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四章 李鬼
  • 第三十四章 李鬼

    作品:《匹夫的逆袭

        在刘飞的亲自领导下,一个包含了技术专家、法律顾问的专业团队迅速成立,由青石高科研发部门派出的两名博士三名担任技术主力,这两位都是有着欧美留学经历的高级工程师,在相关领域造诣颇深,仔细研读过张炜笔记本中的资料后,他们叹为观止,啧啧称奇,赞叹发明者是天才。@@

        但是笔记本里的资料并不完善,很多只是理论,在操作层面还需要大量的试验。所以团队怀疑江北重工的这个项目只是为了骗取国家的科研经费,距离真正量产恐怕至少十年以上。

        看到的听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真相是需要发掘的。

        根据边检提供的资料显示,笔记本的主人名叫张炜,依着这条线索找过去,才发现张炜只是江大物理系的一名应届肄业生,连毕业证都没拿到,专家团队找到江大物理系,走访了张炜的系主任、班主任、辅导员等,大多数人对张炜根本没有印象。

        “我记得张炜,因为无证驾驶被拘留导致没拿到毕业证,挺可惜的,听说他家里很困难。”只有辅导员还能记起这个人。

        负责寻找张炜的是地下飞办的云东,他的任务是确定张炜到底是不是超级电池的发明人,这是一项抽丝剥茧的细致工作,需要他这种心思缜密的人来负责。

        云东问辅导员,张炜的学习成绩怎么样,算不算学霸。

        辅导员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张炜比较偏科,动手能力很强,贾教授的实验室缺人,经常让他帮忙,那通常都是硕士研究生的活儿,他一个大四学生就能胜任,这样看的话,也能算是学霸吧。”

        于是云东辗转找到了正在外地参加研讨的物理系硕士生导师贾教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两人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会谈在某大学礼堂的贵宾室里进行,贾教授穿的很有科学家的范儿,高领毛衣,花呢西装,黑框眼镜,烟不离手,身旁还跟着年轻貌美的女助理,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了看手表对云东说:“你有五分钟时间。”

        云东心中冷笑,嘴上却很客气:“贾教授,我是来向您了解张炜这个人的,请您说说对他的印象。”

        “张炜这孩子不错啊,很老实本分,好像是特困生吧,所以我给了他一份兼职,在我的实验室打点杂,怎么,他有什么问题。”贾教授神采飞扬,自顾自点了一支雪茄。

        “请您看看这个。”云东递上一叠打印材料,是从张炜笔记本里摘录的段落。

        贾教授接过来瞄了几眼,神色略有改变,重新又看一遍。

        云东说:“这是从张炜电脑里发现的,石墨烯超级电池的技术资料,江北重工正在进行这个项目,据说已经开始试生产。”

        贾教授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云东心里已经有底了,循循善诱道:“难道张炜在校期间,没有向您讨教过这方面的问题?”

        贾教授恢复了常态,对女助理说:“小莉你出去一下,告诉李主任让他们先进行,我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

        贵宾室里只剩下云东和贾教授,教授喝了口茶,好整以暇道:“这个项目其实是我一直在做的,我不知道张炜是怎么获取这些资料的,但我可以肯定,他绝不是发明人。”

        云东豁然开朗,起身告辞:“贾教授,非常感谢您的配合,再见。”

        贾教授说:“这份资料能不能留给我,我要看看到底失窃了多少机密。”

        云东微笑道:“您留着吧。”

        回到近江,云东向刘飞的秘书做了汇报,秘书又把信息反馈给刘飞,刘飞对这个答案很认同,早先他也判断出江北重工和黄花科技是在搞噱头。

        “超级电池只是实验室产品,即便成为商品,也是我们青石高科先研发出来。”刘飞在电话里对唐一诺这样说,安排他聘请江大的贾教授做研发主任,不惜一切代价,抢在江北重工前把产品搞出来。

        唐一诺欲言又止,老板的语气透着兴奋,他实在不忍心说出真相,那个贾教授他有过接触,是个沽名钓誉之辈,没有真才实学,借着教授的名头骗经费,骗女学生倒是一把好手。

        “还有那个叫张什么的学生,窃取导师的研究成果,已经触犯了法律,一定要严肃处理。”刘飞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科学技术来不得半点虚假,李鬼就是李鬼,永远也成不了李逵,让他们吹嘘吧,看看到最后是谁丢脸。”

        唐一诺三顾茅庐,终于见到了贾教授,他提出请贾教授出马主持大局,对方却再三推脱,说自己性格耿直,还是留下大学的象牙塔中老老实实教书吧,唐一诺开出了百万年薪的价码,贾教授终于松口,但是又提出了其他条件。

        “这个项目必须我说了算,科研经费全部由我掌握,人员配置也一样。”贾教授举起一根手指,“前期投入至少这个数字。”

        “一亿?”唐一诺扶了扶眼镜。

        “十亿。”贾教授很严肃,“石墨烯电池我已经研究了三年,资金上一直有缺口,所以突破不了瓶颈,十亿的前期投入是值得的,只要研发成功,必将获得百倍回报。”

        “那么研发时间呢?”唐一诺问道。

        “给我三年时间。”贾教授淡定道,“当然科学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但是有付出必然会有回报。”

        唐一诺实在忍不住了,凑过来轻声道:“贾教授,石墨烯超级电池真的是你的课题?”

        贾教授老脸一红:“怎么,你怀疑我,既然怀疑我还来找我做什么,请你走,我这里不欢迎你!”

        唐一诺皮笑肉不笑:“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不必点破,这玩意当然是你的研发成果,十亿的资金也会到位,但是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见到成果,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不打扰你了。”

        “等等。”贾教授道,低头沉思了一阵,猛抬头:“一年之内我给你结果,但是有个前提。”

        “说。”

        “我需要张炜做我的助手。”

        唐一诺笑了,这才是他要的答案。

        “那就一言为定。”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唐总和贾教授相视大笑。

        ……

        网上突然爆出新闻,江大物理系教授贾洪森向媒体披露,所谓江北重工与黄花科技联手研发的爱民牌石墨烯超级电池乃是剽窃自己的研究成果,并且出示了各种证明材料,江大的多位教职员工也都证实,贾教授多年来从事石墨烯超级电池的研究开发,在世界范围内都处于领先位置,而黄花科技的研发部门主管,正是贾教授曾经的学生。

        贾洪森还特地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他穿着袖口磨秃的高领毛衣走上讲台,以平实的语言,诚恳的态度要求黄花科技悬崖勒马,停止剽窃,否则将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

        “为了这项研究,我卖掉了自家的房子和车,还把工资和在外面开讲座的收入都投了进去,我的妻子也为我付出了很多,她默默支持我的工作,以至于忽略了自己的健康患上了绝症,去年冬天,她永远离开了我,我的生命中只剩下科研,这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只是一个甘于贫困的穷教书匠,在庞大的境外资本面前,我无力抗争,但是身为一个中国人,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的脊梁是挺直的,面对无耻的侵权行为,我绝不会退缩半步!”

        会场中掌声雷动,第二天,近江的几乎全部媒体都刊登了贾教授的发言,外省乃至中央的一些网站、报纸、电视台也都纷纷转载。

        央视的凌子杰也特地前来近江,为贾教授做了一期人物专访,他擅长煽情,把节目做得催人泪下。

        一轮又一轮的舆论攻势取得了极好的效果,全社会一边倒的支持贾教授,对剽窃他人研究成果的境外资本无比唾弃,只有一些明眼人觉得奇怪,为什么贾教授迟迟没有拿起法律武器,他究竟在等什么。

        贾教授在等命令,他只是唐一诺的棋子,一举一动甚至每一段发言,都是团队专门为他策划的,第一阶段就是大打感情牌,因为走法律途径毫无胜算,连贾洪森在内的青石高科研发团队,所有人都抵不上一个张炜的水平,较起真来就露怯了。

        身处漩涡中心的江北重工和黄花科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贾教授开始改变弱者形象,变得咄咄逼人,亲自前往近江市公安局报案,声称张炜窃取实验室的技术资料,给自己造成巨额损失,公安局受理了案件,对张炜依法进行传讯,但是却找不到人。

        此时张炜正废寝忘食的在江北重工的实验室里埋头苦干,实验室位于南泰工业园核心区域,安保极严,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

        近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四名警官来到了此处,在大门外看到一块蓝底白字金属指示牌,上写军事禁区四个大字。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