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章 奈何从贼
  • 第十章 奈何从贼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朱小强终于明白吓破胆是怎么回事了,现场俘虏有五十多人,ISIS的兵就四个人,只要发一声喊四散而逃,总能有几个活命的,胜过在这儿排队被人爆头强,可是俘虏们腿都软了,毫无战斗意志,就这样眼睁睁的跪着等死。

        蒙面黑衣人有条不紊的杀着人,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干活一样,俘虏们一个个栽倒在血泊,很快轮到了朱小强,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啥也想不起来了,就觉得滚烫的枪口顶住了自己的后脑勺,其实这是错觉,刽手是站在他身后两米开外的,为的是防止脑袋里的内容物溅在身上。

        “咔嗒”一声,朱小强半边身瘫软下去,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几秒钟后才发觉还活着,战战兢兢回头看去,原来是枪手的AK47卡壳了,来回扳动枪栓,一枚变形的国造绿色覆铜钢弹壳跳出来,枪手再次瞄准朱小强射击,这回又是空枪,没弹了。

        来来回回折腾两次,朱小强等于在鬼门关上过了两遭,满身大汗淋漓,不知道咋回事,胆大了起来,疾呼道:“别杀我,我是国人!”

        枪手根本不理他,换上新弹匣正要射击,远处跑过来一个人,制止了枪手,将朱小强从俘虏提了出来,拉到一边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问他:“你是国人?”

        “是是是,我是国人,我支持你们,我反美,你也是国人么,咱们是同胞啊。”朱小强遇到了会说汉语的人,如同找到了亲人,忙不迭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那人给了他一枪托,喝道:“我是**厥人,不是你的同胞!”

        几个黑衣人聚在一起嘀咕,简单讨论了一会,把朱小强捆了起来,丢进了皮卡车厢。

        屠杀还在继续,那帮俘虏全部被处决,血腥味冲天,朱小强躺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兴皮卡车厢里,看着这残忍的一幕,差点吐出来。

        好歹是不用死了,不过等待着朱小强的并不是什么好事,他被ISIS武装人员带走,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把他揪出来,在摄像机前审讯了一番,还拿出猎刀在他脖上拉来拉去的,做出割头的架势,又把朱小强吓得半死。

        隔了一日,一些新闻机构收到了ISIS发来的邮件,声称手上有人质,要求国政府释放恐怖分头艾山作为交换。

        结果可想而知,国政府睬都不睬。

        最后通牒的日期到了,朱小强被逼迫着换上了红色的衣服,五花大绑捆在椅上,对面几个人摆弄着日本产JVC摄影机,那个来自于新疆的V族“同胞”一手拿着匕首,一手端着油石,在上面来来回回磨着刀,时不时瞅瞅朱小强的脖。

        “别杀我,我是穆斯林。”朱小强徒劳的求饶道。

        “同胞”抽了他一个嘴巴:“你是卡费勒,不是穆斯林!”

        朱小强万念俱灰,只能乖乖等死,上次是侥幸,这次是真的要死了,一瞬间从小到大的经历闪现眼前,他眼角有泪,喃喃道:“我这辈是白活了,希望死了能穿越到好人家,不再活的这么窝囊。”

        摄影机开始录影了,有人在慷慨激昂的念着声讨国的檄,“同胞”杀气腾腾,磨刀霍霍。

        朱小强引颈受死。

        突然整个建筑巨震起来,朱小强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转,眼前一幕让他惊呆。

        建筑变成了瓦砾,武装人员都被压在废墟下面,生死不知,一根水泥大梁正砸在椅上,这张椅很结实,保了朱小强的性命。

        朱小强慢慢爬了出来,在墙角蹭断了身上的绳,一摸脸上,全是血,冲击波让他七窍流血,受伤不轻,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幸运的,那位“同胞”大腿被砸断,嘴里冒着血泡,正向他伸手呢。

        “你你你,要干啥”朱小强问道。

        那人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声,凶神恶煞一般,朱小强下意识的退了半步,忽然愤怒起来,扑过去用脚猛踢,不解气,又从地上捡起匕首,高高举起,插进了“同胞”的脖,一咬牙,用力切割着,硬生生把脑袋割了下来,又担心其他人没死,挨个捅刀,白刀进红刀出,杀的血流滚滚。

        杀完之后,朱小强放声大哭,沙哑的哭声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并不刺耳,联合国部队发动了空袭,无数JDAM制导炸弹落在营地里,ISIS死伤惨重。

        朱小强没哭两声就恢复了镇定,他迅速将身上的红色囚服扒下,穿在了“没头”的同胞身上,换上了一身黑衣服,戴上黑头套,还把“同胞”胳膊上的黑底白字识别章戴在了自己身上,这上面的阿拉伯字的意思是,来自国的圣战士。

        穿上ISIS的军装,朱小强松了口气,打算浑水摸鱼出去,可是没走几步就被人抓了差,让他徒手从瓦砾堆里往外挖人。

        朱小强怕被人识破,干活非常卖力,没干十分钟呢,远处枪声响起,政府军杀到了,有人塞给朱小强一支AK47,把他推上了前线。

        从人质变成了恐怖分,朱小强还没完成这种角色转换,他迟疑着不敢开枪,当然也不会操作枪械,玩过CS的人不一定会玩真枪,保险在哪儿他都清楚。

        朱小强急的头上冒汗,手忙脚乱摆弄着自动步枪,就这样站在空旷地带当活靶,弹在耳旁呼啸,偏偏没有一颗能打他。

        突然之间,AK47打响了,朱小强端着枪狂扫,如同抗战神剧里的八路英雄,对面的政府军被他不要命的气势吓着了,而ISIS武装的气势为之一振,高呼着口号压上去,政府军见捞不着好,当即做战略上的转进。

        朱小强成了英雄,肩膀都被人拍麻了,大家都带着黑头套,弄得跟鬼魅一样,谁也不认识谁,倒是很方便他冒名顶替。

        营地被摧毁,此处不可久留,军队撤离,朱小强被裹挟其,几次想尿遁都没机会,他在伊拉克混了许久,阿拉伯语水平勉强过关,也会点简单英语,沟通得知,这伙人和要斩首自己人的并不是一支部队,这是著名的国际旅,有大量来自欧洲、南亚的志愿者,领头的是个英国籍巴基斯坦人,叫哈比比。

        “你叫什么?”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小伙问他。

        “我叫优素福。”朱小强看了看臂章,把那位“同胞”的名字借用了。

        晚上,部队扎营休整,指挥官亲自来勉励了优素福一番,和他共进晚餐,一起吃手抓羊肉,当然问了朱小强的履历,朱小强倒也有几分急智,使出韦小宝撒谎的精湛技术,成真话里混一成谎话,把自己伪装成国新疆的穆斯林,加上网上看来的一些案例,如何遭受暴政迫害,如何从东南亚偷渡,经印尼来叙利亚,把哈比比哄得五迷三道,赞他是真主的好战士。

        饭后,朱小强的帐篷里进来一个穿吉里巴甫服的女人,看不出身材相貌,不过一双眼睛挺漂亮。

        朱小强讪讪地,挠挠头,嘿嘿傻笑。

        女人摘下面纱头罩,竟然是个欧洲女孩,亚麻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睫毛长长的,脸上有些雀斑,估计也就是十七岁。

        “你从哪儿来?”朱小强用英语问。

        “BosnndHerzegovn。”女孩说。

        朱小强听不懂,说:“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么?”

        女孩表情木然,开始宽衣解带,脱下吉里巴甫服之后,才显身材窈窕健美,欧洲大洋马不是盖的,光是一双长腿就能玩一晚上了,朱小强咽了口涎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来伊拉克这么久,连女人都很少见,偶尔见的也是穿吉里巴甫服的黑老鸹,早憋的不行了。

        “汪红,我对不起你了。”朱小强一个恶狗扑食,压了上去。

        朱小强足足折腾了一夜,把其他战士们羡慕的不行,这是只有战斗英雄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指挥官特批的劳军服务,伊斯兰国不乏从世界各地赶来投身圣战事业的女人,而且多数是二十岁以下的无知少女,姿色过人的被首长们留下受用,一般化的就充当慰安人员,不过还是狼多肉少,普通的战士只有两条路发泄**,要么战死上天堂去领取72个处女,要么到郊外找只绵羊或者驴什么的将就一下。

        指挥官犒赏朱小强是有原因的,第二天“优素福”就被召到大帐之,哈比比对他说,国际旅要发动一次出人意料的奇袭,需要志愿者,然后炯炯目光看着他。

        志愿者,就是敢死队员,向来死一生,去了就别想回来,朱小强又不是真的虔诚信徒圣战士,只是个浑水摸鱼的冒牌货,哪里有意志当志愿者,他低头看地,沉默不语。

        “你有权利知道行动内容。”指挥官说,“我们要在科林境内发动攻击,那里有很多国人投资的炼油厂,你懂国语言,我们需要你做翻译。”

        朱小强脑转的很快,伊拉克遍地烽烟,想逃跑很困难,可是到了科林就好办了,瞅个空溜掉,成功率很高。

        “我愿意加入敢死队,为伊斯兰国的事业尽忠,为哈里发效死。”朱小强信誓旦旦道。I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