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一章 纵火
  • 第四十一章 纵火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刑警接到通报赶赴现场,所谓小商村水库其实就是一个大号的鱼塘,小商村距离淮江很近,不缺水,更不缺电,弄水库只是商永贵他老人家的小小偏好而已,水库相当于人工湖,挖的极深,湖水呈深绿色,据说湖底能通淮江,里面养了不少鱼虾王八,有段时间曾是小商村的避暑胜地,后来发生邪性的事情,每年都淹死几个人,渐渐地就没人来了。

        发现尸体的是个钓鱼爱好者,小商村水库里的鱼特别肥美,他干脆不用钓竿,找了条船,在湖心撒网捕鱼,鱼没网上来,倒是网到了其他沉重的物体,他还以为是水底的藏宝,用了吃奶的力气拖上来,才发现是个死人。

        现在铁笼子已经放在了岸边,这是一个用钢筋焊的狗笼子,四四方方的,蹲一只狗很合适,装人就憋屈了点,只能蜷缩在里面,连动一动的空间都没有,尸体姿态扭曲,可见想象死的时候极其痛苦。

        法医鉴证中心的宋欣欣主任每次都亲临一线,这回也不例外,她瞄了一眼说:“女尸,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

        捂着鼻子的刑警惊愕了:“宋主任,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宋欣欣冷峻道:“见的多了。”说着指挥手下新来的年轻人上前干活,刚毕业的小法医见到腐尸,还没动手就蹲在一边狂吐起来,还是宋主任亲自去做了基本检查。

        尸体被装进塑料袋,拉回停尸房慢慢处理,初步检测,死者死于溺水,生前曾受毒打,而且死者肚子里有个刚成形的胎儿。

        这种恶性案件并不多见,刑警相当重视,调集近年来的失踪绑架案进行比对,同时请求法医方面提供DNA比对,以辨别死者身份。

        高度**的尸体提取DNA是很困难的,但是难不倒宋欣欣,当年印尼大海啸死了成百上千人,在烈日下迅速腐坏,正是中国法医克服了种种困难,研究出了一套方法,专门用于这种水泡腐尸。

        宋欣欣提取了DNA样本,与一些失踪者家属的DNA进行比对,摆在第一位的就是向瑾华,这是沈局长的特批。

        经比对,死者并非张淼,当然和刘书记更加没有关系,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

        江东师范大学研一女生宿舍,刑警在校保卫科人员的陪同下收集了一些证物,包括张淼残留在梳子上的几根秀发。

        这几根头发又被送到法医中心,和另一份样本进行亲子比对,法医鉴证中心人手不足,业务繁忙,光凶杀案就处理不过来,哪有时间去干这种活儿,宋欣欣让人把样本放下,等着排队吧,自己继续工作。

        过了一会儿,有个小女孩背着书包走进了法医中心,正是宋欣欣领养的女儿毛丫,当年拖着鼻涕脏兮兮的乡下小丫头,现在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在机关一小上四年级,名字也改成了宋亚男。

        因为妈妈工作忙,宋亚男放学先到法医中心写作业,等妈妈忙完才一同回家,对于满屋子的尸体她早已见惯不惊,神经和宋欣欣一样大条。

        母女俩一个工作,一个写作业,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同事们都先走了,屋里只剩下娘俩。

        忽然宋亚男停下铅笔,警觉的耸耸鼻子:“妈,什么味儿?”

        宋欣欣头也不抬说:“还能什么味儿,福尔马林呗。”

        “不是福尔马林,好像是汽油味。”宋亚男嗅觉很灵敏,小女孩放下作业,出办公室四下打望,看到地上有流动的水迹。

        宋欣欣也闻到了汽油味,顿觉不妙,刚要说话,只见一道火线嗖的就过来了,室内转瞬间就燃起熊熊大火!

        法医中心实验室设在江大附院医学技术楼地下室,不是那种四通八达的建筑,只有一扇门出去,突发火灾,连逃路都没有。

        大火触发了火警,整个医学技术楼警铃大作,医院保卫处迅速出动,在自行灭火的同时也通知了消防大队。

        消防队距离医大附院不远,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此时火势依然没有被控制住,保卫处的同志们拿着干粉灭火器根本充不进去,地下室火势猛烈,隔得老远就感受到烤人的高温。

        消防中队长问医院负责人:“里面有人么?”

        “不知道!”负责人急的满头大汗,“这个点按说应该没人了。”

        消防水龙开始喷水灭火,同时警讯也传到了市局,毕竟这里是法医鉴证中心的实验室,必须通知主管单位。

        沈弘毅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他心急火燎,立刻前往现场亲自指挥灭火,在路上狂打宋欣欣的手机,却一直没信号。

        宋欣欣经常在实验室加班,这一点沈弘毅非常清楚,他心中升起一个不祥的预感,却不敢继续想下去,如果宋欣欣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会有一场风暴席卷近江。

        局长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但依然到处都是浓烟,身穿防护服的消防队员打着手电下了地下室寻找尸体,因为这么大的火,不可能有人存活。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接到电话赶来,被沈弘毅揪住问:“宋主任在里面么!”

        “不知道,我走的时候,宋主任还在。”小伙第一次和局长对话,声音都有些颤抖。

        沈弘毅心中刀绞一般,宋欣欣是他的红颜知己,两人的爱情长跑经历了五年以上,这份感情非常值得珍惜,中午还通过电话,晚上就永诀了。

        沈弘毅虽然悲痛欲绝,但是神智依然清晰,这样的火灾分明是有人纵火,针对的究竟是谁还不清楚,但是敢于向公安机关公开宣战,不是丧心病狂,就是背景极深。

        “叫刑侦口过来人。”沈弘毅吩咐了一句,从消防队员手中抢过氧气面罩,这就要亲自下去查看,部下们自然是各种劝阻。

        “沈局,有远程图像。”消防中队长拿过电脑,屏幕上正是队员头盔摄像头传来的视频,实验室被烧成一片漆黑,角落里躺着一具焦尸体,沈弘毅当时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快救沈局!”工作人员疾呼。

        “我没事!”沈弘毅大吼一声,推开拦阻的人,连面罩都没带就下了地下室,他满腔悲愤,一往深情,他要亲自收敛牺牲的战友。

        一帮随员也跟着下去,实验室惨不忍睹,烧成这副样子,必定是使用了助燃剂,连最基层的医院保安都能看出来,这是故意有人放火,是谋杀行为。

        沈弘毅走到那具焦尸前观看,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眼前浮现出和宋欣欣相识、相知、相爱的点点滴滴。

        法医鉴证中心实验室是市局的拳头部门,投入大量经费购置高精尖进口医学设备,培养高素质人才,花了不知道多少人力物力,终于建成国内一流的检验中心,成为近江市局的骄傲,这么高等级的实验室,居然被人付之一炬,还把主任活活烧死,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没人敢说话,都在等沈局长发话。

        忽然,角落里有动静,沈弘毅定睛一看,是巨型冰柜的门在缓缓打开,里面探出一颗脑袋,正是宋欣欣。

        沈弘毅疾步上前,将门拉开,把宋欣欣搀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宋亚男,原来两人急中生智,在逃不出去的情况下将冰柜里的尸体拖了出来,自己躲进去,以此躲避了烈火,保住了性命。

        而沈弘毅看到的焦尸,正是从冰柜里拖出来的倒霉鬼。

        宋欣欣看着面目全非的实验室,顿时傻眼,两眼发黑一头栽倒。

        沈局长一把抱住宋欣欣,大喊道:“担架!”

        宋欣欣母女没事,沈弘毅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这时刑侦支队也派来了精兵强将,胆敢放火焚烧法医鉴证中心,这不是明摆着找死么!近江公安局全体总动员,拿出百倍的精神来侦破此案。

        根据监控视频,警方很快锁定了两名嫌疑人,这两人乘坐一辆无牌昌河面包车来到医院停车场,拎着色拉油桶下车,径直来到医学技术楼,很熟练的打开有密码锁的大门,进去之后四下倾倒汽油,点火,出门,用锁车的U形锁将大门锁死,扬长而去。

        这不但是纵火,还是谋杀!

        沈弘毅做出批示:必须破案!他亲自挂帅,担任专案组长,调动了能调动的所有资源,甚至包括高分一号卫星,刑侦高手们全体出动,不眠不休。

        在警方的全力侦破下,两天后犯罪分子就落网了,是在广州番禺的出租屋里抓到的,被捕后在第一时间乘飞机押回近江。

        玉檀国际机场,装甲车直接来到了停机坪上,为了押解两个嫌疑人,警方出动了一个武警分队,一个特警中队,如临大敌一般。

        其他旅客都被限制先机,警察先将两个蒙着黑头套的嫌疑人押下来,手铐脚镣一应俱全,直接塞进装甲车带走。

        客机内的旅客们看到全副武装的武警和特警,窃窃私语,说这肯定是抓外逃贪官来着,保不齐是个厅局级的干部。

        嫌疑人被带到市局,由预审专家提审,沈弘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通过监控视频,观看了整个提审过程。

        讯问没费什么劲,嫌疑人竹筒倒豆子,全招了。

        这两人只是收钱办事,幕后主使另有其人,正是小商村集团的办公室副主任王某。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