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爷爷的葬礼
  • 第十八章 爷爷的葬礼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南至今没找到工作,依然在家闲着打游戏,他自告奋勇帮哥哥跑腿,刘汉东欣然答应,弟弟总算懂事了。《〈《 ..

        出门家门,刘汉东拿出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远处一辆黑色奥迪a6l闪灯两下,汉南激动起来:“a6!哥,我信了,你是真平反了。”

        刘汉东奇道:“我的话你不信,看见车才信,这是什么道理?”

        刘汉南跑过去指着风挡玻璃下的车证:“市政府出入证,江北重工内部通行证,还有这车牌号段,都不是一般人能弄来的。”

        兄弟俩上了车,先回滨河区拿户口本,刚把车停在楼前,对面楼上就露出一双眼睛,是个机警的老大妈,看见刘汉东出现,立即拿起家里的无绳电话拨打派出所号码。

        “喂,张,监控目标出现了,你们赶紧来!晚了人就跑了!”

        派出所内,张急匆匆跑到所长办公室报告,结结巴巴的:“所所所长,刘汉东回来了。”

        所长:“回来怎么了,这个人的监控已经解除,我没告诉你么?”

        张哦了一声,悻悻走了。

        刘汉东拿了家里的户口本,捧了骨灰出门,一群带着红袖章的老大妈围了上来,摆出不要命的架势拦住他。

        “你们这是?”刘汉东奇道。

        报警的大妈等不到警察,索性组织了治安组的几个舞友来拖住刘汉东,她们很机智,使了一个计策,你们家的物业费欠了,跟我们去居委会交一下。

        刘汉东顿悟,去居委会干什么,直接去派出所吧,我跟你们去。

        大妈们面面相觑,心这货要投案自首吧,既然他愿意,也省的我们动手了,走吧,于是一群大妈前呼后拥押着刘汉东走向派出所。

        刘汉东去派出所是要办死亡证明的,但是派出所不给办,只有骨灰没见尸体,谁能证明人真去世了,不合规矩啊,刘汉东也不和他们废话,直接捧了骨灰就走,大妈们都傻眼了,怎么警察不抓他啊。

        大妈找到张询问,张,我也不知道,上面这个人已经解除通缉了,你们平时盯紧,有什么异常情况随时报告所里。

        刘汉东驱车去了公墓,他要给爷爷买墓地,江北市有两个公墓,一个是江北革命烈士陵园,还有一个是民政局办的公墓,依爷爷的身份是要进陵园安葬的,可是找到陵园办公室,对方却摆出各种理由,要刘汉东出具一系列证明文件。

        “我爷爷是离休干部,江北军分区前副司令,按照规定是可以进陵园的。”刘汉东拿出爷爷的离休证,军功章,老照片。

        工作人员看了看:“不行,死者级别不够,而且是在粮食局离休的,应该按照地方人员待遇走,副处级是不能进陵园的。”

        刘汉东据理力争,工作人员坚决不同意,你别和我们讲道理,你去民政局开证明,局长签字就能进。

        于是刘汉东又去民政局,局长岂是见就见的,下面办事人员各种推诿,这个业务已经很久没人办了,烈士陵园也没空位置了,相关文件也是九十年代定下的,能不能适用都不好,你们还是去公墓买块墓地得了。

        刘汉东哀叹,老子在外面呼风唤雨,叱咤风云,到了家里还要被一帮职员踢皮球玩,这他妈是什么世道。

        刘汉南给他支招:“哥,你得找熟人,你不认识周文么,请他打个招呼,绝对好使。”

        刘汉东:“爷爷是正儿八经老革命,他的那些战友都躺在烈士陵园,凭什么他就不能。”

        刘汉南:“爷爷的单位都撤消了,没组织了,又活得太久,他那一辈的人全都死绝了,比他晚一辈的人也死的差不多了,你要不想折腾,就买块好墓地安葬爷爷得了,争那个面子也没意思。”

        弟弟的有道理,入土为安,爷爷生前也从来不争这些虚名,于是刘汉东来到民政局公墓,要买最好的墓穴。

        公墓最好的墓穴早就被人买走了,只剩下次好的,也要八万块,刘汉东当场刷卡就买了。

        然后就是通知亲戚开追悼会,虽然大伯不同意开追悼会,但刘汉东觉得这个仪式不可少,除了自家亲戚之外,他还亲自跑了一趟江北军分区,道明来意,值班参谋倒是很重视,当场查了部队的档案,证实刘骁勇确实曾任军分区副司令员,他表示会向首长汇报,派员参加追悼会。

        忙了一圈,刘汉东回到滨河区,发现单元门口摆了几个花圈,挽联上的落款是江北重工陆天明,心里一股暖流通过,陆总,讲究人啊。

        江北重工的办公室人员就在附近等候,见刘汉东回来上前握手,有什么需要只管提,集团有人有车,保证把葬礼办得风光体面,刘汉东再三表示了感谢。

        刘汉南:“哥,我去买丧葬用品吧,白花、黑袖章蜡烛纸钱什么的。”

        刘汉东把车钥匙给他:“心开车。”

        汉南欢天喜地的去了,上了车先给夏梦雪发微信,约她出来兜风。

        下午,大伯两口子来了,亲戚们陆续也来了,刘家亲戚其实不少,但刘骁勇这一辈,男丁就他一个,其他都是姑奶奶,他们的子孙是外姓人,几代传下来很多已经不来往了,来的都是一些六七十岁的长辈,穿着都很朴素,没有当官经商的,都是普通老百姓。

        亲戚们坐在一起聊着家常,老爷子活了一百岁,是喜丧,得大办。

        大伯苦着脸没钱啊,汉南还没买房子结婚,连个工作都没有,家里实在没有能力大操大办,再老爷子生前就不喜欢铺张浪费,还是一切从简吧。

        亲戚们都头称是。

        大伯又把脸转向刘汉东,斟酌着语句:“东东啊,听你在国外定居了,以后也不常回来了,大伯和你商量个事,你看这样行不,这房子卖了,你那一份少不了……”

        刘汉东斩钉截铁:“这房子不能卖。”

        大伯的脸色就有些难看,大伯母正要开腔,刘汉东接着:“就当我买了,房款我给你,汉南的工作我来安排,这房子爷爷住了几十年,我舍不得。”

        大伯母很感兴趣:“东东,你有什么路子?”

        刘汉东:“进江北重工吧,应该没问题。”

        大伯母:“汉南这孩子还是很上进的,又会电脑……”

        曹操,曹操到,汉南拿着一堆东西回来了,他没约到夏梦雪,老老实实买了丧葬用品回来,附近花圈店也送来了十几个花圈,挽联上写上了亲戚们的名字,好歹有些丧事的样子了。

        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忽然有人在门口喊:“请问这里是老刘家么?”

        众人扭头望去,门口站着一个混血美少女,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两人刘汉东都认识,少的是伊莎贝拉,老的是邵秋铭教授。

        前江大校长驾临,老刘家蓬荜生辉,伊莎贝拉自我介绍,是刘家的亲戚,陈子锟那一支,算起来她比刘汉东还要一辈呢。

        大伯两眼放光:“你是从美国来的吧?”

        伊莎贝拉:“不,我就在中国,最近正忙着拍电影,听到刘爷爷去世的消息从近江赶过来的。”

        着看一眼刘汉东,和他打招呼:“嗨,李昂。”

        刘汉东笑笑。

        客人一多,两室一厅的房子就嫌了,椅子都不够坐的,大伯吩咐汉南去杂货铺买几把折叠凳子来,汉南答应一声飞奔出去,刚出单元门,迎面看到一辆奥迪a6停下,车牌号是江b0001。

        汉南吓傻了,这是江北市市委书记的座驾啊。

        奥迪车门打开,几个黑衣男子下来,簇拥着一位气派十足的中年人,正是电视上常见到的市委吴书记。

        秘书问刘汉南:“师傅,请问哪里是刘骁勇同志的家?”

        刘汉南结结巴巴道:“就就就,就这里,101室。”

        一行人越过刘汉南进了单元,楼前已经聚集了一帮戴红袖章的老大妈叽叽喳喳,议论纷纷,市委领导也来烧纸了,老刘家的面子怎么这么大。

        市委吴书记很低调,进屋先给刘骁勇的遗像鞠躬,然后和亲友们握手,大伯和吴书记握手的时候,激动得都在颤抖。

        吴书记声音低沉道:“我是代表国务委员郑杰夫同志前来吊唁的,郑杰夫同志正在国外访问,委托我来慰问家属,表达对刘骁勇同志的哀悼之情。”

        外面,工作人员将一个大花篮抬下车,挽联上一边写着刘骁勇同志永垂不朽,一边写着郑杰夫的名字,然后又有一些规格一号的花篮,是市委主要领导的名字。

        邻居们的议论声嗡嗡的,郑杰夫是谁他们当然知道,曾经当过江东省委书记的封疆大吏,现在是副国级领导人,老刘家这个丧事办的,也算是江北市空前绝后的隆重了。

        过了一会儿,江北军分区的车来了,车上下来的是两个肩扛少将军衔的军人,司令员和政委双双来吊唁老首长。

        室内实在容不下这么多人了,司令员大手一挥:“老首长的丧事我们负责了,改到军分区礼堂去办。”

        市委吴书记不高兴了:“老首长也是我们地方上的人,我看还是放在市委礼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