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三章 山寨军官
  • 第十三章 山寨军官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飞最近几天都不在市委大楼露面,对外宣称去北京开会,其实就躲在人防工事里,衣不解带的照顾姚广,直到他醒来。

        姚广的伤势很严重,头上绑着绷带,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另一只眼睛也被罩了起来,北京来的专家给他做了开颅手术,命是保住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不留下后遗症。

        第三天,姚广终于醒来,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护士在监控镜头里看到,立刻叫醒了在隔壁值守的刘飞。

        刘飞走进无菌病房,抓住了姚广的手:“老二,你醒了。”

        “我操,怎么这么黑,开灯。”姚广说,随即他就意识到不是天黑,而是自己看不见了,语气一下变得低沉起来,“完球了,老子瞎了。”

        刘飞安慰道:“没有,你只是左眼受伤,右眼好好的。”

        姚广松了一口气,好歹有一只眼也行,他伸手去解绷带,被刘飞制止:“别急,什么时候解开要听医生安排。”

        姚广不管那个,硬是扯开了绷带,声音还很虚弱,但是很坚决:“镜子!”

        护士胆怯的看着刘书记,不敢去拿镜子,因为此时的姚广狰狞的如同恶魔。

        “拿镜子。”刘飞道,他知道二弟是铁血军人,经得住这个刺激。

        镜子拿来,姚广睁开右眼看着自己的形象,左眼球已经被摘除,眼眶上蒙着纱布,隐约还有血迹,一张脸憔悴不堪,他的手在颤抖,强笑道:”没啥,不就是瞎了一只眼么,老子还有右眼可以瞄准,可以打枪。”

        刘飞说:“现在医学发达,给你装个微型摄像机在眼眶里,比鹰眼都锐利。”

        姚广干笑起来,干涩无比,笑了两声戛然而止。

        刘飞摆手让护士出去。

        姚广说:“抓到没有?”

        刘飞说:“正在全城搜捕。”

        姚广说:“今天几号?”

        刘飞告诉他日期,姚广沉默不语,已经过去了四天时间,凶手可能已经在国外了,还搜捕个毛啊。”他妈的一群废物,自己地盘上都能让人堵着打,丢人!路朝先呢,把他找来,我有事安排。”姚广情绪忽然失控,大呼小叫,扯掉了打点滴的针头,拽下了心电监护,叫嚷着要去报仇。

        医生护士冲进来,要给他打镇静剂,被刘飞阻止,他大声呵斥道:“老二,这点伤你都承受不了,将来怎么做大事,你忘了我们当年的誓言么!”

        正抄起床头柜上的水壶要朝医生砸过去的姚广停了手,整个人如同泄了气般,水壶也落在了地上。

        医护人员默默退出,刘飞捡起水壶,坐在床边语重心长道:“那一年我们毕业,三兄弟去慕田峪远足,我们站在长城之巅发下豪言壮语,要改变这个国家,改变这个世界,哪怕抛头颅洒热血,这些话,你难道忘了么!”

        姚广表情呆滞:“我的眼怎么说没就没了。”

        刘飞说:“那一年我刚当上副县长,县里的公安局长勾结黑社会鱼肉百姓,县领导也和他们沆瀣一气,我气不过就和他们斗,关键时刻,是你带着一群特种兵开着直升机杀过来,直接空降到县府大院,把他们全震了,想想那时候的你,再看看现在的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姚广仅存的右眼里流出了英雄泪。

        他看到老大的眼睛都熬得通红,英俊的面庞上也生出了细密的胡茬,想必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低沉道:“老大,我会调节好情绪的,你忙你的去。”

        刘飞苦笑道:“我也是暂避一时,那小子叛国投敌,借助美国人的力量刺杀你,难道会放过我么,咱们现在人防工事里,就是用原子弹也炸不开,绝对的安全。”

        正说着,有人敲响无菌病房的门,刘飞出去接电话,人防工事里没有手机讯号,只有一部固定电话和外界联系。

        电话是云东打来的,他报告说有一批自称总政保卫部的人要来抓姚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特向老板请示。

        刘飞一听就急了,这批人要么是杀手乔装改扮的,要么是党内敌对势力在落井下石,总之绝对不能让姚广落到他们手里。

        “先把人给我控制起来,交给省军区甄别。”刘飞说完卡上了电话,脑子快速转动,事态趋于严重,他不能再躲下去了,必须挺身而出,代表铁三角发声了。

        ……

        在监狱医院和云东等人对峙的正是来自北京的罗汉,他是奉命行事,随行带了四名保卫部门的军官,都着陆军常服,佩总政治部臂章,扎腰带挂牛皮枪套,威风凛凛,军容严整,但是在地方公安看来,活脱脱的一群山寨军官。

        罗汉是特种部队出身,也就是早先的侦察兵,能当侦察兵的都是调皮捣蛋脑子灵活的家伙,算起来他有十几年没穿过正儿八经的常服了,乍一穿上常服,浑身不自在,整个人的气场相当古怪。

        云东是警校生,警惕性很高,立刻意识到这帮人身份不对头,他一方面虚以委蛇,一方面调集人手,双方交涉了一会儿,特警就赶到了,也没立刻动手,而是让罗汉出示证件。

        罗汉多精明的人,猜到对方想的是什么,也很配合的亮出了证件,云东翻来覆去的看,簇新的红皮军官证,怎么看怎么假,。

        “请你们配合一下好不好?”罗汉煞有介事的说道,“我们是中央来的,出了问题,跑了人犯,你们是要负责的。”

        他越是这样说,云东越觉得假,特警中队长也分不清真伪,但是下意识的觉得这帮人是冒牌货,也不慌着抓人,先和他们逗逗闷子。

        罗汉急了,拿出手机说:“你们等着,我马上和中央通话,让首长和你们说。”

        外面大门已经关上,荷枪实弹的特警越来越多。

        警察们看笑话一样看这帮货的拙劣表演,反正瓮中捉鳖,一个也跑不了。

        罗汉接通了电话,让云东听电话。

        云东接过电话说:“你哪里?”

        那边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反问:“你是谁?”

        “我是江东省委警卫局的,你又是谁?”云东毫不客气地质问。

        “把电话给罗汉。”那边的声音有些愠怒。

        云东有些没趣,将手机丢给罗汉,那边叶唐愠怒道:“罗汉你搞什么?抓个人有这么难么,你别玩花样,赶紧把人带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们只要管自己的大老虎就行。”

        罗汉诺诺称是。

        云东嘲讽道:“电话打完了么?”一摆手让警察们抓人。

        军官们要动手,被罗汉制止:“跟他们走,我倒要看看怎么收场。”

        五个人都被抓了起来,配枪也被缴了,云东这才发现不对,四名随行军官的配枪都是真家伙,沉甸甸的92式,这可造不得假,搞不好这帮人是真的。

        即便是真的,这场戏也只能演下去了,五个军官被押上警车,拉到了距离最近的巡警大队驻地,警方迅速联系省军区来甄别身份。

        省军区来了一个中校,一番核实,确认这五个人确系来自北京总政的军人。

        云东见势不妙先撤了,把烂摊子丢给公安局的伙计们,罗汉倒也不难为他们,他只有两个要求,一是交出姚广,二是给个说法。

        姚广自然是交不出来的,第二个要求可以谈,警方道歉,解释原因,总之是误会,沈弘毅紧急找了当地驻军和武警的朋友进行公关,当然就算掰了他也不怕,军方管不到地方,公安人员奉命行事是没错的。

        罗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不是来报私仇的,而是带着尚方宝剑来拿人,姚广越躲越麻烦,这种人失去势力就成了没牙的老虎,失去了危险,他只是没想到,这头老虎连眼睛都瞎了一只。

        省军区的同志陪罗汉聊天,谈到这两天发生在近江的奇案,说江里发现了美国人的巡航导弹,武警医院有人被狙击枪打死什么的,听的罗汉直起鸡皮疙瘩,刘汉东玩的挺大啊,这家伙在中东打仗的时候,全靠巡航导弹制敌,都打出经验,打出感情来了,走哪儿都带着几箱子导弹,怪不得姚广躲着不出来。

        此时姚广终于接到了北京来的消息,让他配合保卫部门调查,不要东躲西藏,他也明白躲藏不是办法,即便能逃出国,那罪名也就坐实了。

        刘飞也持同样看法,博弈还在继续,谁胜谁负尚无定论,如果死保姚广反而显得心虚,而且与军方对抗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于是,一辆救护车把姚广送到了省军区,罗汉终于见到了老对头,他一丝不苟的宣读了逮捕令,姚广一直处在昏迷中,无法签字画押,只能躺在担架上被抬走,用专机拉回北京接受调查。

        飞机走了,罗汉却留了下来,他要找到刘汉东,以免这货惹出更大的麻烦。

        刘汉东是罗汉的队友,两人之间有秘密联络方式,确认安全后,在江北市南郊的一处码头边,刘汉东和罗汉会面了。

        “你搞得阵仗不小。”罗汉说,“你还有多少导弹?是不是连刘飞也想干掉?”

        刘汉东说:“我爷爷被他们害死了,现在还没下葬,你给我谈这个?难道他们不该死!”

        罗汉说:“该死!但是不能这种死法,这样死太便宜他们了,比如刘飞,他最看重的是什么?政治地位,名誉,光环,你现在炸死他,他就是烈士,英雄,优秀党员,开高规格的追悼会,盖党旗睡水晶棺材,省领导都出席送花圈五的,他死了都得笑,你说是不是?”

        刘汉东沉思起来,罗汉说得没错,杀人是最简单的复仇,要让对方生不如死,那样才是高明做法。

        罗汉接着说:“冼辉的死已经查明,和你没关系,你已经平反了,刘汉东可以重返社会,你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去,用自己的资源,加上我的协助,和他们好好玩玩。”

        刘汉东点点头。

        罗汉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你还有多少导弹?”

        刘汉东说:“战争剩余物资里,还有百十枚,我也不打算转手卖了,本想都留给刘飞和他们这群狐朋狗党的。”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