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九章 假县长
  • 第五十九章 假县长

    作品:《匹夫的逆袭

        

        老鬼,也就是贾副县长说道:“如果你不提三千多万的事儿,也引不来这些幺蛾子,这笔钱太大了,你知道县里一个公务员月薪才多少?不到两千!农民更别说了,县里没有支柱产业,除了种地就是饭店、洗浴这些第三产业,太穷了,没办法,三千多万,换谁都得眼红。”

        刘汉东道:“那我就说这笔钱是律师代管的,每月只能给一部分生活费,比如三五万这样,学费另算,等到孩子十八岁再把全额款项移交,这样总行吧。”

        老鬼说:“好点,住在乡下,一毛不拔也不现实,乡里乡亲的光唾沫就能把人淹死,他们才不管这钱是秦显扬的命换来的,不过这些人也好打发,给个几千块,够他们高兴很久了,关键是李虎,这个人很有能耐,按照法律,抚恤金有王娟一半,李虎最近资金缺口很大,肯定会盯上这笔钱。”

        刘汉东说:“我是绝不会让指导员的抚恤金落到李虎手里的,别的不敢说,这一点我能保证。”

        老鬼说:“我估计,他们会采取法律手段,你做好心理准备。”

        刘汉东哼了一声

        回到县委招待所,刘汉东假惺惺客气道:“贾县长您住哪儿?我让司机送你一程。”

        老鬼一指不远处树丛中的两层小楼说:“我住干部楼,走过去就行,你要不要过去坐坐,喝杯茶。”

        刘汉东知道老鬼是个老玻璃,又有手段,万一过去被他在茶里下了药,一世英名可就不保了,便道:“太晚了,改天吧。”

        贾副县长潇洒一笑:“那明天见吧。”

        ……

        第二天,县委孙书记果然派人送了花钱,书记送了,县里其他领导不甘落后,也纷纷派人送了花圈,一时间秦庄村口成了花圈的海洋,村里人特地把县委书记的花钱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老秦家的面子可算是赚足了。

        到底是民风淳朴的中原腹地,没有人提抚恤金的事情,就连王娟也只字不提,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好歹把个丧事风风光光,圆圆满满的办完了。

        秦显扬的骨灰盒埋进了秦家的坟地里,花圈都烧了,流水席的大棚也拆了,一切归于平静,刘汉东将秦家近亲,也包括王娟在内,都叫到了一起。

        刘汉东说:“承蒙各位架势,把显扬的葬礼办的很风光,我在此表示感谢,现在谈一下秦小伟的抚养问题,这孩子可怜,才四岁爹就死了,娘又不要他……”

        “谁说不要了,我自己的孩子能不要么!”王娟振振有词的说话了,身后几个老娘们也跟着帮腔。

        刘汉东冷冷扫过去,吓得王娟话噎在喉咙里。

        “要不要,你说了不算。”刘汉东道,“得孩子认你这个娘才行。”

        秦小伟被奶奶牵着手出来了,刘汉东摸着孩子的脑袋说:“小伟,你是跟奶奶过,还是跟那个女人过?”

        孩子一直是跟奶奶过的,怯生生看了看王娟,直往奶奶这边钻。

        刘汉东说:“孩子是秦家的种,要是跟了你,岂不是成了李虎家的拖油瓶,秦家人还没死绝呢,你少做梦了。”

        这话说的提气,在场的秦家人啪啪的鼓起掌来。

        王娟气的不行,说:“你说了不算,孩子小不懂事,跟谁过,得法院判。”

        刘汉东不理她,对大家说:“显扬去世后留下一大笔抚恤金,这个我也不瞒大家,但是这笔钱暂时存放在一个信托基金里面,有专门的律师负责,每月将会拨出一笔生活费来,足够大娘和小伟维持比较高的生活水准,学费、医疗费,以及一切合理的开支,都能支付,小伟十八岁成年之后,这笔钱就归他支配了。”

        秦跃进问:“那每月能有几个数?够顿顿吃肉的不?”

        刘汉东说:“每月五万人民币,我想是够了。”

        大家交换一下眼神,欣喜万分,一个老太太带个小孩,海吃海喝也花不了五万块啊,乡里乡亲的借点花花,还不小菜一碟。

        刘汉东考虑到了这一点,他说:“至于这五万怎么支配,你们这些叔叔大爷,该帮忙的就帮忙,老人家年岁大了,就别下地干活了,多陪她说说话,拉拉呱,孩子小,又没爹娘,别让他受欺负了,我在这儿,代显扬谢谢大家了。”说着深深一鞠躬。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刘汉东觉得自己处理的不错,秦家人也交口称赞刘处长事办的地道,不过王娟显然是怀恨在心,一纸诉状就把秦家人连同刘汉东告上了法庭。

        起诉书递到了覃县法院民庭,当即受理。

        刘汉东不知道打官司的事儿,他们已经离开了覃县,汽车停在路边,前来送行的老鬼和刘汉东站在无人处抽烟。

        “老鬼,你行啊,冒充副县长,逮到可不能轻判了,说吧,你这回做的什么买卖?”刘汉东笑问道。

        “首先我这个挂职副县长是货真价实的。”老鬼矜持的说道,他也穿着白衬衣和西裤,头发一丝不苟,像个真正的县处级干部一样,“一切文件都是真实的,你查不出任何纰漏。”

        “你本事挺大。”刘汉东明白了,老鬼的骗术之高明,已经达到了化境,不是自己能擅自揣测的。

        老鬼又说:“我在覃县挂职,不是想骗谁的钱,而是真心实意的想帮他们发展经济,你别笑,谁没有点个人爱好啊,我在外面混了半辈子了,也该给家乡人民做点贡献了。”

        刘汉东说:“祝你官运亨通,平步青云,假县长。”

        双方握手告别,直到刘汉东等人的商旅车消失在地平线,假县长才坐上自己的帕萨特官车,吩咐司机回县政府大院。

        ……

        刘汉东归心似箭,赶到郑州之后,坐上高铁先回了江北,在酒店开了三个套房,打电话给火颖,让她带父母速到江北来。

        两家人各自团圆暂且不提,刘汉东去银行把余下的七八万美元兑换成了人民币,全都交给了母亲,让妈妈和贺叔不要忙着上班赚钱了,以后每月都会给家里汇款的。

        水芹说:“有钱可不敢乱花,先付个首付把房子买了,我和你贺叔还不算老,再努力几年,等有了孙子就彻底退休,帮你们带孩子。”

        刘汉东说:“妈,好歹我现在也是国企的正处级干部,你要是再出去摆个摊什么的,我多没面子。”

        水芹喜滋滋道:“是这个理儿啊,以后妈不干活了,每天跳广场舞锻炼身体去。”

        刘汉东忙道:“别啊,干点其他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多好,等等,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郑佳一打来的,寒暄几句进入正题:“尽快返回科林,有重要任务。”

        “多重要?我在江北家里呢,能宽限我三天么?”

        “恐怕一天都不行,你必须立刻赶回,上次和赛义德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之后,公司作为成绩上报给了国务院,总理都知道了,后来科林发生政变,几天时间翻天覆地,赛义德起死回生,重掌大权,军方说,这里面有他们的功劳,所以总理很高兴,准备临时更改出访计划,到科林去走一遭,外交方面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科林不会拒绝总理的走访,但是这个协议怕是有问题,张邦宪把原先的协议撕毁了,准备和大亲王签署新的协议,所以,你明白了吧?”

        刘汉东说:“我不明白,这里面有我屁事啊。”

        郑佳一说:“你是中炎黄驻科林办事处的首席代表,而且赛义德的复辟你居功至伟,这件事非你莫属,为了国家,去吧。”

        刘汉东挂了电话,闷闷不乐。

        水芹问他咋回事,刘汉东说公司让我赶回中东,因为总理要去科林访问,我要给他们打前站,做些准备工作。

        “那得赶紧回去啊。”水芹很激动,“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想啥呢。”

        贺坚也说:“国家大事为重,现在家里经济也宽裕了,等你不忙了,我和你妈到那边找你去,咱们也出国旅游一下。”

        刘汉东说:“也好,你们先去把护照办了,随时都能走。”

        郑佳一那边催的急,刘汉东不忍心打断火雷和小崔的团圆,自己一个人去了机场,搭乘最近的航班飞北京,转多哈,最终目的地科林。

        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刘汉东抵达科林,想想昨天还在河南农村,今天就到了阿拉伯半岛,真有地球太小之感。

        刘汉东的身份真的不同了,科林办事处升级为正处级常设单位,他的官职也不叫办事处主任,而是改成首席代表,这说明他并不完全隶属于中东分公司,而是在总公司直接领导下。

        科林酋长国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国号要改成科林王国,赛义德正式称王,而不是再叫埃米尔,这是君主立宪前的准备工作,牛津博士的政治蓝图很宏大,他要建设一个民主自由发达的中东伊斯兰世俗国家。

        刘汉东被召进王宫,赛义德问他:“距离海岸线二十海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岛,你知道么?”

        “知道,陛下。”刘汉东毫不隐瞒,将自己接受委托营救人蛇,结果误打误撞,占领了一座储存军火的岛屿的事情和盘托出。

        赛义德说:“真主至大,一切都在安排之中,那座岛上储存的军火,是叛乱者利用走私团伙购买的武器,他们本来的计划是打算用防空导弹击落我的座机,后来却临时改变了计划,如果不是你,想必我已经被炸死了。”

        “真主至大。”刘汉东像个神棍一样严肃无比的说道。

        “叛乱者和走私集团,都是打击的目标,我们需要成立一个新的反间谍部门。”赛义德说,“国王办公室第五处,你将担任处长。”

        刘汉东说:“陛下,恐怕我得愧对您的信任了,我是一个中资企业职员,不想当什么间谍或者反间谍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