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再聚首
  • 第二十一章 再聚首

    作品:《匹夫的逆袭

        黑子正要出门,刘飞忽然道:“那个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她回来没有?”一边说着,一边手扶额头做思索状。,,

        “老板是说安馨么,她也出现了。”黑子给刘飞当了很长时间的专职驾驶员,对老板的心思摸的很透彻,和刘飞肚里的蛔虫也差不多了,深知老板的兴趣爱好以及行事方针,老板故意不提安馨的名字,装作想不起来的样子,其实这反倒证明安馨在他心里很重要。

        “哦,去吧。”刘飞淡淡道,伏案看文件。

        “那我走了。”黑子心中窃喜,他知道立功的机会到了。

        黑子的专车停在市委大院的专用车位上,他开一辆很低调的奥迪a8,风挡玻璃下摆着市级机关通行证以及欧洲花园入门证,欧洲花园被黑子利用各种手段吞掉之后,改头换面,现在俨然是他名下的产业了,当然他也只是白手套而已,真正的大老板是刘飞。

        因为急着回去商议大事,黑子连续闯了几个红灯,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扣分罚款,车是套牌车,人是内部人,公安局就跟自家开的差不多,交警支队更是哥们当一把手,办什么事儿都是一句话。

        欧洲花园中心位置是一座商用楼,黑子的办公室就在最顶层,布置的豪华无比,他和黑林面对面坐着,燃起雪茄烟,开始说事儿。

        黑子道:“哥,老板发话了,花火村那个事儿让我负责。”

        黑林道:“不错,你准备怎么搞?”

        黑子狞笑道:“我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找几个人放火,烧死他十几个人就好玩了,姓周的难辞其咎,再找人在网上宣传一下,绝对让他如坐针毡。”

        黑林皱眉,半晌才挤出一个笑容:“有进步,一句话里能带两个成语了。”

        “哥,这法子不好么?”黑子心里没底,他知道自己是猛将型人才,运筹帷幄比大哥差老鼻子了。

        黑林说:“黑子,刘老板养咱们是干什么用的?”

        黑子说:“不就是干这个的么,帮他解决麻烦事儿。”

        黑林说:“上回烧死一车人,惹出多大乱子来,你还他妈烧,你就知道放火啊,动动你的猪脑子好不好,怎么才能利益最大化,为老板安全可靠的赚钱。”

        黑子挠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摇头。

        黑林叹口气道:”欧洲花园是谁建起来的?”

        黑子说:“就那帮傻逼呗。”

        黑林问他:“花咱一分钱了么?”

        黑子猛摇头。

        “那现在欧洲花园是谁的?”

        “咱的啊。”

        “你懂了么?”

        “不懂。”

        黑林气的直斗手,去酒柜里拿了一瓶威士忌到了半杯一口闷,道:“你他妈还真是猪脑子,好好想!”

        “我操!我明白了,空手套白狼,让他把项目做成了,咱们接盘就是,一分钱不花,白赚几十个亿。”黑子兴奋地抓耳挠腮道。

        黑林翘起二郎腿:“你总算开窍了,拆迁是最有难度的,让他们去干,地块清理干净,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干不下去,停个几年,周文也滚蛋了,政绩自然捞不到,咱刘老板也高升了,到时候顺理成章拿下,几十亿不就到手了,做事不能光顾着眼前,要长远打算,起码看到五年以后。”

        黑子由衷赞叹:“大哥,还是你高。”

        黑林洋洋自得:“要不怎么是你大哥呢。”

        黑子道:“这事儿我来不了,大哥你管着吧,眼下有个事儿倒是急需要办,老板看上一个女的,我得帮忙给办妥了。”

        黑林忙问是什么人,黑子把来龙去脉说了一下,黑林倒吸一口凉气道:“这个忙你不能帮。”

        “为啥?”黑子很纳闷。

        “老板有七情六欲很正常,咱也应该支持,但是这种女人分明就是拿不下来的,强行拿下反而容易出麻烦,老板已经是副省级了,前途不可限量,不能坏在女人身上。”黑林语重心长地劝道。

        “那怎么处理?”黑子的智商已经跟不上大哥的节奏了。

        黑林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笑容冷酷无情。

        ……

        安馨并不知道危险临近,她正在近江市中心的泛亚大厦十七层的办公室里指挥工人搬家具,不久前舒帆收购了她的公司,她再一次为夏家打工了。

        黄花科技是一家注册资金一亿人民币的大公司,财大气粗,开出的招聘条件相当优厚,应征者趋之若鹜,但是符合条件者凤毛麟角,安馨向以前的老部下们发了邮件,但他们都早已找好了工作,黄花科技正在初创期,前途未卜,没人愿意放弃优厚的待遇来跟他们打拼。

        “把画挂在这边墙上。”安馨指点着工人挂自己绘制的油画,全然没注意到门口有人在盯着她,直到画挂号,她一转身才看到熟悉的面孔。

        “小青!”安馨张开双臂。

        佘小青跑过来,和安馨拥抱。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瘦。”安馨笑道,眼圈却红了。

        “有么,我正减肥呢。”佘小青嘻嘻哈哈,还是老样子,“快三十岁的人了都,老了。”

        “你来的正好,办公室主任非你莫属。”安馨正愁没人帮自己处理繁杂事务,佘小青前来正如雪中送炭。

        “干什么都行,我是万金油。”佘小青还真不客气,立刻接手开始吆五喝六的指挥工人干活,安馨乐得清闲,坐在窗台上喝水,没清闲五分钟呢,应聘的人打电话过来,于是赶紧去接待面试。

        一番辛苦后,夕阳西下,办公室的雏形基本有了,舒帆也带着吉米回来了,佘小青眼睛立刻直了:“好帅的黑小伙,就是太黑了,降不住啊。”

        忽听有人恶毒道:“是太大了降不住吧。”

        回头一看,是刘汉东来了,佘小青扑过去就打,痛殴一番,大家哈哈大笑。

        刘汉东身后还跟了一个人,正是许久不见踪迹的尹志国,昔日江大的物理系博士生,佘是去深圳混了几年,和人合伙做生意把家里的房子都赔掉了。

        佘小青叫的海底捞外卖到了,大家支起桌子吃火锅,热热乎乎,其乐融融。

        “这幅场景让我想起当年咱们在黄花小区租房子创业的时候。”安馨忽然有些伤感。

        “看,下雪了。”舒帆走到窗前,从泛亚大厦十七层望下去,灯火璀璨的城市上空,雪花漫漫飘洒。

        ……

        近江的雪下的晚,二百公里外的平川,城市已经被白雪覆盖,南郊普罗旺斯花园一栋居民楼上,梅姐正陪着女儿看电视,这房子是她用多年积蓄买的,女儿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再在洗头房里耳濡目染对成长很不利,梅姐这辈子是完了,但是绝不想让女儿走老路。

        铁渣街上的洗头房已经盘出去了,梅姐金盆洗手了,她十八岁出道,干了十八年,青春年华已经逝去,换来的只有这所两室一厅的商品房。

        梅姐办的商业按揭,她不敢把钱全投在房子上,她打算开一个小服装店,需要租门面,进货,需要打点关系,所以手头还留了二十万现金,不过首先要做的是找个男人嫁了。

        风尘女子从良,终归要找个归宿,按照业内说法,是找人接盘,梅姐虽然只有三十多岁,但是风韵不在,脸色晦暗,还有一身隐疾,好在她要求不高,只要人本分,老实,对小燕儿好,哪怕丑点老点穷点也无所谓。

        梅姐不会上网,更不知道那些婚恋网站,她是在街道办的婚姻介绍所登记的,工作人员都是一帮半老徐娘,非常热情,给她安排了明天的见面,据说对方是个老师,吃皇粮的国家干部,就是人比较木讷,介绍所给他安排了十几次见面,每次都被人家回绝,不过梅姐就喜欢这样的。

        第二天,梅姐给小燕儿做好了饭,穿上豹皮裙和貂皮外套,对着镜子顾影自怜,想了想还是脱了,她怕这身风尘打扮把人家吓着了。

        换了十几套衣服之后,最终梅姐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大衣,里面是枚红色紧身毛衣和花呢短裙长筒靴,没敢浓妆艳抹,只画了淡妆,提了高仿的lv包包,喷了香水,喜气洋洋的出门去了。

        “小燕儿,中午自己热饭吃,乖哦。”梅姐关门前叮嘱道。

        小燕儿很乖巧的点点头,她早已习惯**生活了。

        中午十一点四十五,梅姐出现在咖啡馆门外,她特意迟到了十五分钟,借机考察对方的耐心。

        婚介所的张阿姨已经来了,她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戴着眼镜,瘦瘦的,穿着灰色的羽绒服外套,有些局促。

        梅姐走过去,一屁股坐下,对着那男人笑。

        张阿姨说:“正好你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哈。”

        梅姐说:“我认识,石老师。”

        石老师有些尴尬:“怎么是你?”

        张阿姨喜道:“你们认识那太好了,省的我介绍了,那什么,你们聊,我还有点事先走。”

        “中午一起吃点吧。”梅姐客气了一句,张阿姨自然谢绝,喜滋滋的走了,石老师是他们婚介所的老顾客了,交了二百块介绍费,见了那么多的女的,一个都没成,再不成就得退款了,这回估计有戏。

        “啥时候回来的?”石老师道,伸手掏烟,想到咖啡馆不能抽烟,又放了回去。

        梅姐善解人意道:“别在这儿坐了,咱们换个地方。”

        石老师有选择障碍症:“这一片也没什么好地方啊。”

        梅姐说:“羊汤馆,我请你。”

        石老师还在犹豫,被梅姐抓了起来:“想啥呢,走吧,老同学见面还不得吃个饭。”

        到了羊汤馆,梅姐做主点了两个炒菜一个汤,又要了一瓶便宜的白酒,小饭馆里噪杂不堪,桌子油腻,但是石老师明显适应这种环境,掏出烟来抽着,梅姐烟瘾也上来了,但是硬忍着。

        “你住市里?”石老师问道。

        “嗯,普罗旺斯花园买了套房。”梅姐漫不经心道。

        石老师怅然了,入住普罗旺斯花园是他的梦想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