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蜕变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迪拜国际机场外,刘汉东站在车旁抽烟,目送一架波音747起飞,终于送走了亲人们,他的心情怎么都好不起来,和马凌的感情遭遇危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本以为马凌会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没想到她却第一个离弃自己。79阅

    田飞和李松在车里聊着天,这两人现在以刘汉东的嫡系人马自居,家属们在迪拜游玩期间,他俩全程陪伴,这确实也是亲近下属的职责范围。

    刘汉东抽完了烟,回到车里,系上安全带说:“回科林。”

    “走起!”李松一踩油门,越野车疾驰起来,他心情不错,哼起了歌。

    “别他妈唱了,烦着呢。”刘汉东道。

    李松赶紧住嘴,小心翼翼看一眼老大,似乎并不是冲自己发脾气,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都不敢说话,车里一直沉默着。

    刘汉东开口了:“你们觉得我变了么?”

    李松赶忙接茬:“变了,确实变化相当明显,虽然时间短暂,但是老大你的霸气成倍增长。”

    田飞也不甘示弱:“何止是霸气,风度和力度都有很大变化,连眼神都和过去不一样了,不怒自威,淡定沉稳,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绝对是省部级领导的范儿,那啥,李松我和你打个赌,咱们老大四十岁之前,至少是个副部级,我今天还就把话撂在这里了,不服就押钱,赌多大的我都奉陪。”

    李松说:“副部级太屈才了,咱们老大,妥妥的正部级。”

    两人一唱一和,吹嘘拍马,刘汉东竟然觉得很享受,笑骂道:“两个马屁精。”忽然猛醒过来,难道自己真的变了?

    ……

    回到科林之后,刘汉东在新闻上看到法赫德已经在伦敦召开记者发布会,谴责赛义德绑架自己妻儿的行径,登时又羞又怒。

    刘汉东第一时间向国王做了汇报,没杀掉法赫德,不过把他的四王妃和儿抓来了,也算聊胜于无,汇报的时候,刘汉东有些忐忑,毕竟面对的是一位君主,而且自己在迪拜的花销可不少,招待住宿吃喝玩乐的,全都算在暗杀法赫德的项目里了。

    赛义德国王并没有责怪刘汉东,反而夸赞他干得好,手一招,侍从奉上托盘,里面是一张五十万第纳尔的支票,到底是东的油霸国王,打赏都这么大手笔,更让刘汉东愧疚。

    “陛下,我申请去一趟伦敦,把法赫德处理掉,不完成任务决不收兵。”刘汉东信誓旦旦道,脑里却在想,英国有什么旅游项目,出差补助怎么算,自己这么搞,算不算坑赛义德,话说回来,上回把阿米尔小王救了,王承诺的一亿美元报酬至今没兑现呢。

    赛义德微笑着摇摇头:“算了,我改变主意了,留着他吧,到底是我的伯父。”

    刘汉东张口结舌,想起一出是一出啊,您一句话,俺们跑断腿,可怜的姚广还死了四个手下,早知道这些人命损失都是可以避免的啊。

    “那么,四王妃和那孩怎么处理?”刘汉东问。

    “你看着办吧。”赛义德风轻云淡,丝毫不把这两个刘汉东冒险抓来的俘虏当回事。

    召见结束,刘汉东悻悻回去,不知如何是好,赛义德不发话,他是不会给自己增添杀孽的,白白放走也不行,干脆就先关着吧。

    回到办事处,田飞颠颠过来说:“老大,有人在等你,说是你的老朋友。”

    刘汉东走进会客室,只见唐建军坐在沙发上,一见刘汉东进来,老唐立刻站起:“哎呀呀,又见面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唐总你好,没想到建设电厂的重任是交给你的啊。”刘汉东爽朗大笑,唐建军是炎黄下属电建系统,前不久还在巴基斯坦援建电厂,这会儿就调到科林来了,倒不是他资历深,能力强,估计是因为和自己关系好,才临时调过来的。

    唐建军曾经是刘汉东的上级,现在两人起码是平等关系了,老唐言辞之间也不敢有丝毫托大,一直把刘汉东当救命恩人看待。

    “午一起吃,我请客。”刘汉东说,“白富荣来了么,也一起吧。”

    唐建军笑道:“你还记挂着他呢,那次喋血惊魂可把他吓着了,打死也不愿意出国了,不过听说是去东产油国家,颠颠的又来了,行,我打电话把他也叫上。”

    刘汉东把办事处一些精干人员也喊上,和电建方面的职工来了一次大聚餐,驻外的工作人员都闲得很,好不容易来了同胞,还不可劲的亲近亲近。

    科林是个执行伊斯兰教法的国家,禁酒禁烟,不过赛义德掌权之后,这些严苛的教法都渐渐松动,对于外国人更是不管不问,所以餐厅里有的是洋酒啤酒,酒过三巡之后,唐建军大发感慨,说我们电建的是先头部队,先把电厂建起来,有了电力供应,其他的炼油厂、现代化码头才能建设,要不了几年,科林就会变成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这里面有你有我的功劳。

    唐建军的话不假,没过几天,又有几支建筑队从国内乘船抵达,科林港口日夜忙碌不停,下人下货,挖掘机,推土机,电厂用的锅炉设备,科林是个没有工业的国家,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国运来,。

    与此同时,大批的南亚劳务移民也抵达科林,因为基建工程需要大批人员,南亚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劳务成本更低,工资比国工人便宜,而且符合当地宗教习惯,所以连炎黄也喜欢招募南亚移民,当然除了技术性强的工种之外。

    刘汉东的办公室变了样,从简朴简单变成了金碧辉煌,摆满了艺术品,阿拉伯弯刀,火绳枪,盾牌头盔,都是价值连城的物。他的大班台是国内一家工程公司送的,紫檀木做成,价值数百万,代价是刘汉东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项目做。

    办事处规模渐渐庞大起来,不过没什么实际用场,比如计算机心,买了大批电脑、服务器,都是顶级水平,但除了打游戏之外几乎干不了别的,李思睿整天闲的发慌,家里三个巴基斯坦佣人,连孩都不用带。

    火颖回国之后不久,就给哥哥打了电话,托他给东哥带个话,帮自己找个工作,火雷大大咧咧就把这事儿直接说了,刘汉东当即拍板,成立办事处幼儿园,特招火颖来帮李思睿带孩,每月工资一万八,补助三千。

    李松听说了此事,也腆着脸来找刘汉东,说老大我妹妹还在国内闲着呢。

    刘汉东说一起来吧,幼儿园需要人。

    于是,李婕也从国内赶来,当了一名幼儿园教师,每月领两万多的工资,其实屁事没有,幼儿园就一个孩,而且有三个巴基斯坦妇女帮着带,她和火颖只需要每天玩就能拿钱。

    刘汉东的日也清闲得很,他不懂石油,不懂电建,唯一擅长的就是和科林政府打交道,办事处没什么复杂工作,凡事只需要他签个字就行,闲暇时光就用来玩,他查看了官方出版的科林地图,发现冒险岛并不在科林版图内,也就是说,那是一块无主之地。

    支持大亲王的走私团伙已经在不久前被政府军一举歼灭,现在连知道这个岛屿存在的人都不多了,刘汉东和火雷小崔合计了一下,决定霸占这个岛屿。

    刘汉东搞了两艘快艇,一艘运输船,一架直升机,又从国工程队那里弄了大批的水泥建材,连同工人一船拉过去,把冒险岛好好的修缮一番。

    这天,刘汉东从冒险岛回来,办事处有人等,原来是出租车司机谢里夫,谢里夫现在也鸟枪换炮了,,专门负责和刘汉东联系,他给刘处长带来一箱钱,全是半新的美元,足有五十万之巨。

    这些钱是刘汉东的回扣,他们之间的利益链条是这样的,博士负责召集南亚劳工,收取佣金和提成,帮他们安排工作,而工作是刘汉东介绍给资公司的,比如资工资给一名劳工二百美元的月薪,那么博士将会抽取一成,这一成又会和刘汉东对半分。

    换句话说,这些钱是南亚劳工们的血汗钱,不过刘汉东拿的毫不愧疚,他已经接受了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

    五十万美元到手,刘汉东连数都没数,就打发谢里夫回去了,他打开桌上的27寸苹果台机,进入自己的账户查看,存款只有五百万美元,最近开销太大,都没攒下钱。

    刘汉东拿起内线电话,把田飞叫进来,从箱里拿了二十万美元给他:“去汇给国内。”

    田飞颠颠跑去西联汇款营业部,按照惯例把钱汇了出去。

    ……

    国内,江北市,水芹来到富民路邮政储蓄银行,大堂经理一看见她,眼睛都亮了,赶紧跑过来搀扶住,阿姨长阿姨短的叫着,那叫一个亲。

    “阿姨又来领汇款啊?”大堂经理把水芹搀到贵宾室,忙着给她倒水。

    “是啊,领汇款,我儿又给我寄钱来了。”水芹乐呵呵道。

    “阿姨真有福。”大堂经理眼睛笑成两条线,安排专门柜员为水芹服务。

    “阿姨您抱孙了吧?”大堂经理搭讪道。

    “没呢,我儿还没结婚呢。”水芹笑道。

    “您儿多大了,怎么还不结婚?”

    “三十出点头,忙事业啊,在国外打拼,哪有时间结婚。”

    “呵呵,阿姨,我帮您介绍个儿媳妇得了。”

    水芹看了看大堂经理,这妞儿二十七八岁,水蛇腰瓜脸大眼睛,长得妩媚无比,标准绿茶婊款式,儿怕是看不上。

    “找好了,就等结婚了。”水芹赶紧绝了她的念想。

    邮政储蓄银行是西联汇款的合作单位,水芹的这笔汇款是十万美元,大堂经理问她:“阿姨,是存美元还是换成人民币?”

    水芹说:“我也不懂啊,有啥区别?”

    大堂经理说:“阿姨,要不您买理财产品吧,。”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