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九章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 第九章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骁勇兴奋异常,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绽放开来,他滔滔不绝的给儿孙讲解驳壳枪的用法,游击战的精髓。&& {}

        “驳壳枪要横过来打,一扫就是一个扇面……不论到任何地方,先找退路,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行就撤,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爷子以百岁高龄经历一场恶战,不但丝毫无惧,反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

        “多少年没打过仗了,朝鲜开战那年,我主动要求上战场,军区不同意放人,后来转业到了地方,没机会接触部队、营房,我就天天在家擦枪,我收藏了好多枪,还有日本人的战刀,后来国家不让私人持枪了,就都交了,只留了两把枪,我估摸着早晚能用上,军人,就得有枪,没枪那还叫军人么。”

        老人兴致很高,毫无倦意,穿着军装坐在后排,腰杆笔直,这一场战斗让老兵焕发了青春。

        一个独居老人,整天在天摆弄火药,擦枪擦刀,想想都觉得有意思,爷爷生来就是当军人的料,淞沪会战中和日本人鏖战数日不下火线,北泰保卫战更是尽显英雄本色,虽然他是正规军校出来的军官,但是每战必冲在最前,和小日本刺刀见红,这辈子亲手杀的日本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爷爷正当壮年的时候,遭遇事业上的灭顶之灾,五五年评定军衔只给了个中校,这是他一辈子解不开的心结,他不是起义将领,而是早就参加革命的地下党,为北泰和江东省的和平解放做出巨大贡献,不说给个将军吧,至少也该官升一级给个大校,很多比他资历低的人都扛上两杠三星了,他一个军分区副司令,只是小小的中校,明显的低配。

        此事之后,刘骁勇一蹶不振,赌气打报告申请转业,上级二话不说就批准了,把他发配到粮食局,依然是做副职,当了个副局长,下半生再也与军队无缘。

        老人热爱军队,热爱金戈铁马的生活,可和平年代,他只能养花种菜,虚度光阴,要不是拜爱惹事的孙子所赐,大概到死也不会有再上战场的机会了。

        “这帮王八操的,我年轻二十年,八十岁的时候就能一个人把他们全撂下。”刘骁勇精神越发的高涨起来,“论枪法,整个江北军分区,没人赶得上我,罗克功他爹,就是后来的司令员罗小虎,他是八路出身,素质比我差远了,当然了,人家党性比我强。”

        老人家讲述着往事,越说越来劲,贺坚陪着他聊,刘汉东打了两个电话,先打给马凌,确认他们安全,然后打给罗汉,告诉他凌晨发生的事情。

        “他们果然对你下手了,看来我也要行动了,你放心,我有证据能保你平安,不过你要再躲一段时间,等我把真相揭开。”罗汉胸有成竹道。

        打完电话,刘汉东向爷爷报了平安,刘骁勇得知曾孙子安然无恙,又轻快许多,继续聊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些困意。

        “东东,贺坚,我睡一会,到地方叫我。”老人闭上了眼睛,贺坚拿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刘汉东把车开的很稳,生怕惊扰了爷爷休息,奔驰车在高速路上飞驰,到了一处服务区,下来吃午饭上厕所。

        刘骁勇还在沉睡,纹丝不动,刘汉东觉得不妙,喊了声爷爷,没反应,伸手一探,早已没了呼吸。

        贺坚上完厕所回来,见刘汉东表情古怪,意识到了什么,上前摸了摸鼻息,顿时掉泪。

        “贺叔别哭,爷爷是军人,军人流血不流泪,他活了一百岁,最后还打了一仗,值了。”刘汉东说完,向沉睡的祖父立正敬礼。

        贺坚也整理衣装,向老人敬军礼。

        ……

        首都机场,罗汉正准备登机,忽然有两个男子向他走来,亮出证件:“中央警卫局的,请跟我们来一下。”

        机场警卫森严,跑是跑不出去的,罗汉想了一下,决定配合,跟着两名特工来到机场安全部门的一间办公室,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有点面熟,似乎在总参大楼见过。

        “进来坐吧,聊聊。”那人道。

        罗汉走进去,面对面坐下,两名特工留在外面,帮他们关上了门。

        那人五十岁左右,保养得很好,穿着便装,看起来像个商人,但罗汉知道,他是军人。

        “自我介绍一下,叶唐,二部的。”中年人道。

        罗汉站起来,整理衣襟,立正敬礼。

        他知道叶唐少将的名字,那可是情报部门的老前辈,比冼辉的资格还老。

        “坐,别拘束。”叶唐少将道,“你去美国干什么?”

        “执行任务。”罗汉道,“我现在是国安追赃组的人。”

        叶唐笑笑:“那你前几天去兰州干什么?”

        罗汉不言语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中,他很担心,叶唐和冼辉难道是一伙的。

        “我们早就盯上冼辉了。”叶唐明白他的疑惑,“这事儿绝密,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和你交个底,事关情报部门的面子,你以后就别插手了,好么?”

        罗汉道:“既然冼辉没死,那么刘汉东就是冤枉的,要给他平反才行。”

        叶唐说:“刘汉东是个危险分子,属于失控人员,没什么平反不平反的,再说他又不是军方的人,要平反也得中炎黄去做。”

        罗汉说:“冼辉的同伙是姚广,你们知道么,姚广在江北大动干戈要杀刘汉东,而刘汉东是我的人,你们要是不管,别怪我不客气了,你叶少将一手遮天,也管不到我国安口。”

        叶唐笑了:“小罗,脾气见涨啊,姚广这根线,我们早就在监控中,他只是小虾米,不值得动,我们要办的是他们背后的大老虎,军中大老虎,你懂得。”

        罗汉说:“我不管那些,我要你保证刘汉东的安全,给他平反。”

        叶唐说:“你还挺讲义气,刘汉东死了其实对你是有好处的哦,你看上郑家那位大小姐了对吧,不过刘汉东捷足先登,不知道睡了多少回了都。”

        罗汉冷笑:“这可不像是一位少将该说的话。”

        叶唐眉毛一扬:“好吧,我们做笔交易,你放弃跟冼辉这条线,我帮你办了姚广。”

        罗汉伸出一只手:“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叶唐和他击掌道。

        ……

        姚广遇到大麻烦了,他私自调动特勤小队执行任务,造成三死一伤的严重后果这都是小事,关键在于他将只能用于境外任务的特勤分队用于国内行动,这是严重违规的行为。

        有人趁机落井下石,将姚广里通外国的证据直接递交军委首长,首长震怒,责成总政保卫部门彻查,不管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罗汉没去成美国,继续回来坐办公室,国安很重视他这样的人才,按说中校转业给弄个副处级待遇就算不错,实职是别想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哪容得下转业干部,可罗汉却是实打实的正处级实职,追赃办的行动组长,权力不小,能接触到核心机密。

        主管追赃的副部长打电话把罗汉叫了去,和颜悦色的聊了聊,末了说:“国安随时欢迎你回来,位置我帮你留着。”

        罗汉懵圈了:“啥意思,不让我干了?”

        副部长笑道:“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好了,我还有个会,组织关系回头有人帮你转回去,楼下有车接你,快去吧。”

        罗汉下楼,果然有一辆军牌奥迪a8在等着他,上车无话,一路来到某座不挂牌的军方大楼。

        会议室里坐着几个将军,其中一个正是叶唐少将。

        一位中将招招手:“小罗,过来。”

        罗汉上前,敬礼,这些人都是他的叔叔辈,看着自己长大的。

        中将拿出一副陆军上校肩章说:“这两年委屈你了,不过在地方上锻炼一下也好,磨磨性子。”

        另一位少将说:“老罗家的后代,怎么可能不穿军装,国安终归是警察,是平民。”

        罗汉鼻子有些发酸,他知道自己肯定会重新穿上军装,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叶唐笑着说:“这他是国安口不归我管,现在好了,归我管了吧。”

        罗汉脚跟一并,向叶唐敬礼。

        叶唐还礼:“罗汉,你要完成从特种部队军官向谍报战线新人的转变,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罗汉说:“如果我不同意,是不是要回国安去。”

        叶唐大笑:“那倒不用,你可以随便挑一个部队去当个正团级干部。”

        罗汉说:“我愿意,谍报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在国安也是干谍报,和平年代,想为国奉献,也就这条路了。”

        叶唐说:“还有一条,如果你继续在特种部队干,五十岁之前晋升少将的可能性很大,但干谍报会有透明天花板,军衔不会很高,或许你会以大校军衔退役,到头来也扛不上将星,这一点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罗汉一咬牙:“我不是为了当将军才穿这身衣服的。”

        中将哈哈大笑:“老叶你别胡说八道,你干了一辈子谍报,不也当上将军了。”

        叶唐道:“我就是善意的提醒一下,罗汉,你考虑清楚了么?”

        罗汉不傻,自己能重新穿上军装,肯定是叶唐的努力,如果自己坚持要去特种部队,那才真的是没前途可言了。

        “我想清楚了。”罗汉以坚定地语气道。

        “好,现在给你第一个任务。”叶唐拍拍他的肩膀,“去逮捕姚广。”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