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红与黑
  • 第十二章 红与黑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朱华标根本不当回事,说:“回头我写个条子,让交管局给办了就是。”

        近江作为省会城市,随着经济发展,城市扩大,私家车保有量与日俱增,交通拥堵情况愈发严重,从去年开始,车辆管理局限制上牌,两块铁皮,千金难求,普通市民参加摇号,中签率极低,有路子的人能找到熟人,花两万到五万不等的价格,搞到一副新车牌,至于摩托车牌照,已经炒到八万元之巨,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现任车管局局长,是朱华标的老部下,上牌子这种事,打个招呼就办了,丝毫不费事。

        饭桌上,凌子杰恢复了正常,谈笑风生,还说了几个笑话,逗得丈母娘咯咯笑,朱芃芃幸福无比,小鸟依人一般,凌子杰看在眼里,心中感慨无比,这副温馨场景,将来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第二天,朱华标给车管局打电话,可是对方告诉他,王局长去市局开会还没回来,于是又打手机,竟然关机,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朱华标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老公安的第六感告诉他,老王出事了。

        果不其然,车管局王局长被纪委双规了。

        老王落马,朱华标并不害怕,因为他是宋剑锋一系的人马,老宋现在是中炎黄的一把手,郑杰夫的手下爱将,打狗还要看主人,没有相关领导点头,纪委是不敢动自己的,这是上层博弈的问题,不是谁底子干不干净的问题,真要抓,全省处级以上干部,没人能漏网。

        仅仅过了一天,大难就临头了,朱华标被通知去省厅开会,一进会议室就有两个穿黑色夹克衫的男子迎上来,亮出红皮纪委执法证,让朱华标跟他们走一趟。

        “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朱华标干巴巴地说道,他知道自己完了,没法参加女儿的婚礼了。

        “我们会通知你家属的。”纪检干部做了一个手势,“请把,朱总队长。”

        朱华标被双规,江东官场平地一声雷,大家都知道,一场公安系统大整顿拉开了帷幕,有些人稳坐泰山,有些人惶惶不可终日,每天上班胆战心惊,一听开会,腿都软了。

        朱家如遭晴天霹雳,墙倒屋塌,朱太太手足无措,急火攻心,犯了心脏病入院抢救,朱芃芃一个娇小姐,啥事也干不来,关键时刻只能指望凌子杰了。

        她跑到电视台找到凌子杰,让他赶紧想办法。

        “你不是和刘书记的夫人很熟么,看看能不能把爸爸救出来,我们可以退赃啊,一千万两千万都行,只要把判刑。”朱芃芃急的都快哭了。

        凌子杰安慰她:“你急也没用,现在唯有一条路可走,就是配合组织调查,把问题交代清楚,应该会没事的,刘夫人那边我会打点的。”

        他倒是没完全欺骗朱芃芃,果真找到徐娇娇求情,两人约定晚上见面。

        到了晚上,凌子杰和徐娇娇在朱雀饭店见了面,共进晚餐,提到朱华标被双规一事,徐娇娇轻飘飘道:“你还想给他说情么,算了吧,这可是政治斗争,你死我活的问题,办朱华标,是为了抓宋剑锋的小辫子,谁说情也没用。”

        凌子杰也没想真靠自己一句话就把朱华标捞出来,他提起这件事只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证明自己不是没良心的负心人而已,他倒是想到了另一个人,不禁纳闷道:“那沈弘毅怎么还在位子上?按说办宋剑锋的话,应该第一个拿他开刀才是。”

        徐娇娇撇嘴道:“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沈弘毅现在已经弃暗投明,是这边的人,当然不会动他。”

        凌子杰高兴了,终于有人比自己还无耻,还投机钻营、背信弃义,他的心理负担一下全没了。

        徐娇娇媚眼如丝:“傻样儿,想啥呢?”

        “姐,你今天真好看。”凌子杰腆着脸笑道。

        “看你一副猴急样。”徐娇娇飞了一个媚眼,“我先上去,你待会过来,等你。”

        夜里十一点,凌子杰回到家里,朱芃芃还在客厅里坐着,拿着手机不停打电话,见老公回来,赶紧迎上去说:“怎么样,有进展么?咦,你身上什么香味?”

        凌子杰暗道不好,今天疏忽大意了,竟然没换衣服就过来了,不过他心理素质极佳,虎起脸说:“香味怎么了,陪书记夫人跳舞来着,为了你爸的事儿,我可是豁出去了。”

        朱芃芃果然好哄,立刻就不再纠缠此事,追问求情的事儿进展如何,凌子杰卖了一阵关子,说很复杂,不好办,目前紧要的是托关系给爸递话,让他心里有个数,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乱说。

        “需要多少?”朱芃芃病急乱投医,完全信任凌子杰的鬼话,刚才她给很多叔叔伯伯打电话,不是不接电话,就是推说不在家什么的,世态炎凉,让她的心都冷了。

        “嗯……先拿一百万吧,不够再说。”凌子杰心说朱家完球了,不宰白不宰。

        “好的,我马上给你拿。”朱芃芃在屋里转了几圈,下了决心一般,拿起钥匙去车库,凌子杰也跟了下去,两口子深更半夜,在车库里挖坑,撬开地砖,从地洞里掏出包着防水布和热缩塑料的二百万现金来。

        “这些你都拿着用。”朱芃芃说,“该打点的打点到,别吝惜钱,我就这么一个爸爸。”

        凌子杰心说我也没三四个爸爸啊,表情却很严肃:“芃芃,赴汤蹈火我也要把咱爸救出来。”

        “子杰……呜呜呜。”朱芃芃趴在凌子杰肩膀上哭了。

        第二天,朱芃芃去医院陪母亲,凌子杰去上班,在电视台露个面就溜号了,跑到恒隆国际去买了条爱马仕的围巾,又买了个新款的路易威登女式提包,包装好了丢在后座上,驱车前往飞基金办公室。

        徐娇娇收到干弟弟的礼物,惊喜万分:“哎呀,这个提包我正想买呢,谢谢你了小杰。”

        凌子杰微笑着说:“客气了,一点心意。”

        徐娇娇说:“这一款很贵的,让你破费了。”

        凌子杰心道我刚进账200万这种秘密难道会告诉你,嘴里却道:“价钱只是抽象的数字而已,你的笑容才是最宝贵的。”

        徐娇娇心花怒放,好久没人给她说甜言蜜语了,以前刘飞也挺会说,现在两口子基本不见面了,还好上天赐予了小杰给自己。

        “小杰,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徐娇娇情商很高,知道凌子杰不会随便送东西给自己,肯定有事相求。

        凌子杰正色道:“姐,你这样说我就伤心了,难道我就不能给你买礼物了?”

        徐娇娇咯咯笑道:“能,我就随口问问,朱华标倒了,你肯定要受一些影响的,要我说,别在这儿干了,你是龙,近江只是个浅滩,不适合你。”

        凌子杰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姐,你说的我也考虑过,我想进中央台,不知道行不行。”

        徐娇娇说:“cctv啊,好地方,不过台聘不可能了,都是几十年的老人,退休一个少一个,只能弄个企聘了,那地方太适合你这种人了,只要胆子大,脸皮厚,就能混出头来。”

        凌子杰心中暗喜,却故意装不高兴:“姐,我是那种无耻之辈么?”

        徐娇娇哄他:“好了,我的小杰当然不是那种人,只是比较厚黑而已啦,对别人厚黑,对姐姐还是一腔真情的。”

        ……

        凌子杰迅速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他告诉朱芃芃:“咱爸的问题相当严重,我得去北京找关系捞人,中纪委的门不是那么好进的,需要过硬的敲门砖。”

        就这样,凌子杰又搞到了三百万现金,这么多的现钞不方便随身携带,存银行又怕出问题,好在有飞基金这个现成的洗钱窝点,直接交给干姐姐,徐娇娇帮他处理好,存到户头里,钱就干干净净了。

        凌子杰丢弃了所有的家当,孤身一人踏上了飞往首都的班机,心中澎湃不已,近江这块热土,再见了,芃芃,再见了,不是我没良心,只是这世界太现实。

        朱芃芃傻乎乎在家等了两天,每当母亲问起,她总是信誓旦旦的说:“没事儿,还有子杰在呢。”

        凌子杰音讯全无,连手机都关了,朱芃芃这才着了慌,跑到电视台去问,人家说凌子杰已经停薪留职,走人了。

        朱芃芃终于回过味来,联想到凌子杰几次向自己索要巨款,就是为了卷款走人啊,她恨自己瞎了眼,挑了这样一头白眼狼,现在后悔也晚了,报案也没用,反而还坐实了违法乱纪的罪状。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朱芃芃呆呆的走在雪中,此刻她的心情比气温还低,父亲被双规,母亲住院,未婚夫背信弃义,一连串打击让她绝望到失去活着的勇气。

        忽然,她想到了宋双,心底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宋双的爸爸是北京的大领导,又是父亲的老上级,应该能帮上忙。

        朱芃芃急不可耐的掏出手机,摘下手套,按了宋双的号码。

        “快接快接,怎么还不接。”

        电话通了,宋双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脆悦耳:“芃芃,你还好么?”

        朱芃芃立刻抽泣起来:“不好,双双,你得救我,我家全完了,现在只有你,只有宋伯伯才能救我们。”

        宋双沉默了一会,说道:“芃芃,我爸爸也在接受调查。”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