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章 黑锅
  • 第二十章 黑锅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朱小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因为他没有护照,身份不明,被士兵们押解到一处充当临时监狱的宗教学校,这里已经关押了不少人犯,其中不乏身份不明的外国武装人员。

        漫漫长夜,伴随着枪声和惊恐度过,天亮的时候,叛乱终于平息,中东地区缺水,淡水比油都贵,即便如此,赛义德陛下还是慷慨的派出了五辆消防车,沿街喷水洗地,冲刷彻夜杀人造成的遍地血污。

        这一夜,直杀的血流成河,损失最大的是宗教界人士,许多德高望重的伊玛目被恐怖分子杀害,死无全尸,陛下对此表示哀悼,并且承诺严惩凶手。

        军队和警察掌控了塔基卡提市区的局势,但仍有不少恐怖分子逃出城市,隐藏在沙漠地区和政府军打起了游击战,赛义德陛下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封闭边境,机场,照会邻国政府,协同围剿恐怖分子……

        科林的局势引发世界各国关注,美国海军第五舰队的驱逐舰第一时间出现在相关海域,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中国远洋护航舰队的一艘护卫舰也迅速部署到科林海域,并且在不通知科林方面的情况下,直接停靠码头,舰炮直指岸上,为码头上数千名中国工人提供武力保护。

        科林王国政府在局势恢复正常后,向中国驻科林大使馆提出抗议,在得到安全保障后,中国海军护卫舰驶离科林海域,但依然停泊在波斯湾中。

        赛义德向码头派出一个连的陆军,保护中资企业恢复正常秩序,并且提出请求,借用所有的吊车。

        工地上不缺吊车,领导们只是奇怪,科林当局要这么多吊车干什么,为了两国友谊,他们没多嘴多舌就答应了,几十辆吊车开到市区,司机们也算开了一会眼界,这些吊车都是充当绞刑架使用的,当局处死罪犯,为震慑效果着想,一般都是使用吊车,这回要处死的人太多,吊车不够用了,路灯又不够高,所以只能借中资企业的吊车客串。

        一时间,塔基卡提满街都是吊死鬼,警察和宪兵押着五花大绑的犯人在吊车下面排队等着,一个个的轮流挂,绞刑不比上吊,并不是所有人挂上就死,有些死得快,有些死的慢,折腾好久才咽气,过程相当痛苦。

        朱小强也在等待绞刑的队伍中,他没被当场枪决并不代表没事,没有护照,手持武器,妥妥的ISIS武装人员,紧急状态下连审判都免了,直接吊死。

        当日要吊死的人太多,朱小强免于一死,当夜,他和一帮人被押上卡车,颠簸了一个钟头,终于开到目的地,这帮死刑犯跳下卡车,举目四望,砂海茫茫。

        军警让他们列队跪下,不许回头,然后传来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大概是当局嫌绞刑太麻烦,直接集体枪决吧。

        可是枪声始终没有响起,犯人们回头看去,发现军警已经撤离,只有远去的卡车尾灯。

        居然再次莫名其妙的死里逃生,朱小强感叹自己的狗屎运实在太强。

        ……

        冼辉的遗体被装在一个简陋的板条箱里,秘密运上了护卫舰,暂时保存在冷库中,随同登舰的还有接到回国命令的罗汉及其部下。

        护卫舰在波斯湾停泊了几日,科林局势缓解,便驶离了此地,停泊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罗汉等人和装着冼辉遗体的箱子一同下舰,乘坐领事馆的车辆前往机场,搭乘专机返国。

        专机降落在北京西苑机场,罗汉下了飞机就被总参保卫部的军人控制起来,他并没有反抗,死了一个少将,丢了一个中校,当然要有人负责,自己就是不二人选。

        保卫部门成立了专案组彻查此事,冼辉的遗体交由法医解剖,一个现场勘察小组紧急飞往科林,但是现场已经被破坏殆尽,没什么可看的了。

        罗汉被审了三天三夜,将去科林发生的所有细节都叙述了一遍,专案组办案人员盯着他的眼睛问:“冼辉到底是谁杀的?你真的不知道?”

        “我进去的时候,人已经死了,而且根据现场迹象,起码死了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不是刘汉东打死的。”罗汉口干舌燥,这话他已经重复了无数遍,但对方还在不停追问,他们的意思很明显,要把冼辉的死推到刘汉东身上。

        “据说你对冼主任很有意见,认为他会毁了T部队,你还对姚广很有看法,觉得他不配当T部队的政委?”审案人员是个老手了,句句诛心。

        罗汉正色道:“T部队是党的部队,不是我个人的部队,上级的任何指示我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你这话是对我的中伤和污蔑,我保留申诉的权力。”

        “住口!冼主任就是你伙同刘汉东害死的,我们有确凿的证据!”办案人员勃然色变,猛拍桌子,“冼主任体内取出的子弹,和刘汉东持有步枪的弹道一致,这就是铁证!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罗汉是特种军人,受过刑讯逼供的训练,别说这种低水平的诱供了,就是严刑拷打也不会让他让他屈服,他鄙夷笑道:“少来这套,你有证据就拿给我看,别胡说八道,我问你,姚广人在哪儿?”

        办案人员始终没提姚广的下落,说明他们知道姚广在哪儿,而且此人肯定已经安全,甚至可能就是诬陷者,因为冼辉死的时候他就在现场。

        沉默了一会儿,办案人员说:“姚广就在隔壁,他和你一样需要审查,他的审查更加严格,你们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在撒谎。”

        姚广确实在接受审查,不过他的待遇比罗汉稍强,因为他舅舅施加了压力,说我们家的孩子不会当叛徒。

        根据姚广的叙述,冼辉是被刘汉东打死的,但他不清楚罗汉是不是参与了行凶,至少袖手旁观不作为的嫌疑是有的,因为冼辉一直有解散T部队的想法,而罗汉一直将T部队视为自己的私人小团体。

        “冼主任是为了掩护我才死的。”姚广说这话的时候很黯然,他受了枪伤,一颗子弹击中了肺部,差点要了命,据他说,他是全靠着意志力支撑,抢了一辆车在沙漠中开了很久,在科威特边境遇到人才活下来。

        这件事注定成为罗生门,罗汉和姚广都是有背景的人,一个是病休上将的侄子,一个是实权中将的外甥,而冼辉虽然贵为少将,背景却并不深厚,他的牺牲被高层下令低调处理,罗汉和姚广也都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只是经受了包括测谎在内的严格甄别,。

        冼辉的死需要有人负责,而最佳人选就是刘汉东。

        ……

        科林的动乱终于宣告结束,最大的赢家是国王陛下,这位剑桥大学毕业的经济学硕士搞起政治来一点不像阿拉伯人,反而像个老谋深算的英国佬,国王办公室早就侦知法赫德亲王的阴谋,不但不加以粉碎,反而坐视暴乱发生,等事态发展到临界点才出动军警一举剿灭,不但威信大增,还顺带着把宗教界的反对者全灭了。

        赛义德的统治固若金汤,但他深谋远虑,并没有把俘虏的ISIS全部处决,而是留了一部分放走,这一招用中国人的话叫做养寇自重,境内没有几个恐怖分子,后面的戏就不好唱了。

        国王陛下造访美国驻科林大使馆,寻求美国政府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支持,这件事很快被秦鹰扬获知,密电国内,有关部门紧急制定政策,派出外交小组赶赴科林斡旋。

        总理的外交成果即将毁于一旦,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外交部门和军方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钱,许诺支援科林中国产金龙大客车一百台、以及一个轻装甲旅的武器装备,条件是不要继续和美国人接触,附带条件是交出刘汉东。

        赛义德狮子大开口,索要四架空客320,用以组建科林航空公司,还要两艘中国产轻型护卫舰和十架歼10战斗机,他漫天要价,中方坐地还钱,最后初步达成协议,以四架中国产ARJ21支线客机,一艘退役053型护卫舰和四架枭龙战机为代价,半卖半送,附送军事培训,达成了协议。

        作为回报,赛义德给在暴乱中死亡的中国工人每人一百万美元的抚恤金,并且同意中方军事舰艇停靠科林码头。

        这些秘密谈判,刘汉东毫不知情,他虽然身为国王办公室第五处主任,但只是挂了个虚名,赛义德从来都没真正信任过他,这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划,刘汉东就没有参与。

        中资企业的工人们陆续回到工地,继续建设,科林内政部派遣了数十名警察保护工地安全,军车也经常来回巡逻,事态渐渐恢复平静。

        春节到了,刘汉东等人在科林过节,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很不好,哪怕佳肴美酒也不能平复这种惆怅,大伙儿草草过了个年,开始讨论下一步去向问题。

        “反正钱够,去欧洲当个富家翁,在阿尔卑斯山下买个别墅,没事滑雪,遛狗,多好。”李思睿说,他本来是想回国的,考虑再三还是留了下来,毕竟跟着东哥混,钱途肯定差不了。

        “去大韩民国。”小崔低头擦枪,冒了一句。

        “要我说,去南美当毒枭。”火雷两眼放光,无限向往。”墨西哥可乱了,整天杀人贩毒,政府都管不了,简直就是天堂。”

        正说着,有人敲门,是国王办公室的侍从,说陛下召见刘汉东。

        刘汉东不疑有诈,驱车前往,在进入王宫之前是要解除武器的,按照规矩他在一间屋子里等候国王到来,等了十分钟,国王没来,进来四个中国人,穿着铁灰色的衬衣和藏青西裤,剃着板寸头,彪悍无比。

        “刘汉东,你被捕了。”为首一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