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妖人
  • 第二十八章 妖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杀人毕竟是犯法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刘小飞从小锦衣玉食,从没接触过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王力虽然平时挺能吹牛,但也没动过刀子,两人坐在电脑前百度了无数种杀人的方法,最后决定用枪解决丹增旺堆仁波切。,,

        那么问题来了,上哪儿去弄枪,王力虽然挂着市委警卫处的头衔,但具体工作只是公务员,此公务员非彼公务员,就是勤务兵而已,哪有机会接触枪械,从黑子叔那儿借枪也不合适,出了事情顺藤摸瓜总会败露。

        “车祸!”刘小飞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对,撞死丫的。”王力立刻附和道,“找个泥头车,半路上撞他。”

        “车大不了买一辆,关键是谁来开。”刘小飞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他自己是肯定不会亲自动手,那么就只能王力来干这个事儿了。

        王力也不傻,他眼珠一转说:“有了,我认识一个朋友,绝对可靠,事成之后给他几万块打发跑路就行。”

        刘小飞再三确认是否安全,王力都给了肯定的答案。

        “好吧,我这里有十万块,你拿去办事,一定要慎之又慎。”刘小飞千叮咛万嘱咐,将一张卡递给了王力。

        王力满口答应,拿了卡去银行取了四万元现金,打了个电话给远在东北老家的发小,让他打飞的过来干大事,事成之后两万块报酬,现付。

        第二天,王力的小学同学张自强就风尘仆仆从哈尔滨赶来了,王力先带他在近江最豪华的饭店搓了一顿,然后洗浴中心走起,全套服务一条龙,完事了再去午夜街头烧烤,弄一堆大腰子补补。

        两人喝着啤酒,就把这事儿定了下来,张自强在技校学过修车,有点技术,他打着酒嗝,拍着胸脯向王力保证,绝对办的妥妥的,今晚就开工吧。

        王力说不急,先等几天,一天三顿小烧烤我管着你,这儿有五千块你先拿着用。

        张自强就假惺惺的推辞,说这样不好。

        “是兄弟就拿着。”王力正色道,继而低声在老同学耳畔嘀咕了一阵,张自强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也压低声音道:“放心,这事儿烂在肚子里,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就这样,张自强在近江潇洒了三天,每日泡在洗浴中心,顿顿啤酒烧烤,直到刘小飞掌握了丹增旺堆的家庭住址。

        丹增旺堆住在蕴山别墅区二十八号,朱砂红的宝马x6就停在门口,小区道路上停着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王力坐在里面,用望远镜监视着活佛的住所。

        中午一点,活佛出门了,不过他没开宝马,而是从车库里开出一辆挎子,王力没文化,自然不认识这是著名的长江750三轮摩托车,最原汁原味的德国二战宝马r71摩托的翻版。

        丹增旺堆穿着猩红色的袈裟,袒露着一条胳膊,开着摩托车扬长而去,王力急忙拿起手机发微信:“二号,二号,目标出动。”

        张自强偷了一辆泥头车就停在附近,听到王力的召唤急忙发动卡车,泥头车的车况不大好,吭哧吭哧发动起来,活佛驾着摩托已经风风火火从面前经过,只剩下一身红袍呼啸沧桑。

        “一号一号,我撵不上,狗日跑太快了。”张自强发了一条微信,刚按下发送键,就看见远处交警冲自己招手。

        张自强心虚,这辆车是偷的,被逮到可就是人赃并获了,他倒也机灵,看到路况复杂逃脱不易,直接把车一停,打开车门跳下去,撒丫子就跑,交警倒愣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

        其实交警只是想罚点款而已,没别的意思。

        这下可好,行动用的工具也丢了,撞死丹增旺堆的计划只能搁浅,鉴于手头没有忠心耿耿的死士,王力也没说什么重话,反倒夸奖了张自强一番,赞他随机应变,保存了实力。

        刘小飞愤怒到了极点,因为他是亲眼看到母亲坐着丹增旺堆的摩托车回来的,两人居然跑出去兜风,徐娇娇戴了头盔和墨镜掩人耳目,兴奋地如同青春少女一般,不消说,这对野鸳鸯在外面肯定又风流快活了一番。

        丹增旺堆把徐娇娇送到门口就回去了,徐娇娇哼着歌进门,只见儿子站在客厅里,脸色有些不对劲。

        “小飞干嘛呢?”徐娇娇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妈,我有话和你说,我在房间等你。”刘小飞转头上楼去了。

        徐娇娇先从客厅吧台里拿出一瓶白兰地,倒了一杯喝下,定一定心神,刚才太刺激了,两人在野外就那个了,想想都觉得肾上腺素上升,心跳加剧,脸色潮红。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徐娇娇款款上楼,推开儿子的房门,刘小飞背对着她正在上网。

        “我查过了,丹增旺堆的活佛证是假的,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刘小飞打开邮箱界面,里面是**宗教机关发来的回复信函,证实没有丹增旺堆这个转世仁波切。

        徐娇娇淡淡一笑:“我的好儿子,妈难道不懂这些么。”

        刘小飞转身,怒容满面:“那你还信他!”

        徐娇娇道:“活佛在心中,证件不能代表什么,丹增旺堆是个很有才华的僧人,只有当年的仓央嘉措能和他相提并论,如果你看过他写的诗,就会明白他是什么人了,粗犷的躯壳只是表象,心如猛虎,细嗅蔷薇才是真正的丹增,孩子,你要学会接受一切。”

        刘什么都是白费口舌,说的狠了,反而打草惊蛇,徐娇娇想要保护丹增旺堆,那自己真的就没机会下手了。

        “好吧,或许我需要深入了解这个人。”刘小飞道。

        “乖,妈洗澡去了。”徐娇娇心中石头落地,轻盈的走了,野外一场激战,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刘小飞沉下脸,拿起电话打给王力,让他继续想办法,一周内必须解决,王力的智商余额也不大够了,翻来覆去就是不靠谱的几招,什么远程狙击,汽车上做手脚,都是电影上看来的招数,实际操作性很低。

        三个臭裨将顶个诸葛亮,刘小飞和王力、张自强三人聚在一起讨论,群策群力,终于想到一个妙招,引丹增旺堆到一个秘密所在,灌醉了勒死,毁尸灭迹,一了百了。

        ……

        丹增旺堆收到刘一帮男女同学在江心岛上开聚会,请他参加,活佛欣然前往,开着他的挎子来到码头,登上一艘快艇,王力亲自驾船将活佛接到了岛上。

        自从上回姚广在江心岛遇袭之后,这里就基本荒废掉了,原有的服务员也都遣散,王力雇了十几个钟点工将会所打扫的干干净净,在五星级酒店订了一桌酒菜,还特地请了两个妞儿来助兴。

        丹增旺堆活佛驾临江心岛,一众人等全都在码头恭迎,刘小飞身旁站着两个苗条纤细的美少女,穿的也很清凉,活佛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我来介绍,这位是林格格,这位是叶婉儿,都是江大艺术系的同学。”刘小飞强压住愤怒和鄙夷,客客气气的介绍着,父亲的政治家基因此刻发挥了作用,就算再讨厌对方,他也能做的礼貌十足。

        活佛彬彬有礼地和大家打着招呼,他体型魁梧高大,大方脸,宝相庄严,耳垂巨大,真有一副佛像,两个女生兴奋不已,吵着要让活佛给自己身上带的小玩意加持开光。

        这俩妞儿都是王力找来的托儿,根本不是江大艺术系的,不过确实是艺校出身,练过跳舞的,那个叫叶婉儿的,据说还是当年什么黑社会老大的儿媳妇哩,现在树倒猢狲散,也下海当起了外围女,这些脏蜜都不干净,连王力都不屑于碰她们,请来就是灌丹增旺堆用的。

        一桌琳琅满目的酒菜摆上,光酒水就好几种,两个女生陪坐在丹增旺堆左右,一杯杯的劝酒,活佛来者不拒,不管是芝华士还是五粮液,照单全收,刘小飞和王力看的面面相觑,这还是人么!

        借着上厕所的空当,刘小飞问王力:“酒里下药了么?”

        “下了,我亲自下的,搅匀了。”

        “那他怎么不晕?”

        “或许是量不够吧。”

        王力擦了擦汗,他在酒里下了大量安眠药,可是这位仁波切怎么就丝毫没有困意呢,难不成真有法力不成。

        那边丹增旺堆已然喝嗨了,拿着麦用藏语吼歌,中气十足,音箱都震得嗡嗡的。

        “妈的,真是活佛么?千杯不醉。”王力有些担心,他准备的电棍怕是不顶事。

        “什么活佛,是妖人!”刘小飞恶狠狠道。

        林格格和叶婉儿都在夜场混过,劝酒的本事一流,丹增旺堆又是个贪杯好色的,美色当前,来者不拒,酒壮色胆,也不再维持活佛的形象了,一双咸猪手到处乱摸,两女生半推半就的让他占了不少便宜最终丹增旺堆还是喝倒了,此时桌上已经有四个芝华士空瓶,三个五粮液空瓶,啤酒和饮料瓶子不计其数。

        活佛仰面朝天躺在沙发上,鼾声如雷,大肚皮上肉浪翻滚,刘小飞终于松了口气,让王力去把不相干的人等打发了。

        王力给两个妞儿各发了三千元钱,开汽艇送她俩上岸,回来之后,三个人摩拳擦掌,把手铐、链锯、电击器、匕首、菜刀、钢珠枪都拿了出来,但是谁也不敢下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