲如兄弟,但是谁又能保证若干年后,新一代商家领导人上位,自己会不会变成商村版的朝鲜姑父呢。

        商富民觉察到谢俊宇的闷闷不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让你管文工团,也是对你的考验,哪儿跌倒哪儿爬起来,我相信你。”

        心事重重的谢俊宇头,表示理解。

        “对了,过两天有个发改委的领导过来,你要负责招待,这是政治任务哦。”商富民道。

        谢俊宇有些心不在焉,商村是明星村,每年来观摩考察学习的干部多如牛毛,他问道:“哦,什么级别?”

        商富民:“副司级,不是很高,但对我们还挺重要的,所以务必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