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一章 上将之死
  • 第四十一章 上将之死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在卓美亚帆酒店有个长期包房,侍者见到出手阔绰的韩国崔先生,立刻堆着笑容上前帮着拿行李,刘汉东递过去一张钞票,低语了几句,侍者忙不迭的点头。

        两人进了电梯,郑佳一略有些紧张,似乎被自己大胆的行为惊到了,刘汉东很霸气的揽着她的腰,此时想逃都逃不掉了。

        电梯没有去楼层,而是直上天台,这出乎郑佳一的预料,刚想说点什么,刘汉东抓过她的爱马仕手提包,从里面将卫星电话拿了出来,丢给服务人员,拉着她上了直升机,酒店天台上常备游览直升机,随时可以起飞,刘汉东一声令下,直升机拔地而起。

        酒店停车场,奔驰旅行车刚停稳,车窗降下,露出劲装汉子戴墨镜的冷峻面庞,车厢里,特工的笔记本电脑上,显示跟踪目标正在酒店里。

        “队长,要不要上去?”车厢里的年轻人问。

        墨镜汉子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点燃一支烟说:“久别重逢,让他们聚聚吧。”

        直升机飞了五分钟,降落在码头上,刘汉东拉着郑佳一上了一艘三十六英尺长的白色游艇,解开缆绳发动引擎,朝外海开去。

        经过半小时的航行,游艇终于停止航行,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刘汉东和郑佳一四目相对,没有多余的语言,再次抱在一起,滚到了床上,口口口口口(此处删减四千八百五十三字)。

        四个小时后,夕阳西下,映红了海面,一丝不挂的郑佳一躺在床上,慵懒无比,媚眼如丝:“你多久没碰女人了?”

        刘汉东点燃一支烟,反问道:“谁派你来的?”

        郑佳一剜他一眼,夺过了烟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咳嗽了几声,眼泪都下来了:“这什么烟,这么呛。”

        “咱们坦诚相见,有话直说。”刘汉东道,“我不相信巧合,能劳动郑大小姐出马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郑佳一沉默了片刻,拉过毛毯遮住**的身-体,说道:“是我要来找你的,罗汉协助,他们的人可能还在酒店。”

        刘汉东笑了:“我记得罗汉对你有些意思,他明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这么久肯定会发生些什么,还心甘情愿的在下面等着,这心够宽的啊。”

        郑佳一冷笑:“他有的选择么?”

        “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想起我这个逃犯了?”刘汉东警惕性很高,但他也能分辨出事情的性质,以郑佳一的身份绝不可能做“燕子”,所以这次针对自己的行动应该是善意的。

        “事情很复杂,一两句说不清楚,先上岸吧。”郑佳一捡起衣服,背对着刘汉东开始穿,她身材匀称,肌肤紧致细嫩,双腿修长光洁,细腰丰臀,刘汉东按捺不住又走上前去从背后抱紧她。

        “别闹。”郑佳一嗔道,“还来啊,都被你弄肿了。”

        忽然细微的马达声传来,刘汉东急忙奔出船舱,抬眼望去,一艘高速摩托艇正从远处开来。

        “是罗汉么?”刘汉东回望郑佳一,已经穿上内衣的郑佳一满脸疑惑:“我不知道。”

        不管摩托艇上是什么人,都是来者不善,刘汉东把驾驶台下的海军7X50望远镜拿了出来,望过去不禁吃了一惊,摩托艇上有张熟悉的面孔,正是曾在美墨边境追杀过自己的四号特工。

        “你来找我,还有谁知道!”刘汉东高声问道。

        “行程是保密的,但是不一定瞒得住。”郑佳一也觉察到不妙,身体在微微颤抖,茫茫大海上,什么身份都不足以自保。

        刘汉东启动了引擎,问郑佳一:“会开么?”

        “会。”郑佳一忙不迭的点头,胡乱套了件睡衣,过来掌舵。

        刘汉东从底舱拿出了一口箱子,里面装的是巴雷特重型狙击步枪,在海上作战必须使用这种威力巨大的家伙,普通自动步枪的射程根本不够。

        风浪颠簸,目标又远,刘汉东开了几枪都没命中目标,对方蛇形机动,还拿出枪来反击,曳光弹在夜幕下格外清晰,能看得出弹夹里每隔三发穿甲弹加一发燃烧弹,这是要击沉游艇的弹药配置。

        摩托艇船小速度快,和游艇的距离越拉越近,洁白的玻璃钢艇身上弹洞密密麻麻,不过随着距离的拉近,狙击枪的命中率也大大提高,刘汉东屏住呼吸,计算好提前量,一发子弹打过去,疯狂机动的摩托艇中弹冒起了黑烟,抛锚了。

        郑佳一松了口气,紧张的战斗让她肾上腺素急剧分泌,高度紧张,终于逃出生天,精神一下松弛下来,才发觉腰部疼痛,伸手一摸,满手鲜血,顿时傻眼,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刘汉东一把扶住郑佳一,帮她检查包扎伤口,一枚子弹击中了她的腰部位置,是盲管伤,有进口没出口,伤到哪个内脏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不及时送医,郑佳一的命就保不住了。

        “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刘汉东大声道。

        郑佳一嫣然一笑:“死在这里,也挺好。”

        “别说傻话。”刘汉东将游艇马力开到最大,调转船头向码头驶去,同时用船上电台联络医疗救援直升机,阿拉伯人的效率低的吓人,直升机迟迟不到,游艇高速疾驰,港口隐隐若现。

        栈桥上已经有救护车的红蓝灯光在闪烁,游艇一靠岸,救护人员的担架就抬了过来,刘汉东满是是血,抱着奄奄一息的郑佳一下船,将伤者放在担架上,如释重负。

        周围人群中,有几张亚洲面孔,身上的杀气掩都掩不住。

        刘汉东的手伸进裤兜,握住了手榴弹。

        又有一群人围拢过来,领头的正是罗汉,他和先前那帮人面对面对峙起来,刘汉东就站在中央。

        “罗队,这是军方要的人。”对方领头的皮笑肉不笑。

        “国安也在找他,而且这个行动是我策划的,你们不要抢生意。”罗汉霸气十足,大手一挥,“带走。”

        “等等!”对方按捺不住拔枪相向,双方都不是善茬,栈桥上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罗汉,你心里清楚,今天你带不走他,除非带走的是尸体。”对方态度相当坚决。

        罗汉紧紧盯着那人:“我才转业几天,你就爬到我头上拉屎了。”

        那人道:“对不起罗队,我是执行命令。”

        刘汉东知道罗汉是来保自己的,可眼下的形式不妙,看起来非得火并一场才能解决问题了。

        “既然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罗汉一摊手,突然拔枪,动作快如闪电,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枪响了。

        刘汉东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前的血花,罗汉竟然开枪打自己。

        他踉跄了几步,栽倒在海里,临死前脑海里连走马灯都没出现,全是错愕惊诧。

        “现在可以了吧?”罗汉怒容满面,“尸体你们不会也和我抢吧!”

        对方是罗汉的后辈,在气势上要弱一些,况且他们的任务就是**消灭刘汉东,既然罗汉帮着做了,那任务就算完成了,看着海面上飘起的血迹,这帮人悻悻撤离。

        ……

        刘汉东做了很多噩梦,梦到自己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挣扎,亲人们就在眼前却无法相认,脚下是万丈深渊,无数的骷髅挥舞着双臂,张着扭曲的大嘴无声呐喊。

        他从噩梦中醒来,满身是汗,喘着粗气,低头看胸前,绑着绷带,按一下,伤口还在疼,周围环境静谧,白色的床单和墙壁,百叶窗,看不出是在哪里。

        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在转动,一分钟后,罗汉推门进来了,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

        “你敢开枪打我。”刘汉东咬牙切齿道。

        “你活该。”罗汉说,“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刘汉东不傻,他当然能猜到罗汉开枪是为了救自己,他穿着病号服跟着罗汉穿过走廊,来到另一间病房,这是一个大套间,设施齐备,隔着玻璃墙能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皮肤皱的像树皮,面色灰黄黯淡,老人斑密布,正是许久不见的罗克功上将,心电监护仪上,生命体征很弱。

        罗汉换了罩衣,在登记本上签了字,和刘汉东一同进入无菌病房。

        罗克功虚弱的摆摆手,算是打过了招呼,目光转向罗汉,后者会意,戴上手套,从医疗器械箱子里拿出针筒和针剂,娴熟的吸取,用棉球消毒,给老人注射了一针吗啡。

        针剂很有效,上将脸上泛起了病态的潮红,招手让刘汉东上前。

        刘汉东走到床前。

        “我快要去见马克思了。”罗克功说话气喘,说一句要停顿几秒钟,“情报系统有特务,我不安排好,不能走。”

        “被渗透了……自毁长城……死不瞑目……”罗克功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话,气就喘不上来了,护士进来给他吸痰,加大氧气浓度。

        上将喘息了一阵,挣扎着坐起来,罗汉急忙搀扶他:“叔叔,不要急,慢慢说。”

        “刘汉东,恢复军籍,给他军衔和待遇,上尉,不,少校,人力物力管够,让他查,从中情局方面查,查内奸……查叛徒,查……”老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罗汉按了铃,医生和护士们涌进来一阵抢救,终于还是宣告不治。

        刘汉东和罗汉站在玻璃墙外,看着监控仪上微弱的心跳轨迹变成了一条直线。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