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章 铁渣街棚改
  • 第三章 铁渣街棚改

    作品:《匹夫的逆袭

        ¤¤全文阅读)

        两人互相加了微信,夏梦雪说:“有空出来喝咖啡,姐姐给你介绍女朋友,对了,你在哪儿上班?”

        刘汉南终于有机会显摆一下自己了,他矜持的回答:“哦,我在市局。”

        “什么市局?粮食局?”夏梦雪戏谑道。

        “市公安局,计算机中心。”刘汉南扶了扶眼镜,忽然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女朋友。”

        “嘻嘻,猜的。”夏梦雪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这种粗胖型的**丝宅男,就是一辈子撸啊撸的命,怎么可能有女孩子跟他好。

        别墅里传来主任的喊声:“小夏,给阿姨介绍一下房子,跑哪儿去了!”

        夏梦雪赶紧跑进别墅,刘汉南跟着进去,别墅宽敞奢华,已经装修完毕,用料扎实,简直如同梦幻皇宫一般。

        水芹看傻了,贺坚也不表态,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刘汉东的继父,在重要问题上更不会当家做主,这时候刘汉南显出本事来了,他用苹果手机和刘汉东视频,远程看房,刘汉东才没耐心看什么房子,直接说:“就这一套了,用我妈名义买,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吧。”

        夏梦雪都听傻了,她在售楼中心也干了两年了,大款见的不少,但是这么有魄力的大款还是头一次见,上千万的别墅根本不当回事,说买就买,而且北京总部特地打电话关照,可见此人背景极其深厚,如果能攀上这样的高枝,下辈子就不愁了,想到美好的未来,夏梦雪不由得湿了,看了看痴肥的刘汉南,对,就从这货下手。

        “经理,我们全款,打几折?”水芹问道。

        主任受宠若惊一般:“阿姨,折扣肯定是有的,这套是样板房,有一定损耗,具体价格我再请示一下领导,您看今天就签合同?”

        “我儿子说,今天就签。”

        “得嘞,我马上就安排。”

        ……

        与此同时,远在近江的马凌也收到了来自科林的西联汇款,十万美元,她把这笔钱直接存到刘汉东的工资卡里,连同每月工资,存上定期,分文未动。

        马凌还在公交公司上班,依然开520路电动公交车,她的烧伤基本上痊愈,但心底的伤痕却是永远也无法抹平的,每当经过事发地段,她的心都会颤抖,那些烈焰中扭曲的人影经常出现在她的睡梦中,责问她为什么活着,为什么烧伤没留下疤痕,她无言以对。

        她曾经向父母、同事求助,但不管是马国庆王玉兰,还是单位领导,都鼓励她勇敢面对惨痛回忆,继续开520路,毕竟马凌身上带着刘书记赐予的英雄女司机光环,如果哪天刘书记突然问起,那个女司机现在哪儿呢,领导们也好有个对应之词,所以调岗是不可以的,看心理医生也是不赞同的,女英雄内心强大,不需要心理医生的介入。

        每天,马凌重复着同样的工作,日子单调乏味,520惨祸之后,她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和以往的朋友们来往,也没什么兴趣爱好,刘汉东曾经说给她买俩玛莎拉蒂玩,被她一口拒绝,说没意思,不想出风头。

        人生已经没多大意思了,这是马凌经常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她怀疑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有一次她对父亲说了自己的猜测,马国庆呵斥女儿,什么抑郁症,那是富贵病,有钱人闲得无聊的无病**,咱老马家祖上可是贫农。

        马国庆关心女儿,但按照他的逻辑,女儿这是在作,在没事找事,日子现在蒸蒸日上,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本来马国庆该退休了,但是国家修改了退休年龄,他还得在继续奉献几年,不过不用出外勤了,挂着副所长的头衔,主管户籍,比以前清闲多了。

        作为一名公安干警,马国庆的职业生涯并不一帆风顺,从警校毕业后刚穿上白蓝相间的警服,着实威风了一阵,也是那个时候把王玉兰骗到了手,不过后来激情归于平淡,干了二十年的户籍警,没有功劳,只有苦劳,快退休的时候,因为刘汉东的关系,才立了一个大功。

        说起来这个女婿,马国庆是一百个满意,女婿现在是国企高层领导,正处级,手上权力多大他不知道,他就知道公安厅的副厅长都托人来给自己送礼,让自己在女婿面前美言,据说刘汉东掌握了几百亿的项目决策权,这几百亿还不是人民币,是美金!

        马国庆在快退休的时候,终于穿上了白衬衣,晋升为三级警监,当然只是虚衔,北京上海大城市马路上还经常有站街指挥的三级警监交警呢。

        最近辖区里没什么事,火花村的户籍已经冻结,因为市里要对这一块进行动迁了。

        花火村原本是一个自然村,隶属于黄花乡,后来黄花乡升级成了黄花办事处,花火村变成了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起初村民们盖房子是想出租赚钱,后来风言风语说政府要征地,于是疯了一般盖楼,增加建筑面积,把个火花村盖的如同香港的九龙寨城,后来人家开发商来了一看,就缩卵了,说太密集,拆不起。

        这个烂摊子一直留到了现在,火花村,铁渣街,变成了滋生犯罪的温床,今天,火花村终于要动迁了,市政府都布告都贴到了街上。

        据传说,铁渣街动迁是周文市长的三板斧之一,也有人说,这是刘书记给周市长上的眼药,这年头动迁最难,全国各地,暴力拆迁和抗拆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常常伴随着流血、**,甚至杀人,搞好了gdp增加,荷包赚的满满的,搞不好,乌纱帽可就危险了。

        马国庆很为周市长捏一把汗,作为火花派出所的老民警,他太了解这些泼妇刁民了,钉子户的比例绝对大,而且这地方的人脾气暴躁,**的事儿怕是不会发生,真闹起来保不齐要烧死几个动迁工作人员哩。

        火花村的村主任花得意,还有他的小舅子花豹,支棱着架子等着赚大钱呢,政府拆迁,必须仰仗地头蛇,亿万财富就在眼前,至于拆迁这种活儿,难不倒他们这些职业地痞流氓,放火扔蛇泼大粪,半夜绑人拆房子,无数老前辈已经做出了榜样,只要依葫芦画瓢就行。

        火联合等村民们也很高兴,他们野心不大,能原拆援建,给个三套楼房,再给一二百万的补偿款也就心满意足了,亲戚朋友们经常在火家院子里聚会,讨论怎么迁户口进来,怎么偷偷加盖点房子,多弄点补偿款。

        至于高层方面,市里无数人等着看周文的笑话,火花村棚改项目分明就是刘飞给周文下的套,分明是毒药,还得捏着鼻子吃下去,这就是刘书记的高明之处。

        近江市的财政已经达到崩溃边缘,根本拿不出资金来进行如此之大的棚户区改造,虽说这个项目干好了能捞不少,但是你得有金刚钻才能揽这个瓷器活,城乡结合部情况最复杂,很容易搞出人命和丑闻,到时候村民上访,纪委介入,刘书记再顺水推舟一下,周文的市长就干到头了。

        不过,大家都忘记一件事,周文并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他是从底层办事处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干部,刀光剑影见的多了,南泰县那样的虎穴狼巢都能平趟,进了省城还不是天高野阔,任凭他兴风作浪。

        周文接了这个苦差,但是根本没当一回事,他决定不在火花村棚改项目上赚一分钱,但也不会投一分钱,怎么动迁,怎么补偿,村民自己投票做主,政府只进行组织和召集,不参与决策,至于怎么建设,村民自己去招投标,总之一句话,你们自己玩去吧。

        这一招可谓狠辣,把球踢给了火花村这帮摆足了架势准备大宰一刀的村民们,大家都懵圈了,花得意却是一喜,政府放权,那么自己就是老大了,他盘算了一下,估摸自己最低能赚到两个亿。

        事实证明,花得意根本没这个能力摆平村民们,他虽然是恶霸,但是其他村民也不是省油的灯,比如火联合这种人,根本不尿花得意这一壶,怎么拆迁,怎么安置,怎么集资建楼,是建小高层还是建别墅,怎么分,怎么卖,村民们众说纷纭,意见没有十年八年是统一不了的。

        火花村的棚改项目,就这样一天天的拖了下去……

        周文轻松接了刘飞一招,没想到第二招接踵而至,有人实名举报,周文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包养女记者,还有一个私生女儿!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最初是网上发出的,继而被外地一家网络电视台公开播报,短短时间内满城风雨,连平头老百姓都知道了周文和白娜的事情。

        傻子都能猜出,这是刘飞的又一记狠招。

        鉴于社会负面影响极大,江东省纪委介入调查,这是第一步,如果周文的作风问题成立的话,接下来就是调职,处分,接着调查经济问题,这年头哪个官员没有点经济问题,一查一个准。

        周文被省纪委约谈,他平静的走进纪委书记的办公室,接受讯问。

        “我请求组织严查这一起对我的污蔑中伤行为。”周文说,拿出一个档案袋,“来之前,我已经把所需要的文件预备好了,这是白记者在美国收养孤儿的全套证明文件,如果组织需要,我随时可以进行亲子鉴定,那个孩子,和我,和白娜,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纪委书记愣了,准备好的台词一句也派不上用场。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