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章 买俩爸爸
  • 第二章 买俩爸爸

    作品:《匹夫的逆袭

        马凌以为是自己的车挡住了别人的路,黄花小区是个老小区,没有停车场,住户的汽车随意停放在路边,经常因为停车出现纠纷,她赶紧去开门,打开门,站在面前的是个陌生人。()

        “不好意思,我这就下去挪车。”马凌说,回身去拿车钥匙,猛然愣住,慢慢转身。

        站在门口的是刘汉东,绝对是刘汉东,这货整了容,但依然是他!杀千刀的刘汉东,没良心的刘汉东,抛弃妻儿满世界鬼混的刘汉东,生孩子的时候他不在,母亲患病住院他不在,儿子生病他不在,为了上户口跑了多少趟派出所遭人白眼的时候他不在,自己曾经无数次的期盼他来,期盼敲门的是他,无数次的失望,无数次的伤心,背地里掉了多少泪,如今他来了,没有任何预兆就出现了,马凌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样默默站着,眼角还挂着泪。

        刘汉东站在门口,他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坐在餐桌旁,拿着小叉子正对着蛋糕发呆,桌上摆着一个小的可怜的生日蛋糕,还有两碗面条,一瓶老干妈,马凌带着儿子就这样这样艰苦的生活,他心如刀绞,无言以对。

        马凌回过神来,转身坐到餐桌旁,淡淡说你进来吧,别站在门口。

        刘汉东进屋,坐下。

        马小西看着陌生人,问妈妈:“这是谁呀?”

        马凌说:“这就是你爸爸。”

        马小西高兴起来:“爸爸买来咯。”

        刘汉东说:“乖,你几岁了?”

        马:“我两岁了。”

        马凌说:“你吃了么?我给你下点挂面。”态度淡漠无比,如同面对的只是同事朋友。

        刘汉东理解马凌的冷淡,他欠她太多。

        “咱们出去吃吧。”刘汉东说,“去饭店。”

        “不了。”马凌低头吃面条,“赶时间,我还要去医院,爸妈都住院了。”

        忽然门又敲响,刘汉东要起身开门,马凌先他一步,上前开门,站在门口的是王超,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纸盒子,看样子是生日蛋糕。

        “我差点忘了,今天是,看到屋里坐着陌生男人,心里一紧,故作轻松问道:“家里有客人啊?”

        马凌说:“进来说话。”

        王超忐忑无比,进了屋。

        马凌接过蛋糕,打开盒子放在桌上,马:“妈妈,你又买了一个爸爸。”

        “不许胡说,这是王叔叔。”马凌喝道。

        王超有些尴尬,冲刘汉东打个招呼,坐下。

        马凌说:“我介绍一下,这是刘汉东,马小西的爸爸,这是王超,我们公司同事。”

        王超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怪不得见到这个男人他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原来是传说中的黑社会大哥回来了。

        刘汉东伸出手:“你好,小王。”

        “你你你……你好。”王超背后冷汗嗖嗖的,和刘汉东握手,感到对方的手粗糙有力,钢铁一般。

        马凌说:“饭不够,我不招呼你们了。”说着低头狼吞虎咽,吃完了把碗一放,站起来说:“我得去医院了,你们陪马小西过生日吧。”

        刘汉东说:“一起去吧。”

        马凌说:“孩子还没吃,你看着他吃饭,等我回来再说。”直接开门走了,咣的一声把门关上。

        王超赶紧站起来:“那啥,我也该走了。”

        刘汉东说:“你坐,咱们聊聊。”

        王超汗流浃背,腿也软了,坐着不敢动。

        刘汉东拿起塑料餐刀,开始切蛋糕,预留了三份,给王超一份,给儿子一份,自己面前一份,说道:“儿子,今天爸爸和王叔叔陪你过生日。”

        妈妈走了,马小西一点也不闹,对这个号称自己爸爸的男人也不排斥,自己拿着小叉子像模像样的吃蛋糕,吃了个满脸花。

        刘汉东不会照顾孩子,他只是满怀幸福的看着儿子。

        王超度日如年,想走又不敢走,鼓起勇气说了句:“大哥,我和马大姐……”

        刘汉东说:“我一直不在家,感谢你的照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句话,无论任何事,我一定能帮到你。”

        这话说得霸气了,无论任何事都能罩得住,换做别人,王超一定认为是在吹牛,但是面前这个男人说出来,他就觉得理所当然,毫无疑问。

        “大哥,我真得走了,要交车了。”王超挤出一个笑容说。

        刘汉东说:“不急,待会儿顺路送我们去医院吧。”

        王超说:“行,没问题。”

        马小西虽然只有两岁,自己已经会吃饭了,孩子饭量小,吃了一个鸡蛋,一块蛋糕,基本就饱了,刘汉东四下看了看,洗衣机里塞满脏衣服,冰箱空的,空调也坏了,屋里冷嗖嗖的,这日子过的实在不咋样。

        “咱们走。”刘汉东抱着孩子,王超打着手电在前面领路,三人走在漆黑的楼道里,邻居侧目而视,下了楼,上了王超的车,直奔医院而去。

        路上刘汉东一直在逗孩子,王超心不在焉地开着车,没注意一辆宝马车从侧面挤过来抢道,他没避让,宝马车擦到了出租车的翼子板,咣当一下。

        王超急刹车停下,开门下车,对方也下了车,二话不说当胸一拳:“**的,会开车么!”

        “是你违章变道!”王超叫道,对方身高一米九,虎背熊腰,开的车也不一般,不是国产宝马,而是一辆进口宝马x6。

        “**的,还顶嘴!”大汉居高临下,揪住了王超的头发,朝他腹部猛掏,看架势是个练家子。

        出租车的后门开了,一只穿着沙漠靴的脚踩在地面上,刘汉东抱着孩子出来了,出言制止:“别打人!”

        “**的,没你的事!”大汉指着刘汉东骂道。

        马小西虽然继承了父母的大胆基因,但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小嘴一扁就哭了起来。

        刘汉东上前两步,说:“你再指我一下试试?”

        大汉笑了:“操,遇到牛逼的了,我他妈也是醉了。”说完又指刘汉东:“信不信我弄死……”

        话没说完,他的手指已经被刘汉东抓住,就听卡啪啪一阵响,手指关节全断,紧跟着刘汉东单手一捋,大汉的胳膊也脱臼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胸口剧痛,整个人飞起来又落在地下,摔得七荤八素,懵了好几秒种,才意识到遇到狠角色了。

        “有种你弄死我!”大汉色厉内荏的喊道,用没脱臼的手拿出手机拨号码。

        刘汉东上前一脚踢飞电话,手按在后腰上,在他的m65风衣下面,藏着一把时刻上膛的g18自动手枪,他在国外混了这么久,很少听到有人主动要求弄死自己的,下意识的想帮他实现愿望,不过手握住枪柄之后还是意识到,这是中国。

        王超都吓傻了,马姐的男人太生性了,绝对的大哥级人物啊。

        交通要道发生事故,一大堆车堵在这里,围观人群不少,交警很快赶来,发现只是轻微的碰擦事故,但是已经演变成斗殴事件,他们处理不了,于是用对讲机呼叫巡警。

        刘汉东说:“小王,你留下处理,我现在医院,去晚了不好。”

        王超忙不迭道:“大哥你先走,这边交给我。”

        那大汉喊道:“妈逼的你别走,打人了还想走,看我弄不死你!”

        刘汉东当着交警的面,上前一脚踢在大汉脸上,顿时牙齿飞溅,满脸鲜血,交警都傻了,这人太嚣张了吧。

        “不好意思。”刘汉东对警察笑笑,“我这人嫉恶如仇,见不得这种人渣欺负人,动不动不是让人家弄死他,就是弄死别人。”

        交警知道这个猛人不一般,也没手段控制他,也不想招惹这个麻烦,只是说:“哎,你别走啊,还没处理完。”

        刘汉东说:“抱歉,有急事,回头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然后堂而皇之的抱着孩子扬长而去。

        ……

        医科大附属医院住院部,肿瘤科病房,马凌喂王玉兰吃完稀饭,将马国庆叫到走廊里说话。

        “爸,他回来了。”马凌静静地说。

        “啊!他回来了。”马国庆心惊肉跳,看看四周,“啥时候?别人看见了么?”

        “就刚才。”马凌说,“他整容了,别人看见也认不出来,他既然敢回来,应该没事了。”

        马国庆想了想说:“还是低调点好,回头问清楚,他的案子到底结了么,要是还背着案底,你就带着孩子跟他出国,我照顾你妈。”

        马凌说:“我不会跟他走的,我也不会原谅他,他是马小西的爸爸,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但他不是我的丈夫了,他不配。”

        马国庆说:“孩子,脾气别这么倔,一家人齐齐整整最重要,咱家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马凌伤感起来:“爸,我不走,我照顾你们。”

        马国庆说:“有条件还是走吧,爸爸没用,在派出所干了这么多年,给自己的外孙子上个户口都办不到,爸窝囊啊。”说着老泪纵横。

        马凌也掉了泪:“都是他害的,我不能原谅他。”

        正说着,刘汉东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把马小西放下来,孩子撒欢奔过来,喊着:“妈妈,姥爷。”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