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四章 奇怪的邻居
  • 第十四章 奇怪的邻居

    作品:《匹夫的逆袭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谁都知道,但是真正运用到处世哲学里就很少见了,贺坚和水芹都想不到这事儿能给刘汉东带来什么好处,不过既然老人家不担心,他们也就松了一口气,唉声叹气的聊了一阵就回去了。

        儿子流亡海外,水芹很不放心,可是离开故土又舍不得,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左右为难,郁闷不已,贺坚开导她说,东东一定没事的,这孩子命好。

        水芹哭丧着脸说:“好什么好,东东这孩子命最苦,从小没爹不说,我这个当妈的也没怎么管过他,是爷爷带大的,好在自己争气,学习好,考上了重点大学,才上大一就退学当了兵,你说好好当兵也成啊,可是脾气又怪,提干进军校全没份,当了八年兵,啥也没捞着,还弄个提前退伍,复员回家,干啥啥不成,做生意不行,当警察不行,好不容易进了国企,我寻思该稳定了吧,又弄出这么大事儿了,叛国啊,凯华泉下有知,不得气死啊。”

        贺坚沉默不语。

        ……

        近江,马国庆也被组织约谈,让他劝女婿回国自首。

        马国庆很平静,他已经猜到了这个结局,以刘汉东的脾气性格,大权在握肯定出事,得亏他是在国外,如果在国内,妥妥的进监狱,起码二十年徒刑。

        “刘汉东和我家没有关系。”马国庆说,“我女儿已经和他分手了。”

        话虽这样说,马国庆心里却知道,女儿只是一时赌气,以她和刘汉东的感情来看,这辈子都分不开。

        回到家里,马国庆先给王玉兰说了这事,王玉兰很痛心:“咋就腐化了呢,看来这人就不能有钱,有钱就学坏,好在还没结婚,不然凌儿就让他坑苦了。”

        过了半个钟头,马凌回家了,见父母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不禁奇道:“有事么?”

        马国庆说:“凌儿,有事情,你坐下来,我慢慢和你说,控制好情绪,不要激动。”

        “是不是刘汉东出事了?”马凌冷笑“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惹出点祸来就不是他了,说吧,我扛得住。”

        马国庆没料到女儿这么淡然,预备好的台词都派不上用场了,只好平铺直叙:“刘汉东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炎黄开除并移交司法了,现在他人在国外,暂时还是自由的,不过国家已经提出引渡了,上午组织上找我谈话,让我劝他回国自首,争取宽大。”

        马凌不说话。

        王玉兰说:“闺女,妈这回支持你,就该和他散,刘汉东太不稳当了,就不是过日子的人,赶明儿妈给你介绍一个好的,老马,你也给物色着点,找个公务员什么的,咱不图富贵,人一定要老实,再不能找个打打杀杀的了。”

        马凌说:“妈,谁说我要和他散。”

        王玉兰瞪大了眼睛:“凌儿,不是你亲口说的么,妈还劝你好好考虑呢,刘汉东出了事,你怎么反倒变卦了?”

        马凌说:“刘汉东不会贪赃枉法,我相信他,他现在落难,我不会和他分手,就这样,你们不用劝。”

        说完她就回自己房间去了,留下马国庆和王玉兰面面相觑。

        房间里,马凌在干呕。

        ……

        刘汉东哪儿也没去,就在塔基卡提呆着,这儿是他的福地,不过目前稍微遇到一些挫折,跟自己混的人全都失业了,火雷、小崔、李婕、火颖,最悲催的是李思睿,一心奔着国企待遇来的,到头来一场空,啥也没捞着,好在刘汉东没亏待他,每月一万多的工资照发。

        中东防务公司是刘汉东自主经营的一家公司,业务全靠和中资公司的合同,如今中炎黄毁约,他的前期投资全打了水漂,仓库里堆积如山的军装、钢盔、皮靴、装具,还有几百支自动步枪,这可是花大价钱买来的,全砸手里了。

        好在中东这地方乱的很,枪械军火不愁卖,用不了多久就能倒腾出去,刘汉东甚至还想从国内征募一批退伍兵,开一家真正的pmc公司,把业务拓展到战火纷飞的伊拉克去。

        刘汉东每天住在公司,闲了就上天台乘直升机到冒险岛上去度假,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李婕和火颖都对他暗送秋波,他视而不见,毕竟和马凌还没正式分手呢,就算分了,还有郑佳一这个女神的存在,怎么也轮不到这俩人。

        放在窗台上的卫星电话响了,居然是汉南打来的,刘汉东接了,问他有什么事儿,是不是憋得难受想出去转转了?

        刘汉南说:“憋倒是不怎么憋,我听我妈说,纪委到家里去了,哥你是不是出事了?”

        刘汉东说:“没事,我好好的。”

        刘汉南也不追问,岔开话题神神秘秘道:“我发现咱家附近有走私团伙出没。”

        刘汉东顿时紧张起来,冒险岛就是他从走私团伙手里抢来的,当时可杀了对方不少人,这笔账人家可记着呢,潜入科林暗杀自己也不是没可能性。

        “有多少人,有什么迹象表明他们是走私团伙?”刘汉东问道。

        “人不少,起码几十个,就住在咱家附近一所别墅里,而且只进不出,我怀疑他们是搞偷渡的。”刘汉南说,“里面还有长得像中国人的呢。”

        “有女的么?”刘汉东问,目前科林放开签证,大批量南亚劳工涌入,根本不用偷渡,除非是从事非法行业的人员,比如有组织卖淫之类。

        “我注意他们好几天了,进进出出的人不少,晚上拉着窗帘,神神秘秘的,就跟搞传销的一样。”刘汉南曾在公安局干过文职,便把自己当成了福尔摩斯。

        “知道了,我让警察去看看。”刘汉东挂了卫星电话,拿起固定电话打给了警察局,让他们去自家附近的别墅检查一下。

        科林的警察效率很低,过了两个小时才派了一辆警车登门检查。

        刘汉东的别墅位于塔基卡提新城东部,靠近王宫园林的位置,距离大海很近,是科林的富人区,别墅错落有致,间距很大,距离最近的是一栋阿拉伯风格的三层楼,院子很大,铁门森严,根据住房登记文件显示,户主是一名珠宝商人。

        两个警察开着警车上门,按响了门铃,一个彬彬有礼的白衣男子接待了他们,问警官有什么事情。

        “例行检查,你是房主么?”警察问道。

        白衣男子说阿拉伯语,但并不是塔基卡提口音,而是带着一股伊拉克味道,他说自己是房东的朋友,临时住在这里,房东一家人现在伦敦度假。

        “看一下你的证件。”警察说。

        “没带在身上,请进吧,我拿证件给你们看。”白衣男子大大方方请两位警察进门,院子里种着十几棵大树,树木在中东是富裕的象征,缺水地区,养一棵树平均每年花销是一万美元,十几棵大树,可见富裕程度。

        白衣男子打了个响指,正在给草坪浇水的南亚籍佣人赶紧丢下水管过来听吩咐。

        “给警官拿冷饮。”白衣男子说,又请两位警察在遮阳伞下落座。

        屋子里,几个留络腮胡子的男子冷冷看着警察,手里的枪已经上膛,匕首也捏在手中,只要警察敢进门,就杀人灭口。

        朱小强在厨房窗口,悄悄掀起窗帘,看着楼下的警察,想呼救,但是考虑到别墅里有大量武装人员,还是忍住了。

        白衣男子很快拿了证件出来,他有科林的国民身份证,证件显示他是来自伊拉克的移民。

        “先生,有人投诉你们家客人太多,干扰到邻居了。”警察说道,实际上他得到的指令也是如此,命令层层转达,到具体办事人员这里,早就变了样子。

        白衣男子说这几天是有不少朋友来聚会,下次一定注意。

        警察四下打量,没发现什么疑点,起身告辞。

        白衣男子送他们到门口,关上铁门,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i私s在科林的重要据点之一,藏匿着数十名武装人员,因为怕暴露,基本上不怎么出动,每天光是采购食物就是一项体力活儿,厨房里放着大批的牛羊肉、罐头、面粉、洋葱、番茄、椰枣,还有成箱成箱的洗涤剂,纸箱子上印着中文标识,洁厕灵,84消毒液。

        这么多人吃饭,没有厨师可不行,起初有个英国小伙儿主动要给大家做饭吃,但是吃了两顿英国料理之后,恐怖分子们打死也不愿意再吃英国饭,朱小强一半为了炫耀,一半为了自己的胃着想,自告奋勇当了厨子,在家乡学的厨艺终于派上了用场,尤其是拉面技艺,博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们的一致好评。

        朱小强的声望得到提高,也有了一定特权,每天可以去超市买菜,但是身边必须有武装人员陪同,互相监视,谁也不许和外界接触。

        根据指挥官的命令,朱小强采购了大批洁厕灵和84消毒液,即便是几十个人用也显得多了些,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制造简易化学武器,用500毫升洁厕灵和400毫升84消毒液混合,就可以产生15升氯气。

        而氯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作为战场上的毒气出现的。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