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乱战
  • 第十八章 乱战

    作品:《匹夫的逆袭

        

        姚广的卫星电话已经调成静音模式,战斗的时候带一个随时会响的玩意在身上可是大忌,恐怖分子们在炸炼油设施,爆炸声此起彼伏,火焰冲天。

        冼辉心急如焚,可是他分得清轻重缓急,设备坏了可以再采购,人没了就全完了,所以他坚定的对姚广说:“撤!”

        两人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又有武器在手,交叉掩护前行,任何时刻都避免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中,他俩完全可以自保,但是那些工人们就惨了。

        炼油厂的工地占地上千亩,厂房之间距离很大,一览无遗,恐怖分子们开着皮卡车来往纵横,暴露在开阔地上工人们被他们打猎一般射杀。

        惨叫声不绝于耳,眼睁睁看着同胞们倒在血泊中,冼辉断然道:“不走了,和他们拼了!”

        姚广傻眼,这话可不该从一名将军嘴里说出来,也太幼稚了些,工人们命如蝼蚁,死了也就死了,你一个负责情报工作的高级军官挂了,对国家是多大的损失啊。

        “老板,这里太危险。”姚广道。

        “这里是战场,我是军人,我哪儿也不去。”冼辉推开姚广,猫着腰冲向一处掩蔽物,躲在后面向大开杀戒的恐怖分子开火,他枪法很好,一个短点射就把皮卡车厢里的机枪手撂倒了。

        火力被吸引过来,冼辉迅速转移阵地,身手矫健无比,姚广一咬牙,也举枪射击,为冼辉分担压力。

        ……

        热电厂建设工地,刘汉东一直在用对讲机监听战局实况,局势混乱到了极点,由于无线通讯网络崩溃,交战各方都使用对讲机,军用民用频段都有,很多人连加密都懒得加,直接用明语沟通,对讲机里枪声爆炸声不绝于耳,根本插不进话,更别提了解局势了。

        赛义德陛下和阿米尔小王子都在英国,暂时联系不上,王宫方面不用问,固若金汤,兵营和机场都有大量驻军,也不用担心,最需要关注的是几个中资企业的营地,见刘汉东不愿意出手相救,罗汉也不怪他,借了一辆车,自己带着手下奔炼油厂方向去了。

        刚开出去没多久,罗汉等人迎面和武装人员碰上,对方二话不说就开了火,重机枪准头差点,罗汉一个漂移甩尾,越野车原地转弯又狂奔回来,子弹在汽车附近打起一股股尘烟,刘汉东在围墙上看到,赶忙让大家开枪掩护。

        几十个工人一起开枪,子弹横飞,武装人员没料到工地有这么强大的武装,硬生生刹住汽车,倒车离开射程,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也就四百米,还得是精锐士兵才能打到这么远的目标,普通人也就是几十米的作战距离,双方可劲的搂火,枪声跟爆豆一般,其实伤亡很少。

        罗汉的车开进了电厂,越野车上一排弹孔,幸运的是人都没事,罗汉跳下车,抢过一支八一杠,对着五百米外的敌人立姿射击,三发短点射,当即造成对方伤亡。

        武装人员再往后撤,躲在一栋房子后面,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增援来了,开始发射土造火箭,一枚枚钢管做成的火箭弹落在工地上,完全是无的放失,但造成的恐慌不小。

        ……

        朱小强也在作战中,他和本部人马提前离开别墅,乘坐卡车前往塔基卡提市区,在一座商场的地顶楼开始行事,一帮人戴上防毒面具,向通风口内灌注化学制剂混合物,建筑内的人很快闻到刺鼻的味道,黄绿色的烟雾从通风管道涌出。

        “毒气!”有人惊恐的大喊,整座大厦瞬间进入崩溃状态,顾客们发疯一般往外跑,踩踏事故频发,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上救人啊,赶紧逃命要紧。

        一辆警车当街停下,两个警察下了车,惊愕的看着数百人迎面奔来,远处商场大门内涌出黄绿色的烟雾,从烟雾中走出几个戴着防毒面具的人,手持自动步枪。

        警察急忙钻回汽车,用电台向总台报告,还没说完,一串子弹打来,风挡上几个弹孔,血溅警车。

        塔基卡提到处都有枪声,大批武装人员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打砸抢,放火杀人,沿着街砸玻璃,洗劫货物,焚烧停靠在路边的汽车,警笛声、爆炸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警察们难以镇压局面,收缩回警察局自保。

        科林国家电信局的机房被黑客攻占,导致全国的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网络瘫痪,只有卫星电话和对讲机可以使用,但卫星电话毕竟是少数,所以各方面都使用对讲机联络,所有的频段都充斥着声音,乱了套了。

        朱小强跟随同伴们沿街推进,时不时丢两颗爆炸物,他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兴奋无比,活了二十几年,憋屈了二十几年,今天终于得以发泄了!他心底一个狂妄的想法蠢蠢欲动,何不真的参加ISIS,杀人放火快意人生。

        不过,最终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朱小强趁同伴们和警察当街对射,悄悄溜号了,附近是一条空荡荡的街道,两侧都是白色的小洋楼,他随便选了一座,翻墙进去,踢开门,屋里一阵惊叫,是几个没戴面纱的女子。

        科林虽然是执行伊斯兰教法的国家,女人出外必须戴面纱,但是在家里没这个讲究,朱小强手里有枪,女人们瑟瑟发抖,哀声求饶。

        朱小强本想趁机洗劫一番,不过看到母亲护着三个十一二岁的小萝莉,顿时心软,好言抚慰,他的阿拉伯语说的词不达意,对方没充分理解,反而更加害怕。

        忽然大门被砸的砰砰响,朱小强下意识的以为是同伴来抓自己的逃兵,魂飞魄散,夺路向后花园逃去,大门被砸开,一群暴民冲了进来,没拿枪,手持阿拉伯弯刀和棍棒,进门就抢东西打人,有几个歹徒还将女人抬进了角落。

        朱小强正在后院爬墙,好不容易爬上墙头,就看到外面大队武装人员路过,也看不出是哪部分的人,吓得他跌落墙头,正好听到屋里的尖叫声,他不是英雄,也没打算救美,不过事情的发展往往不由人,两个拿刀的家伙冲进了后院,发现了朱小强,双方对视了两秒钟,俩家伙挥刀扑过来,雪亮的弯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朱小强下意识的端起自动步枪一扣到底,两个倒霉蛋被打死,朱小强胆气大壮,迅速换了新弹匣,心一横冲进了屋子。

        枪声再度响起,白墙溅满了鲜血。

        ……

        刘汉东决定动用武装直升机敲掉敌人的火箭发射装置,米24立刻起飞,昂贵的57毫米火箭弹不要钱一般往敌人阵地上泼洒,顿时火海一片,工人们兴奋无比,纷纷站在围墙上拿着手机拍照录视频。

        武装人员一触即溃,迅速撤离,米24也不穷追,当即掉头飞向码头。

        码头上也有武装人员在肆虐,直升机的到来立刻吸引了地面火力,几十支自动步枪朝天射击,但大多数都落空了,最有威胁的是皮卡车上的高射机枪,打得泼风一样,在八十年代的阿富汗战场上,德什卡重机枪颇有战果,打掉至少百架米24,但那都是预先设伏,居高临下,从山顶下俯射的成果,地面上的任何火力点在武装直升机面前都是案板上的肉。

        武装分子们被猛烈的火力打得四处溃散,直升机悬停在半空,绳索抛下,罗汉背着枪迅速滑降,和两个部下一起建立火力支撑点。

        直升机又飞向炼油厂,刘汉东倒不是为了救冼辉和姚广,而是为了上千名同胞。

        炼油厂工地几乎被彻底摧毁,到处是浓烟和烈火,武装人员的目的性很强,就是破坏设施,杀伤人员,制造恐怖气氛。

        此时冼辉和姚广已经被人包围在一处未完工的车间里,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十几名中国工人,外面似乎有二十多个武装人员,短点射打得很有章法,而且枪声和AK47截然不同,应该是美式M4的动静。

        冼辉捡起一块锃亮的不锈钢碎片当做镜子伸出墙外观看,隐约能看到雾气升腾中穿着泥色作战服,围着阿拉伯方巾的士兵,棒球帽、墨镜、腿部快拔枪套和沙漠靴,造型洋气拉风,绝不是ISIS士兵的风格。

        “白人雇佣兵。”冼辉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说道,跑得急,他肺管子都咳出血来了。

        “他们怎么会在这儿?”姚广拿出卫星电话,看到未接电话,赶紧回拨过去,小声道:“罗汉,你他妈跑哪儿去了,炼油厂遇袭了,老板危险!”

        罗汉大嗓门连冼辉都听到了:“整个科林全乱套了,我刚从电厂杀到码头,这边打得正激烈。”

        姚广急道:“你马上过来增援,我们被包围了,对方是白人雇佣兵,很难对付。”

        罗汉说:“直升机马上到,刘汉东在上面,他会营救你们,把方位报过来。”

        姚广按了一个键,将所处经纬度发了过去,罗汉又将方位发给刘汉东,请他优先营救冼辉少将。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刘汉东回答道,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救这些来抓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