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四章 火雷的解决方式
  • 第六十四章 火雷的解决方式

    作品:《匹夫的逆袭

        

        对于诱惑,李思睿毫不犹豫的拒绝:“谢谢,不愿意。”

        刘汉东忙道:“别急着拒绝,中炎黄特招,副科级,月薪过万,还做你的计算机老本行,考虑一下。”

        李思睿苦笑道:“老同学,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是干什么的我还不清楚么,我搬到北河县,就是不想再干危险的工作,我有孩子,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打住,我和你说正经的,咱们做了那一票大买卖之后,近江确实不能呆了,北河县也不安全,我有路子帮你进中炎黄,在国外工作,正式编制,国企职工,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刘汉东的话很有诱惑力,如果是真的话。

        李思睿踌躇了一下道:“你说真的?”

        刘汉东知道他松动了,哈哈大笑:“当然是真的,我会让人去拿着合同去找你,对了,你有护照吧?”

        次日,李思睿收到中炎黄江东省公司的电话,让他来签劳动合同,他迟疑了许久,还是开着车去了一趟近江,来到中炎黄省公司,办公室主任李鑫接待了他,聊起来李主任还是刘汉东的高中同学。

        “咱们都姓李,五百年前是一家,还都是刘首席的同学,你看这缘分。”李鑫笑容满面,极力和李思睿套近乎。

        “你刚才说,刘汉东现在是什么职务?”李思睿问道。

        “他是中炎黄驻科林酋长国首席代表,正处级领导,你就是他特招的办事处员工,待遇优厚,我都想去。”李鑫满脸的羡慕可不是装出来的,不过在他的理解中,刘汉东迅速升职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因为郑家的关系近。

        合同很正规,五险一金都有,李思睿怎么想都觉得不是个骗局,于是签了名字,编制暂时入省公司,借调国际关系部中东分部工作。

        签了合同,李思睿才开始后悔,去国外工作可不是小事,女儿还是上幼儿园的年龄,跟在自己颠沛流离的不是办法,让奶奶带着又不放心,左思右想,他打了退堂鼓,给刘汉东发邮件说明自己的困难,想反悔。

        刘汉东当即打电话过来,让李思睿给孩子也办个护照一起过来,他说这边工程很大,没有三年五载干不完,几百上千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在这边工作,是准备设立幼儿园、学校什么的,专供中国籍孩子读书。

        李思睿震惊了,刘汉东这货从悍匪摇身一变成了国企领导,这个弯子未免太大,自己需要消化消化才能扭转观念,接受这个事实。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李思睿最终还是决定闯一闯。

        ……

        贺坚水芹的护照办下来了,小刀的护照有些麻烦,这孩子连身份证都没有,原籍户口也注销了,根本没地方办去,只能走偷渡路线。

        一切就绪之后,刘汉东正要安排大伙儿乘坐包机来科林,秦鹰扬忽然找到他,说是家里出事了,王娟带着一帮人,冲到秦庄把秦小伟抢走了,争夺过程中还把秦显扬的老母亲打伤了,现在老人骨折住院,以泪洗面,村里人报警,警察不管,说这是家庭纠纷。

        “反了她了。”刘汉东大怒,“给脸不要脸。”

        秦鹰扬忧心忡忡道:“没办法,王娟毕竟是孩子的生母,覃县法院会把孩子判给她的,还有显扬的抚恤金,怕是也要分一大半给王娟。”

        正说着呢,国内电话来了,是北京国关部的工作人员打来,说是有一张河南覃县法院的传票寄到公司来了,王娟起诉刘汉东侵吞亡夫的抚恤金,一纸诉状把他告上了法庭。

        “三千多万啊,没人不眼红。”秦鹰扬道,“王娟家里在覃县有些能力,无论是法律途径,还是私下解决,秦家都斗不过他们。”

        刘汉东怒道:“老秦,你也是秦家人,你就不管?”

        秦鹰扬说:“我当真是一点办法没有,鞭长莫及不说,从法律层面上来说,王娟也占理,显扬死了,总不能不让人家寡妇改嫁吧,再说四岁孩子总要跟着生母吧,唉,显扬的老婆跟了别的男人,孩子成了继子,抚恤金也归了李虎,心理上确实很难接受,可是又能怎么样,总不能把李虎杀了吧。”

        刘汉东想了想说:“也是,就这样吧,打官司我奉陪,找几个律师陪他们耗着就是,想要钱,一毛都别想拿到。”

        等秦鹰扬走了,刘汉东给火雷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这件事解决一下。

        “用你的方式解决。”刘汉东特地叮嘱了一句……

        火雷琢磨了半天,自己的方式到底是啥样的,最后终于想明白了,拉上崔正浩,带上小刀,连夜驱车赶往覃县,半路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汽车换了两块假造的车牌,这年头满世界都是监控,必须小心从事才行。

        李虎的家在覃县城关镇开发区,是一栋自建的三层农村别墅,外面一圈砖头砌的围墙,墙头上插着锋利的玻璃碴,,大铁门森严无比,院子里养着两头六亲不认的藏獒,防的就是有人寻仇。

        李老板的生意做的大,摊子铺的开,最近经济不景气,砸了上千万开的高档酒楼门可罗雀,洗浴中心也没什么客人,眼瞅着偏门越来越难捞,李虎准备进军本县房地产业,拿地,盖楼,赚大钱。

        房地产是个吃钱的行当,李虎这点身家不大够,银行贷款也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正瞌睡有人送枕头,他的情妇王娟的老公挂了,据说留下小四千万的抚恤金,把这笔钱拿到手,存到县农行抵押担保,找张行长操作一下,能再贷出三千万来,基本上拿地就够了。

        李虎的小算盘打得漂亮,事情进展的也算顺利,等外乡人走了之后,王娟的起诉书就递到了县法院,争儿子抚养权是其一,争抚恤金是其二,法院上下都打点过了,再说这案子简单明了不复杂,胜诉把握极大,就是把小伟抢来的过程稍微费点事,李虎派了十几车人才把秦庄人镇住。

        今夜月朗星稀,李虎和兄弟们喝了一场大酒,让司机开车把自己送回别墅,开启电动大铁门,宝马X5驶入,李虎下了车,脚步有些发飘,扶着墙上楼。

        “哥,没事吧?”司机兼保镖问道。

        “没事,刚子,你回去吧,挺晚的,别让弟妹担心。”李虎摆摆手,自己上楼。

        刚子开着自己的摩托车走了,大铁门缓缓关闭。

        李虎上了楼,王娟穿着睡衣出来迎他:“怎么又喝这么多。”

        “老爷们干正事,你叽歪啥,小瘪犊子呢?”李虎道。

        “孩子认生,闹。”王娟说,回身把秦小伟拉了过来,小孩脸上挂着泪,怯生生的。

        “喊爸爸。”李虎说,满脸凶相,捏着小孩的面颊。

        孩子恐惧万分,不说话。

        “**的,喊爸爸!你个小瘪犊子玩意。”李虎啪的一个耳光打上去,小孩哇哇哭起来。

        “别打孩子啊,还小,等过两年就认你了。”王娟说。

        “不喊爸爸就饿他,饿三顿就老实了。”李虎作势又要打,吓得孩子缩到墙角,哭的都抽筋了。

        王娟和孩子也不亲,抱着膀子在一旁看。

        李虎用手指点了点孩子:“再哭把你扔楼下喂狗。”

        院子里两头藏獒如同地狱犬般丑恶,小孩果然止住了哭声,惊恐万分,瑟瑟发抖。

        李虎狞笑两声,揽着王娟进卧室了。

        午夜时分,三个黑影接近了李家别墅,其中一个瘦小的家伙,噌的一下就上了墙,轻飘飘落在院子里,将大铁门打开一条缝,另外两人闪身进来,关在笼子里的藏獒被惊醒,狂吠起来。

        李虎虽然喝了酒昏头昏脑,但是多年江湖生涯让他高度警惕,藏獒一叫他就醒了,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从枕头下抽出一支五四手枪,这还是去年托人从云南边境带过来的,花了他好几千块。

        枪在手,李虎的胆子就大了,起身下床,走到门口,握住卧室门把手,猛然打开门,外面一张黑白面孔,正是死鬼秦显扬。

        李虎胆子再大,也怕鬼,他下意识的认为是秦显扬的鬼魂来找自己报仇了,吓得倒退几步,枪也脱手,话都说不利索了,定睛再看,不是秦显扬,而是秦显扬的遗像,拿着遗像的是牛头马面,不对,应该是带着牛头马面面具的两个人。

        王娟迷迷糊糊醒来,一摸身边,李虎不在,起身看看,卧室的门虚掩着,外面似乎有人在说话,她有些不高兴,这么晚了还有人找李虎谈事儿。

        外面不是在谈事,而是在审判,李虎跪在秦显扬的遗像前,太阳穴上顶着一把枪,牛头马面简单说了几句,牛头便扣动了扳机。

        李虎像被人打了一闷棍般倒在地上,太阳穴上一个血糊糊的进口,血喷了满墙。

        站在门内的王娟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牛头马面正要走,忽然看到壁橱里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们,打开壁橱,是一个小男孩,小孩竟然丝毫不怕他们,反而很委屈的冲秦显扬的遗像喊了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