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无头案
  • 第二十九章 无头案

    作品:《匹夫的逆袭

        王力:“强子你上,你不是整天咋咋呼呼砍过多少人么。@@@ ..”

        张自强:“力哥,你不是兵王么,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你上吧。”

        两人互相推诿,倒是不敢把皮球踢给刘飞,毕竟那是他们的老板,反倒是刘飞按捺不住了,丹增旺堆和徐娇娇在一起的丑态让他忘记了恐惧,抓起钢珠枪大踏步上前,朝着活佛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

        这是一支二氧化碳动力的俄罗斯造654k气枪,钢制的枪身沉甸甸的,酷似真家伙,据威力也很强大,打死动物不成问题,至于打人,倒是没试过。

        砰的一声枪响,细的4.5mm铅弹嵌在了活佛后颈肥厚的槽头肉里,连血都没见,刘飞吓慌了,急忙后退,生怕丹增旺堆暴起伤人。

        皮糙肉厚的仁波切动也不动,继续鼾声如雷,估计是安眠药起效果了。

        少主都亲自动手了,底下人再不拿实际行动出来就不过去了,两人争先恐后,一个拿菜刀,一个拿斧头,奔着酣睡的仁波切就过去了,嘁哩喀喳一通招呼,把袈裟砍的乱七八糟,身上也见了血,但没有一处是致命伤。

        丹增旺堆终于醒了,一双环眼猛然睁开,吓得王力节节后退,颤声道:“醒了醒了!”

        张自强一个箭步抢上前去,奋力劈下斧头,斧刃深入活佛的脑壳,那人却一抖手将张自强甩到几米开外,然后站了起来,丹增旺堆身材魁梧,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站起来就是一座山,虽然刘飞也有一米八的个头,但在他面前就像一棵豆芽菜。

        丹增旺堆面色狰狞,脸上血糊里拉,怪叫一声就冲三人扑了过来,刘飞拔出钢珠枪连连射击,铅弹打在活佛胸前,就跟给他挠痒痒一样毫无知觉。

        这货是个妖怪!三人心惊胆寒,却又被残酷的现实逼迫的宇宙爆发,暂时忘却了生死,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用手上的家伙死命招呼,丹增旺堆垂死挣扎,一个饿虎扑食将刘飞扑倒在地,两人在地上缠斗着,桌子也翻了,椅子也倒了,菜肴水果撒了一地,就只听见急促的呼吸声和锐器入体的噗噗声,那是刘飞在用匕首猛捅活佛的大肚皮。

        王力捡了一把廓尔喀弯刀,猛砍丹增旺堆的脖子,砍的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活佛终于不动了,两人搬开他的躯体,将浴血的刘飞救了出来。

        “死透了么?”刘飞气喘吁吁地问道。

        “不知道。”王力的腿也软了,嘴唇在颤抖。

        张自强拿起钢丝锯,骑在丹增旺堆身上,绕过他的脖子用力勒了一会,:“这回应该死透了。”

        “妥妥的。”王力松了口气,从地上捡了半包烟,了三支,递给两位兄弟。

        刘飞手上全是血,接了烟狠狠抽了两口,定了定心神,:“接下来怎么处理?”

        忽然他看到王力表情怪异,顺着目光看过去,丹增旺堆竟然动了,慢慢爬了起来,坐在了地上,全身上下全是血,僧袍都被浸透了,他喃喃道:“逼崽子,想杀我……”

        三人动也不敢动,就这样呆呆看着杀不死的活佛。

        丹增旺堆就这样凶狠的盯着他们,一言不发,时间仿佛凝滞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飞发现活佛的瞳孔似乎发散了,意识到这人大概是真死了。

        他想站起来,可是腿已经麻了,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心翼翼走过去,推一把,丹增旺堆歪倒在地。

        “妈的,这回真死了。”刘飞狠狠一脚踢过去,活佛纹丝不动。

        按照原计划,三人要将丹增旺堆的尸体搬到浴缸里处理,可是尸体太重他们搬不动,只好在房间里切割,先用斧头把手指剁下,再把脑袋割,割脑袋的时候废了老鼻子劲了,两把刀都割钝了。

        刘飞戴上橡胶手套,亲自将丹增旺堆胯下那一大坨东西割了下来,用保鲜袋装起来。

        “少主,你要泡酒?”王力问道。

        “喂狗。”刘飞阴着脸。

        ……

        丹增旺堆消失了,连他停在码头上的摩托车也一起消失了,徐娇娇打他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去蕴山别墅寻找,人去楼不空,家里财物都在,不像是出去云游的样子。

        徐娇娇没敢报警,只让王海私下里寻找,王海动用了警方的关系,查到丹增旺堆最后出现在江心岛附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徐主席,后者呆坐半晌,不置一词。

        三日后,一具无头尸体在淮江下游被船民发现,报告警方,刑警将尸体打捞上来勘察,初步判定是他杀。

        市局法医鉴证中心的警官们赶到了现场,宋欣欣检查了尸体,发现这具男尸被破坏的很严重,头颅不见了,十根手指也都被砍下,生殖器也被割下,这是一起极其残忍的谋杀案,刑侦支队接手案件,首先是查找死者的身份,尸体身上没有衣服,更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痕迹,结合这几天的失踪人口信息来看,也没有任何线索。

        刑警们经验丰富,判断这是黑社会仇杀,而且还带有情杀的因素,这样就缩了范围,可是经线人们多方打探,近江混社会的大哥里面,没有人失踪,也没听有谁做了事跑路的。

        由于案件性质极其恶劣,警方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在全市范围内张贴了布告悬赏五万元人民币征集线索,不过根据老刑警估计,这案子八成是无头悬案,破不了的。

        王海路子野,在市局有不少朋友,他带了一张布告给徐娇娇,徐主席看了之后长叹一声,把自己关在屋里哭了很久,第二天就恢复了常态,并且叮嘱王海严守机密。

        以王海的智商,不难猜出丹增旺堆是刘飞干掉的,这事儿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闹到大老板知道,自己的命也堪忧。

        案件似乎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束之高阁了,那么多的重案大案,谁也不会在乎一具无头尸体的归属,可就在办案民警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匿名电话打到了刑警队,声称知道无头尸体的身份。

        打电话的人告诉警方一个微信号码,让他们自己去查,然后就挂了电话。

        刑警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加了“慕容婉儿”的微信,在她的圈子里看到很多照片,有晒孩子的,更多的是晒包、表、化妆品、机场酒店北海道雪景澳洲牧场什么的,其中有几张是一周前发的,是慕容婉儿和一个喇嘛的合影,照片上女孩嘟着嘴,一手四十五度举着手机拍照,一手比出剪刀手,喇嘛身披红色袈裟,宝相庄严,一脸横肉。

        附带文字是:今天好开心,活佛给我的lv包包加持了。

        警方立刻展开调查,首先找到了这位网名为慕容婉儿,实际姓名为叶婉儿的女子,叶婉儿是前近江大亨李随风的儿媳妇,老公叫李抗,曾多次被公安机关法办,至今还在狱中服刑,叶婉儿育有一女,交给父母照看,自己长期在外面鬼混,社交圈子相当复杂。

        刑警找到叶婉儿的时候,她非常慌张,试图逃跑,被控制后叫嚣着要给阿力打电话,口出狂言怎么抓的我,怎么给老娘放回来。

        “我们找你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刑警这样。

        叶婉儿恢复了平静,装作没事人一样:“啥事问吧。”

        “这个人是谁?”刑警拿出照片,正是叶婉儿发到圈子里的那张。

        “不认识,一个活佛吧,朋友的酒局上见的。”叶婉儿大大咧咧道,似乎满不在乎。

        “什么时间,还有谁?”老刑警能看出叶婉儿确实不知道内情。

        “我喝多了,不记得了。”叶婉儿也是混过社会的,什么该什么不该,心里很有数。

        “你不配合,我们就只能请你回去调查了。”刑警从叶婉儿的lv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白色的粉末,“这是什么你很清楚吧,拉你去戒毒所关上半年,你就老实了。”

        “还有林格格一起,是力哥喊我们去陪酒的,那个佛爷叫什么我真的不记得了。”叶婉儿倒也知道厉害,立刻就招供了。

        “力哥是谁?”刑警感觉大鱼快钓到了。

        “王力,市委警卫处的。”叶婉儿道。

        有了这个线索,案子侦破起来就快多了,刑警传讯王力,对方却避而不见,因为王力身份特殊,刑侦支队也不方便直接上门传讯,只好内部协调,同时通过其他手段获知了照片中活佛的身份,此人名叫丹增旺堆,去年才从北京来到近江,一直混迹于上流社会。

        警方继续深挖,这才知道丹增旺堆的真实身份,其实他不是藏族人,而是辽宁省铁岭市乡下的一名农民,名叫赵铁柱,今年三十八岁,初中文化,唱过二人转,在刘老根大舞台当过品演员,后来不知怎么地就摇身一变成了活佛,当然身份是假的,根本没有经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认可。

        案子陷入僵局,因为高层有人打了招呼,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