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六章 暴露
  • 第二十六章 暴露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一场虚惊,这几个黑人小伙是大学篮球队的队员,受过良好教养的另一类人,他们也是来吃饭的,刘汉东放在后腰上的手悄悄收了回去,拉一下衣服遮住手枪柄,但是那一瞬间被坐在旁边的伊莎贝拉不经意的瞥见。

        这是个神秘莫测的男人,伊莎贝拉将秘密藏在心底,并没有当场揭穿。

        这顿饭聊了很久,饭后伊莎贝拉和刘小飞先走,刘汉东送露西去地铁站,两人在地铁口分别,此时天色已晚,地铁站里乘客稀少,等了五分钟,来了一列地铁,车厢里也是空荡荡的,露西上了车,找个角落坐下,开始玩手机。

        曼哈顿房价极其高昂,露西又不愿意住在学校,她和男朋友一起在布鲁克林租了个小公寓,两个月前男朋友分手搬了出去,房租还差一个月到期,所以这段时间还得继续住。

        车厢里只有两个乘客,另一个是位上年纪的墨西哥老头,垂着头打瞌睡,车轮和轨道撞击着,发出单调的声音,从后面一节车厢过来两个黑人,穿着套头衫,手里拎着包裹纸袋的酒瓶,他俩在露西后面的座位坐下了。

        露西有些不安,过了一会儿起身往前走,还好,那俩黑人没有跟过来。

        终于到站了,露西下了车,匆匆出站,她察觉身后有人尾随,一瞥之下,心惊胆战,那俩黑人竟然也是这一站下车,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地铁站里人不多,灯光昏暗,纽约的地铁也算臭名昭著,百年历史的地铁线路错综复杂,如同迷宫一般,成了犯罪者的天堂,这儿的治安也不归NYPD管辖,而是地铁警察局负责,警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抢劫、强奸等恶性案件时常发生。

        露西的心脏开始狂跳,加快步伐,拿出手机准备随时拨打911,可是忽然身后脚步声消失了,她回头一看,两个黑人不见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刚转到一道弯,就看到两个黑人站在面前,如同一堵坚厚的黑墙。

        “救命!”露西还没来得及喊完就被捂住嘴拖走,她身材不算娇小玲珑,足有五尺七寸高,120磅体重,但是在魁梧黑大汉手中就像洋娃娃一般轻飘飘。

        露西脑海中闪过很多网上看过的案例,地铁中的裸尸,贩毒魔窟中的**,或者被毁容强-暴一辈子需要心理辅导的受害者,她从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其中一员,悔恨交加,恐惧万分,她连呼救的力气都没了。

        两个黑大汉将露西拖到地铁站台尽头的角落,这里有一个废弃的修理间,露西被丢在地上,两人开始猜拳,决定胜负之后嘻嘻一笑,撞击一下拳头,其中一人开始解裤带。

        “不要!”露西颤抖着往后挪动,她的手袋被另一个人拿着,正在翻手机和钱包。

        黑人狞笑着走过来,摸出一把锋利的剃刀,他们总喜欢用这种武器,短小精悍,杀伤力巨大,对女性的威慑力尤其强,这东西划在脸上,深深的刀口连整容医生都没辙。

        露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泪珠滑落。

        黑人的脏手并没有碰到她,奇怪的声音传来,像是用棒球棍大西瓜,露西睁开眼睛,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李昂正在殴打那个黑人,用他的拳头一下下痛揍黑人的脑袋,那个翻包的家伙已经倒在地上,两条腿无意识的蹬着,看样子像是受了重伤。

        露西惊呆了,在她心目中,李昂是个很安静的亚洲男孩,中国人向来不喜欢惹事生风,遇到麻烦宁愿吃亏,可是现在的李昂却完全变了个人,他冷静而专注的修理着黑人暴徒,将其打得彻底丧失抵抗能力才松开手,黑人软塌塌的倒在地上。

        “有纸巾么?”李昂看着拳头上的血污,皱起眉头问道。

        露西从地上跳起来,扑向李昂,死死抱住他的脖子,眼泪横流,这一刻她爱死这个酷毙了的男人了。

        李昂好不容易才把露西扯下来,捡起她的包说:“走吧。”

        “不用报警么?”露西问道。

        “不。”李昂摇头,“让他们在这儿躺一会儿,反思一下。”

        “好吧,你说得对。”露西幸灾乐祸,拎着包跟着李昂一溜小跑走远了。

        两人出了地铁站,快步回家,路上行人不多,这儿的社区居住不少黑人,治安情况不佳,远处警笛声不绝于耳,与曼哈顿相比,或许这里才是真正的纽约。

        很快到了露西的租住公寓,她诚恳要求李昂上去坐坐,这个时间点,上去坐坐的意义比较复杂,但刘汉东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露西的家面积不大,杂乱无章,地上摆一个大床垫,床上是各种毛绒玩具和书籍,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龌龊了一些。

        “喝咖啡还是茶?”露西在厨房里问道。

        “袋泡茶。”刘汉东说,拿起橱子上的小镜框,那是一张泛黄的合影,一家三口,稚嫩的小女孩骑在爸爸肩膀上,女主人幸福的微笑,男人穿着老式的六沙迷彩服,背景是一辆布雷德利步兵战车。

        露西端着茶杯进来,看到刘汉东在欣赏照片,便道:“那是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我爸爸在陆军服役的时候。”

        “斩首行动。”刘汉东说,“我知道,那时候我上中学。”

        露西把茶杯递过来,扒拉出一块地方盘腿坐下,啜着茶问道:“你是超人么?怎么会预知我有危险?”

        刘汉东耸耸肩:“我有第六感,你相信么?”

        “相信。”露西含情脉脉看着他,女大学生自己脑补的事实是,李昂这个蜘蛛侠每天放学都尾随保护自己,只是今天出了危险才挺身而出,平时都默默蹲守一旁,想到这个,她就满满的幸福快要溢出来。

        其实刘汉东是发现了端倪,那俩黑人就是中央公园里厮混的流氓,尾随露西下了地铁,所以在一路跟踪保护,如果不出事他也不会现身,没想到还是暴露了身份。

        “李昂,你是个奇怪的人,一定有很多故事。”露西往前凑了凑,托着腮帮子看着他,“可以讲给我听么?”

        刘汉东从兜里掏出一把蝴蝶刀,耍了几下递过来:“留着防身,早点休息,我走了。”

        露西只好送他下楼,目送李昂头也不回的远去。

        ……

        曼哈顿,陈家大厦,这里虽然是陈家的产业,但是实际上已经被陈子锟的女婿谭鹤掌握,陈姣生了一对儿女,儿子娶了个华侨,女儿嫁给了白人,现在已经是第四代了,也就是伊莎贝拉这一辈人。

        伊莎贝拉和舅舅的感情很高,她的舅舅叫谭国基,拿中华民国和美国的双重国籍,掌握谭家在马来西亚、台湾、香港的产业,最近事业中心挪到了中国大陆,在苏州有自己的工业园区,是当地政府的座上客。

        谭国基正在沙发上看报纸,他不爱用平板电脑,就喜欢看散发着油墨香味的纽约时报,这是一种派头,一种风格。

        伊莎贝拉凑过来,坐在舅舅身畔,舅舅有三个儿子,没女儿,最疼这个外甥女。

        “说吧,又有什么事?”谭国基给烟斗装着烟丝,慈祥的问道。

        “我最近认识一个人,很奇怪……他是台湾人,但是又对大陆很了解……他还有枪……”伊莎贝拉将自己的迷惑说给了舅舅听。

        谭国基淡淡一笑,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他当即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老王,帮我查一个人,台湾人在美国,叫李昂,大概二十来岁吧,没什么,我外甥女的朋友,想查查底细。”

        第二天,谭国基接到台湾方面的回电,他的人脉很广,黑白通吃,查个人太容易了。

        接完电话,谭国基表情凝固,据查,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名字也叫李昂,新竹人,二十六岁,但是去年此人在泰国潜水的时候出意外死亡了!

        “谭先生,如果您能获知护照号码的话,我们会做进一步调查。”对方的话犹在耳边回荡,“情报局的同仁说,这个人有可能是大陆方面派出的谍报人员。

        谭国基紧张起来,他知道大陆方面在统战工作上的力度,这个李昂很可能是针对谭家来的,伊莎贝拉就是突破口,所谓的辞职出走,只是欲擒故纵的小招数,雕虫小技,骗小女生行,骗老谋深算的商界精英就是自找苦吃。

        他考虑再三,决定不把真相告诉外甥女,小孩子过早接触政治的黑暗面不是好事,他只是打电话告诉伊莎贝拉,以后不要和这个李昂来往,外甥女问原因,谭国基支支吾吾,语焉不详。

        好奇心害死猫,舅舅越是遮遮掩掩,伊莎贝拉越是好奇,她迫切的想知道神秘的李昂到底什么来头,探秘需要伙伴,最佳伙伴当然就是同为中国人的刘小飞。

        刘小飞是访问生,他来自于中国大陆一所大学,据说出身高级干部家庭,但是身上却看不到那种土鳖暴发户的气息,后来才知道,刘小飞的初级教育是在英国进行的,他曾就读于英国贵族的摇篮,哈罗公学,若不是因为身为省部级领导的外公严格要求,他应该读的是剑桥或者牛津。

        伊莎贝拉并不把刘小飞当做自己的男朋友,因为这个小伙子距离她心目中的男人距离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作为朋友还是蛮不错的,细心、体贴、英俊,而且多金。

        她找到刘小飞,神神秘秘的告诉他,李昂的身份很可疑。

        刘小飞沉思良久道:“其实我觉得他像一个人。”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