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 李昂
  • 第二十三章 李昂

    作品:《匹夫的逆袭

        

        春去秋来,“李昂”在纽约已经半年了,这座城市四季分明,很像他的家乡江北,每当迎来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他总是有种幻觉,自己躺在黄花小区自家的床上,身旁躺着的是马凌。

        但是身旁空无一人,他没交女朋友,也没男朋友,但是朋友很多,林德伯格教授研究所里那些喜爱中国文化的学生都成了他的朋友,没人不喜欢这个高大英俊、文质彬彬的台湾人。

        “李昂”虽然是台湾人,但是能说一口很地道的大陆普通话,听不出地域口音,他身体很棒,胸前有很多伤疤,据他说,是当初在台湾服役的时候,军事演习造成的,同学们都很单纯,深信不疑。

        今天是个重要日子,林德伯格教授要带领学生们参加一个PARTY,一个上流社会人士举办的聚会,按照要求必须穿正装,露西囊中羞涩,提出借点钱租礼服,刘汉东从钱包里拿出五百美元给她。

        露西并不惊讶,她不是第一次发现李昂是个土豪了,这家伙特别酷,从不用信用卡,他只花现金,钱包里永远鼓鼓囊囊,装满了百元大钞,或许他是个富家子弟而不愿意透露身份吧,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露西这样脑补。

        刘汉东陪露西去租了礼服,顺带着给自己也租了间笔挺的晚礼服,人是衣裳马是鞍,穿上之后立马变了个人一般,露西都看傻了,平日里不修边幅的李昂竟然如此的帅气逼人,为了衬得上李昂,她又连换了三套礼服,直到李昂催促说马上就要晚点。

        聚会场所就在曼哈顿,是一栋建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大楼,按照当前曼哈顿的地价,估计价值在十亿美元左右。

        “你知道这是谁的房产么?”露西从出租车里钻出来,神秘的说道。

        “总不会是陈子锟家的房子吧。”刘汉东一边付账一边道。

        “猜对了,就是陈家的房子。”露西继续给他科普,“陈家是研究所最重要的经费提供者,所以这个PARTY很重要,明白么。”

        两人向门口的侍者出示了请柬,得以进入,刘汉东警惕的发现,门口有带枪的特工,应该是贵宾的保安人员,和自己无关。

        大厅里客人云集,没人在乎两个迟到的年轻人,露西挽着刘汉东的胳膊走向正在和主人交谈的林德伯格教授,教授面前的一对老人都是华人,女的雍容富丽,男的神采奕奕。

        教授看到了刘汉东和露西,正要把他们引见给主人,忽然不远处过来一个穿夜礼服的高大白人,大家立刻迎了上去,露西也捂着嘴低声惊呼:“哦,我的天啊,副总统!”

        刘汉东对副总统并不感冒,况且这里有不少新闻记者出没,闪光灯啪啪的闪着,让他极为不安,如果自己的照片上了门户网站,那可就麻烦大了,他借口去洗手间,独自上楼,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一会。

        走上盘旋的楼梯,刘汉东停步扭头俯视,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泰坦尼克号》里进入上流社会宴会厅的杰克,他没看到,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大楼并不是每个角落都对宾客开放,有些地方就竖起了谢绝进入的牌子,但刘汉东看着幽深的走廊尽头,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过去走一走。

        他踩着厚实的地毯,步入了走廊,墙壁贴着墙纸,红木的墙裙,天花板上挂着铁制灯罩的白炽灯,一切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风格,让人感觉走进了历史。

        走廊尽头,是一扇虚掩的门,刘汉东轻轻推开了门,这是一间卧室,陈设温馨而朴素,窗下摆着躺椅和小圆桌,桌上放着瓷茶杯、老花眼镜和一份泛黄的纽约时报。

        刘汉东有种感觉,这就是陈子锟生前所住的房间,不知道他最后的岁月是和哪一房夫人共同度过,站在这里,他仿佛置身历史中,时间在凝固,在倒流,关于陈子锟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

        “嗨。”身后传来打招呼的声音。

        刘汉东回头,只见一个纤细的少女站在门口,她应该带一点白人血统,皮肤更加白皙,鼻梁更加高挺,气质娴静,和环境无与伦比的搭调,总之,很美。

        “抱歉,我是来洗手间的。”刘汉东道。

        “那你找到了么?”少女问道。

        “可能我找错地方了吧。”刘汉东道,“也许洗手间在另一头。”

        “既然来了,就参观一下吧,别担心,这是私人博物馆的一部分,可以参观的。”少女狡黠的一笑,上下打量着刘汉东,“等等,我忽然有一个想法,你可以配合我么?”

        “抱歉,我还有事。”刘汉东的第六感告诉他,肯定是出风头的事情,可自己偏偏不能出这个风头。

        少女拦住去路,有些蛮横的说:“你必须要帮忙,你是林德伯格教授的学生吧,你们研究所明年的经费还想不想要啦?”

        “至少我要知道,帮什么忙。”刘汉东只得屈服,这种时候配合是最佳的选择,因为对方已经认准了你,如果抗拒,只能增加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很简单,穿上这套衣服。”少女打开衣橱,从里面拿出一套呢子军装,蓝色的薄哔叽料子,法式竖条金肩章,马裤,皮靴,还有一顶同样面料的大檐帽,帽墙上是五色星徽,以刘汉东的学识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北洋时期,陆军上将军的制服。

        他明白,少女是想让他当模特,这可麻烦大了,上了公开新闻,李昂的掩护身份就算败露了,他断然拒绝:“如果是做模特的话,我干不来。”

        “你就穿一下嘛,不做模特,就给我外婆看一下。”少女跺着脚撒娇,软磨硬泡,刘汉东只得就范,房间里其实就有洗手间,还有步入式衣柜,他在里面换上了这身军装,蹬上马靴,戴上大檐帽,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恍如隔世。

        出了门,少女眼睛都亮了,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着,啧啧称奇,忽然想起什么,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布袋包裹的军刀,金色的刀带和穗子,雕刻精细的刀柄,镶金嵌玉,九头狮子环绕,这是上将军才有资格佩戴的九狮军刀。

        北洋军装没有武装带,军刀直接挂在内腰带上,少女弯下腰,帮他挂上了军刀,又递给他一双白手套,打扮完毕,像是完成了一件艺术品般,啧啧连声,满意无比。

        “现在,你跟我下楼去。”少女说。

        “不,这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能力,请你谅解。”刘汉东坚决不从,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穿一身百年前的军装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是COS陈子锟么,保不齐明天纽约时报的花边新闻就登上自己照片了,这不是嫌命长么。

        他这就要脱军装,少女急了,赶紧哀求:“求求你,帮帮我,这样好了,你就在这里,不要走,我让外婆来看一眼就行,可以么,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你的外形,就是我心目中外曾祖的形象,我想让外婆看看她的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么,只是一个小小的心愿,可以么?”

        刘汉东只得答应,少女喜不自禁,乐颠颠的跑出去,在门口停了一下回头说:“忘了告诉你,我叫伊莎贝拉。”

        片刻后,伊莎贝拉陪着那对老人,还有林德伯格教授上了楼,当看到身穿北洋将军服,挎着九狮军刀的刘汉东时,老人并没有震惊,反而问孙女:“这就是你找的演员?”

        刘汉东傻眼了,不是说穿个衣服瞅两眼么,怎么变成演员定型照了,难不成你们还想找我拍电影么!

        林德伯格教授哈哈大笑:“伊莎贝拉,你没看过1923年的《TIME》么,其中有一期的封面是陈子锟将军的照片,和李昂的造型并不相同,如果非要说像,我觉得李昂更像陈大帅麾下一名叫做骁勇的将军。”

        老太太仔细打量着刘汉东,也点头道:“是的,他更像刘叔叔,但是太斯文了。”

        刘汉东心说刘骁勇是我亲爷爷,能不像么,至于说斯文,那是老子霸气内敛,要是外放出来,不得吓死你们。

        林德伯格教授介绍道:“这两位是陈姣女士,谭鹤先生,这位是我的助手,来自台湾的李昂。”

        刘汉东摘下手套,和两位老人握手,改用汉语说幸会。

        林德伯格教授道:“这位想必你已经认识了,伊莎贝拉,《将军》项目的策划人,也是陈子锟将军的曾外孙女。”

        刘汉东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这个丫头论辈分该喊自己什么,嘴里道:“这个项目不会是一部电影吧?”

        “你猜对了,《将军》是一部电影,我们已经取得中国大陆方面的许可证,这将是一部中美合拍的鸿篇巨制,我打算请斯皮尔伯格来拍。”伊莎贝拉煞有介事道,“这部电影投资很大,演员阵容也是空前强大的,但我不准备找那些大牌影星,我要找本色的非专业演员,既然外婆说你像骁勇爷爷,那你就演他好了。”

        刘汉东毫不犹豫道:“谢谢,可是我真的不感兴趣,而且我也不会表演。”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