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国

作品:《匹夫的逆袭

    事情解决了,三人带着孩子出了派出所,马凌知道以刘汉东的尿性,那个寸头八成活不过今晚了,她叹气道:“我真的受不了你,你不杀人就难受么?”

    王超吓着了,一颗心砰砰跳,都快跳出胸腔了。

    刘汉东说:“我有分寸,咱回家,小王你自己打个车走吧,明天我帮你善后。”

    王超如蒙大赦,给马姐打个招呼,赶紧走了。

    马凌说:“家里没地方住,你自己找地方住去。”

    刘汉东说:“我有觉悟,我送你们回去,然后去医院值班。”

    他说到做到,把马凌和儿子送回黄花小区家里,又回了医科大附院,喊上马国庆,找到了肿瘤科的值班医生,询问王玉兰的病情。

    医生表示,一般来说乳腺癌病人手术后的成活率还是比较高的,关键是要让病人有好心情。

    刘汉东开始琢磨了,怎么才能让王玉兰心情愉悦,最便捷的办法就是投其所好,可她喜欢什么呢?

    当晚,刘汉东一夜没睡踏实。

    第二天,几个护士来到王玉兰窗前,说:“阿姨,给你转个病房。”

    王玉兰惶恐起来:“是不是欠住院费了,要把我转到走廊去。”

    护士甜甜地说:“阿姨,你想什么呢,肿瘤科条件不好,我们主任说了,转你到特护高干病房,大单间。”

    王玉兰说:“我不去,我家没钱,马国庆,马国庆,你死哪去了!”

    马国庆颠颠进来:“我刚才和主任谈你的病情呢,你啊,有救了。”

    王玉兰狐疑道:“主任说啥了?”

    马国庆说:“回头再说,先转病房。”

    王玉兰说:“不说清楚我不走,特护高干病房不是我这种退休工人住的,我们家负担不起。”

    马国庆说:“别担心钱,小刘不是回来了么,他带钱来了,足够你看好病的。”

    王玉兰问:“他有多少钱?”

    马国庆神神秘秘附耳道:“多到能把医院买下来。”

    王玉兰两眼瞪的溜圆,表示不可思议。

    马国庆严肃地点点头。

    王玉兰不再坚持,护士和护工们帮他们拿东西,用轮椅将王玉兰转到了高干病房,一个病人住大套间,生活设施齐备,比宾馆还豪华。

    收拾停当,护士说:“病房配备专职医护人员,有需要请按铃。”

    马国庆打发了护士,坐在床头,神秘兮兮道:“玉兰,小刘这回发了洋财,美金几十个亿哩。”

    王玉兰倒吸一口冷气:“那换成人民币得多少钱?”

    马国庆煞有介事的打开手机,看了看汇率说:“差不多二百多亿吧。”

    王玉兰眼泪下来了:“可算熬出头了,我可怜的闺女啊,这些钱将来不得都是我那小外孙的。”

    马国庆说:“这话说的,刘汉东不就这么一个儿子么,他欠凌儿那么多,不得好好补偿补偿,他说了,要请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给你会诊,一般北京上海的教授都不请,咱请美国的,日本的专家教授,给你用最好的药。”

    王玉兰说:“那也得省着点花啊,北京上海的专家教授也行。”

    过了一会儿,王玉兰忽然说:“马国庆,你不会是哄我的吧?”

    马国庆正色道:“我哄你干啥,你以为高干病房不花钱么,一天好几千!你觉得咱家能拿出这个钱?”

    王玉兰想想道:“这倒是,就你那点退休金,根本不够花的。”

    马国庆说:“医生说了,你这个癌症和别人的癌症不一样,起码还能活二十年,你可得好好活着,帮咱外孙子看着财产。”

    王玉兰说:“对,我得多活几年,老马,我饿了,给我打饭。”

    马国庆按铃,让护士送午饭。

    过了一会儿,护士推着小车进来了,惊讶地发现病人的气色比半小时前好多了,简直堪称容光焕发。

    王玉兰食欲很好,这一顿饭顶以往三顿的量。

    ……

    王超开着被砸的坑坑凹凹的车去公司定点修理厂维修,风挡玻璃破了,车身凹痕划痕无数,好在发动机没损伤,修修补补花不了多少钱。

    有人已经在修理厂等王超,说自己是刘汉东派来的,帮他支付修车款,又拿出五千块钱说这是你的误工费,王超当然不要,再三推辞,对方放下钱就走了。

    王超感慨,马姐的男人出手就是大方,看来自己是真没戏了,不过他心里一点不难受,马姐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就好。

    旁边有两个司机在闲聊,说昨晚上金樽夜总会出事了,彪哥让人捅了二十六刀。

    “那不得死透了。”一人道。

    另一人道:“关键就在这里,我对象的妹妹在医院急诊科,她说这个凶手肯定是外科医生出身,刀刀不致命,避着内脏走的,太牛逼了,彪子这回是死不了,不过得消停一段时间了,前些日子他太狂了。”

    王超惊呆了,昨晚他听到那些人彪哥长彪哥短的喊着,嚣张的没谱,没想到一夜之间也歇菜了,这一定是马姐的男人干的,有仇不过夜,狠人!

    来了一个熟人,招呼王超:“哟,修车啊,咋回事啊?”

    王超就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下,说马姐的男人回来了,那人惊的眼睛都圆了:“你说什么,刘汉东回来了!”

    “不知道名字,反正是马姐的老公,孩子的爸爸。”王超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反应这么强烈。

    那人是青石出租的一个小领导,也顾不上干正事了,推说还有别的事就先走了。

    青石出租公司办公室,陈设和四年前一样,安杰还是公司经理,不过总部对他们一直没有更大投入,也不允许他们执行什么扩张战略,现在的青石出租和淮江之类公司没什么区别,安杰的锐气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手下匆匆而入:“安总,出事了,刘汉东回来了。”

    安杰正在看账目,没回过神来:“什么?谁回来了?”

    “刘汉东,就是那个刘汉东。”

    “他不是死了么?”

    “那我不知道,反正听说他回来了,咱公司的司机马凌,不是他对象么,有人亲眼看见他回来了。”

    安杰大惊失色,抓住了电话,想了想道:“你再确认一下,给马凌打电话。”

    手下当即给马凌打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

    ……

    此刻马凌正在和刘汉东谈判。

    刘汉东提出,让马凌带着孩子去国外生活,同时把马国庆和王玉兰也送出去治病,国外医疗条件更好,环境也好,比近江强百倍。

    马凌大怒:“我为什么要走?我过的好好的,你一来就让出国移民,你是咋想的啊?我在近江过了这么多年早习惯了,我也不会说外语,到外国怎么生活!”

    刘汉东耐心解释:“首先,生活问题不用担心,咱们有足够的钱,其次,咱妈的病需要去更好的医院,中国的医生虽然不差,但是一个医生要应对几十上百个病人,不能针对病情做出详细的治疗方案,而国外的医生只负责几个病人,更用心,咱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去呢?”

    马凌说:“你老实告诉我,还有别的原因吧。”

    刘汉东说:“好吧,有,我来,是报仇来的,你们在,会让我无法放开手脚。”

    马凌忍了一会儿,说:“我就知道你一来准没好事,我们以前日子是苦点,可是不用担惊受怕,可是现在又要因为你背井离乡,凭什么啊,我是中国人,我生在近江长在近江,我哪儿也不去。”

    刘汉东说:“算我求你行不行,先出去躲一阵子,等我解决完了你们再回来。”

    马凌只是在耍性子,孰轻孰重她分得清,过了一会才说:“你想把我们娘俩丢到哪国去?”

    刘汉东拿过地球仪说:“你挑。”

    马凌说:“我要去夏威夷。”

    刘汉东说:“行,我马上在那边买别墅,买游艇,买直升机。”

    马凌冷哼:“你就吹吧。”

    马小西拿着手机过来了:“妈妈,电话。”

    马凌接过电话,是公司打来的,问她今天怎么没出车。

    “我家里有点事。”马凌说。

    “听说你老公回来了?”对方很客气的问道。

    马凌立刻警惕起来,答道:“不是,是一个朋友,孩子缺少父爱,我也想再找一个了。”

    挂了电话,马凌忧虑道:”有人盯上你了。”

    刘汉东说:“盯上就盯上吧,我也盯上他们了,这份工作你别干了,辞了吧。”

    马凌说:“现在不能辞,要迷惑他们,等办好孩子的护照立刻走,迅雷不及掩耳。”

    刘汉东见马凌恢复了当年的机智果敢,心里暖暖的,眼睛也酸酸的。

    “我们去给儿子办护照,现在就去。”刘汉东说。

    办护照很简单,尤其幼儿护照,指纹都不需要预留,递交表格和照片之后等着拿就行了,可是问题来了,马小西没有户口,户籍档案就不能办护照,刘汉东只能另外想办法,这事儿对他来说不难,可以先放着,当下要做的事情是回江北,劝说贺坚水芹也出国避风头。

    临出发前,刘汉东留给马凌一张黑色的银行卡,说这张卡可以无限透支,只要能刷卡的地方,买什么都行。

    马凌不相信:“买房子也行?”

    “当然行,其实说无限度也不全对,反正一千万以下的,你随便刷,一千万以上银行可能会确认一下。”

    马凌说:“这卡以后都归我用?”

    baidu_clb_slot_id="933954";I7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