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九章 逆转之夜
  • 第十九章 逆转之夜

    作品:《匹夫的逆袭

        短暂的犹豫之后,刘汉东就做出了决定,救!

        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行事光明磊落,现在是敌我矛盾,先解决了外人,再来解决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如果冼辉和姚广坚持要带自己走,再弄死他们不迟。

        米24向冼辉等人藏身的车间飞去,从天上望过去,土黄色的大地平整荒凉,炼油厂工地上烟柱无数,遮天蔽日,真有末日穷途之感。

        直升机舱内噪音轰鸣,机油味冲鼻,这架二手货是刘汉东花二十万美元淘来的不知道几手货色,今天大强度飞行,高速转弯,急升急降,让人感觉机身都快散架了,不过即便是这么一架老掉牙的直升机,也能称霸科林的天空。

        火箭弹已经打光了,只剩下机首管机枪里的几百发弹,不过机舱里还有苏式的RPK轻机枪可以进行火力压制,刘汉东把侧舱门打开,风沙忽忽的往里灌,不戴风镜一准迷眼,下面就是冼辉藏身的车间了,周围有一圈武装人员躲在卡车后面开枪。

        刘汉东哗啦拉上枪栓,一声令下,火力全开,一辆丰田皮卡被密集的弹掀翻在地,武装人员闪避不及,被机枪火力扫倒,如同秋风的落。

        冼辉松了口气,他和姚广两人只有两支枪,如果不是车间水泥墙壁厚实,铁门坚固,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不过前来驰援的是刘汉东,这让将军的心情略有不爽,心埋怨罗汉办事不利,既然发现刘汉东有直升机,夺过来就是,不但不采取果断措施,反而还给刘汉东创造立功的机会,这小,蛮有心计。

        姚广也长吁一口气,尽管他极恨刘汉东,但毕竟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不过转念又一想,这兵荒马乱的,万一自己落到刘汉东手里,生死可就不好说了。

        小崔驾驶着米24畅快淋漓的追杀着武装人员们,忽然风挡玻璃上出现一个白点,他一愣,得亏这是防弹玻璃,不然就得命丧当场,正要寻找狙击手的所在,说时迟那时快,不知道从哪儿飞来一枚拖着烟迹的火箭弹,小崔手忙脚乱,躲闪不及,尾翼被击,米24的方向舵失灵,机油、液压油、零件崩散,黑烟冒起,机身快速打转,舱内警示蜂鸣响起,向地面坠落。

        “抓紧!”刘汉东大吼一声,死死抓住舱壁上的尼龙网,米24不同于单薄的欧洲直升机,机身庞大臃肿,皮糙肉厚,抗打击能力超强,重重的落在地上。除了溅起一阵尘烟外,并无其他损伤。

        坠毁的直升机遭到密集弹雨打击,机舱内的人被压制的逃不出去,连头也不敢露,只能躲在里面挨打,眼瞅着武装人员们出现在视野,RPG火箭弹瞄准了机身,一直歪倒在驾驶座上的小崔突然坐正了身,双手紧握操纵杆,按下了武器发射钮,机首下的管机炮转瞬间调整方向,将剩下的百余发弹倾泻过去……

        这场仗打得很艰苦,刘汉东等人同样发觉对方不是乌合之众,而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精锐,双方旗鼓相当,隔了百米对射,这种时候拼的就是人多枪多火力猛了。

        刘汉东这边人少,但是胜在弹够多,还有两箱手榴弹可劲的造,小崔的狙击步枪指哪儿打哪儿,刘汉东甩开膀狂扔手榴弹,早年部队的投弹冠军终于大显神威,赶得上一门轻型迫击炮了,对方支撑了二十分钟,弹越打越少,只得撤走。

        穷寇莫追的道理谁都懂,更何况他们根本没有交通工具用来追击,刘汉东跑到车间大门旁,高喊开门,里面没动静,他做个手势,火雷猛踹大门,看起来坚固的大铁门竟然开了,火雷一个踉跄扑进去,就地翻滚,卧姿据枪,紧跟着小崔冲进去,却傻了眼。

        “老大,进来看看。”火雷说。

        刘汉东闪身进来,车间里血腥味弥漫,遍地都是尸体,没有一个活口。

        他们检查了一遍,基本上全是炎黄的工人,只有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年男穿着便装,胸口弹,眼睛睁着却没了呼吸,他身旁还丢着一支自动步枪。

        门外传来汽车急刹车的声音,三人齐刷刷举枪瞄准大门,只见进来的是罗汉等人。

        罗汉环视四周,一眼发现了年人,脸色剧变,扑过来将手指搭在尸体颈部脉搏上。

        “死透了,心脏了一枪。”刘汉东说。

        罗汉站起身,表情古怪:“你知道他是谁么?”

        刘汉东也不傻,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

        罗汉扯下了帽:“他是冼辉,主管东的主任,少将军衔。”

        刘汉东丝毫也不怜悯:“死得其所,好歹死的像个军人。”

        罗汉伸手将冼辉的眼皮合上,四下翻找尸体,可是却没发现姚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货失踪了,打他卫星电话,接不通。

        “手机在这儿。”刘汉东从地上捡起一部卫星电话丢过来,罗汉接了一看,果然是姚广的那部。

        “看起来像是近距离射杀。”罗汉很有经验的分析,“恐怖分冲进这里大开杀戒,冼辉战死,工人们被屠杀,姚广很可能被他们绑架了。”

        刘汉东说:“你注意到那些人不像是ISIS武装么?”

        罗汉点点头:“看到了,是雇佣兵,事不宜迟,追!”

        刘汉东说:“敌情不明,你往哪儿追,还有那么多同胞等你保护呢。”

        罗汉也是乱了方寸,他权衡了一下,决定遵从刘汉东的劝告,以保护同胞为重,此时袭击炼油厂的恐怖分已经撤离,只留下满地尸体和火灾现场,已经有工人自发的拿起灭火器救火了,但是火势太大,于事无补。

        刘汉东出面召集剩余的工人,利用一切能开起来的交通工具、甚至工程机械,浩浩荡荡前往码头,与此同时,电厂的工人们也在唐建军的组织下向码头撤退,科林乱起来将会没有尽头,全面撤离只是时间问题。

        前路漫漫,罗汉坐在敞篷越野车里,手里夹着一支烟却长久不抽,直到燃到尽头才丢下,拿起卫星电话向国内汇报。

        北京,外交部已经收到驻科林大使馆的紧急求救电话,称科林大乱,资企业遇袭,损失惨重,但是外交部无能为力,距离最近的国海军舰艇在亚丁湾,且不说开过去需要时间,光是和军方的协调就需要起码一两天。

        军方也收到了罗汉的汇报,冼辉的阵亡是震撼性的噩耗,一名主管东情报的少将级军官被不明武装打死,不但是军方的巨大损失,更是丢了一次大人。

        ……

        资企业的工人们丢下坛坛罐罐,全部撤离到码头上,以唐建军为首的企业领导们组成临时指挥部,组织工人护卫队,24小时保护大家,等候国内派遣飞机或者轮船来撤人。

        入夜了,科林的乱局还在继续,塔基卡提进入地狱模式,宗教极端分趁机而动,大肆烧杀抢掠,满街都是暴民。

        一架湾流公务机悄然降落在塔基卡提国际机场,戎装打扮的赛义德陛下从飞机上下来,儿并没跟在身边,跑道上是十辆发动着的萨拉丁装甲车,荷枪实弹的士兵们警戒四周,盔带勒在下巴上,满脸都是汗水。

        默罕默德准将向陛下敬礼,低声汇报了情况,赛义德将手杖夹在腋下,在副官摊开的地图上指了几个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给我从地图上抹掉。”

        大队装甲车和运兵卡车从机场驶出,车上满载士兵,卡车后面还拖着轻型榴弹炮,三架直升机拔地而起,机舱门敞着,机关枪杀气腾腾。

        与此同时,坦克部队也从王宫开出,会同蛰伏在宪兵司令部里的大批武装宪兵和警察,包围塔基卡提城区。

        深夜,刘汉东和罗汉站在码头的龙门吊上眺望城区,那里火光冲天,枪炮声不绝于耳,谁都能猜到那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今夜,将会有无数人丧命。

        塔基卡提被血洗了两遍,第一遍是被恐怖分们和暴民,第二遍是被国王的军警,出城的道路被封锁的水泄不通,军警看到活动的人影就开枪,十字路口停着坦克车,高功率大喇叭不断地宣读着戒严令,军警组成二十人一组的小队,到处搜查叛乱分,不经审判就地枪决。

        国王办公室麾下的特种伞兵执行了一项绝密任务,就是对极端宗教领袖和骨干人物实行**消灭,他们是国王新政的坚决反对者,碍于身份打不得抓不得,今夜是个灭口的良机。

        某别墅内,朱小强抱着枪蹲坐在墙边,雪白的墙壁上溅满鲜血,尸体已经被他拖到外面去了,对面坐着的是已经蒙上面纱的阿拉伯妇女和她的两个女儿,她们是被朱小强救下的,但双方并没有任何沟通,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屋里没开灯,因为停电,即便有电也不敢开。

        外面枪声密集,女人们瑟瑟发抖,朱小强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他杀了几个人,但是距离真正的战士还差了很远。

        忽然大门被人打开,一群士兵涌了进来,朱小强刚把枪拿起来,刺眼的手电光照的他两眼发花,他的枪被下了,整个人被架了起来,转眼就到了门口,又被丢在地上,后脑勺上顶了一支枪。

        朱小强闭上了眼睛,心无波澜,死了就可以回家了吧。

        他当然没有死,带队的军官正是这家男主人,听老婆说了朱小强的事迹,下令赦免了他。

        再次死里逃生,朱小强的神经都麻木了。I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