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五章 李昂的身份
  • 第二十五章 李昂的身份

    作品:《匹夫的逆袭

        5.

        刘汉东使用了简单粗暴的肢体语言,效果相当之好,黑哥们非常透彻的理解他的意思,并且非常配合的告诉了他答案。

        作为回报,刘汉东只是摘了他的下颌骨,这一招是跟小崔学的,摘下巴颌是小儿科,最酷的是一拍人的肩膀,顺势一捋,一拉,胳膊就脱臼了,这一招他不轻易使,因为技术还练到家,摘下来就安不上了。

        十分钟后,刘汉东找到了另外一伙人,这帮黑人少年正聚在一起吸毒,玩的不亦乐乎,和刚才那伙人不同的是,这帮少年个个带枪,其中就包括昨天抢劫刘汉东的俩个小贼。

        刘汉东向他们走来,少年们看呆了,这个亚洲人疯了么,黑天半夜的孤身一人挑衅黑人团伙,就算他是警察也不可能这肥的胆子吧。

        在他们的注目礼下,那个胆大包天的亚洲人将两只手伸到背后,潇洒无比的拔出两支m9手枪来,入乡随俗,既然来了美国,就得用美国最经典的m9,这两把家伙是刘汉东在唐人街花高价买的,他是逃亡者,枪是必需品。

        黑人少年们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掏枪,刘汉东动作比他们快多了,眼睛都不眨,左右开弓,m9的套筒快速往复,子弹壳一枚枚跳出,他并不是用眼镜瞄准,而是用心里的眼睛瞄准,长久以来的训练形成了肌肉记忆,指哪儿打哪儿,弹无虚发。

        他没有滥杀无辜,尽管这些人可能哪个都不无辜,少年们不是手臂中弹就是腿上挨了一枪,所有人都被这个神秘蒙面人的枪法所慑服,不敢再动。

        刘汉东走到近前,用冒烟的枪口指了指那俩毛贼:“你,还有你,留下,其他人,滚蛋!”

        少年们互相搀扶着逃走了,刘汉东开始询问:“昨晚抢来的手表呢?”

        “法克,你是谁!”黑人少年桀骜无比,枪口顶着脑袋也不示弱。

        刘汉东收起枪,反手抽出甩棍抖开,敲在少年膝盖上,顿时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划破中央公园的夜空。

        “这是反问的代价,我再问最后一遍,手表在哪里?”刘汉东语气冰冷。

        “卖掉了,卖给59街那个波兰人开的钟表店了。”少年很识相,立刻招供。

        刘汉东觉得应该给他俩一点教训,他收起枪和甩棍,戴上了铁指节套。

        当天夜里,附近医院收治了十余名伤患,都是年轻黑人,有枪伤,有骨折,最严重的两个少年被打得不成人形,膝盖骨碎了,手臂断了,脑袋肿的像猪头,连他们的妈妈都未必认得出来。

        “这个倒霉蛋的下半生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急救医生这样说。

        ……

        刘汉东蛰伏纽约是秉承着大隐隐于市的原则在此避祸,不愿惹事生非,但那块手表是他唯一的心理寄托,不是对辛晓婉的寄托,而是对过往种种一切的怀念,所以,表不能丢。

        第二天中午,刘汉东驱车来到59街,找到那家波兰人开的钟表店,先查看一下并无异状,推门进店,铃铛清脆响起,店内有些昏暗,并不像那些高端奢侈品腕表店一般灯火璀璨,而是充满古旧气息,墙上全是挂钟,玻璃柜台里是各种年代的手表。

        店主是个老头,眼睛不好,修表匠人用眼过度,视力都不怎么好,只有带上放大镜鉴别名表的时候才能变得锐利无比。

        刘汉东提出要买昨天店里购进的那块欧米茄。

        “你怎么知道店里收了表?”老头斜着眼看他,“你是警察么?”

        刘汉东拿出一叠美元放在柜台上。

        “对不起,那块表已经预定给客人了。”老头说。

        刘汉东拿出手枪,压在钞票上。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份上,优先卖给你。”老头回身从柜子里拿出那块橙圈的欧米茄海马潜水表,这表并不是稀罕货,二手价格也就在两千美元上下,而且店主收它只花了二百美元,所以并不在意卖给谁。

        刘汉东丢下一千美元走了,这种收赃的店主黑白两道都熟,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心里肯定明白。

        十分钟后,一个穿风衣的华裔女子走进了钟表店。

        店主抱歉道:“对不起,那块表被人买走了,他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

        辛晓婉有些沮丧,后悔没有预付定金,她出了钟表店,纽约又开始下雨,远处的大厦笼罩在灰色的雨雾中,一片萧瑟。

        ……

        刘汉东回到研究所继续工作,露西看到他腕子上的手表,奇道:“警察抓到劫匪了?”

        “不,我又买了一块同样的。”刘汉东说。

        露西做梦也想不到刘汉东用自己的办法拿回了手表,她想起一件事,说道:“昨天伊莎贝拉来找过你,说什么编剧的事情,她让你给她回个电话,或者直接去找她,对了,她也在哥大上学,在商学院。”

        刘汉东心道不好,这是一个不妙的预兆,接二连三的意外预示着将要发生大事,必须离开纽约,换一个地方藏身了,但不能走的太突兀引起别人的怀疑。

        说曹操,曹操到,伊莎贝拉到了,不过不是一个人,她和她的男朋友一起来的,刘汉东看到这个男孩,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眯起了眼睛,心底一团火熊熊燃烧。

        男孩是刘飞的儿子,刘小飞。

        刘小飞和伊莎贝拉手拉手,亲昵无比,他没认出眼前的男子就是昔日近江风云人物刘汉东。

        “我有点事,失陪。”刘汉东明白自己的掩护身份就要暴露,顾不得礼貌,打声招呼就出去了。

        他去向林德伯格教授请辞,说自己有急事要回台湾,教授说,马上放寒假了,不能等几天再走么。刘汉东说很被抱歉,恐怕不能。

        教授给刘汉东开了一张支票,作为他最后的工资,并且希望他解决自己的麻烦后还来上班。

        “谢谢,我会考虑的。”刘汉东在研究所没什么私人物品,他也没和同学们打招呼,走的干脆利索,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刘汉东在曼哈顿租了一处公寓,他不打算退掉,但是肯定不能再住,他也不打算就此离开纽约,这座大都会有一千万人,隐居在这里比隐居在小镇之类地方安全的多,他准备先搬到布鲁克林去住,找个新的工作,结交新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话,连李昂这个身份也要换掉。

        伊莎贝拉在研究所等了两个钟头,还是忍不住央求露西给刘汉东打电话,露西打了,电话已经关机,于是去找林德伯格教授,教授一脸惊讶:“他没和你们辞行?大概是太匆忙了吧,李昂家里有急事,回台湾去了,如果你能联系上他,请帮我把这封推荐信交给他,他再找工作的话用得上。”

        露西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李昂会突然辞职,家里有事大概只是借口吧,因为曾经听他说过,在台湾没什么亲人了。

        “我陪你去找他,他应该没这么快离开。”伊莎贝拉说。

        露西答应了,刘小飞去开了一辆gtr跑车过来,载着两个女生去了李昂住的公寓。

        公寓距离不远,就在88大街上,紧挨着中央公园的入口和地铁站,距离几个博物馆步行就能抵达,刘小飞在路边寻找车位,两个女生上楼敲门,恰巧刘汉东在屋里收拾东西,听见敲门迅疾闪到墙边拔出手枪,打开手机,他随身带两部手机,其中一部用来正常通讯,另一部与住所周围的摄像头连接,用以安全监控。

        屋门上门的摄像头将走廊照的一览无遗,来的是露西和伊莎贝拉,刘汉东把枪塞回腰间,用衣服遮掩好,开了门。

        刘汉东根本没邀请两人进屋,反而提出到咖啡馆坐坐,他相信以自己的口才,把两个二十岁的单纯小妞骗的五迷三道不成问题,转而又想到,舒帆差不多也有十九岁了吧,和伊莎贝拉同样的年龄,不知道她现在可好。

        附近就有一家小餐厅,平日卖些羊角面包煎蛋三明治之类的,咖啡自然是有的,三人落座不久,刘小飞也进来了,脸上挂着纯良友好的笑容,老实说刘汉东对刘小飞没什么恶感,他厌恶的刘飞,但看到这张酷似其父的面孔,怎么也无法产生好感。

        四人在小餐厅里相对而坐,刘汉东说这里的培根卷不错,我请你们吃,伊莎贝拉说你刚失业,还是aa吧。

        大家点了餐,露西将教授写的推荐信给了刘汉东,然后边吃边谈,伊莎贝拉虽然出生于美国,但是在家一直是用汉语交流,甚至会模仿多个省份的方言,她有些纳闷,因为李昂明明会说北京味的普通话,这会儿却操起了台湾味的国语,而且说的不那么地道。

        刘汉东刻意说的一口娘娘腔的台湾国语,为的是符合自己的身份,并且能不开口的尽量不开口,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深深懂得。

        餐馆门前经过几个嘻哈打扮的黑人,是刚从中央公园出来的小混混,刘汉东急忙低头搅拌咖啡。

        叮当一声,怕什么来什么,那几个黑人居然走进了餐馆,刘汉东叹口气,拿了张纸巾擦手,今天免不了要动手了。

        黑人有自己吃饭娱乐的地方,是不会进这种中产阶级吃出没的餐馆的,他们进来唯一的理由就是,找人。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