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八章 覃县
  • 第五十八章 覃县

    作品:《匹夫的逆袭

        小地方的警察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接触三教九流的人多了,看人还是挺准的,这几位首先不是本地人,其次身上的气质很特别,像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和秘密战线上的特勤人员的综合体,总之绝不是一般人。

        县城没有秘密可言,秦显扬那点糗事儿全城皆知,戴绿帽子的男人在中东因公殉职,媳妇跟人跑了,家里只有守寡的老娘和四岁的孩子,警察看了看刘汉东的证件,问道:“你们是送烈士骨灰回家的?”

        “是。”刘汉东答道。

        “住哪儿?”

        “机关招待所。”

        “哦,注意安全,携带枪支就不要喝酒了。”警察将证件递了回来,持枪证是真的,他的枪是正规手续的公务用枪,警察管不到。

        刘汉东道:“没喝酒,这不,有人逼我们喝白酒,还差点闹出事儿来,你们管不管啊?”

        警察不搭茬:“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别耽误工作。”

        双方各奔东西,期待着看警匪枪战大戏的群众们失望的继续喝酒,不过多了些许谈资,有好事者甚至开了赌局,赌赶明儿李虎怎么收拾这帮外乡人。

        刘汉东等人回到招待所,各自回屋睡觉,睡前都做了同样的动作,把枪掏出来,上膛,塞枕头底下。

        这次回国,因为是乘坐专机,入关走的又是贵宾通道,所以没有过安检,三人都带了枪,而且不止一把,但只有刘汉东的枪是有持枪证的。

        对于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来说,根本不会在意县城黑社会的威胁,李虎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带枪的公家人下手,事实证明李虎确实不敢有什么小动作,一夜平安无事,天亮之后,几人起床洗漱吃早饭,开车下乡。

        秦庄村口已经摆起了灵堂,乡下有丧葬一条龙服务,一个电话打过去,搭棚,扎纸人纸马,代办流水席,全活儿,价钱还公道,按理说秦显扬是吃公家饭的,应该是在城里的殡仪馆举行追悼会,领导念悼词,同事们默哀瞻仰遗体,这样的程序才对,可是中东分公司正在忙着总理出访接待准备工作,抽不出人手来负责这件事,只能由着家乡人操办了。

        刘汉东的意思也是入乡随俗,老人家怎么高兴怎么来,他一进庄,立刻有人迎候,秦家在当地不算望族,也有大几百号人,家族中的长辈和混得不错的有头有脸的男丁,被推举出来接待省城来的贵宾。

        刘汉东被迎入堂屋,秦家门的男人们都穿着出客的衣服,坐在条凳上抽烟,负责招呼客人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穿着灰色的涤纶双排扣西装,下面一条迷彩军裤翻盖皮鞋,谈吐颇有些见识,不停地给刘汉东上烟,红旗渠一根接一根。

        院子里有很多妇女在帮厨做饭,乡下白事也要办流水席,乡亲们拿点烧纸钱,拖家带口的吃上一顿,显得热闹,心齐。

        那汉子叫秦跃进,是秦显扬的堂叔,他看着灵堂上摆着的镶金骨灰盒说:“显扬是走了,留下老娘和孩子咋办,组织上有没有什么说法?”

        刘汉东说:“国家给的抚恤金数额较少,不过有关方面给的钱足够老人家安度晚年,小孩子治病上学,长大成人。”

        秦跃进道:“大致是个什么数?”

        刘汉东道:“三千多万,不到四千万人民币。”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这抚恤金够得上全乡一年的gdp了,这么一大笔的钱,秦家老娘一个没文化的老太太怎么花的完,不得找人帮着花啊。

        秦跃进喉头耸动了一下,很关切的问道:“那这笔钱总得有人管吧,不然被显扬媳妇拿去咋办。”

        刘汉东说:“我是显扬的战友,还是他的同事,他的后事我来管。”

        秦跃进道:“那我们就放心了。”

        到了下午,前来吊唁的人忽然激增,连乡里都来了人,一位副乡长代表乡党委书记,乡长,前来慰问烈士家属,副乡长穿着黑色夹克衫和西裤,翻盖皮鞋上沾了一些泥巴,更显亲民无比,领导一出现,秦跃进就相形见拙了,自觉地退到后面让出舞台,让副乡长和刘汉东分庭抗礼。

        副乡长和刘汉东聊了聊,不漏痕迹的套话,得知刘汉东的行政级别是正处,而且是中炎黄总部的什么特派员,态度立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矜持变得如坐针毡,坐了一会儿就匆忙离去。

        副乡长刚走没多久,外面的哭声忽然从小合唱变成了万人大合唱,秦跃进跑出去一看,村口来了十几辆车,还有拉花圈的客货车,车上下来几十口子披麻戴孝的人,竟然全是王家的亲戚。

        王娟毕竟在法律上还是秦显扬的妻子,他们娘家人前来吊唁也在情理之中,婆媳矛盾再大,夫妻关系再恶劣,那都不是阻拦人家的理由,秦家人讪讪让开地方,王娟带了几个中年妇女,哭腔震天,一看就是花钱雇来的专业人员,她们一出手,立马就成了主角。

        李虎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到场了,坐在一辆宝马x5里,露出一张戴墨镜的脸,远远监视着,只要王娟吃亏,立刻过来助阵。

        双方都规规矩矩,没在治丧期间闹事,刘汉东从始至终也只充当了旁观者的角色,直到晚上才回去休息,进了机关招待所,一个中年人迎了过来,非常热情:”是北京来的刘处长吧,我是咱们覃县县委办公室的王涛……”

        原来是县里主要领导想请刘汉东吃饭,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小地方难得见到大领导,尤其是北京来的领导,中原腹地,古风犹存,款待一下很正常。

        刘汉东现在已经不是愣头青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欣然同意,带着手下前去赴宴,宴会设在距离县城很远的一处农家乐,服务员都是朴素的乡下大妈,硬件设施不咋地,菜都是实打实的绿色健康蔬菜,打野的小公鸡,鱼塘里现捞的鲫鱼,还有当地自酿的原酒,丰盛无比。

        办公室主任王涛带着刘汉东入席,在座的都起身打招呼,一水的长袖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这身打扮几乎成了中国官员的官服了,王涛向刘汉东介绍:“这位是咱们覃县县委孙书记。”

        “孙书记你好。”刘汉东和这个系着爱马仕腰带的官员握手,不卑不亢。

        紧接着王涛又介绍了几个人,都是县里政界主要人物,刘汉东算是看懂了,官服的品级是以腰带和手表的档次显示的,县委书记系着金色的大h头,其他人就只能系万宝龙、杰尼亚和登喜路,手表基本上是不敢戴了,最多戴块石英浪琴,被人曝光了也好解释。

        “这位是北京下来挂职的贾县长。”王涛介绍到一个干部的时候,刘汉东瞳孔微微收缩,这位贾副县长,分明是绰号老鬼的老骗子韦生文。

        刘汉东自然没有说破,神态自若,和大家谈笑风生,他可不是假冒伪劣的领导,而是货真价实的处级国企干部,走到哪里都不怕。

        人到齐了,孙书记起身道:“莫笑农家腊酒浑,招呼不周啊,远来的贵客都见谅,大家走一个。”

        三杯酒下肚,不熟悉的也变成了朋友,刘汉东作为贵客,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孙书记一个眼色,底下人轮番来敬酒,刘汉东是什么人,当兵出身,混社会的时候也是整天可劲的造,这段时间在中东由于条件限制,酒喝得不多,正馋酒呢,自然来者不拒,不过县里干部们的海量让他折戟沉沙了,居然喝大了。

        喝大了的人就喜欢吹牛逼,刘汉东也不例外,一通猛吹,说我们驻外人员在国家能源安全领域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当然也没忘了提秦显扬,说他是无名英雄,因为保密的原因,不得不低调处理。

        老鬼恰到好处的充当着捧哏,刘汉东提到什么,他都能接上几句,两人一唱一和,让县里领导对秦显扬的丧事高度重视起来。

        “追悼会的规格要提高,老王啊,明天备车下乡,我代表县里,去送个花圈,看望一下老人家。”孙书记说。

        王涛拿出小本子,将领导的安排记了下来。

        刘汉东说:“我掌握了一些信息,说秦显扬同志的爱人王娟,在分居期间和本地一个叫李虎的人搞在一起,还侵吞了公司给的抚恤金,不照顾老人,不管孩子,争起利益来倒是很热情,我们不能让烈士流血流汗,还戴绿帽子啊。”

        贾副县长不经意的投来一个眼神,不过刘汉东的脑子被酒精燃烧着,没注意到。

        孙书记说:“老王,这个情况你调查一下,尽快处理一下,不能让烈士死不瞑目啊。”

        一顿大酒,喝了八瓶原酒,都喝大了,一个个醉醺醺的乘车离去,贾副县长蹭了刘汉东的车回去,路上也不避讳,说道:“这边的事儿比你想象的复杂,李虎是孙书记的人,你那个战友的抚恤金三千多万,连我都听说了,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你等着看吧,等你走了,这些狼会把孤儿寡母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刘汉东酒劲全醒了,问道:“假县长,这事儿该怎么破?”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