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章 狗血大戏
  • 第四十章 狗血大戏

    作品:《匹夫的逆袭

        

        从小商村调研回来之后,刘飞把自己关进了办公室,他要写一篇论文,一篇关于新能源对时代和社会主义事业之间关系的论文,这篇文章不是学位论文,也不是呈给省委书记看的,而是要面呈国家最高领导人的。

        三天后,刘飞闭关结束,一篇雄文横空出世,寄托了他对江东发展的期望,和对国家族民未来的憧憬,更是将刘飞的执政思想融入在内,可谓字字珠玑,呕心沥血。

        他让秘书备车,准备去一趟省委,当专车驶出市委大楼的时候,忽然有人从路边飞快地窜出来拦车。

        司机一个急刹车,差点把坐在后排沉思的刘飞掀出去,副驾驶位子上的秘书勃然大怒:怎么搞的!

        不用问,是有人拦轿鸣冤,这是中国老百姓的保留节目,古时候当街拦阻青天大老爷的八抬大轿鸣冤告状,是要冒着挨板子风险的,当今社会不兴坐轿子了,拦领导的座驾奥迪A6同样存在风险,保不齐就撞死撞残。

        幸亏奥迪车刚驶出大门,速度还没提起来,拦车之人并未受伤,而是一骨碌爬起来,拉起白纸黑字的横幅,大呼小叫起来。

        刘飞脸一沉,哼了一声。

        市委门口站岗的警卫人员远远看到刘书记专车遇阻,立刻通知上级,从门卫室里冲出来七八个武警,飞速狂奔而来。

        支援力量在十几秒钟之内就赶到了现场,立刻将拦车人控制起来,整个过程刘飞没下车,甚至连车窗都没开。

        奥迪开始倒车,忽然刘飞听到了拦车人凄厉的喊声,他皱了皱眉,回头望了一眼,三个武警将一个中年妇女按在地上,横幅也被踩在脚下,看不清上面的字迹。

        “刘飞,还记得未名湖畔的……”模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司机下意识的减速,等待领导的指令。

        刘飞不动声色,秘书也不发言,都板着铁青的脸。

        “省委那边等着呢,不能迟到。”秘书轻声说。

        司机驱车直奔省委。

        ……

        晚上,刘飞回到办公室,不用他交代,秘书已经将下午拦车之人的资料呈上。

        刘飞定睛一看,不由得眉头暗蹙,鸣冤之人是自己的大学同窗向瑾华,毕业后就很少联系了,她的突然出现,让刘飞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未名湖畔,风华正茂,北清大学的那段经历曾经刻骨铭心,但是时光荏苒,海誓山盟都成了过眼云烟。

        他没有心情感慨,接着看下去,向瑾华拦车鸣冤的原因是女儿失踪,报案多日没有下文,校方也多次推诿,不愿承担责任,上网发帖寻求帮助无果,最后想到了老同学刘飞,但是想面见市委书记是很难的,向瑾华被工作人员多次拒绝后,想到了拦车这一招。

        如果是十几年前刘飞当县委书记的时候,说不定会立刻亲自召见向瑾华,询问案情,责成有关部门调查,但是人总是会成熟的,作为一个睿智的政治家,很少有人和事能触动刘飞强大的内心,他只是按铃将秘书叫进来,让他把材料转公安局。

        “人我就不用见了。”刘飞轻揉着太阳穴,他有些疲惫。

        秘书刚要走,刘飞叫住他,又叮嘱了一句:“给些路费,妥善安置。”

        材料上显示,向瑾华的生活并不优越,在偏远省份的小城市做大学教师,她丈夫是当地政府的副处级干部,或许在本地可以算上流社会,但在刘飞眼中就是值得怜悯的对象了。

        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刘飞并未放在心上,他要关心的事情毕竟太多,可是就在第二天,他却不得不接见了向瑾华,因为秘书捎来一句话,向的女儿,是刘飞的亲生骨肉。

        听到这个消息后,刘飞心里一震,仔细回忆了当初的来龙去脉,他确定存在这种可能性,兹事体大,关系到领导的私生活问题,哪怕是陈年旧事,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麻烦会很大。

        似乎猜到了领导的心事一般,秘书低声道:向瑾华说,此事没有其他人知道。

        刘飞冷峻瞪他一眼,吩咐道:叫云东来。

        地下飞办迅速出动,将向瑾华夫妇接到朱雀饭店,严密保护起来,第二天中午,刘飞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会见了二人。

        向瑾华比刘飞大三岁,已经接近五十岁,保养得不错,但是比徐娇娇还是有很大差距,她穿的很朴素,唯一的奢侈品是手上的提包,帆布质地的COACH,市价不过两三千而已,边角已经磨损的很严重。

        向的丈夫,是个不起眼的矮胖中年男人,这样的中层公务员刘飞接触过太多,他唯唯诺诺,动作僵硬拘谨,体制中人在上位者面前总是不自觉地低头表示臣服,哪怕只是私下场合。

        刘飞伸出手,热情洋溢:“老同学,很久没见面了。”

        向瑾华满面憔悴,挤出笑容和他握手,向的丈夫也和刘飞握了手,各自落座,工作人员奉茶。

        刘飞说:“材料我看过了,已经责成有关部门去查,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了。”

        向瑾华神色有异,冲丈夫使了个眼色。

        向夫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刘飞的秘书很有眼色,陪同向夫去洗手间,屋子里只剩下刘飞和向瑾华两人。

        “我老了,你依然风华正茂。”向瑾华叹了口气说。

        “孩子是怎么回事?”刘飞没心情叙旧,直奔主题,他让云东调查过,向瑾华夫妇的背景不复杂,但也不能排除被人利用的可能性。

        “是你的孩子。”向瑾华平静地说,“你也不用紧张,我不会讹你什么,要利用这层关系,早就利用了,淼儿出事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才找到你,女儿是我的一切,也是她爸爸的命根子,找不到她,我们活着也没意义了。”

        刘飞皱着眉头:“他知道?”

        这个“他”指的是向瑾华的丈夫。

        “他知道,但是接受了现实。”向瑾华说,“他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除此之外,没人知道,当然,为了见你,我不得已把秘密告诉了你的秘书。”

        刘飞放了心,这种事儿没什么好犹豫的,即便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单纯的老同学求助,他也会帮这个忙。

        “向老师,我现在就给公安局长打电话,责成他们破案,我会派专人跟进此事,每个环节都会让你们知道,你看怎么样?”刘飞四平八稳的说道。

        “我代表全家感谢你。”向瑾华站起来,深深鞠躬,生疏的让刘飞心疼,也让他更加安心。

        刘飞把秘书叫回来,让他打通了沈弘毅的电话,亲自说了几句话,沈弘毅自然高度重视,立刻部署精兵强将调查失踪案。

        向瑾华的女儿叫张淼,在近江师范大学读研究生,照片上的张淼苗条白皙,气质超凡,很有向瑾华年轻时候的模样,但是眉眼中又有一丝英气,这一点大概随刘飞。

        沈弘毅并不知道刘飞和张淼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只知道失踪少女的母亲和刘书记是老同学,所以这事儿必须要认真对待了。

        江岸分局的一把手被叫来当面汇报情况,分局长对这个案子很熟,他侃侃而谈道:“沈局,这案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学校施加压力,家属也闹过,可是我们也有阻力,这案子不是不想办,是真的办不下去。”

        沈弘毅冷笑道:“阻力在哪儿?”心说任何阻力在刘书记面前都不成立,除非……

        “失踪前一天,张淼去小商村进行表演,这一去就没再回来,沿途所有监控都出了故障,查无可查。”分局长无奈地说。

        沈弘毅大怒:“监控全坏了,怎么可能!是谁邀请的,是谁负责接送的,你们就不会带回来好好讯问?”

        分局长说:“沈局,那是小商村啊,涉案人员不是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我们怎么查?”

        沈弘毅一怔,他差点把这茬忘了,小商村是独立王国,不但是经济和制度上的独立王国,司法上也有隐形的独立,小商村派出所上上下下都是商家的人,公安机关成为商家的家丁,市局和分局也曾试图改变局面,可是上面派下来的所长瞬间被架空,根本无法开展工作,再说小商村是治安模范地区,道不拾移夜不闭户,所以市局也没理由整顿人家。

        现在终于出了事情,黑幕掀开一角,张淼很可能是遇害或者被囚禁了,可是想把人找出来谈何容易,所有线索全部灭失,人证物证都没有,难度之大,可以想象,沈弘毅深深理解,可是刘书记发了话,有困难也要迎头上。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内,我要张淼,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沈弘毅一锤定音,把分局长赶走了。

        分局长并没给小商村派出所施加压力,而是组织了精干的刑侦人员进行调查,三天很快过去,毫无进展。

        就在沈弘毅准备发飙的时候,忽然一则消息传来,从小商村水库中发现一具铁笼子,笼子中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