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五章 沆瀣
  • 第四十五章 沆瀣

    作品:《匹夫的逆袭

        科林王国并不像其他海湾国家那样富裕,军备实力相对落后,赛义德上台后整军经武,优先发展空军,由于和美国人闹僵,买不到一代神机f16,又不想被俄国人宰,所以从中国人那儿买了一批廉价山鹰攻击机,这种飞机本来是喷气式高级教练机,但是用来对地攻击的效果也很好,尤其是用来对付没什么防空能力的游击队,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章节更新最快

        游击队装备更差,只有皮卡车和重机枪迫击炮,所以犯不上使用昂贵的对地导弹,政府军的攻击机使用了常规炸弹和火箭巢来轰炸营地,按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万万没料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营地早有准备,战斗机俯冲拉起的时候,埋伏在附近的防空导弹发射了,几名训练有素的白人士兵扛着红缨五号冲远去的飞机扣动扳机,三枚导弹呼啸而出,奔着喷气机的尾部飞了过去。

        山鹰在空中爆炸,化成巨大的火球。

        紧随其后的两架攻击机察觉不妙,急忙拉起,迅速脱离战场。

        刘汉东趴在沙堆里,惊出一身冷汗,他倒不是后怕,而是想不到游击队的情报如此精确,能在营地打埋伏,干掉一架飞机。

        再贵的导弹,也不过几千上万美元,而一架飞机,哪怕是最廉价的飞机,也要几百万美元,这场仗,政府军亏大了。

        游击队损失也不小,用来当做诱饵的后勤人员被机炮打死了好几个,帐篷都溅满了血,而且死的都是中国人。

        尸体被抬了出来,一字排开,23毫米机炮弹威力巨大,他们被炸的肢体破碎,拼不成人形了,这些人来自河南,来自安徽,来自福建广东,他们都是走投无路的中国人,沦落到此,为的只是混口饭吃,却冤死在异国他乡的沙漠中。

        朱小强没死,他忙着抬尸体,挖坑,掩埋,脸上没有表情,似乎早已见惯生死。

        一个围着阿拉伯方巾的白人雇佣兵走了过来,指着刘汉东说:“你,别傻站着。”

        刘汉东勾勾手让他过来。

        白人戴着墨镜看不清楚表情,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发觉自己认错人了,但还是走了过来,带着战术手套的手按在枪套上。

        “这些人,本来可以不用死的。”刘汉东说。

        “这是战争,懂么,空中有无人机,红外探测仪,可以看到任何有温度的东西。”白人解释道。

        刘汉东无言以对,这种说辞,简直是不把人命当回事,他啐了一口,骂了一声。

        雇佣兵将手放在耳畔,一脸嚣张:“你说什么?”

        “我说,去你妈的!”刘汉东瞪着他。

        雇佣兵将背上的自动步枪放了下来,摆出拳击的架势,周围人发现有热闹可看,三三两两围了过来。

        刘汉东转身就走。

        雇佣兵三步并作两步追过来,伸手去抓刘汉东的肩膀。

        刘汉东转身是为了蓄力,他听到背后动静,一拧腰,一记鞭腿抽过去,雇佣兵反应挺快,伸手格挡,还是被踢的倒退了几步,重新上前,两人战作一团,很快刘汉东就凭借技术优势占据上风,骑在雇佣兵身上饱以老拳,打得他口鼻窜血。

        没人制止,只有冷眼旁观,因为刘汉东的四个保镖虎视眈眈,那些雇佣兵也认出这个亚洲人是给他们供货的军火商,来头不小,不敢招惹。

        刘汉东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打的休克,这才站起来,擦擦手上的血,转身走了。

        ……

        一架山鹰攻击机在执行作战任务时被击落,飞行员丧生,对于规模很,是巨大的损失,赛义德陛下接到战报,痛心不已,他不心疼飞机,但是飞行员可是难得的资源,训练一个能开战斗机的飞行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死一个少一个。

        赛义德向中方提出新的援助要求,要武装直升机,要歼10战斗机,还要空军教官和顾问,最好能直接参与战斗。

        奥地利,维也纳,欧佩克总部,产油国的石油部长们在此开会,讨论新的石油生产配额,美国页岩油气的大量生产和世界经济增速减缓对于石油国家是长期利空,沙特这样财大气粗的主儿可以凭借配额维持,科林这样没有发言权的小国家就要面临巨额亏损了。

        科林石油部长是赛义德的亲信,他和沙特、阿联酋等国的部长、王子们会晤,忙的连轴转,在沙特一位王子的斡旋下,与埃克森美孚的代表,以及美国的外交官员进行了秘密谈判。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中国进行的。

        ……

        迪拜,棕榈岛别墅,经过连日艰苦奋战,郑佳一终于取得了丰硕的战果,冯庸明里暗里进行的金融买卖,以及旗下的固定资产,都被她列在了一张清单上。

        这张长长的清单放在了刘汉东案头,把他看傻了。

        “冯庸这么有钱!”

        “不光是他,铁三角都有股份。”郑佳一说,“他们攫取财富的手段很简单,就是权力和阴谋,以青石高科为例,典型的强取豪夺,硬生生把一个民营企业变成了囊中物,而且既要做那个,还要立牌坊,在近江老百姓眼里,青石高科可是正儿八经的国企哩,其实国资委的股份只占少数,大头是铁三角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

        清单上除了青石高科,还有山西的一家煤矿,内蒙一个稀土矿,上海浦东金桥的一块地皮,大连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及名声显赫的慈善基金,飞基金。

        “飞基金就是他们洗钱的工具。”郑佳一毫不客气的指出。

        “这些真相,我早晚爆出来。”刘汉东忽然指着清单上一串数字问,“什么意思,冯庸最近买了不少这家公司的股票。”

        郑佳一说:“我也注意到了,诺曼石油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67年,现在根本没有营业收入的空壳公司,股价极其低廉,每股才五美分,长期无人问津,冯庸大肆购买,这是要做一票买卖的先兆。”

        刘汉东手托着下巴,思索道:“我直觉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你不是说张邦宪是徐系的人么?”

        郑佳一冰雪聪明的人,一点就透:“对,石油,他们要在石油上做文章,冯庸这个人没什么真本事,离开权力,他就什么都不会做了,诺曼石油公司就是他们用来吸中炎黄血的蚂蝗,我估计下一步科林将会有大的变局。”

        刘汉东说:“他们购进股票,无非是想做多或者做空,诺曼公司就是个马甲,目标还是中炎黄,可是中炎黄那么大盘子,他们玩的转么?”

        郑佳一冷笑:“没那么复杂,我想冯胖子的计划是这样的,通过关系操作一把,诺曼公司在科林拿几个项目,然后中炎黄以天价收购诺曼,国家的钱转转手就进了私人腰包,就是这么简单,这么明显,这么嚣张。”

        刘汉东说:“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郑佳一嫣然一笑:“那就看你的了,我的大英雄。”

        刘汉东说:“走,我带你兜风去,上游艇。”

        郑佳一脸红了。

        ……

        美国,纽约,冯庸西装革履,油头锃亮,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脚尖晃动着,满脸的春风得意。

        坐在他对面的是两个中年白人,都穿着考究的西装,脸上带着华尔街金融精英那种盛气凌人的傲慢。

        其中一人是高盛的副总裁,还有一位代表埃克森美孚的利益,名字叫做理查德.索普,曾在雷拓矿业工作过,做过多年铁矿石生意,现在主要做石油买卖。

        冯庸大学毕业后就出国,英语说得不错,面对两位吃人不股骨头的老滑头,他丝毫不落下风,经过一番坦率真诚的交流,三方达成了口头协议。

        “要喝一杯么?”索普拿起了红酒瓶,“这是真正的拉菲,你们中国人的最爱。”

        “拉菲也没什么,我计划在香槟地区买两个酒庄,专门生产适合中国人口味的红酒。”冯庸接了酒杯,晃了晃,轻轻嗅着酒香,“比如雪碧味的。”

        大家都笑了,被冯先生的独特的幽默所折服。

        冯庸当然没那么土鳖,他品鉴红酒的水平在国内都算一流,他这样说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有钱,自己的任性。

        “那么,为了我们的合作成功,为了雪碧味道的红酒,干杯。”索普举起了杯子。

        “来个交杯。”冯庸伸出手臂,和索普先生来了个交杯酒。

        第二天,冯庸就乘私人飞机回国了,和姚广进行了一番密谈。

        姚广作为情报机关的某方向负责人,有着为高层提供参考意见的职责,他召集人手,对科林局势做了详细周密的分析和预判,认为在军事上加大援助赛义德政权,导致反对派迅速被剿灭,反而不符合我国的利益,还会刺激到美国人,毕竟科林不是斯里兰卡,中东地区是美国佬的自留地,目前还不能放开手脚,为所欲为。

        姚广的报告送了上去,高层讨论研究,最终做出决定,拒绝了赛义德的军事援助请求。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