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章 阿拉伯的刘汉东
  • 第六十章 阿拉伯的刘汉东

    作品:《匹夫的逆袭

        对于刘汉东的推辞,赛义德并不意外,他结束了这次接见,让侍卫官送客人出门,临行前侍卫官拿了礼物给刘汉东,是一个镶嵌宝石的盒,神神秘秘道:“陛下交代,回去之后再打开。”

        刘汉东是个急性,自然忍不到回去,在路上就把盒打开了,他大失所望,盒里是一本书,《SevenPllrsofsdom》,书很古旧,精美的羊皮封面,翻开扉页,有褪色的签名ThomsEdwrdLwrence,书的出版日期是1926年,这分明是一本古董书。

        赛义德陛下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要让刘汉东做自己的劳伦斯,但是作为当事人,刘汉东并没有信心和热情充当这一角色,五年前他还只是云南某部汽车团的一名普普通通的陆军士,如今却被别人以国士待之,焉能不心虚。

        刘汉东心虚,别人可不心虚,当他回到办事处之后,立刻有人拜访,正是老朋友秦鹰扬。

        秦鹰扬首先表达了谢意,因为秦显扬是他的堂弟,他却没时间回国张罗丧事,全靠刘汉东出面才把事儿办的风风光光,其次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小刘,还适应新工作吧。”秦鹰扬很关心地问道。

        “一般。”

        “东的气候还习惯吧。”

        “还行。”

        一番没有营养的对话后,刘汉东不耐烦了,“老秦,有事儿直说。”

        秦鹰扬似乎下定了决心,毅然道:“现在,我代表组织正式和你谈话,希望你能配合组织完成任务,事关国家安全,个人荣辱就不重要了,你明白么?”

        “说。”刘汉东道。

        “今天,赛义德和你谈话的内容是什么?”

        “他想让我为他干活。”

        “你同意了?”

        “没。”

        秦鹰扬松了一口气:“你拒绝是对的,不过最好你能推荐另一个人,赛义德会重视你的意见的。”

        刘汉东警觉起来:“谁?”

        “一个国内来的同事,有着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他会很好的辅佐赛义德巩固政权,我们希望你对赛义德说明一下,他才是整件事的策划者,指挥者,而你,只是具体执行者。”

        “等等,这个人姓姚吧?”刘汉东冷笑着问道。

        秦鹰扬眉毛一挑:“姓什么不重要,现在你的态度最重要。”

        刘汉东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家伙是从国内过来的高级特工,临时变卦,下令让我们把阿米尔王送给大亲王的就是他吧,押宝押错了,现在又跑来抢功,我这辈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是如此没有廉耻的人,真的是第一次见,老秦,你给我评评理,能这么搞么?”

        秦鹰扬道:“这是命令,你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听说赛义德给你一个陆军准将的军衔,组织希望你能让出来给他。”

        刘汉东忽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秦鹰扬不笑,憋了一会儿,也笑起来。

        刘汉东说:“老秦,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恨透这帮瞎指挥的外行了,朝令夕改,首鼠两端,这样的人窃据高位,是我国情报界的灾难啊。”

        秦鹰扬说:“上面的意思我已经传达给你了,决定权在你,看着办吧。”

        刘汉东眨着眼睛问:“如果我让了,可人家赛义德不答应,那怎么办,组织不会处分我吧?”

        秦鹰扬道:“不想被处分的话,就要这证明你的不可替代性,明白么?”

        “明白。”刘汉东意味深长的笑了,组织的压迫,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心,当老是三岁小孩啊,孔融让梨,让你妈逼!

        ……

        姚广在塔基卡提市郊租了个房,改建成了安全屋,作为情报部门在科林的秘密据点,他手上经费相当充足,这次科林政局更迭变化,全是姚广临危决断的功劳,事情终于朝着向方有利的方面发展,总部首长亲自签发了嘉奖令进行表彰。

        安全屋的库房里,放着五个鸟笼,里面装的是从国内高价购买的猎隼,这是准备送给赛义德礼物,姚广在声色犬马方面的造诣,比本职工作高得多。

        此刻他正在上网聊天,向冯庸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夸耀说要不了几天就能当上将军了。

        冯庸正在夏威夷玩耍,躺在沙滩上用PAD和姚广聊天,发来一句话:靠,你不是少校么,怎么一下变将军了。

        姚广啪啪的打字:是外军的准将,摊上了,没辙,谁让咱力挽狂澜,拯救了一个国家呢。

        冯庸发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姚广得意洋洋,信心十足,很有把握取代刘汉东成为赛义德政府的将军,因为他从这个细节判断出赛义德需要国的支持,赛义德虽然平息了叛乱,但是国内政局并不稳固,政府频临破产,国内矛盾重重,放眼全世界,有实力有想法介入东的,唯有国。

        赛义德给刘汉东准将军衔,并非看他的能力,而是释放信号,刘汉东算什么东西,说他一介武夫都是夸他,只要让赛义德知道,整个行动是他姚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无所不能,手眼通天,那么这个东小酋长肯定分得清轻重,这个准将肩章,非自己莫属。

        姚广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身为情报军官,能做到劳伦斯那样,可以说此生无憾了。

        有关部门已经通过渠道向赛义德传递信号了,姚广还让部里给秦鹰扬施压,让他劝说刘汉东让贤,把这些荣誉都让出来,这货是个倔脾气,恐怕不会轻易答应,不管他是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这里面都没他什么事了。

        第二天,按照预定计划,五只猎隼作为“国商人”的礼物送进了王宫,可是期待的接见并没有发生,赛义德收了礼物,却根本不见姚广。

        姚广坐在车里,等候在王宫大门前,士兵打着手势勒令他将车停远一些,正在此时,一辆破旧的丰田佳美疾驰而至,车上下来一个人,士兵们居然向他敬礼。

        “狗日的,这不是刘汉东么。”姚广摘下墨镜,降下车窗,鄙夷又艳羡,自己在烈日下等待接见,这货能直接进门,还有天理么。

        刘汉东顺利进入王宫大门,两旁绿树成荫,凉风习习,他感觉自己成了穿着乌沙补服的官员,走在紫禁城的入口,今天,将是改变命运的一天,自己人生历史的转折点,他要记住每一个细节,以供日后写回忆录所用,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也会写出自己的《智慧的七柱》。

        回忆拉到昨天,刘汉东在办公室阅读了赛义德陛下赠给他的古董书,他英阅读能力比口语还要强些,看英原著并不费力,并且还上网查了这本书的历史,这是劳伦斯的回忆录第二版,发行二百册而已,拍卖行价格在十万美元以上,赛义德真够大方的,随便出手就是值大钱的宝贝。

        对于劳伦斯的丰功伟绩,刘汉东好不陌生,劳伦斯是英国陆军情报军官,却又是阿拉伯人的英雄,但下场并不美好,因为政治原因夹在两方尴尬而内疚,最终郁郁寡欢,死于摩托车事故,自己可不想落得这种下场。

        身为炎黄的正处级干部,为阿拉伯人做事,必须取得上级同意才行,刘汉东给郑佳一打了电话,郑佳一似乎并不惊讶,让他等几个小时听候回复,过了四五个钟头,国内的回复来了,原则上同意刘汉东接受赛义德任命,但是事事都要向组织汇报。

        有了组织背书,刘汉东放心的赴任来了,王宫就在眼前,工人站在脚手架上修缮着墙壁上的弹孔,连被弹打成筛的宫殿墙壁都不直接换新的,而是用水泥修补,看来王室真是穷疯了。

        赛义德陛下在百忙之还是抽空接见了刘汉东,当场委任他为国王办公室第五处处长,国王办公室早就存在,有些类似清朝的军机处,功能上部分和内阁重叠,赛义德明面上推崇西方民主,私底下却做的是收权的勾当,国王办公室的前四个处负责国王的金融财务、王室安全、衣食住行以及公共关系,第五处名义上是外交咨询处,实际上干的是反间谍业务。

        为了便宜行事,刘汉东挂科林陆军准将军衔,正式职务是国王侍从官,兼任第五处处长,不过王室现在没人可用,除了一个士哈桑,其他的人员都要刘汉东自己想办法。

        刘汉东接受了第一个任务,调查叛乱期间出现在王宫内的神秘白人身份,他领命而去,小王阿米尔走了进来,问父亲:“您真的完全信任他么,要知道他可是国的特工。”

        赛义德满脸慈爱的说道:“孩,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是可以完全信赖的,如果生在王室,那么连父母都是不可以信任的。”

        “不,我相信你,父亲。”少年瞪着无邪的眼睛说道。

        赛义德意味深长的一笑,儿现在还小,若干年后,就不会真心实意的说这种话了。

        王宫大门外,烈日下,姚广满腹牢骚,还在苦苦等待,海口已经夸下,不把准将军衔弄到,怎么向舅舅交代,怎么向部里交差。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