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重大外交胜利
  • 第六十二章 重大外交胜利

    作品:《匹夫的逆袭

        担任国王侍卫官的正是刘汉东,他是被临时抓差来凑数的,穿上军装挂上绶带和阿拉伯弯刀,英式大檐帽的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眼睛,加上挺直的鼻梁和络腮胡,看起来倒像是个正宗的阿拉伯人。

        刘汉东不傻,明白这不是国王对自己的恩宠,而是一种政治小把戏,以此来表明亲态度,他猜得没错,这就是赛义德的一步棋,根据公开的新闻分析,国总理在海湾五国的走访并没有获得突破性的成绩,既没推销掉高铁技术,也没买下油气田,只是重申了一些基本共识而已,而在科林取得的外交成功,则会弥补这一切。

        今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机场停止一切飞机起降,全场戒严,完全按照方的要求进行警卫,连高处的狙击手都是方的人。

        总理走下舷梯,与赛义德亲切握手,共同走上红地毯。

        方随员等了片刻才从飞机上下来,刘汉东背对着舷梯,没看到郑杰夫,也没看到郑佳一。

        国总理的侍卫是一名陆军少校,个头和刘汉东差不多,挺拔彪悍,目光如电,他一眼就看到了刘汉东左胸前的解放军二等功,不由露出了狐疑神色。

        军乐队奏响了两国国歌,不过临时组建的乐手们水平参齐不齐,把个《义勇军进行曲》的调奏的跑到了姥姥家,但这并不影响仪式的庄严,赛义德殿下陪同国总理检阅了科林王家三军仪仗队。

        仪仗队也是拼凑的,从三军挑选长得不那么磕碜的士兵,临时训练了一星期,穿上笔挺的制服,戴上花头巾,拿起老式李恩菲尔德步枪,站的横平竖直,倒也像那么回事。

        检阅开始,刘汉东站在拔出阿拉伯弯刀,正步前进,太阳下弯刀熠熠生辉,远处礼炮鸣响,科林没有专门的礼炮,临时用大炮仗凑数,好歹响了二十一声。

        其实这次访问只是规格最低的非正式顺道访问,不需要这么隆重的礼仪,赛义德这么做是因为研究透了国的历史,国人最好的就是面,只要给足面,国人就会面里加倍奉还,天朝上国,自古如此。

        所以,这是这是赛义德送给国总理,国政府的一份厚礼。

        如此高规格的礼遇,预示着外交上的突破,总理非常高兴,在机场发表重要讲话,称赞赛义德是国人民的老朋友,国政府一贯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尊重科林人民的选择,并对赛义德陛下继承王位表示了衷心的祝贺。

        赛义德陛下也发表了简短讲话,说始终坚持一个国原则,期待与国发展更加深入的经济合作。

        随后赛义德陛下邀请总理到王宫共进午餐,总理欣然同意,代表团一行人乘专车,在科林军警护卫下前往王宫。

        王宫同样警卫森严,但是外紧内松,视线之内基本上看不到带枪的人,媒体记者也很少,除了科林王家电视台的摄影师,就只有国央视和新华社的人了,一切都在可控之内。

        赛义德在花园里举行冷餐会招待国客人,顺便进行非正式双边会谈,刘汉东的任务已经完成,端着盘在花园里穿梭,拿了不少烤羊排和葡萄,和郑佳一迎面碰上了。

        “将军阁下,感觉怎么样?”郑佳一问道。

        “凑合。”刘汉东满脸不屑一顾的装逼表情。

        忽然又有一人走来,正是国家能源战略安全领导小组的领导人郑杰夫,他笑容可掬的端着一杯饮料,冲刘汉东说:“干得不错。”

        “谢谢。”刘汉东挺直了腰杆,他是藐视权贵的人,但是在郑杰夫面前却不敢托大,或许是因为对方是郑佳一的父亲吧。

        “这身军装穿的还合身吧?”郑杰夫意味深长的问道。

        “我刚愿意穿咱们的军装。”刘汉东同样语带双关的答道。

        郑杰夫拍拍刘汉东的肩膀,将女儿撇到一旁,语重心长道:“这身军装,哪怕再不愿意也要穿下去,为了国家利益,需要你的牺牲,刘汉东同志,你的任务很艰巨啊。”

        “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完成国家交办的任何任务。”刘汉东说这话的时候脸都有些发烧,但还是咬着牙说下去,“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此刻他忽然想到牺牲在胜利前夜的秦显扬,指导员是个官迷儿,如果他能活下来,肯定整天喜气洋洋的,不再绷着阶级斗争的扑克脸了。

        可怜的指导员,戴着绿帽在外面打拼,死了还有人惦记抚恤金,想到这些伤心事,刘汉东的眼角不由得湿润了,他的感情变化被郑杰夫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点头,小伙,好样的。

        郑杰夫又问了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这才端着杯离开,他刚走,宋剑锋就过来了,他作为炎黄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出访随员之一,老宋说话就直白白了,他知道刘汉东的脾气,是上不得辔头的野马,有事儿直说,比绕弯打哑谜有效。

        “小刘,这次任务执行的非常之好,长了我们炎黄的脸面,好好干,亏待不了你小。”宋剑锋拍拍刘汉东的胳膊,走了。

        然后才轮到郑佳一,她戏谑道:“你现在可是当红炸鸡了,今晚上的新闻联播里得有你一个镜头,赛义德挺有意思,投其所好,看来这个单肯定不会低于一百亿美元了,不过,这些都是其次。”

        “那什么是主要的?”刘汉东问道。

        郑佳一凑过来,吹气如兰:“炎黄这回出了大风头,把军方和外交部门都给盖了,郑杰夫同志在党内的地位也会得到潜移默化的提升,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哦。”

        刘汉东心里小鹿乱撞,恨不得将郑佳一楼在怀,但还是忍住了,光天化日的,外交场合,闹出外交纠纷就乐大了。

        此刻总理正在与赛义德进行非正式会谈,由于时间有限,上方这是达成了初步意向,并且发表了简短的联合声明,当天下午,总理就乘专机回国了,赛义德陛下携群臣到机场送别。

        回去的专机上,总理果然问起,那个戴解放军二等功勋章的科方侍卫官是怎么回事,郑杰夫在旁立刻做了详细的介绍,总理听完,爽朗笑道:“炎黄的同志工作做得细致,深入,很有成效,都当上国王的侍卫官了,很不错。”

        ……

        郑杰夫回国后,立刻指示炎黄集团,抓住契机全力跟进,力争把科林项目做成东合作典范。

        宋剑锋召开会议,表扬了国际公关部的卓越成绩,将这个部门提升了半级,作为正厅级的直属单位,郑佳一的行政级别,也从副厅升成了正厅,本来还想给刘汉东提一级,作为副厅级干部使用,但是考虑到升迁太快对年轻人的成长不利,最终还是搁置了这个提议。

        集团内部,通报表扬了刘汉东,颁发十万元奖金,这笔钱并没有发给刘汉东,而是送到了江北老家,交给了水芹。

        炎黄江东分公司的领导亲自跑来送奖金,还在水芹家楼下放了一挂鞭炮,噼里啪啦的很热闹,左邻右舍都出来看,领导们端着泡沫塑料做的支票模型,欢天喜地的送上门,闹哄哄一场才走。

        水芹听说自家儿上了电视,特地找人从网上找了那天的新闻联播,和贺坚一起仔细的看,果然看到两个一闪而过的镜头,穿着军装的络腮胡,但是不仔细看,真分辨不出是自家儿,甚至看不出是国人。

        “东东有出息了。”水芹拿手绢擦着眼泪,哽咽着说道。

        当晚,水芹破天荒的买了十斤大闸蟹,一些基围虾、牛肉、鸡肉、肋排,新鲜蔬菜,做了满满一桌菜,贺坚拿了一瓶放了十年的白酒,开了,倒满一杯,在地上洒了,祭奠刘汉东的生父。

        “凯华,儿上电视了,为国家立功了……“话没说完,水芹已泣不成声。

        贺坚没说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贺坚和水芹提了些水果去滨河小区探望刘骁勇,提到儿的事情,都是眉飞色舞,贺坚还说:“我上网查了,东东的军衔是准将,您孙扛上将军肩章了!”

        令人不解的是,刘骁勇并没有老泪纵横,激动万分,而是冷静的问了一些事情,最后叹道:“风口浪尖,未必是福啊。”

        贺坚没法接话了,刘骁勇戎马一生,最高军衔也不过是个**上校,在解放军这边才混了个校,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当上将军,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次身上,刘汉东的父亲刘凯华,是步校高材生,不论是单兵技能还是沙盘模拟指挥,样样全校第一,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来一定是将军,哪知道最终牺牲在了越南前线。

        “孩有出息,这是命里该有的。”刘骁勇又到道,“老刘家祖坟上也该冒点青烟了,你俩也别那么辛苦了,该出去旅游的就去,该享点儿女福了。”

        水芹说:“爸,我们商量过了,办护照,去一趟迪拜!您老也一起去吧,见见资本主义花花世界。”

        刘骁勇摆摆手:“我老了,走不动了,你们去吧。”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