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暗度陈仓
  • 第十二章 暗度陈仓

    作品:《匹夫的逆袭

        黑子扭头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啊,他急中生智大喊道:“开枪打!”

        摩托艇上四支冲锋枪一齐开火,79微冲的射速极高,二十发弹匣一扣就打光了,也是姚广命不该绝,高射速形成的弹幕命中了导弹,巡航导弹的制导系统受损,失去控制一头栽进了江水里。

        黑子松了一口气,抹一把脸上的血,暗道这他妈是打仗啊!

        沈弘毅带领的警用快艇赶到了,两条快艇一左一右护着摩托艇向码头驶去,所有人员高度戒备,生怕不知道从哪儿再冒出一颗导弹来。

        安全登陆,姚广被抬上了担架,那边直升机也已经降落在空地上,一群人护着担架奔向直升机,外围有警车闪着警灯护卫。

        黑子也一同上了直升机,沈弘毅嘱咐飞行员,注意安全。

        飞行员是空军出身,严肃的点点头,驾驶直升机拔地而起,以最快速度飞向医科大附院。

        医院附近小旅馆天台上,一个人慢慢打开了箱子,将一具红缨五号取了出来。

        医疗救援直升机飞了过来,全然没发觉已经被便携式防空导弹瞄准。

        就在射手即将扣动扳机的一刹那,耳机里传来指令,他松开了手指,将导弹放回了箱子。

        医院对面马路上,刘汉东所乘的汽车飞驰而过,他的作战计划周密详尽,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没能下了狠心,直升机爆炸,飞行员肯定活不成,医院里的病人也会被伤到,他不想为了报私仇把无辜者的性命搭上。

        身穿绿色罩衣的急救人员已经等候在天台,直升机没停稳就冲上去,将两名伤员抬上小车,乘专用电梯下到顶层手术室,外科医生已经就位,立刻开始手术。

        沈弘毅率领的大队人马也赶到了,里三层外三层将医院包围起来,这回刘汉东是真的没辙了,导弹打光了,他也不想用人命硬拼,只得暂且退去。

        刘飞闻讯来到医院,亲自守候在手术室外,医科大附院调集了最强的眼科医生来给姚广手术,黑子的伤势较轻,只是骨折而已,在另一间手术室接受治疗。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灯终于熄灭,医生出来了,摘下了口罩。

        刘飞迎上去道:“怎么样,眼球保住了么?”

        医生摇摇头:“做了眼球摘除手术,伤的太重,保不住。”

        刘飞说:“能不能做角膜移植手术?”

        医生说:“这不是一般的眼球贯通伤,是爆炸造成的伤害,眼的内容物流出,视网膜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颅脑也有损伤,下一步还要请脑内科专家来会诊。”

        刘飞脸一沉。

        秘书道:“这是市委刘书记,你们要尽最大力量救治病人,不惜一切代价,不行就移植,找人捐献眼球。”

        医生说:“目前的医疗技术还做不到修复视网膜神经,全世界都没有先例,研究也只停留在动物试验的阶段。”

        刘飞拂袖而去,随员们快步跟上,沈弘毅也跟了过来,低声汇报:“刘书记,已经展开追踪了,潜水员在打捞杀手使用的武器,侦察员在排查他们的发射位置。”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刘飞猛然停步,脸色铁青,手指着沈弘毅的鼻子:“今天他们能对姚广下毒手,明天就能对我下毒手,后天就能对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下手,你们好歹做点事行不行?”

        沈弘毅脸发烫,刘飞当众给自己难看,这还是第一次。”启动反恐应急预案,三天内我要见到凶手。”刘飞板着脸说,丢下沈弘毅走了。

        沈弘毅召集刑侦、技侦、国安、特警的头头们开会,当场拍了桌子,限令他们两天内抓到人,不然就等着受处分吧。

        其实沈弘毅心里也清楚,人肯定是抓不到的,现在他最担心的是犯罪分子会有更大胆的计划……

        淮江水底情况复杂,能见度很低,水上公安分局的潜水员没有相关经验,也缺乏重型潜水设备,经协调,从淮江航运局调来两名潜水员,潜入江底寻找线索。

        经过一天的紧张打捞,扎在水底的那枚导弹终于被起出,小心翼翼的托出水面,送交专家组鉴定,公安局的拆弹专家们平时对付的都是雷管黑火药之类民用爆炸物,别说导弹了,就是二战时期留下的山炮炮弹,都得请军区的同志们来协助处理。

        江东省军区派来几个军官协助调查,他们围着导弹转了好几圈,言之凿凿确认这是美国人最新研制的微型巡航导弹,专门用来暗杀恐怖分子头目,亚非拉第三世界反美领袖之类任务的间谍武器,中情局的标配之一,只是具体型号有待确认。

        沈弘毅认可这个结论,他立刻打电话想刘飞做了汇报,并坦诚地承认自己资源有限,怕是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了。

        “你确定那是巡航导弹?”刘飞质问道,“不会看错?”

        “不会,市局的专家可能会走眼,但是省军区的人绝对不会看错,导弹外形和网上那些巡航导弹极为类似,只是尺寸小了一些,应该是专门针对人员的暗杀武器,我们没敢拆开,因为这类武器通常都有自毁装置,搞不好要出人命的,另外,刘书记也要当心犯罪分子铤而走险,他们有高精尖的武器,我们暂时没有防范手段。”沈弘毅分析道。

        刘飞说:“那些我不管,我只要求你一件事,把姚广保护起来,我会帮你争取资源的,就这样吧。”

        打完电话,刘飞让秘书上网百度“巡航导弹”的词条,把内容打出来给自己看,看完这几页打印纸,刘飞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让秘书把窗户关上,窗帘拉上,还觉得不保险,市委大楼已经不安全,朱雀饭店更不行,必须换个万无一失的办公地点了。

        ……

        医科大附院,特级病房楼层已经被封闭起来,禁止所有人员出入,包括本院医护人员,楼道里,走廊里,遍布便装年轻人,一水的廉价羽绒服、海宁皮夹克、深色裤子白棉袜外加翻盖皮鞋,他们是乔装改扮的武警战士,接受地下飞办临时负责人云东的指挥,保护刚完成手术正在休息的姚广和黑子。

        医院是人流量极大的场所,很难进行安全保卫任务,同样道理,武警总院也去不得,相对安全的医院只有江东省第一监狱所属的内部医院,全封闭管理,虽然条件差点,但是该有的设备也都有。

        经过一番协调,监狱医院同意接收病人,云东调了五辆救护车,十二个护士和随车医生,还有二十余辆护卫车辆,组成一支庞大的车队运送伤员,让杀手搞不清楚目标到底在哪一辆车里,所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云东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所有车辆都在地下车库待命,大楼附近遍布便衣人员,监控室里,刑侦专家瞪大眼睛盯着屏幕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楼顶,狙击手在待命,其实近江市局的狙击手一共也没几个人,加上武警支队的狙击手,这段时间就没闲着,天天趴在天台上埋伏,大冷的天冻得够呛。

        楼层清场,伤员推出病房,一群人围在左右,表情严肃紧张,前后左右的张望着,手插在衣襟下随时准备拔枪,就这样进了电梯,一路下到地下停车场,迅速抬上救护车,车队拉响警笛开出医院,外面交警已经实施了交通管制,一路畅通。

        其实这只是云东可以造成的假象,救护车里躺着的是便衣武警,真正的姚广和黑子在两个小时前就悄悄乘坐一辆普通金杯殡葬车离开了医院,目的地也不是监狱医院,而是近江人防办下属的一处防空洞。

        近江有许多人防工事,比如公用建筑的停车场,小区地下停车场,这都归人防办管理,这个单位编制不大,平时如同小透明般不起眼,但是油水极足,一把手是刘飞亲自提拔起来的,可以信赖。

        蕴山脚下的人防工事可以容纳上万人,据说整座山都被掏空了,里面有发电机,有宿舍、医院、仓库等,储存了大量食物饮水药品,大铁门能放核爆炸、核辐射,能在核战争情况下自持三个月时间。

        人防工事平时不对外开放,寂静的如同鬼城,今天却突然热闹起来,一批工作人员涌入,将防空洞里的小医院收拾的干干净净,各种医疗急救设备调试更换,确保万无一失。

        防空洞的人口处依然是一名保安在执勤,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一辆金杯面包车驶入大门,灯光开启,拱形的通道宽阔平坦,水泥原色的墙壁,两边是望不到头的电灯,有些灯泡昏暗闪烁,似乎都能听到电流声。

        汽车没有继续前进,两名伤员被转移到担架上,抬进了病房。

        病房经过精心设计,窗外有蓝天碧海的布景,空气清新自然,灯光明亮,毫无地下的压抑感,护士将姚广和黑子分别抬上病床,然后刘飞出现了。

        刘飞先来到黑子身旁,摆摆手制止他起身的举动,责怪道:“怎么搞的,太不小心了。”然后坐到了床边,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保温桶,“你嫂子炖的骨头汤,回头自己喝,没人喂你。”

        黑子感动的眼圈都红了,老板如此平易近人,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记得喝汤,我到那边看看。”刘飞指了指隔壁的无菌病房,姚广做了眼球摘除术,颅脑也有一定损伤,伤势比黑子重多了。

        “老板,我没能保护好二哥,我对不起你。”黑子哽咽道。

        刘飞拍拍黑子的肩膀:“兄弟,你已经尽力了。”

        黑子说:“老板,这是哪儿啊,这么安静。”

        刘飞说:“这是我的新办公地点,这地方别说用巡航导弹了,就是用原子弹都炸不开。”

        说完,他得意而冷峻的笑了,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baidu_clb_slot_id="933954";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