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七章 发枪
  • 第十七章 发枪

    作品:《匹夫的逆袭

        姚广拿出卫星电话,可是厂房屋顶墙壁屏蔽了信号,打不出去,冼辉急了,问姚广带了几把枪。

        “两把。”姚广从脚踝处拔出贝雷塔袖珍手枪递过去,冼辉喝道:“这是娘们用的!要大家伙。”

        于是姚广只好将配枪sigp228给冼辉用,冼辉接了枪娴熟的检查一遍,打开保险,沉声道:“我掩护,你迂回过去,抢两支冲锋枪过来。”

        姚广腿都软了,他是搞情报的,不是搞特战的,哪怕对付几个低水平的恐怖分子也不行。

        冼辉看出他的迟疑,道:“你掩护,我上。”

        生死关头,姚广顾不上巴结首长了,忙不迭的点头,握着枪弯着腰出去,正好两个蒙面枪手从大门外进来,见状一梭子打过来,ak47的准头差点,姚广屁滚尿流,连滚带爬,躲到了一堆机器后面,竟然毫发无伤。

        两个枪手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姚广吓得一颗心砰砰乱跳,根本不敢冒头,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忽然啪啪两声,冼辉现身,手枪冒着硝烟,将军宝刀不老,二十米距离内依然能做到百发百中。

        姚广松了口气,赶紧跑过来从枪手身上摘下绿色帆布子弹袋抛给冼辉,自己也拿了一条子弹袋,一支自动步枪,换上了新弹匣,哗啦一声上膛,心还在狂跳,但是镇定了许多。

        “老板,怎么办?”姚广问。

        冼辉说:“先隐蔽起来,政府军应该马上就到。”

        ……

        米24飞抵中东防务大楼天台,刘汉东下机直奔办公室,果不其然,罗汉正在办公室等他,两人热情握手,拥抱,狠狠捶打着对方的胸膛。

        “喝什么,来点冰镇啤酒吧。”刘汉东从冰箱里往外拿啤酒,罗汉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腋下快拔枪套里的hkusp点四五口径战斗手枪的枪柄闪着幽光。

        刘汉东拿了两瓶百威,两人碰瓶,仰脖吹。

        “痛快。”罗汉说,“在禁酒国家喝酒,快感有加成。”

        刘汉东说:“我这儿什么都有,你想吃肘子我都能给你弄来,住几天吧,享受一下中东土豪的生活。”

        罗汉哈哈大笑:“好啊,有时间一定住几天,体验一下土豪生活,不过你今天得先跟我回去。”

        刘汉东也大笑,罗汉顿了顿,也跟着笑了,笑的前仰后合,外面人看到他俩如此融洽,都松了一口气。

        忽然,笑声戛然而止,刘汉东冷着脸道:“我跟你走了,恐怕就回不来了。”

        罗汉说:“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

        刘汉东看看窗外:“你一个人来的?”

        “当然不会,不过你放心,你不乱动,狙击手是不会开枪的。”罗汉把酒瓶放下,站起身来。

        “我不能跟你走。”刘汉东说,走到了窗边,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别让我为难。”罗汉情绪有些低落,“我是军人,我必须执行命令。”

        刘汉东指了指外面:“想走也走不了啦,有不速之客。”

        罗汉也走到窗前,两人站在中东防务大楼第十层上俯视街道,只见远处几辆皮卡车疾驰而来,车上是张牙舞爪的蒙面枪手。

        “这个国家又要乱,乱起来对我们有什么损害,你心里应该清楚。”刘汉东从腰间拿出对讲机下令:“准备战斗。”

        罗汉是特种部队军官,经常越境执行任务,很多时候得不到上级指示,这就要求具备高超的判断分析能力以及担当,科林政局变化,中资企业必受损害,那可是几百亿美元的大生意和数千中国工人的生命安全,与之相比,抓捕刘汉东根本不值一提。

        此时不但不能抓捕刘汉东,反而要大大仰仗他。

        罗汉迅速做出判断,也用藏在袖子里的话筒向部下发出指令,让他们盯着街上的恐怖分子。

        “怎么回事?”罗汉问道。

        “谁他妈知道,这个国家就这样,成天闹腾,国王也神龙不见首尾,我都找不到人。”刘汉东快速出了办公室,接过火雷递来的防弹背心和钢盔,一边走一边穿戴,罗汉紧随其后:“你手下有多少人?”

        “十来个。”刘汉东眉头紧锁,“这点人根本不够,现在我们去王宫,那里驻军最多,城市已经不安全了。”

        罗汉说:“王宫是安全了,可是中资企业怎么办?”

        刘汉东停步道:“我是一个贪腐分子,马上就要被抓捕回国的,你说我能顾得上他们么?”

        罗汉正色道:“同胞受难,匹夫有责,这是你的责任。”

        火雷推搡了一把罗汉:“少来这套,把人当夜壶啊。”

        罗汉手稍微动了一下,几把枪齐刷刷就瞄准了他。

        “别紧张。”罗汉双手低垂,不再做出任何有威胁性的动作,双目直视刘汉东:“现在只有你才能保护他们,他们都是同胞,远渡重洋出国打工,每个人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你好好想想。”

        刘汉东沉默了一会儿,拿出对讲机调了频段,联络塔基卡提警察局和宪兵司令部,可是对讲机里传来密集的枪声,那边已经开打了,指挥官说遭遇袭击,上百名武装人员疯狂进攻,抽不出人手去保护中国人的工地。

        远处隐隐有密集枪声传来,窗外,塔基卡提老城区黑烟冲天,有人点燃了汽车轮胎阻塞道路,这是暴乱分子们惯用的招数了。

        这场变故,比预想的还要严重,isisi不是要制造几起恐怖事件那么简单,他们要夺取科林的政权!

        刘汉东瞬间做出了决定,他一把揪住罗汉的领子,把他拽到跟前,瞪着他说:“兵分两路,你走陆路,带他们去电厂工地找唐建军,我在空中掩护你们。”

        罗汉热血沸腾起来:“好!”他在刘汉东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迅速下楼,刘汉东带人上天台,从楼梯间里将两具火箭巢抬了出来,用小推车推到米24机翼下开始挂装。

        中东防务大楼地下车库,三辆越野车和两辆卡车已经准备就绪,罗汉跳上开道的越野车,子弹上膛,严阵以待,车队急速开出地库,朝着热电厂方向驶去,天空中,一架米24武装直升机转动旋翼,杀气腾腾的飞着。

        道路上空荡荡的,没有恐怖分子的影子,一路有惊无险,顺利抵达热电厂工地,电建指挥部项目经理是刘汉东的老朋友唐建军,他的防范意识比较强,十分钟前得知科林局势有变,立刻关闭大门,确认来者是中国人之后才放行。

        车队停在指挥部前,直升机也缓缓降落在空地上,还没落地刘汉东就跳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刘汉东问。

        “炼油厂那边已经被袭击了,死了不少人。”唐建军忧心忡忡道,“咱们这边也是早晚的事儿,我组织了几十个退伍兵出身的工人,分发了钢管和木棒,恐怖分子打过来,好歹能顶一阵子。”

        一位工程师愤怒的说:“本来有带枪的保安,国内一句话全给撤了,又不给我们发武器,这样不就成了案板上的肉么?”

        刘汉东说:“他们不给你们发枪,我发!老唐你组织一下,让会打枪的人都来领取武器。”

        唐建军瞪大了眼睛:“你没开玩笑吧?”

        刘汉东道:“都什么时候了,我有心思和你逗闷子么!发枪!”

        火雷跳上卡车车厢,拽下苫布,露出堆积的草绿色木箱子,抄起撬棍撬开箱子,拿出一支八一杠自动步枪喊道:“领枪了!”

        工renmen迅速汇聚而来,几个班长爬上车帮忙,打开装子弹的铁盒子,将油纸包着的子弹发给领到枪支的工人。

        这些枪本来是中东防务的保安们的配枪,保安们被遣散之后,这些枪都被收缴,有些弹匣里还装满了实弹哩,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电厂工地上有几十号退伍兵,虽然大多是技术兵种出身,但是起码的枪械操作是掌握的,他们领到了八一杠和五六二,动作虽然有些陌生,但是感觉一会儿就找到了,有枪在手,胆气就壮,唐建军说:“上围墙,恐怖分子来了就给我开枪!”

        带着安全帽身穿中炎黄工作服的工renmen手持钢枪,摩拳擦掌,分成若干小队,配备对讲机,分守电厂工地的进出口,严阵以待。

        唐建军和刘汉东握手:“小刘,多亏你了,不然恐怖分子打进来,咱们就全完了,我在巴基斯坦可是经历过的,恐怖分子杀人不眨眼啊。”

        罗汉很感慨,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刘汉东的中东防务公司为中资公司提供安保服务,虽然价格看起来高了点,但是在科林这种地方,保安是要荷枪实弹随时玩命的,老实说价格还是公道的,那帮政客居然用这件事抹黑栽赃,实在龌龊,不但龌龊,还他妈耽误大事了!

        冼辉和姚广不就是去了炼油厂工地么,搞不好被恐怖分子一勺烩了,罗汉心底有一丝的幸灾乐祸,不过很快就被责任心压过,如果出事,自己也没脸见人了。他赶紧拿出卫星电话打给姚广,却没人接。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