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兵临城下
  • 第四十七章 兵临城下

    作品:《匹夫的逆袭

        前方战事紧急,一切从快从简,合同签订之后,刘汉东支付了预付款,永昌工贸组织货源,赵辉亲自前往江北订货,顺便帮客户办件事。 。

        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水芹和贺坚叫了车,接刘骁勇出院,到底年岁不饶人,老人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昔日健步如飞,大病一场后变得步履蹒跚,老态龙钟,走路都得靠人扶。

        贺坚拿着脸盆毛巾尿壶等杂物,水芹扶着刘骁勇进电梯,电梯里有个胖子挺热情,帮他们挡着电梯门,还帮着搀扶了老人家一把。

        到家后,刘骁勇喘息着坐到了自己最爱的藤椅上,忽然发觉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拿出来是个信封,里面塞着写满字的纸,他拿起老花镜看了两眼,不禁老泪纵横,喊了一声:“水芹。”

        水芹从厨房里出来,抖着手上的水说:“爸,啥事?”

        “你看看,东东的信。”刘骁勇激动的手都在发抖。

        水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在身上擦干水珠,接过信看了看,泪珠子啪啪的就掉了下来。

        贺坚闻讯而来,看了信也是百感交集。

        信很简单,没多说什么,主要是说自己还活着,没有背叛祖国,只是因为某些不能说的原因,无法回家,等合适的机会再把亲人接出去。

        “快,去告诉马凌。”刘骁勇说。

        水芹说:“我这就打电话。”

        刘骁勇说:“打什么电话,去一趟,把信给孩子看看,可苦了我这个孙媳妇了。”

        水芹不敢耽搁,拿了钱直奔高铁站,买最近的车票去省城,三个小时后抵达近江,一向舍不得打车的她也发狠打了辆出租车,来到黄花小区马凌家。

        生气归生气,最终马国庆和王玉兰还是让马凌和孩子回家住了,毕竟是亲外孙,能不疼么,已经是傍晚时分,马凌正准备接班开出租车去,忽然水芹登门,赶忙请她进来。

        “孩子,东东有信了,你看。”水芹拿出信递过去。

        马凌面无表情的接了信,一目十行的看完,递还水芹,回屋去了,咣当一声把屋门关上。

        水芹愣了,这是啥意思,啥态度,忽然她恍然大悟,自己这个无情无义的傻儿子,在信里压根就没提马凌一个字,人家给他生了儿子,含辛茹苦的养活着,图个啥,你小子在外面闯荡漂泊,只言片语都没有,能不伤人心么。

        马国庆和王玉兰态度也不怎么好,他们才是恨透了刘汉东,这货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了,不过对水芹还是保持了客客气气的态度。

        水芹讨个没趣,只好告辞,坐夜车回江北。

        马凌也没出来送她,过了很久才从屋里出来,眼睛都肿了,她刚在屋里抱着孩子哭的稀里哗啦。

        马国庆说:“凌儿,你有啥想法?”

        马凌倔强的说:“他是他,我是我,他是生是死和我没关系。”

        马国庆叹口气,啥也没说。

        马凌话说的绝情,其实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她喂好孩子,去接班开出租车,搭档看见她都纳闷:“马凌,你中彩票了,这么高兴?”

        马凌笑而不语。

        ……

        科林西部沙漠,反抗军大营,在大量资金堆积下,营地建设的如同美军基地一般规整,拉着铁丝网,四角有塔楼,架着高射机枪,防空导弹随时戒备,政府军的空军已经不敢轻易出动,实际上军队无力清缴叛军,光塔基卡提的一摊子破事就够他们忙乎的了。

        订购的装甲车还没到位,但巴恩斯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亲自乘直升机过来,催刘汉东发动进攻,趁着赛义德焦头烂额,一鼓作气推翻现政权,扶艾哈玛德登基。

        “中国有一句俗话,趁他病,要他命,现在就是机会。”巴恩斯穿着卡其色的猎装,戴着大墨镜,信誓旦旦地说,“成功之后你就可以退休了,下半辈子都不用再干任何事,因为你将会成为亿万富翁。”

        刘汉东说:“先把账结一下吧,不然我心里没底。”

        巴恩斯说:“朋友,你的智商有时候让我很难理解,现在是你掌握主动权,你还怕亏损么,艾哈迈德是个孩子,你是他的朋友,我也是你的朋友,他坐上王位,这个国家的财富任你取,相信我,你的投资会翻上十倍的。”

        刘汉东被他蛊惑的飘飘然了,脑补了种种场景,艾哈迈德是个淳朴少年,不像赛义德那样阴险狡诈,只要自己掌握好分寸,是可以保证在大国博弈中分一杯羹的。

        “好吧,明天发动进攻。”刘汉东说。

        次日一早,营地吹响了号角,刘汉东召集两个旅的指挥官开会,遮阳棚下站满了身穿三沙迷彩服的军官们,他们穿的制服都是中国浙江某服装厂的产品,当然,靴子、腰带、帽子全是,这些被服还是十年前的外销库存货,价格便宜质量好,打扮起来和海湾战争时期的美军差不多。

        科林的战争规模很小,双方战术水平都很低下,所以也不用制定太详细的作战计划,反抗军的参谋长是一位巴基斯坦陆军前少校,他胡乱弄了个作战方案,大家煞有介事的看了看,都点头说行,就这么整吧。

        又一场阿拉伯式的战斗开始了,反抗军进攻塔基卡提外围的一座政府军营地,隔着大约一公里开始开炮,用迫击炮和107毫米火箭弹进行攻击,皮卡上的大口径机枪隔一会冲着大致方向打几个点射,完全看不到敌人。

        前沿指挥部设在一所废弃的房子后面,旁边停着指挥官们的座驾,装甲车还没到货,他们都乘坐民用越野车,奔驰、路虎、兰德酷路泽之类,一字排开,如同高级会所的停车场。

        政府军的坦克是一大威胁,不过他们不敢出动仅有的几辆坦克,当年的皮卡战争证明了坦克的缺陷性,在大量的反坦克武器和机动性极强的皮卡面前,完全发挥不出优势。

        枪炮声不绝于耳,政府军的战斗机终于出现,不过飞行员惧怕便携式防空导弹,不敢低飞,空军又没有精确制导武器,只能靠炸弹和机炮,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

        打仗的时候,隔了几百米有个土坡,地面上铺着白布,上面写着“记者”字样,大群的西方以及半岛电视台的记者们在此现场观摩,架着摄影机、长焦相机,支着天线,即时播报最新战况,地上还铺着摊子,摆着各种饮食,权当野餐了。

        到了晚上,反抗军在刘汉东的严令下,乘车突进,从两翼包抄过去,士兵们一个个心惊胆战,隔了几百米就开始疯狂射击,倾泻子弹,随时准备转身逃命,可是基地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几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冒死开到基地附近,发现大门敞着,进去一看,奔出来狂喜的咋呼:“他们都跑了!”

        原来政府军已经望风而逃,留下一座空营地。

        反抗军大胜,占领一座营地,缴获汽油、弹药十几吨,汽车若干辆,几分钟后,全球网民就都知道了这次胜利。

        近江,马凌正在开夜车,收音机传来国际新闻,科林反抗军今日攻占塔基卡提附近一座基地,据称科林国王赛义德已经向国际社会提出援助请求……

        后排,一对从夜店里出来的野鸳鸯搂在一起,不满的说道:“收音机开小声点。”

        马凌默默的关上了收音机。

        ……

        科林王宫,赛义德在豪华的宫殿里来回走动着,两鬓的头发都白了许多,他本以为能游刃有余的掌握国家局势,游走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但人算不如天算,反抗军已经兵临城下,情报说正在向机场进发,如果丢了机场,塔基卡提就彻底完了。

        他不甘心失败,却又不得不承认,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阿米尔王子静静的站在大门口,看着自己的父亲。

        赛义德停止走动,看着儿子,镇静的微笑:“阿米尔,你去休息吧,明天去伦敦,带着你的母亲和妹妹,你已经是男子汉了,要保护她们。”

        “父亲,我们要打败了么?”阿米尔问道。

        赛义德走过去,摸着二儿子的脑袋:“我们没有打败,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解决不了的问题,战争可以解决,战争解决不了的问题,政治可以解决。”

        阿米尔点点头:“我懂了。”

        “你真的懂了?”赛义德慈祥的笑了。

        “妥协,就可以结束战争。”阿米尔一针见血。

        赛义德很欣慰,儿子虽然年少,但有大智慧,结束战争很简单,反抗军只是某方面的代言人,所求的并不是政权,而是利益,只要自己妥协,就能结束战争,之前只是自己不愿意屈服罢了。

        “去睡吧。”赛义德说。

        阿米尔乖巧的点点头,走了。

        赛义德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拍拍手召侍从进来,说:“让他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久候多时的理查德.索普先生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

        “尊敬的陛下,您决定结束这场没必要的战争了么?”索普说道,“正如丘吉尔所说,这场战争是不必要的战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