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审计

作品:《匹夫的逆袭

    

    次日中午,高书记和李秘书长前来创作基地接贵客们去市区活动,大家都发现徐娇娇女士容光焕发,连眼角细密的鱼尾纹都舒展开了,气色好的惊人,李岚一通吹捧,向徐娇娇请教养颜之道,徐娇娇也不藏私,倾囊相授,两个女人在一起叽叽咕咕,好的如同闺蜜一般。

    省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凌子杰老师的气色就差了许多,小脸灰白,无精打采,这也难怪,宿醉之后就是这个样子,高书记再次赔礼道歉,说今天不喝酒,尝一下平川的特色羊肉汤,养养胃。

    中午便饭,四菜一汤,没喝酒,下午徐娇娇去平川市孤儿院献了爱心,捐赠了一百件羽绒服,这些衣服是慈善基金会从网上批发来的,成本不超过三百元,而徐娇娇从平川带走了整整三百万的善款。

    回去的车上,凌子杰一直没说话,扭头看着窗外的雪景,他的心情很复杂,既兴奋又愧疚,还有一种食髓知味的强烈**。

    他和朱芃芃已经订婚,预计明年情人节登记,五一节结婚,婚房是朱家出的,高档小区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米,光装修就花了几十万,芃芃都计划好了,去马尔代夫旅行结婚,然后再去欧洲转一圈……

    芃芃青春貌美,活力四射,但是比起徐娇娇来,总感觉缺了些什么,熟女的味道别有一番滋味,四十多岁的女人风情无限,徐娇娇保养的极好,肌肤弹性堪比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再一想到这是刘飞书记战斗过的地方,凌子杰就觉得小腹一股热气往上冲。

    司机在开车,目不斜视,徐娇娇一只手摸过来,握住了凌子杰的手,两只手十指相连,密不可分。

    ……

    刘飞徐娇娇伉俪都有各自的事业,徐娇娇在平川为慈善事业鞠躬尽瘁的时候,刘书记正在瑞士进行工作访问,公务之余,他和两位好友一同前往著名的滑雪胜地游玩。

    阿尔卑斯山银装素裹,京城铁三角在这里齐聚,冯庸安装了高科技钛合金假肢,行动自如,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姚广最近晋升了军衔,意气风发,三人穿着滑雪服,在山顶俯视着壮丽的雪景。

    “谁最后抵达终点,谁请客喝咖啡。”刘飞说完,拉下来滑雪面罩,他穿一身墨绿色的滑雪服,头戴绿色毛线帽,姚广则是一身火红色,冯庸是耀眼的蓝色,三兄弟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下山坡,飞速疾驰,将一个个欧洲滑雪者甩在后面,尽显中华男儿雄风。

    不出所料,刘飞第一个抵达终点,冯庸因为腿脚不利,最后一个到。

    冯庸气喘吁吁嚷道:“老子就一条腿,也不知道让着我。”

    刘飞道:“人生道路上,是没有人会停下来等你的。”

    姚广道:“老大出口就是哲理,胖子,少废话,愿赌服输,掏钱请客。”

    刘飞道:“赌约就算了,我请。”

    三人来到最近的咖啡馆,点了三杯蓝山,坐下来谈事情,刘飞说:“把你们叫到这儿来,是有重要事情要谈,上面决定行动了。”

    姚广、冯庸都瞪大了眼睛,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刘飞说:“从外围入手,一个一个折断他的臂膀羽翼,整个行动可能要持续两到三年,咱们各有分工,我的任务是拿下周,姚广你的任务是遏制罗系。”

    “我呢,我有什么任务?”冯庸一脸的急不可耐。

    “你负责资金支援,行动是隐秘的,不可能全程动用政法力量,要依靠咱们自己的人马,黑子这边,还有老二这边,都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兄弟可用,你负责他们的粮饷就行。”

    “妈的,我还想冲锋在前呢。”冯庸悻悻道。

    姚广想了想说:“刘汉东这货怎么处理,谁负责他?”

    刘飞说:“这小子最近春风得意的很,殊不知,上帝让谁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这就是他最后的疯狂,有关方面已经盯上他了。”

    冯庸沉思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上面的意思,是不是要办宋剑锋?”

    刘飞高深莫测的一笑。

    ……

    科林的冬天依然酷热,中炎黄的热电厂和炼油厂都进入建设阶段,但中东的局势却越来越不稳定,ISIS武装愈战愈勇,叙利亚、伊拉克已成糜烂之地,科林国王赛义德为增强国防力量,与中方接洽,要求援助歼十战斗机、056轻型护卫舰,主战坦克、步兵战车等物资,中方答复,援助不行,可以用石油换武器。

    随着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继续恶化,美国祭起石油武器,宣布油页岩气大量进入市场,沙特等国被迫应对,整个国际石油价格继续崩盘,在50美元一桶的低价徘徊,并且有进一步滑落的趋势,以石油收入为主的俄罗斯倍受打击,而与俄罗斯签订了135美元每桶长协石油价格的中国也吃了不小的亏。

    不过石油价格是双刃剑,损害了俄罗斯的利益,却便宜了中国,随着价格走低,科林的重要性也下降了不少,这也是高层坚持不援助的原因。

    刘汉东依旧风光无比,他的冒险岛已经完工,每逢周末总要去那里休闲,直接从大厦顶端乘直升机飞过去,岛上有柴油发电机,海水淡化装置,储存了大批的美酒佳肴。

    岛上还有刘汉东从世界各地购买的各种轻武器,从老式的褐贝斯燧发枪到最先进的XM8自动步枪都有,光手枪就上百把,各种型号的子弹数以万计,刘汉东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打枪,趴在滚烫的沙滩上,朝海里漂浮的空罐子开枪,而小崔最爱干的是玩滑翔伞,体验鹰的感觉,火雷的爱好就比较堕落,喜欢和一帮肤色不同的小妞儿在岛上不穿衣服狂欢,酗酒**,醉生梦死。

    草棚下摆着长条桌,李思睿戴着墨镜,赤着上身拿着夹子翻着铁篦子上的牛羊肉,不时撒上一些孜然辣椒粉,,一旁的水盆里,放着刚从海里钓上来的龙虾和海鱼,波斯湾水质良好,鱼虾可以当刺身生吃,冰箱里摆着大批啤酒,大块吃肉,大瓶喝酒,人生快事。

    忽然卫星电话响了,李思睿接了,说了几句,大声道:“刘总,电话。”

    刘汉东一手提着冒青烟的枪,走过来接了电话,登时大怒,啐了一口:“操,来查我的帐,让他们查,随便查。”

    中炎黄的审计部门派人来科林这边查账,重点就是查刘汉东,而带队的正是杨旭。

    杨旭是MBA出身,懂经济金融财务管理,本来国际公共关系部是他的舞台,但是郑佳一风头太强,他又不甘人后,于是申请调了部门,没想到冤家路窄,调查工作由他主持。

    审计小组突然抵达科林,事先根本没打招呼,而他们的审计对象,主要是驻科林办事处,田飞猝不及防,给刘汉东打电话,却被告知,让他们随便查。

    于是,办事处财务部门交出所有账本、原始凭证,杨旭带来的会计师立刻展开审计工作。

    当晚,刘汉东飞回办事处,身后跟着火雷小崔哼哈二将,气势汹汹的进了办事处,工作人员们都噤若寒蝉。

    刘汉东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看到杨旭坐在桌子后面,正看自己的电脑呢,顿时勃然变色:“站起来!”

    杨旭潇洒站起,走过来伸出手:“又见面了。”

    刘汉东和他握手,暗地里加了力道,杨旭感觉手骨差点断裂,脸色惨白,汗都下来了,却不愿服软,强笑道:“刘主任,经常健身啊?”

    “怎么样,查出什么了?”刘汉东爽朗大笑,坐回自己的座位。

    杨旭将右手藏在身后,手指都在颤抖,脸上却在笑:“正在审计,你知道,中炎黄是个庞大的国企,审计工作是必须的,不是怀疑谁,也不是想搞谁,只是例行工作而已。”

    “放屁!”刘汉东脸色突然就变了,“你们他妈的就是想查我,老子让你查,你查出事儿来,我给你回去接受处理,你查不出事儿来,就得给我一个交代。”

    杨旭也火了,冷冷道:“你要什么交代?我是代表组织来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猛然有人从后面勒住了杨旭的脖子,一把锋利的匕首搁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划动半分,杨旭的气管就会被割断。

    “科林沙漠里,不缺你一具干尸。”刘汉东阴森森道,“放开他吧。”

    火雷松了手,杨旭心有余悸。

    “滚。”刘汉东说。

    杨旭看了看凶神恶煞的火雷,没敢说话,灰溜溜走了。

    火雷怒道:“东哥,咱们拼死拼活,这帮人还在背后下绊子,干脆弄死他们算了。”

    刘汉东道:“不用,让他们查,老子底子干净的很。”

    杨旭在洗手间里偷偷哭了,他觉得无比委屈,当然还有深深的恐惧,刘汉东是个什么货色,他很清楚,这家伙杀人如麻,现在又身兼科林情报机关的职务,真把自己弄死,制造出车祸空难之类的假象,估计没人帮自己出头。

    发泄完情绪,杨旭擦干眼泪,重回办公室,继续主持审计工作,就算是死,他也要把刘汉东查个底掉。

    刘汉东给郑佳一打了电话,毕竟办事处是属于国际公关部的,不打招呼就来审计,分明是不给郑佳一面子。

    郑佳一告诉刘汉东,审计工作是中炎黄党委纪检委员分管的工作,谁也无权干涉,就连宋剑锋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