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六章 京西会议
  • 第十六章 京西会议

    作品:《匹夫的逆袭

        马国庆不愁,只要家人安全就好,自己一个人留在国内有什么可担心的,当王玉兰从釜山再打来电话询问的时候,他满不在乎地说:“你走你的,我过了年再说,反正有退休金,有医保,没事就去街上看老头下棋,饿了吃碗拉面,活的可滋润了。”

        王玉兰身患癌症,感情脆弱,老马这么一说,她眼泪又下来了,说这就是生离死别啊,早知道我也不出国了,陪你走完最后一程。

        马国庆赶紧劝,说你看病要紧,我干多少年公安了,真想出国有的是招,没护照怕什么,谁也拦不住我,过了年我就去找你们,我向**保证,说到做到。

        这还是他们谈恋爱的时候马国庆常用的口头禅,王玉兰哭的稀里哗啦,中国她是回不去了,只能听从别人的安排,拿着一本韩国护照,从首尔飞往夏威夷。

        飞抵檀香山之后,刘汉东将丈母娘送入当地医院诊疗,其实美国的医疗水平也就那样,还没有近江医科大附院的水平高,近江的肿瘤医生一周看的病人,顶他们一年的诊疗量,话又说回来,王玉兰的乳腺癌手术很成功,现在只是恢复阶段,这个时期最重要的是保持愉快的心情,可马国庆不来,她整日拉着脸,心情哪能好起来。

        刘汉东说了,我不陪你们过年了,先回去把老丈人弄过来,马凌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也不想再给刘汉东拖后腿,只能表示支持。

        于是在春节前夕,刘汉东从檀香山乘机飞往韩国,在釜山接了爷爷的骨灰,再度飞往北京。

        他这次回来,是光明正大地以刘汉东的身份回来的,罪名已经洗清,虽然中炎黄不给他恢复待遇,但是江北重工伸出了橄榄枝,刘汉东现在又是大型国企的正处级领导干部了。

        江北重工驻京办工作人员在首都机场接机,一辆奥迪a6直接将刘汉东送往京西宾馆开会,这里正在召开一个高规格的内部会议,主题是中国能源战略安全与海外利益拓展,国务委员郑杰夫就坐在主席台上,而正中央坐着的赫然是总书记。

        刘汉东的位置比较靠后,他还没倒过来时差,索性趴在桌子上打瞌睡,服务员一趟趟的倒水,动作机械的如同士兵,忽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杨旭。

        杨旭聚精会神的听着,拿着铅笔不时在纸上做着记录,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位熟人,正是中炎黄的老总张邦宪。

        刘汉东乐了,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他再次寻找熟人,瞅了半天,却再也找不到认识的人了。

        会后,刘汉东正要离开会场,忽然被工作人员叫住,带他来到休息室,过了一会儿,郑杰夫来了,和刘汉东亲切握手,说声这两年你辛苦了,然后问他对中东问题有什么看法和意见。

        刘汉东想了一下,开始侃侃而谈,忽然发觉郑杰夫只是做出认真听自己讲的样子,顿时理解,领导只是表示对自己的关注,并不是问计,于是赶紧打住,简明扼要的阐述了观点。

        “作为国企员工,你们是要冲在第一线的,肩上的担子很重啊。”郑杰夫语重心长的拍拍刘汉东的肩膀说。

        会面到此结束,刘汉东回自己房间,问了一下会务议程,得知这个会还要再开两天,顿时躁狂起来,索性拿了行李走人,刚要出门,迎面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年轻点的介绍道:“刘首席,这位是咱们江北重工的陆董。”

        刘汉东赶紧放下东西握手:“陆总,久仰久仰。”

        他这话可不是奉承,江北重工的董事长陆天明可是传奇人物,当年以一个频临破产的机械厂起家,整合另一个破产倒闭的钢铁厂,硬是起死回生,转产军品,短短十年内就成了国际知名的军工企业,从无人机到巡航导弹,从防雷车到步兵战车,从非洲丛林到中东沙漠,到处都有江北重工产品的身影,而自己的胜利,也是依托着江北产巡航导弹的威力。

        “我对你才是仰慕已久啊。”陆天明是军人出身,作风和张邦宪那种人截然不同,爽朗无比,“怎么,准备提前退场了?”

        刘汉东道:“开会打瞌睡,对领导不恭敬,干脆走了算了。”

        陆天明哈哈大笑:“你像我一个老部下,耿直!”

        刘汉东说:“可不嘛,我现在就是你的部下了,中东地区业务员。”

        陆天明笑道:“你可不是一般的业务员,是我们的金牌业务员,怎么咱们就站在门口谈么,到你屋里去,小李,你去把我的好烟拿来。”

        刘汉东忙将陆天明让到屋里,倒水上烟,帮董事长点上。

        陆天明说:“你小子,毫无组织性纪律性,这个会你能跑么?这个会别人想参加都没资格呢。”

        刘汉东挠着头说:“我一介武夫,不懂那些。”

        陆天明说:“少来,你要是一介武夫,我就是奸商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你是被某些人伤的太深,这些鼠目寸光之辈,险坏我一员大将,以后你就是江北重工的人,你当兵的时候,我已经干到大校正师级了,是你的上级吧,你家那个那个亲戚,你表哥刘子光,那也是我的晚辈,咱们是一家人,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该说的只管说。”

        刘汉东说:“既然陆总敞开了,那我也不保留了,中东那边的业务,我一句话就能给你们办的妥妥的,倒不是我面子大,是你们江北重工产品过硬。”

        陆天明纠正他:“是咱们,咱们!”

        “对,咱们产品过硬,总之销售方面不用担心,我有这个信心。”刘汉东说。

        陆天明说:“盈利是其次,主要的还是扩大我们中国的影响力,广交朋友,树立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这是政治任务,有时候赔本也要做,所以这个会你真的要认真听一下。”

        刘汉东说:“我还没说完,业务没什么问题,我担心的是个人的安全保障,我有几个仇家,后台还很硬,一心想置我于死地,这个怎么破?”

        陆天明哈哈大笑:“你小子,终于说到正题了,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你现在是江北重工的人,国企正处级干部,你能来参加这个会,说明你的身份不简单,不是什么人都能栽赃陷害给你扣帽子的,你只要不主动惹事,我担保没人敢动你,不管他们的背景多么深厚,靠山多么强硬,至于那帮贪赃枉法之辈,会有人收拾他们的,现在只是火候没到而已。你明白么?”

        刘汉东站起来立正,说我明白,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不知不觉,他已经卷入高层斗争,不用问,陆天明也是郑杰夫阵营中的一员。

        “坐吧。”陆天明道,“别弄得那么严肃。”

        刘汉东说陆总咱们爷俩投缘,要不晚上整两盅。

        陆天明笑着摆手:“不了,我这个胃不行,当年为了跑批文喝坏了,胃切除,差点去我半条命,不过聚餐还行,晚上我请客,介绍几个年轻的朋友给你认识。”

        到了晚上,陆总的秘书果然来请刘汉东,下楼上了一辆军牌奥迪,绕了几个弯子,来到一家很普通的羊蝎子饭庄,包间了已经坐了几个人,其中就有永昌工贸的赵辉。

        过了一会儿,陆天明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纤细颀长的女子,气质绝佳,只是没郑佳一那么高冷而已。

        陆天明说:“介绍一下,我女儿,卫子芊。”

        刘汉东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老陆啥意思,不会想招我当女婿吧,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意识到卫子芊是表哥的人。

        “不好意思,来晚了。”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竟然是郑佳一和罗汉同时到了。

        郑佳一很自然的坐到了刘汉东身畔,说别忙着开席,还有个人没来。

        陆天明说不会是小郑你的男朋友要来吧?

        郑佳一说陆叔叔又开玩笑,是个女孩。

        又等了一会儿,最后一位客人姗姗迟来,进来的时候身上还落着雪花,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宋双。

        “介绍一下,新华社的宋双记者。”郑佳一瞟一眼刘汉东,“你的老相识哦。”

        “我们是同学。”刘汉东道,“江大同学。”

        宋双连说抱歉,打车来的,路上堵的走不动,最后搭地铁过来的,又走了一段距离,外面下雪了,下的还挺大,说着就很自然地坐到了刘汉东另一侧。

        罗汉不无妒忌的说:“左拥右抱,艳福不浅啊。”

        刘汉东笑道:“谁让你不是主角?”

        开席,陆天明果然不喝酒,陪大家吃了一阵子,推说累了先撤,卫子芊似乎也没兴趣和大家多聊,陪着爸爸回去了。

        刘汉东不无恶意的对罗汉说:“那个卫子芊不错哦。”

        罗汉摇头道:“和人家比,咱们比较low,老赵你说对不对?”

        赵辉说:“不是比较lo,还别不服,人家也是堂堂的上市公司ceo,知道不,父女两个,都是老总级别的。”

        刘汉东道:“我想起来了,至诚地产就是她的,我还托她买过房子哩,没想到这么年轻。”

        赵辉说:“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了,哥这样的青年才俊都没戏,卫总那是你们嫂子,知道不。”

        刘汉东会意:“我懂,没过门的表嫂。”

        罗汉说:“我提议为表嫂喝一个,我车里还有四瓶五粮液,我这就去拿。”

        这场大酒喝的天昏地暗,羊蝎子吃完又跑到金鼎轩接着喝,外面下着雪,暖融融的屋子里喝着小酒,还有美女作伴,何不一醉解千愁,喝到后来刘汉东走路都打晃,来到洗手间,就见赵辉抱着马桶吐。

        “老了,拼不过你们这帮小年轻了。”赵辉爬起来擦擦嘴角,黯然神伤道。

        “赵哥你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狠角色。”刘汉东一边尿尿一边说着恭维话,脑子里却在想今晚怎么面对郑佳一。

        包间里,郑佳一看看时间,对宋双道:“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今晚酒局宋双说话不多,似乎一直被郑佳一的光芒掩盖,但她很执着:“没事,你们都喝酒了,待会儿没人开车,我送你们。”

        郑佳一笑笑,北京代驾很好找,宋双怕是另有心思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idu_clb_slot_id="933954";I7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