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章 不在儿子面前打人
  • 第三章 不在儿子面前打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马国庆抱起了外孙子,心疼的不得了,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刘汉东,百感交集,不知从何说起,他是干公安的,自然明白女婿在外面也受了不少罪,不然不会这么久都没个音讯。

        马凌还是心平气和的模样,先问刘汉东孩子吃过饭了么,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说:“既然来了,就看看我妈吧。”

        刘汉东走进病房,几乎认不出床上憔悴不堪的王玉兰,癌症需要化疗,头发掉了,身体瘦弱不堪,精神也不佳。

        王玉兰没认出刘汉东,嘴角牵动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马国庆上前附耳道:“玉兰,刘汉东来了。”

        王玉兰看看刘汉东,似乎并不惊讶,她虚弱道:“你来了,凌儿不容易,你可不能再走了。”

        刘汉东说:“不走,我再也不走了。”

        王玉兰说:“我累了,躺一会,你们聊。”

        马国庆拉起帘子,让马凌和刘汉东出去单聊,自己和王玉兰说点悄悄话。

        走廊里,马凌和刘汉东相对无言。

        还是刘汉东打破了沉默:“你受苦了。”

        “我苦点没什么,孩子是真受苦了。”马凌说,“小西很可怜,没户口,没爸爸,吃穿都比不上同龄的孩子,我工作忙,顾不上照顾他,就把他捆在家里。”她说不下去了,声音哽咽,背转身去抽泣。

        刘汉东说:“对不起,我会补偿你们。”

        马凌无声地哭了一会,回身说:“你拿什么补偿,这两年多的时间,你补得过来么?”

        刘汉东说:“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一定会尽力做好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马凌说:“你我缘分已尽,没什么好说的,小西是你的儿子,我也不会不让你见他,但我不能让你教育他,不然他长大也不会是个好东西。”

        刘汉东说:“一定一定,我一定当个好榜样。”这会儿马凌说什么是什么,他半句也不敢反驳。

        马凌说:“打架斗殴,杀人放火,你能当什么好榜样。”

        忽然马小西说“爸爸打坏人。”

        马凌质问:“你又干什么了?

        刘汉东忙解释:“来的路上,王超出点事,我帮了他一把。”

        马凌冷笑:“你看看,刚回来就出手,我是管不了你,但你绝对不要当着儿子的面打架。”

        刘汉东诚惶诚恐:“一定一定,我记住了。”

        马凌说:“没什么事你就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刘汉东说:“咱妈的病好治么,需要钱么?”

        马凌说:“乳腺癌的死亡率不高,我妈是工人,医保报销的不多,特效药也买不起,是有些困难。”

        刘汉东说:“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

        马凌刚要讽刺他两句,手机响了,是王超打来的:“马姐,出事了,你让大哥到派出所来一趟吧,我处理不了啦。”他声音都带着哭腔,背景音很噪杂。

        “你果然又惹事了。”马凌横眉冷目,“你一天不惹事不舒坦是吧,王超让人扣在派出所了,你去处理吧。”

        刘汉东说好,我马上去,转身要走,马小西不高兴了,非要爸爸抱。

        刘汉东讨好地看着马凌,马凌一摆手:“算了,我也一起去。”

        马凌给马国庆打了个招呼,抱着孩子,和刘汉东***车去了派出所,刚到门口就发觉不对劲,派出所大门外停了不少豪车,一些江湖气十足的汉子聚在一起抽烟。

        三人进了派出所,只见王超被人揍得鼻青脸肿,旁边几个刺龙画虎的彪形大汉坐着抽烟,警察不停的劝,也拿他们没辙。

        “就是他!”一个漏风的声音响起,被刘汉东打掉几颗门牙的倒霉蛋忽地站起,指着进来的人喊道。

        大汉们都站了起来,撸袖子就要上去揍人,警察赶紧拉住:“干什么,在派出所还要打架么!”

        刘汉东说:“别动手,我是来解决事的,不是来打架的,要打架咱们外面单约。”

        大汉们悻悻收手,毕竟要给警察留些面子。

        双方坐下来调解,因为双方都有过错,警察也不想弄成什么故意伤害罪,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较和谐。

        “赔钱!**的,不拿出十万块钱来咱们没完!”对方为首一个寸头汉子喝道,他穿皮夹克和运动裤,胳膊上有龙纹,手里把玩着车钥匙,那是一把路虎车的折叠钥匙。

        马凌不说话,瞅着刘汉东,看这货怎么解决问题。

        刘汉东风轻云淡道:“我给你二十万。”

        众人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寸头汉子愣了一会,说:“二十万就能打住么,还有住院费,医疗费,误工费,五十万,现在就他妈给我掏!”

        旁边有人帮腔:“不掏五十万,你别想走出这个门。”

        他们凶神恶煞的,马小西又害怕起来。

        刘汉东皱了皱眉说:“要钱可以,能不能不吵吵,吓着我儿子,谁负责!”

        “我操,你还有理了是不!”寸头汉子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板凳就砸了过来,他动作挺快,谁也没料到,刘汉东双手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来不及格挡,猛然转身护住儿子,头上硬生生挨了一凳子。

        马凌猛然站起,也抄起了椅子,不过迟疑了一下,还是放下了,她要看看刘汉东说话算数不算数。

        血从刘汉东头上淌下来,他摸了一把,笑了:“见红了,我在科林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今天你好不了啦。”说着把孩子塞给马凌,伸手掏枪。

        马凌已经看见他腰后的枪柄了,赶紧拉住,厉声道:“你答应过我什么!严禁在儿子面前杀人!”

        刘汉东看着手上的血,问马小西:“怕不怕?”

        马小西哭了。

        刘汉东说:“吓哭我儿子,后果有点严重,不过这事儿不急,先说赔偿的事儿,二十万,我马上打电话让人送来,你打破我头这茬,我也不和你计较了,行不?”

        对方是混社会的,看他的气势也是经过事儿的人,既然有二十万进账,见好就收吧,寸头汉子说:“行,我给你一个小时,二十万到账,我啥也不说,还交你这个朋友。”

        刘汉东说:“交朋友就算了,我先打个电话。”他头上流血,却毫不狼狈,像个战场上下来的英雄。

        马凌递过来纸巾,鄙夷道:“擦擦血吧。”

        刘汉东立刻做受宠若惊状:“谢谢老婆。”

        马凌说:“我不是你老婆。”

        刘汉东改口道:“谢谢孩子妈。”

        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两口子闹矛盾呢,这事真是越来越乱。

        刘汉东打了个电话,不到五分钟就进来一个人,果真带着二十万现金,警察登记了纠纷双方的身份证,出具了调解责任书,让他们签字按手印,嘱咐不许再闹事。

        寸头汉子叫来几个兄弟,清点钞票,全部过了一遍,确认都是真钱,这才满意:“行,这事儿就这么着吧,我脾气暴,看不得兄弟被人欺负,刚才出手重了点,你别介意,以后在近江有事提我的名字。”

        刘汉东笑笑:“行,谢谢大哥。”

        一帮凶神恶煞得意洋洋的走了,王超松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了。”

        马凌说:“小王你没事吧,去医院看看吧。”

        王超说:“我没事,皮外伤,就是车让他们砸了。”

        刘汉东说:“没关系,这事儿因为我而起,我帮你出修车钱。”

        ……

        寸头汉子等人发了一通狠就赚了二十万,兴高采烈的去夜总会潇洒,叫好酒,点靓妞,开怀畅饮,重温刚才敲竹杠的壮举,一个个眉飞色舞。

        “彪哥刚才那一凳子太威风的,砸的他没脾气。”

        “那必须的,彪哥是啥人啊,是龙得盘起,是虎得卧着。”

        彪哥也喝大了,醉醺醺道:“妈逼的,以后有事报我的名字!好使不?”

        兄弟们轰然响应:“好使!”

        彪哥喝多了,搂着一个妞儿进了包房内的洗手间。

        忽然门开了,来的不是送果盘的服务员,而是一帮黑衣汉子,手中端着锯短枪管的五连发,进门朝天一枪,把水晶吊灯给打了下来。

        所有人呆立当场。

        来人用枪逼住他们,有一个人进了洗手间。

        彪哥正在尿尿,让小姐帮他扶着那东西,正尿着,一声枪响,吓得尿了小姐一手,刚回头,枪托迎面砸过来。

        洗手间的门敞着,彪哥被人按在墙上,一刀刀的捅着,血红的刀刃进进出出,尽管音乐声吵闹无比,所有人都能脑补出利刃进出**的噗噗声。

        彪哥被捅了二十多刀,来人才悻悻收手,一招手,全撤了。

        小弟们报警的报警,救人的救人,彪哥被捅成了筛子,但神志还清醒,喘着气说:“是那人干的,我操他妈的敢动我。”

        救护车很快赶到,将彪哥抬上担架拉走,包间里全是血,小姐们都跑了,其他客人听闻杀人,也都结账离开。

        彪哥被送入医院急救室,先止血,再做B超看伤到那个内脏了,让医生瞠目结舌的是,捅了二十多刀,没有一刀伤到内脏,也就是说,这人死不了。

        死是不用死了,不过活罪难逃,二十多刀下去,整个人算是废了,不在医院躺上半年别想出去,据有经验的医生说,伤成这样,住院费手术费医疗费加起来,没有二十万下不来。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