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一章 出卖
  • 第十一章 出卖

    作品:《匹夫的逆袭

        国际旅的指挥官给敢死队员们安排了集中特训,包括格斗、射击、爆破、投毒、班组协同作战等,教官由一名车臣老兵担任,训练没有任何花架子,不学队列,不学叠被,不在枪口上吊砖头,一切以实战为目的。

        朱小强参加了特训,每天抱着枪在沙漠上摸爬滚打,他体质不好,勉强才能跟上训练,如果不是需要中国人参与,教官恨不得把他踢出去,不过他也有长处,就是比那些阿拉伯人聪明。

        荒郊野外,每个队员面前摆着一块破布,上面放着自己的步枪,车臣教官一声令下,所有人开始拆卸枪支,朱小强动作最快,飞速卸下弹匣,拆下复进簧和活塞,拇指顶复进机座,卸下机匣盖,不大工夫,步枪就被他拆成一堆零件,大声报告:“完毕!”

        大胡子教官走了过来,踢了他一脚:“你这个蠢货还不是一无是处,把枪再装起来!”

        “是!”朱小强继续组装,他拆完又装好,别人连机匣盖还没打开呢。

        教官惊愕的发现,这个胖乎乎的眼镜男在射击上也有些造诣,他墩实的身躯很好的抵消了后坐力,近视眼似乎也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其他战士甚至连瞄准都学不会,他们在作战中只会藏在土墙后面,把枪举过头顶,一扣到底,或者距离战场一公里,朝着看不见的敌人打点射浪费子弹。

        朱小强获得了教官的欣赏,也得到了大家的信赖,真正融入了国际旅这个大家庭。

        联合**空袭不断,isis武装经常转移阵地,敢死队员们在实战中学习打仗,朱小强亲身参与了好几次作战,面对的都是伊拉克政府军,对方的战斗力更是渣一般的存在,只敢远远地发射迫击炮,面对面的枪战极少。

        朱小强又被迫杀了几个人,都是奉命枪毙俘虏,人杀多了,他的精气神也不一样了,眼神都变得坚毅起来,只是心中那个信念从没消失,那就是回家。

        特训终于结束了,朱小强和一队南亚籍的战友,没带武器,化装成难民通过秘密渠道前往科林王国,isis的支持者遍地都是,科林境内也不乏同党,一路充满风险波折最终顺利抵达,他们被当地isis分支机构安排在一所别墅内,严禁外出,也不许打电话。

        ……

        自打凌子杰和徐娇娇有了超越干姐弟直接的关系之后,两人撕开了窗户纸,有机会就凑到一起**,他们经常幽会的地方居然是朱雀饭店,刘飞的大本营,起初凌子杰还有些担心,但徐娇娇告诉他,这叫灯下黑,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而且更加刺激。

        有徐娇娇这个干姐姐在,凌子杰的社交圈子上了一个台阶,来往的都是省内乃至全国的名流,非富即贵,相比之下,未婚妻朱芃芃圈子里那些官二代就成了土鳖,凌子杰根本瞧不起他们。

        这天,凌子杰接到徐娇娇的电话,让他来朱雀饭店一趟。

        “我给你买了一套阿玛尼的西装,上镜的时候穿,老地方,不见不散。”徐娇娇说。

        “ok,谢谢姐姐。”凌子杰爽朗答应。

        “待会儿要卖力谢姐姐哟。”徐娇娇语带双关,一阵娇笑。

        凌子杰没等到下班就出去了,他身份特殊,组织关系还在近江市政府,属于借调人员,没人敢管他,也没人给他打考勤,天马行空,来去自由,电视台的停车场里停着他的路虎揽胜,这是干姐姐送他的车,挂的是省委警卫局的武警牌照,省城经常堵车,遇到这种情况,直接拿出警灯来卡在车顶,想怎么开怎么开,还有交警给开道,这才是高等人的生活方式。

        朱雀饭店重新装修过,富丽堂皇,气派非常,凌子杰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上了内部员工电梯,他在这儿有个长包套房,他有房卡,可以自由出入。

        进了房间之后,凌子杰先去洗了个澡,洗的干干净净,穿上睡衣就等姐姐了。

        门铃响了,凌子杰上前开门,拉开门笑容就僵住了,站在门外的是三个陌生男子,冷冰冰的面孔,看着就渗人。

        “你们找错房间了吧?”凌子杰想关门,对方一只脚别住房门,问他:“你是凌子杰?”

        “完球了,被抓奸了。”凌子杰想,下意识否认,“不是。”

        “你是!”对方推开门闯进来,四下打量着。

        凌子杰镇定下来,捉奸拿双,徐娇娇并不在屋里,他不需要怕。

        “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对方说。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凌子杰质问道。

        “省纪委。”对方亮出了红皮证件,应该不是假的。

        凌子杰胆战心惊,手都在颤抖,又不敢磨蹭,待会儿徐娇娇来了,非但救不了自己,还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他用力去想,自己干过什么贪腐的事情,犯得上被双规,自己可是副处级干部,按说是可以双规了,但也应该是市纪委来办,怎么出动了省纪委。

        终于穿上了衣服,纪委的工作人员将凌子杰带走,上了一辆省委牌照的商务车,一溜烟开走了。

        徐娇娇来的晚了些,等她打开房门,却发现屋里没人,但是床上有坐过的痕迹,浴室里也有水迹,干弟弟分明是来过了,怎么人不在?

        她给凌子杰打电话。

        此刻凌子杰正在车里,手机铃声响起,他问纪委干部:“我可以接电话么?”

        “什么人找你?”

        “我姐。”

        “可以接,但不要说被我们带走的事情,你懂么。”

        凌子杰接了电话,就说自己临时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见。

        徐娇娇娇嗔道:“是不是媳妇找你啊?”

        “是啊,那边挺麻烦的。”凌子杰好歹敷衍过去,挂了电话,关了手机。

        纪委通常都有定点的宾馆招待所用于双规,凌子杰就是被带到郊区一家企业招待所,纪检干部们对他还算客气,只说配合调查,并没有使用双规的字眼。

        一个长着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坐到了凌子杰对面,自我介绍道:“我叫刘国骁,省纪委监察室的,我很喜欢看你的节目,高端大气上档次,呵呵,我爱人也喜欢看,她还是你的粉丝呢。”

        凌子杰松了口气,这个开场不错,让人放松,看来自己并不是目标,难道纪委打算办电视台的什么人?

        刘国骁说:“你是聪明人,纪委是干什么,我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这次请你来,是想向你了解一下,你岳父的事情。”

        凌子杰傻眼了,原来纪委要办的是省交警总队长朱华标,自己的泰山老丈人。

        朱华标曾任近江市车辆管理局局长,这是个很有油水的职务,朱家的财产就是在那个阶段积累起来的,光凌子杰知道的就有多伦多一处别墅,上海一处豪宅,江东有五套房子,家里光车就五辆,真要查办,朱华标妥妥的要坐牢。

        老丈人倒了,对自己可不是好事,凌子杰在犹豫,他明知道即便自己什么也不说,纪委照样有办法扳倒朱华标,说了也只是省了一些功夫而已,花了一大番功夫找了朱芃芃,本想作为事业的助力,没想到反而成了累赘,幸亏自己上了徐娇娇这条船,现在从朱家船上跳下来还不晚。

        “好吧,我全力配合。”凌子杰道。

        两个小时后,凌子杰被送了出来,他如同在炼狱里走了一遭般,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劲,无精打采,就算和干姐姐大战三百回合也没这么累。

        他打开手机,有徐娇娇发的信息,说西装放在酒店房间里了,晚上有事不一起吃饭了;还有朱芃芃发的消息,说明天一起去看婚纱,晚上回家吃饭,我爸想见你。

        凌子杰又开始着慌,朱华标是警察,肯定有反侦察经验,难道他发觉自己的出卖行径了?

        晚上,凌子杰还是来到了朱家,朱华标夫妇对这位女婿相当满意,朱华标一身便装,穿着棉拖鞋,把女婿叫到自己书房,凌子杰又开始忐忑,没想到朱华标拿出一幅画说来,说是张大千的真迹,让女婿欣赏一下。

        “嗯,是真迹。”凌子杰煞有介事的评判道,其实根本没心思细看。

        “你喜欢艺术,这幅画就送你了。”朱华标笑道。

        “谢谢爸爸。”凌子杰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

        “自家人,客气啥。”朱华标摆摆手,坐在藤椅上,点上了烟斗。

        “子杰啊,最近事业上顺不顺?”朱华标道,“需不需要爸爸帮你找些人,打点一下。”

        凌子杰一阵感动,朱华标待自己如同亲儿子一般,如果不是大局已定,真不想出卖他。

        “还好,最近业务挺忙的,婚礼的事情我也没怎么操心,都是芃芃在管。”凌子杰道。

        朱华标道:“男人就应该做大事,这些琐事女人做行了,婚礼你不用管,让芃芃弄就行,你父母啥时候过来,我给安排了一套房子,在近江住一段时间吧,这儿环境比北京好,没有雾霾。”

        凌子杰心情很乱,脸色也差,朱华标终于看了出来,问道:“子杰是不是不舒服啊,去医院看看?年轻人工作不要太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凌子杰终于忍不住了:“爸,有件事……”

        “怎么?”朱华标问道。

        “也没什么……我有个朋友买了新车,上不了牌子。”凌子杰话到嘴边又咽下,胡扯了一句。

        既然大树要倒,那就趁早散吧,凌子杰暗暗叹了一声。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