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章 浮出水面
  • 第六章 浮出水面

    作品:《匹夫的逆袭

        

        罗克功就是西北军区起家的,在当地旧部门生遍地,人脉关系深厚,罗汉本人也曾在西北军区特种部队服役,战友颇多,想调查什么事还是很容易的。

        在大家的回忆中,对冼辉的印象是极佳的,这个来自北京的小伙子,相貌堂堂、彬彬有礼,很注意形象,当兵的时候就军容严谨,一丝不苟,提干后整天把皮鞋擦得锃亮,部队里没熨斗,他就用大茶缸装上滚水,把裤线烫的笔直,哪怕是在戈壁滩上执勤,他的迷彩服也是最整洁的。

        冼辉的发达,来自于他娶了副师长的外甥女,谈起那个女人,大家都摇头叹息,说不配,太不配了,副师长是本地人,他外甥女就是个村姑,龅牙,黄脸,初中文化,不知道怎地,冼辉稀里糊涂就娶了她,据说当时不少暗恋冼辉的女军官都很伤心哩。

        罗汉特地搭乘米171直升机去了冼辉服役过的军营,那是一个戈壁滩深处的营地,空旷寂寥,满眼都是灰黄色,能看到的绿色就只有骆驼刺和绿军装,当年交通条件差,军官家属探亲难,整个军营充满了雄性荷尔蒙,见头母猪都是双眼皮的,对异性的渴望达到变态的程度,可以想象冼辉当年和前任结婚,除了副师长亲属的光环之外,寂寞难耐也是主要原因。

        也就是结婚之后,冼辉从遥远的边境哨所调回了大城市,很快提了正营级,不过婚姻生活一直不幸福,家属院里有个传闻,说冼辉的爱人经常给他包韭菜馅的饺子,弄的冼辉每天刷三次牙,为啥哩,很简单,韭菜是壮阳的。

        结合冼辉婚后许久没有孩子的事实,可以得出结论,冼辉的夫妻生活极为不睦,那样一个光彩照人的帅小伙,和乡下龅牙妹的结合,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

        前妻的死并不离奇,冼辉开车带着老婆回娘家,路上出了车祸,妻子伤重不治,冼辉只断了几根肋骨,后来经查是车辆有隐患,刹车不灵,这辆车是冼辉从地方上借来的,都是朋友,后来也没追究车主的责任,给妻子草草办了丧事,冼辉开始了鳏夫生活,一直洁身自好,直到遇上下一任。

        罗汉动用了转业到当地公安局的前特种部队军官的关系,查阅到了当年的卷宗,他看到了冼辉前妻的照片,一个很淳朴的农村妇女,长相确实难看,而冼辉虽然是张不起眼的大众脸,但是五官端正,干净利索,瘦削挺拔,还是可以称作英俊的。

        详细审阅了卷宗后,罗汉发现若干疑点,刹车很可能是冼辉提前做了手脚,作为一名情报军官,这些业务对他来说驾轻就熟,他干的活儿,公安不可能找出线索,时隔多年,证物早已消亡灭失,自己不可能再去调查,也不需要调查,因为需要的只是一个推理的依据,来证明冼辉的叛逃行为。

        罗汉还得到一个消息,死去前妻的家人一直在上访,说他们家孩子是冼辉害死的,但是涉及到军队干部,地方公检法无能为力,军队纪检部门也以案件终结为由拒不受理,此时副师长早已转业,没了能力,所以最终不了了之。

        真相呼之欲出,冼辉满嘴仁义道德,背后丧尽天良,罗汉怀着激奋的心情回到北京,再次展开调查,这回的目标是冼辉的现任妻子,医科大博士、协和医院主任医生罗美娟。

        罗美娟比冼辉小十岁,祖上显赫,曾祖父在北洋时期做过内阁总长,后从事医学与教育,**时期受冲击,家产充公,祖父批斗致死,知识分子的政治立场通常都是偏右的,罗美娟在微博中的提到民主、自由、法治的频率较高,已经达到预警水准。

        冼辉和罗美娟感情很好,育有一女,根据调查,他们家的财产比较雄厚,在北京的二环内有两处房产,在青岛和海口分别有一处别墅,对于一位将军来说,这也算不得什么,情报口的经费充裕,捞钱的特殊渠道也多,适当的改善生活,上级纪检部门是不会钻牛角尖的。

        家庭幸福富足,事业前途光明,冼辉为什么要叛逃?罗汉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罗美娟的民主思想侵蚀了他?不可能,冼辉受党教育多年,立场是很坚定的。

        罗汉继续深入调查,终于发现了端倪,冼辉表面上作风正派,但是背地里和文工团女演员过从甚密,曾经帮一个女歌手安排特招入伍,还和外省一个地方台的女主播有说不清楚的关系,当然这只是罗汉的直觉,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冼辉与他人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毕竟一个情报军官做事是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美国方面的情报员传来最新消息,罗美娟失踪,去向不明,扑朔迷离的事态趋于明朗,冼辉绝对有问题。

        本来罗汉只是想揪出姚广,没想到小虾米没抓到,逮到另外一条大鱼,他兴奋万分,决定亲自去美国一趟,把叛国者抓出来。

        出发前系,罗汉接到刘汉东的电话,请他帮忙给孩子办护照,还责怪他隐瞒事实,让自己过了两年才知道当了爹。

        罗汉解释:“我是真的不知情,得嘞,算我的工作不到位,我向你检讨,护照好办,我马上安排,对了,你的冤情就快平反了,冼辉真的不是你杀的。”

        刘汉东问:“要抓姚广了么?”

        事关绝密,罗汉当然不会乱说,他含糊其辞道:“从别的方向入手的,但是在平反之前,你别给我闯祸,我现在能力有限,保不住你。”

        刘汉东打了个哈哈,说我肯定不惹祸,接一家老小出国,哪能出岔子。

        ……

        近江,青石高科总部大厦,经过几年发展,企业愈发规模壮大,这全得益于刘飞的大力支持,市里有财政补贴,政策倾斜,刘飞借着自己的官方身份,不遗余力的推广青石高科的产品,几年下来,公司中高层被清洗了一遍,已经没人记得夏青石是谁了。

        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安杰坐在总裁办,等待着唐一诺的接见,唐总会见完外宾,秘书请他进去,唐一诺看了看手表说:“小安,我只有五分钟时间,马上就要去市里开会。”

        安杰说:“耽误不了您的时间,一分钟就够,我来是汇报一件事,刘汉东回来了。”

        唐一诺当然记得那个曾经在办公室殴打自己的家伙,但他养气功夫很好,淡然道:“然后呢?”

        安杰说:“据我所知,刘汉东是个逃犯,是不是应该通知有关部门……”

        唐一诺说:“那当然,支持公安机关的工作是我们的义务。”

        安杰说:“这案子不是一般派出所能解决的,唐总是不是和有关部门打个招呼?”

        唐一诺说:“我知道了,没别的事情你先下去吧。”

        安杰起身告辞。

        唐一诺没太当回事,先去了市委开会,瞅了个机会和黑总聊了聊。

        黑子现在是市政协委员,知名企业家,实际上是替刘飞打理房地产业务,贩毒和开夜总会那种树大招风的事情他再也不干了,老老实实做生意,随着老板的进步,他也会步步高升,前途无忧。

        “什么,刘汉东没死?”黑子大惊,这货难不成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不对啊,明明是被处决了的,一定是哪个方面出了问题。

        兹事体大,马虎不得,刘汉东回来一定是要复仇的,黑子立刻向刘飞汇报,刘飞沉吟片刻,道:“先进一步确认,不要摆了乌龙,如果这个人确实回来了,那就采取果断措施。”

        黑子通知了沈弘毅,让他安排调查。

        沈弘毅已经是近江副市长,兼任公安局长、党组书记,大权在握,一言九鼎,他马上传令下去,公安局二处行动起来,调取马凌家周边监控录像,找居委会干部了解情况,并且传讯了王超。

        王超被刑警叫去问话,吓得不轻,问什么说什么。

        综合监控录像,警方得出结论,确实有一个接近刘汉东体貌特征的人进出马家,但是不能确认就是刘汉东,有人建议传讯马国庆,被刑警大队长否决,说不要打草惊蛇。

        与此同时,刘汉东正在滨河小区探望爷爷。

        刘骁勇身子骨大不如前,毕竟是百岁老人了,看到孙子归来,他并没有表现的很激动,只是逗了逗重孙子,就坐在藤椅上闭目养神了。

        “爷爷,跟我出国吧,到处走走。”刘汉东劝道。

        “不了,我这把老骨头,不想死在外面。”刘骁勇轻轻摆了摆手,“别担心,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我都一百岁了,拿我当人质,没意义的。”

        老人家固执已见,刘汉东也没辙,只好说那我们先走,等事情结束了再回来。

        刘骁勇说:“除恶务尽,不留后患,把家人转移是正确的,你们都走,我也放心。”

        贺坚说:“我留下来照顾您。”

        刘骁勇说:“用不着,帮我请个保姆就行,我离休工资高,养得起自己,看病有国家报销,你们不用担心,我就一个要求,趁着大家都在,拍个合影吧。”

        刘汉东说咱们去照相馆拍。

        刘骁勇说不用,在后院里拍就行,你们的手机不是都能照相么。

        刘汉东说行,大家来到后院,拍了一张全家福。

        防盗门被人敲得砰砰响,一个中年女声传来:“刘司令员在家么,居委会的来入户调查。”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