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极尽哀荣
  • 第五十六章 极尽哀荣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并没有特别的惊喜,因为这些都是秦显扬应该得到的,如果可以选择,没人会要隆重的葬礼和丰厚的抚恤,老人失去了儿,孩童失去了父亲,这些一生的伤痛是再多的荣誉也弥补不了的。

        “谢谢陛下。”刘汉东起身告辞,想了想又道:“在伊拉克的时候,阿米尔殿下曾经晋升我做陆军准将,我想这只是一个临时性的军衔……”

        “不。”埃米尔严肃的说道,“阿米尔是科林的王储,他的话就是法律,你已经是科林陆军准将了,具体职务我会安排的,现在请你稍等一下。”

        说着,埃米尔按铃叫侍卫进来,说了几句话,片刻后,一套考究的陆军将军制服和一枚勋章送到,勋章金光闪闪,上面嵌了红色的宝石,应该是纯金质地。

        “这是我授予你的勋章,王室勋章,用来表彰你为科林酋长国所做的伟大贡献。”埃米尔拿起了勋章,别在刘汉东胸前。

        “陛下,勋章我可以接受,但是科林的军衔我不能要,因为我是一个国人,并且没打算改变国籍。”刘汉东正色道。

        赛义德陛下轻笑:“当然,我知道你是国政府的特工人员,但这并不妨碍你当科林的将军,我也不强迫你入籍,甚至允许你保留你的宗教信仰,这样总可以吧。”

        “我会考虑的,陛下。”刘汉东道,“另外,我不是国政府的特工,虽然看起来我很像。”

        “不用解释。”赛义德挥挥手,“我理解,你可以退下了。”

        刘汉东不卑不亢的离开,没去拿那套军服,宫殿门口停着一辆沙漠色的悍马军车,车牌照很特殊,白板上印着绿色的徽标,交叉的阿拉伯弯刀拱卫着王冠,这是陆军准将的标识。

        一名士站在悍马旁,见刘汉东出来立刻立正敬礼:“将军阁下。”顺手拉开了车门。

        李汉东板着脸上车,悍马开到王宫大门前,竟然没有停车的意思。

        “士,停车。”刘汉东道。

        悍马停下了,士报告道:“将军,我是您的勤务兵哈桑士,这辆车是您的专车,您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使用。”

        “士,你回去吧。”刘汉东下了车,上了自己的丰田佳美,一溜烟走了。

        ……

        科林政府参与到葬礼筹备来,预定日期就推迟了几天,期间王室召开授勋大会,给平叛战斗立功军人颁发勋章和奖金,统一晋升军衔,刘汉东没有参加,火雷和小崔也没参加,倒不是因为秦鹰扬建议他们不要去,而是没那个心情。

        终于到了秦显扬葬礼的日,一队黑色高级轿车驶到办事处楼下,刘汉东等人陪着秦母和小男孩下楼,一辆劳斯莱斯加长版豪华轿车打开了门,身穿洁白阿拉伯长袍的王室侍从弯腰请他们登车。

        秦母没见过这种阵仗,有些不知所措,刘汉东说:“大娘,上车,送显扬最后一程吧。”

        一行人上了车,驶上街头,稍停,等待送葬车队。

        送葬车队是从大清真寺方向过来的,为首的是一队阿拉伯骑兵,头巾、弯刀,马靴,一水的四蹄踏雪阿拉伯纯种黑马,神骏无比,紧跟着是军乐队,步行前进,吹奏《友谊天长地久》,最后的才是拉着棺材的炮车,四匹雪白的骏马拉着秦显扬的棺木小碎步前进,大街已经禁止通行,道路两旁站满了人,本地人都按照政府的要求穿着白色的长袍。

        秦母坐在车里看到这一幕,不禁泪落涟涟:“这是全城为我儿戴孝啊。”

        车队跟随送葬队伍缓缓前进,横穿塔基卡提市区,来到郊外的新建烈士墓园,这是政府在极短时间内修建的墓园,全部采用白色大理石,伊斯兰风格,典雅肃穆,景色优美。

        这里搭建了灵棚,大家就位之后,埃米尔带领王室成员也到了,要向烈士的家属颁发勋章。

        秦母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啥大领导?”

        刘汉东说:“是这个国家的皇上。”

        秦母吓傻了:“皇上,那不得给他三拜叩?”

        刘汉东说:“不用,该说啥说啥,别慌,我在旁边呢。”

        赛义德陛下穿着洁白的长袍,风度翩翩,他先发表了真挚感人的演讲,讲述平叛过程大家的英勇无惧,刘汉东正听着,忽然哈桑士出现了,手捧着一套衣服,问刘汉东要不要换一下。

        刘汉东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套国人民解放军的陆军士制服,他心一动,点头道:“好的。”

        找了一辆房车,刘汉东换上崭新的军装,对着镜整理军容,想到了无数前尘往事,最后叹口气,开门下车,正看到对面车里下来的崔正浩,小崔也换了一身朝鲜人民军陆军大尉制服,两人相对一笑,尽在不言。

        秦显扬的葬礼主要是走个仪式,他不会埋葬在异国他乡,这里只是衣冠冢,遗体火化后送回国安葬,为此,科林还紧急进口了一个焚化炉。

        国王陛下已经向秦母授予了科林最高荣誉,英雄勋章,安葬仪式开始,个依仗兵用皮条悬着棺材放入墓坑,一队陆军礼兵举枪朝天射击空包弹,开枪,拉栓,再开枪,周而复始,枪声绵绵不绝,回荡在墓园上空,科林上空,阿拉伯半岛上空。

        刘汉东,崔正浩,还有身穿便服别着勋章的火雷,庄严的举手敬礼,一个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是大使馆武官,穿着国陆军校制服的秦鹰扬。

        王室成员、军方代表,科林酋长国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在墓前放下洁白的花束,寄托哀思,葬礼可谓极尽哀荣,秦母奢望的烈士身份虽然没有实现,但埃米尔给了她更多,赛义德陛下说:“我知道我所做的这些事情不能缓解您万分之一的悲伤,只希望您知道,您的儿为这个国家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他拯救了危难的王室和百姓们,我们,将永远缅怀他。”

        葬礼结束,棺木里盛放的是秦显扬用过的衣物,以及他的勋章复制品和配着上校肩章的科林军服,遗体则送入焚化炉,在柴油助燃下烧成了骨灰。

        秦显扬的骨灰盒是科林王室提供的,由于没有经验,他们只好从网上找了照片参考,以紫檀木和一公斤的黄金,打造了一个精致奢华的盒。

        科林政府忙着处理叛乱后的各种事务,清洗军队和警察的大亲王势力,委任新的官员,修缮王宫,修订宪法,成立议会,选举议员,一切都要按照赛义德的宏大政治改革蓝图去实施,当然大亲王所代表的国内保守势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双方还要争斗若干回合,所以事情繁杂,暂时顾不上发展经济,办事处目前没有什么业务,刘汉东决定,亲自送指导员的骨灰回家。

        回程那天,在机场候机大厅门口,他们看到了秦显扬的铜像,真人大小的铜像一手握着步枪,一手挥舞,似乎在指挥千军万马冲锋一般,秦母忍不住又哭了一场。

        这次回国有所不同,不是搭乘民航飞机,而是乘坐埃米尔免费提供的一架科林航空的庞巴迪喷气式公务机,小崔和火雷同行,他俩都获得了科林酋长国的护照,货真价实的真护照,经得起任何海关的查验。

        秦显扬的骨灰盒就放在一张航空座椅上,也算作乘客之一,秦母手上捧着一份丝带扎着的烫金羊皮纸卷,一个蓝色的镶金丝绒盒,这些是国王颁发的英雄证书和勋章,按照科林法律,获得英雄勋章的人,另有两千五百万科林第纳尔的奖励,也就是五百万美元,而一个陆军上校的抚恤金,又有一百万美元,总计高达百万美元,三千百万人民币。

        专机直飞国,最终降落在郑州新郑国际机场,当地炎黄分支机构派员迎接,走的是贵宾通道,出来之后就看到一群人在等候,当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居然穿着铁锈红色的裙,和旁边人谈笑风生。

        见秦母等人出来,这帮人立刻停止了说笑,换上严肃表情,少妇还弯下腰喊道:“宝宝,妈妈在这。”

        小男孩不敢上前,紧紧抓住奶奶的衣服,秦母表情也僵硬起来。

        秦显扬毕竟还没离婚,法律意义上这个女人还是他的老婆,抚恤金应该有她一份,不过感觉上很不爽,这钱给了她,还不如给一条狗。

        刘汉东眼里不揉沙,也没涵养和他们虚以委蛇,一个眼神过去,火雷就上前挡驾,铁塔一般拦住那些娘家人,这边众人直接去上炎黄的汽车。

        娘家人不答应了,拉拉扯扯,骂骂咧咧,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奶奶,别以为我不知道,秦显扬抚恤金好几百万,你想拿二十万打发我们,门都没有,那房,那车的贷款,还有外面拉的饥荒,二十万根本不够,你别走,别走啊!”一个貌似亲家母的老年妇女,跳着脚嚷嚷道。

        男人们也吵嚷叫嚣着,但是面对摩拳擦掌的火雷,他们不敢动手。

        刘汉东抱着骨灰盒,陪同秦母上了车,司机是炎黄的人,愤愤然道:“丧良心的一家,这世道,难道就没有公道了么?”

        “今天我就主持这个公道。”刘汉东说。I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