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章 干姐姐
  • 第五章 干姐姐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南好歹是市局的外聘文职工作人员,交警手下留情,骑着摩托走了,汉南继续给夏梦雪显摆,说我哥是大领导,手底下管着几百亿的项目,他刚才说了,下回帮我弄一辆跑车玩,小雪你喜欢什么车,我让我哥买.

        夏梦雪秒回:当然是玛莎拉蒂,要粉色的!几秒钟后又说,晚上我想吃必胜客,你请我吧.

        刘汉南心里美滋滋的,研究了一会儿,把奔驰车开进了公安局的大院,上楼,找同事咨询,怎么才能给没有手续的进口车上牌子.

        同事说,那不就是走私车么,没手续的黑车上牌基本不可能,除非关系特别铁,认识车管所的一把手什么的.

        刘汉南去找了孙继海,孙主任正要出门,见他来了便热情道:"汉南,有事么?"听他说了是由,孙继海很乐意帮忙,说:"我想办法补个手续吧,就当是海关查没的走私车辆,刘汉南说孙哥谢谢了,乐颠颠的去了,孙继海换了便服,下楼开车,直接去了郊区一处不对外开放的农家乐.

        今天周文回来,难得和老部下们聚一聚,大家汇聚一堂,有啥心里话都敞开了说,周文提到总是被刘飞打压的事情,孙继海拍案而起:"还没完没了了!我就不信治不了他!"

        徐宁说:"老孙不要激动,近江不比江北,那是刘的自留地,公安局就是他的一杆枪,他手下还养着一帮闲人,政治上解决不了的,通过特殊办法也无法解决,现在能自保就已经不错了,我的银行账户,房产信息都被他们查过了,幸亏我名下就一套房子,几万块钱,不然我都得折进去……"

        孙继海说:"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把刘护的严严实实,他身边所有人还都能保护起来?他的秘书,司机,老婆孩子,老部下,总能查出点事情来."

        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文开腔了:"党内矛盾,不宜采取秘密手段,这是周总理定下的老规矩,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

        江东省电视台,凌子杰闷闷不乐的坐在化妆间,台里新上一个栏目,"高端对话",请知名主持人采访国内乃至全国的经济,政治,文化名人,面对面的聊天访谈,在凌子杰看来,这个栏目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可是最终主持人却花落别家,交给另一位著名女性主持人来做了.

        凌子杰很郁闷,但无能为力,他原本是近江市政府新闻办的副主任,后来刘飞升任市委书记,他也从新闻办借调到了市电视台,两个月前又从市台调到省台,省台人才济济,根本没有他发挥能力的舞台.

        他把失利归结为自己的背景不够深厚,台里这帮能人,哪个不是是有来头的,比如那位抢了自己风头的女人,据说是省里某高官的二奶哩,而自己仅仅是省交警总队长的准女婿,这点分量明显不够看.

        凌子杰生了半天闷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正要收拾东西回家,主任打电话来了,说是下周飞基金慈善义卖会,需要一个主持人,问他有没有兴趣.

        飞基金的掌门人是刘飞的爱人,徐新和的女儿,著名的慈善人士徐娇娇女士,凌子杰的精神一下上来了,急忙答道:"好啊,没问题."

        过了一周,凌子杰主持了飞基金慈善义卖会,他施展出浑身解数,妙语连珠,引经据典,完全掌控会场气氛,大家一会儿被他鼓动的热血沸腾,一会儿被他煽情的泪落涟涟,一会儿又欢声笑语,效果之好,连凌子杰自己都有些惊讶.

        义卖会结束后,徐娇娇女士举行酒会招待贵客们,凌子杰却匆匆而去,换了衣服卸了妆从后门离开.

        徐娇娇在宴会厅里找不到那个英俊的主持人,便问省电视台的领导:"哎,你们那个特别会说话的小伙子哪儿去了?"

        领导急忙给凌子杰打电话:"子杰,人呢,徐主席要和你喝杯酒呢."

        凌子杰心里一喜,却故意卖味:"不好意思,家里有事得赶紧回去,媳妇等着我吃饭呢."

        领导说:"媳妇哪天不能一起吃饭,徐主席点名要见你,赶紧回来."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怎么搞的,这个手机信号不好."凌子杰故意道,然后改成了飞行模式.

        领导很抱歉的对徐娇娇说:"子杰家里有些急事,先回去了."

        其实徐娇娇已经听到了对话内容,抿嘴一笑:"没事,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嘛."心里却对这个不趋炎附势的帅小伙更添三分好感.

        又过了一周,高端对话栏目邀请徐娇娇女士做节目,谈一下国内的慈善事业,徐娇娇欣然前往,在和编导组商量怎么做节目的时候,忽然提出,能不能换凌子杰来主持.

        如果是其他人提出这样的非分要求,台里肯定不会同意,但是徐娇娇的话,没人敢反对,于是台领导协调,临时调凌子杰加入主持,形成两个主持人,一位嘉宾的奇怪格局.

        凌子杰果然不负众望,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完全掌控局势,抢戏抢台词,偏偏徐娇娇还特别配合他,搞得那位女主持人差点拂袖而去,幸亏这是录播,如果是直播,恐怕就要闹笑话了.

        徐娇娇对凌.[,!]子杰的青眼有加,台领导看在眼里,过了没几天,就把女主持人调岗了,凌子杰接任高端对话栏目的编导兼主持人.

        这件事之后,凌子杰和徐娇娇就成了朋友,徐娇娇有时候有一些高端的饭局,会拉着凌子杰一起,还帮他办了一张高尔夫会员卡,天气好的时候一起去打球,顺便结识一些政界商界的高端人士,也算对凌子杰工作上的支持了.

        一次晚宴后,徐娇娇的闺蜜们起哄,说娇娇你不如收凌子杰当个干弟弟了,徐娇娇顺势就答应了,凌子杰也不含糊,当场就喊了姐.

        冬天来了,近江迎来了第一场雪,徐娇娇应平川市委邀请,前往当地慰问孤儿,凌子杰作为省台记者随同前往,分乘三辆越野车来到平川山区,雪霁天晴,平川市委书记高先显将他们安排在作协创作基地下榻,这儿有温泉,而且雪景极好.

        当晚,平川市的同志们热情招待,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桌上敲定了在平川成立飞基金分会的事宜,高书记代表平川人民,向飞基金捐赠一百万元现金.

        徐娇娇笑道:"高书记,你的魄力不够大啊,一百万够干什么的,不够我给孤儿们买过冬衣物的."

        高先显讪笑道:"徐主席,平川地方上穷啊."

        凌子杰接话道:"高书记,再穷也不能穷了慈善事业啊,这样吧,你多捐十万,我喝一杯酒,你多捐二十万,我喝两杯酒."

        高先显说:"凌老师果然爽快,好吧,我接招,你喝一杯,我多捐十万,你喝多少,我捐多少."

        凌子杰不含糊,拿起红酒瓶,咣咣倒上一满杯,一仰脖干了.

        "十万!"高先显说.

        凌子杰面不改色,又端起一杯酒干了.

        "二十万!"高先显兴奋起来.

        不大工夫,凌子杰面前摆了十个空的高脚水晶酒杯.

        徐娇娇有写不下去了:"子杰,差不多了."

        "姐,你别管."凌子杰酒劲上来,男人豪情不可阻挡,干脆拿起一瓶红酒,对着瓶口猛吹.

        平川市委副秘书长李岚是个精细人,发觉徐娇娇有些愠怒了,便在桌底下踩了高先显一下,高书记醒悟过来,忙道:"三百万!再多我们可真的承受不起了."

        凌子杰站起身,摇摇晃晃,眼睛发直:"高书记,你说的哦,三百万,少一分都不……"话没说完,一头趴在了桌上.

        徐娇娇心疼的不得了,赶紧让人把凌子杰抬走抢救.

        抢救太夸张了,不过是多喝了一些红酒而已,但大家都装的煞有介事一般,把凌子杰抬下去又是掐人中,又是吸氧的,这场酒自然喝不下去了,高书记等人冒雪离开,将这个幽静的别墅区留给了省城来的贵宾们.

        凌子杰从昏睡中醒来,发觉脸上有水珠,舔一下,苦咸.

        "水……"凌子杰道.

        脚步声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穿着淡蓝色睡裙的窈窕身影,正是干姐姐徐娇娇,而自己正躺在床上,衣服似乎也被脱了,只剩下内衣.

        凌子杰吓坏了,坐了起来.

        徐娇娇端了水杯过来,脸上依稀还有泪痕,她嗔怪道:"你醒了,喝酒不要命,十万一杯酒,谁稀罕他那点小钱啊,把我弟弟惯成这样,我回头就让他倒霉."

        凌子杰忙道:"没什么的,姐,我酒量还行,我就是……"

        "什么都别说,姐知道你为姐好,姐什么都懂."徐娇娇依偎过来,身上的味道令人迷醉,睡衣领口内,波涛汹涌.

        "姐,别."凌子杰徒劳的抗拒着,但是此情此景,便是柳下惠再世也把持不住.

        窗外,山风呼啸,大炎飞,五号别墅内,春光无限.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