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七章 奢华游
  • 第六十七章 奢华游

    作品:《匹夫的逆袭

        

        北京,某个绿树掩映的神秘大院,大门是花岗岩两扇黑铁门组成,不挂牌,没有门卫,只有门牌号码,一辆军牌奥迪A6驶来,电动大铁门缓缓打开。

        驾车的是身穿便服的姚广,他不爱穿军装,觉得拘束,但是爱开军车,在北京这种交通拥堵的城市,不开特权车很不方便,所以他平时都驾驶一辆风挡下放着通行证的V字头黑色奥迪A8,不过原车标志抠了下来,换成了A6瞒天过海,他是特勤机关,不是一般部队,所以纠察也不会较真。

        这个大院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周围没有超过五层的建筑,院子里树木繁茂,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具体情况,就算侦察卫星也发现不了什么,奥迪停在空旷的车位上,姚广下车,进楼,卫兵检查证件,暂时保管他的配枪,这才放进电梯。

        三楼,姚广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再吊儿郎当,他在走廊里老实站着,等待冼辉少将的接见,足足过了二十分钟,秘书才推门出来,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姚广走进办公室,挺直腰杆,敬军礼。

        冼辉少将非常年轻,四十出头而已,正伏案工作,看都不看姚广:“不穿军装,你敬什么礼?”

        姚广有些尴尬,放下手,依然挺立。

        冼辉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交给秘书,抬起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瞪着姚广,看的他有些不自在。

        “姚广,你在科林做了什么?”冼辉问道,随手点了一支烟,当然没给姚广。

        “报告,我违反了命令,安排秦鹰扬同志协助阿米尔王子从伊拉克调回了伞兵……”姚广背书一样大声说着。

        “行了。”冼辉很不耐烦,“那些话外面说说也算了,毕竟你代表军方的脸面,在我面前就别他妈扯谎吹牛了,就你这点水平魄力,我还不清楚。”

        姚广觉得一张老脸火辣辣的,被人当众乎了一耳光的感觉。

        冼辉丝毫不给他面子,继续道:“现在有一个任务,是我争取来的,去阿联酋,去把法赫德处理掉,要干净利索,不留尾巴,你有信心么?”

        “保证完成任务!”姚广脚跟一并,煞有介事的表着决心。

        冼辉显然对他并不放心,将烟掐灭在巨大的烟灰缸里,说道:“杀人,是最容易的,如果你连这个都做不好的话,就转业吧,省的给你舅舅丢人。”

        姚广忍住愤怒,心说要不是你丫是我舅舅提拔起来的,老子豁着不穿这身衣服了,也要揍你个满脸花。

        冼辉说:“记住,活儿干的漂亮些,你代表军方的脸面,中炎黄那边,以我为主,搞好团结,懂么?”

        “明白!”

        “给你十二小时,拿个计划给我,出去吧。”冼辉低头看文件,姚广讪讪地转身离去。

        出了门,姚广刚要破口大骂,看到墙角的监控摄像头,到了嗓子眼的骂人话又憋回去了,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开始吹哨子叫人。

        姚广所属的部门有自己的海外特勤,但是主要负责东南亚方向,没在中东执行过任务,其实这事儿交给T部队是最合适的,这帮货经常出没于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等地,长得都像西亚人,不过随着罗克功的病重,T部队面临解散的危险,这样一支不稳定的部队,谁也不会用,不敢用。

        两个小时后,姚广的特勤队集合完毕,开始集思广益,制定作战方案,参谋业务姚广是不擅长的,不过他很会玩阴谋,抽着烟冥思苦想,琢磨怎么在行动中顺带着把刘汉东也给做掉。

        次日,姚广拿着计划书又找到了冼辉将军,这回他是穿着军装来的,而且乘坐的是本部门的猛士越野车,下车进门,帽子一摘,露出新剃的寸头,精气神和昨天完全不同。

        冼辉翻看了姚广的计划书,点了点头,姚广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是弄偏门有两下子,这次行动使用的人员,也都是他招募的外围人员,和军方搭不上关系,即便出事也好推脱,只是费用要超支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中炎黄买单。

        “不错,执行去吧。”冼辉将计划书放进了抽屉。

        “是!”姚广敬礼,原地转身,齐步走出门。

        冼辉拿起电话:“给我接中炎黄,找宋剑锋。”

        ……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

        刘汉东从沙特赶到迪拜,为的是两件事,一是陪家人旅游,二是诛杀法赫德,休闲工作两不耽误。

        张邦宪派车将刘汉东一路从利雅得送过来,亲人们下榻在迪拜七星帆船酒店,开了五个套房,刘汉东抵达后,大伙儿都聚在水芹的套房里,若是普通酒店房间,这么多人肯定盛不下,得亏是豪华套房,客厅就近一百平米,装十几个人绰绰有余。

        所有人都是喜气洋洋的,乐呵呵的不知道从哪儿说起,还是刘汉东先开口,他问大伙:“住的还习惯吧?”

        大伙儿哄堂大笑,都说不习惯,太奢了。

        火联合笑道:“我们都是受艰苦朴素教育长大的,哪住的惯这样的好地方,皇上家也不过如此吧。”

        包玉梅撇嘴道:“你就是狗肉上不了大席,穷家富路,这有啥住不惯的,大东,这房间一晚上得好几千吧?”

        刘汉东道:“是啊,四千多吧,美元。”

        包玉梅掰着手指算了算,“四千美元,划成人民币不得……两万五!”

        大家都咝咝的倒吸凉气,他们一共开了五个套房,一晚上就是十万块人民币!什么概念,光住宿一天就住掉一辆紧凑型轿车,这得多有钱啊。

        “不行,换地方。”王玉兰道,她身为刘汉东的丈母娘,考虑的自然和别人不同,大伙儿住的是爽了,可花的都是自家的钱啊,“汉东,不是妈说你,过日子要省着点,有钱也不能糟践啊,水大姐,你说是吧。”

        水芹也附和:“是啊,太贵了,住一天见个世面就行了,换个便宜地方吧。”

        贺坚、马国庆、火联合这些男性长辈们也都点头。唯有火雷嘿嘿笑道:“怕啥,钱不是省出来的,东哥有钱有势,一天十万毛毛雨啦。”

        “就是!我还没住够呢。”火颖帮腔道,还拉同盟军:“凌姐,你说呢?”

        马凌和刘汉东挤在一张沙发上,手在背后掐着刘汉东的肌肉,正陶醉呢,一天住宿花多少钱这种破事她才不管,随口答应:“嗯。”

        门铃响了,火雷过去开门,进来的竟然是田飞和李松,田飞原来是中东分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是科林办事处的办公室主任,李松也跟他一起调过来,两人都为刘汉东服务,首席前来迪拜出差,他俩自然要如影随形。

        进了门,两人堆起笑容,先和大伙儿打招呼。

        “刘处,车租好了,您看看行不?”田飞毕恭毕敬的汇报,“一辆加长林肯,一辆丰田面包,还有一辆拉博基尼。”

        刘汉东淡淡道:“再租两辆越野车,去沙漠的时候用。”

        田飞说:“公司有两辆陆地巡洋舰,七座的,挤一挤能坐下。”

        刘汉东点点头,说好吧那就这样。

        马凌兴奋起来:“拉博基尼,超级跑车!”

        刘汉东说:“是啊,知道你喜欢飙车,给你租一辆过过瘾,沙漠公路上飚一把,没人管你。”

        火雷嚷嚷道:“不扯了,饿了,吃饭吃饭。”

        吃饭自然又是各种奢华无度,火联合这种人连鲍翅楼都没去过,最常去的也就是铁渣街上的家常菜馆,吃个回锅肉辣子鸡喝点本地产淮江啤酒就觉得不错了,如今品尝到这些世界顶级美食,美的眼泪都下来了,私下里对包玉梅说:“老了老了,可算享了儿子的福了。”

        包玉梅倒是明白人,悄悄叹口气说:“咱儿子拿命换的啊。”

        那边,马国庆语重心长的教育女婿:“汉东,当了领导了,可要注意形象,咱可不能公款吃喝啊,这样的例子不少了,当心纪委查你的账。”

        刘汉东说:“这些开销不走公家的账,我私人出钱。”

        马凌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有多少钱啊现在?”

        王玉兰也支起了耳朵。”每月工资中炎黄这边能开两万,科林政府的工资是五万美元,我自己还有一些存款,没存银行,也没仔细算过,大概百十万美元吧。”刘汉东自己也是一笔糊涂账。

        王玉兰急了:“这孩子,有多少钱自己都不清楚,让凌儿帮你管着,凌儿,你也别上班了,跟着汉东驻外吧。”

        刘汉东笑笑,说行啊,我打声招呼,给马凌办个手续,把关系转到中炎黄就是。

        “你还能调人?”王玉兰更惊讶了。

        田飞在旁边插话:“阿姨,刘处现在是中炎黄驻科林首席代表,几百亿美元的项目都得他过手,炼油厂、发电厂、油田,光是聘用人员就得上千,随便安排个亲戚朋友还不小事一桩。”

        刘汉东笑道:“小田,你给我丈母娘讲讲吧,我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说完,他端着酒杯去找李思睿了。

        李工正和女儿坐在一起吃饭,见刘汉东过来,腼腆一笑,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老同学,计算机中心主任的位子,给你留着了。”刘汉东笑道,正打算和李思睿好好聊聊,忽然田飞走过来道:“国内郑部长电话,让你回过去。”

        刘汉东拿出卫星电话走向天台,电话里郑佳一说:“姚广马上就到迪拜,组织要求你全力配合他。”

        “门都没有。”刘汉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