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五章 显扬烈士
  • 第五十五章 显扬烈士

    作品:《匹夫的逆袭

        

        秦显扬的遗体暂时存放在一处冷库中,穆斯林讲究速葬,所以科林没有殡仪馆,没有水晶棺,装殓遗体的盒子是刘汉东临时找的木箱子,秦显扬身上的衣服满是灰尘和血迹,没法见人,还得给他弄一身新衣服。

        办事处的柜子里有秦显扬的衣服,最体面的是中炎黄订做的员工西装,还是老款的三粒扣,领口袖口都有磨损,让他穿这样的衣服下葬肯定不合适,刘汉东记下了尺码,到塔基卡提最豪华的商店买了一套阿玛尼的西装,外加衬衣领带。

        老秦已经冻硬了,脸色灰白,胸前伤口里的子弹还没取出,刘汉东说这样不行,让嫂子看见多难过啊,起码得给化个妆,把子弹取出来,伤口缝上。

        科林局势依然混乱不堪,刘汉东通过谢里夫找了个巴基斯坦籍的外科医生,给秦显扬取出了打进心脏的子弹,缝合了伤口,清洗了遗体,亲自给他穿上全套衣服,还化了妆。

        秦显扬的家属明天抵达科林,是中炎黄的工作人员陪着来的,刘汉东率领办事处所有人员到机场迎接,开的是公司留下的一辆商务车。

        科林机场尚未完全恢复运转,跑道上只有一些小型飞机,秦显扬的家里人是坐支线客机从多哈转过来的,飞机不大,只能坐不到一百人,其中大多数是南亚来的劳工,只有****人,一老一小,老的是个花白头发的老奶奶,小的才三四岁,是个小男孩。

        祖孙俩身旁有工作人员陪伴,正是中炎黄的职工,刘汉东等人上前寒暄,接过行李,走回停车场。

        “大娘,节哀。”刘汉东搞不清楚这位衣着朴素农村老太太到底是秦显扬的什么人。

        陪同前来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位是秦显扬同志的母亲和儿子。

        “孩子,大娘木事儿,挺得住。”老人家一口河南腔,强作笑颜,紧紧拉着小孙子的手。

        “那啥,嫂子怎么没过来?”刘汉东问。

        “你说孩儿他娘吧,唉,已经离了。”老人家眼圈有些红。

        刘汉东赶忙岔开话题:“先回住的地方吧,我给你们订了酒店。”

        秦母说:“不用住招待所,浪费国家的钱,住显儿的宿舍就行,俺还想看看他工作的地方来。”

        于是先回了办事处,刘汉东将秦显扬的遗物移交,一箱子衣物,笔记本电脑,零零碎碎的杂物,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秦母没哭,只是摩挲着这些东西念叨着:“显儿,娘来看你了,娘来看你了。”

        小男孩还不懂事,也不调皮,静静的坐着玩纸飞机。

        刘汉东说:“家属还有什么要求,我们尽量满足。”

        秦母说:“这次出国,国家特事特办,三天就给俺们办好了护照,抚恤金也发了,俺没啥要求,就想问一件事,显儿到底是咋死的?为啥说是枪打死的,算工伤又不算烈士?”

        刘汉东有些头疼了,家属要求烈士待遇,这可不是自己能做主的,烈士身份不简单,需要有民政府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烈属会得到国家抚恤,孩子上学找工作都有优待,秦显扬是为国家利益牺牲的,按说该给个烈士称号啊,怎么变成因公死亡呢。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国家极力撇清和政变的关系,秦显扬是作为军事人员在攻打机场的战斗中被叛军打死的,这事儿不能放在台面上说,否则国际上会有人说闲话。

        秦母见刘汉东尴尬,又说道:“俺不是找国家要待遇,俺就是想知道到底咋回事,俺的儿,总不能不明不白死了吧,他爹一辈子闹心,就是没当上烈士,死了都不瞑目啊。”

        刘汉东考虑了一下,斟酌了词句说道:“大娘,是这样的,秦显扬同志,是执行国家秘密任务的时候不幸牺牲的,出于保密原因,所以不能授予烈士称号,请家属体谅。”

        他这话纯属糊弄,没想到秦母居然点点头:“中,有一句话就中,俺体谅国家的难处,走,看看显儿去。”

        刘汉东惊呆了,本以为要好一番掰扯,可是秦母居然如此通情达理,从性格上来看,倒是和秦显扬截然不同。

        “奶奶,我饿了。”小男孩轻声细语的说道。

        刘汉东一时间手足无措,办公室里没预备饭菜。

        秦母从包里拿出一份飞机餐来,想必是客机上没舍得吃剩下的,小男孩乖乖的坐着吃饭,细嚼慢咽。

        刘汉东说:“家里还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组织会想办法帮着解决的。”

        秦母说:“家里生活的不孬,有房子也有车,比以前强多了,俺没啥困难。”

        又是一阵沉默,等小男孩吃完饭,刘汉东提出带他们去看一眼遗体,然后就安排火化,把骨灰送回国安葬,自己的任务就算结束了。

        来到冷库,刘汉东让人将秦显扬推出来,看着儿子长眠在铁盒子里,秦母再也压抑不住悲伤,眼泪扑簌簌流出来,哽咽道:“我的儿啊。”

        小男孩认出了爸爸,站在一旁怯生生说:“爸爸,你醒醒。”

        刘汉东等人默默退了出去,给秦家人留出私人空间来。

        这时候,秦鹰扬赶来了,连声道歉:“不好意思,太忙,接机都来不及,怎么样,婶子在里面?”

        刘汉东道:“在里面哭呢,秦显扬的母亲人挺厚道的,对了,他对象怎么回事,离婚了?”

        秦鹰扬说:“其实没离,暂时分居,孩子一直是奶奶带,他那个媳妇,简直不是东西,显扬背了一身债,郑州二七区的小高层,一辆速腾车,都是贷款买的,工薪阶层哪有那么多钱啊,何况孩子还有病也需要钱。”

        “什么病?”刘汉东早觉得那小男孩有些不对劲,太文静了些。

        “先天性心脏病。”秦鹰扬说,“所以女方嫌累赘不要,唉,孽缘啊,当初就不该找城市里的姑娘,这女的家里有点能耐,爹是什么局的科长,一直瞧不上秦显扬,结了婚就逼他转业,到了地方上,又买房子又买车,名字全写女方的,显扬负担贷款,生孩子那年,显扬他妈进城来看孙子,和儿媳妇不合整天骂架,其实就是儿媳妇瞧不上乡下老婆婆呗,这是矛盾焦点之一,还有一件事。”

        秦鹰扬干咳一声,继续说:“显扬背着他媳妇,每月给战友家里寄钱,寄了很久,这事儿曝光之后,他媳妇急眼了,骂他是傻子,要跟他离婚,显扬疼媳妇,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没用了,他媳妇不愿意跟一个窝囊废过,但是人不在国内,就先分居了。”

        刘汉东道:“他妈的,这种娘们不能要,对了,秦显扬给谁寄钱?是不是姓牛的战友家?”

        秦鹰扬道:“对,是姓牛的,显扬当初在部队,最愧疚的就是那件事,他一直在寄钱,权当赎罪了。”

        刘汉东心中的坚冰开始融化,他渐渐认识了另一个秦显扬。

        “烈士称号的问题,能不能解决?”此刻刘汉东很想为指导员做点什么,秦鹰扬作为国家的人,肯定知道这里面的猫腻。

        秦鹰扬苦笑着摇头:“难,政府是绝对不会承认参与干涉了科林内政的,给个因公死亡都算是照顾了,这一点你不要奢求什么了,唉,他们家父子两人都这么倒霉啊,连个烈士都混不上。”

        刘汉东纳闷道:“我还想问你呢,秦显扬他爹咋回事?”

        秦鹰扬道:“显扬的父亲,是我的堂叔,七九年打越南,他是前线穿插部队的副连长,打到河内,中央下令撤军,前方的部队都大散了,撤不回来,有不少人被越南人俘虏了,我堂叔就是其中之一,后来交换俘虏放回来了,军籍也丢了,一辈子抬不起头,堂叔经常说,早知道死在战场上,混个烈士也比苟活着强啊,后来经人介绍,和显扬他娘结了婚,显扬七岁那年,堂叔就去世了,也说不清是什么病,都说是憋屈死的。”

        刘汉东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倔强的少年秦显扬背着书包走在乡间土路上,一群同学在后面嘲笑他是俘虏兵的儿子。

        指导员性格偏执,大概源于幼年时期的经历和父亲的遭遇吧。

        田飞都李松都默不作声,眼圈微红,他们都不了解秦显扬,只觉得这个河南人很小气,很轴,谁能想到,他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负担和精神压力。

        “我对不起秦主任,我经常在背后骂他,说他是河南骗子。”李松哽咽着说道。

        秦鹰扬叹了口气说:“算了,人都不在了,我进去看一下,别出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秦鹰扬扶着眼睛通红的秦母出来了,一行人前往凯宾斯基酒店,路上刘汉东说:“单位给了多少抚恤金?”

        田飞说:“按照相关规定,应该是二十万。”

        刘汉东说:“科林政府应该会再给一部分,回头我找他们要去,这几天王室忙晕了,大概顾不上这个事儿。”

        秦母说:“可万万使不得,临来的时候,领导说了,不能给国家丢人,这钱,俺不要。”

        刘汉东知道老人家朴实,也不多说,把他们送到了凯宾斯基酒店,事儿又来了,秦母没见过这么豪华的酒店,说啥都不住。

        “这一宿不得好几百,可不敢浪费国家的钱。”秦母好说歹说,宁死不进大门,无奈,刘汉东只好把祖孙俩拉回办事处,打了地铺,老人这才满意。

        安顿好了他们,刘汉东驱车去了王宫,大门附近依然重兵把守,坦克装甲车重机枪,一个宪兵伸手拦车,手扶着枪套走过来,看到开车的是刘汉东,立刻像被马蜂蛰了一样跳起来喊道:“将军到!”

        所有士兵立正行持枪礼,刘汉东潇洒的回礼,下了车,坐上军方的小吉普直奔宫殿而去。

        埃米尔陛下日理万机,但仍然抽出时间接待了刘汉东,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刘汉东开门见山,将秦显扬家的事情简明扼要说了一下,重点提及,阵亡者家属需要一个体面的葬礼,一个真正的战死军人的葬礼,一个烈士的葬礼。

        埃米尔思忖片刻道:“追授科林王国陆军上校军衔,英雄荣誉勋章,炮车拉灵柩,仪仗队送葬,举行正式国葬,机场大门口立真人大小铜像,你觉得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